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24 穆云诃的神秘身份?!(月票1600加更)

悍妇,本王饿了! 224 穆云诃的神秘身份?!(月票1600加更)

    穆云诃用他的狠辣与残酷,再一次的向天下人宣告,这就是前车之鉴!每一个人都看好了,谁在敢触碰他的底线,这就是下场!

    他想做,便做。鴀璨璩晓他敢作,就做!谁也无法阻止和改变他的想法和手段!无论那个人的身份地位背景如何,或高或低,在他眼中他只看到了洛芷珩的喜怒哀乐,其他的,做了就做了,谁敢把他怎么样?

    就算手段残忍又如何?就算被骂残酷冷血又何妨?他在所剩不多的日子里,若还不能让阿珩随心所欲的活着,若还让阿珩有委屈和忍辱,那么他死后,他的阿珩将会是怎样的光景呢?岂不是更加的被人欺负,没人维护吗?他绝不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死后也许他管不到,但生前他必须要为阿珩做每一件他能做的事情,并且狠绝,凶残,不留退路!

    总之,底线是叫洛芷珩的女人,在他的心里早就铸成了一道脆弱易碎的纯美花房,谁也不能碰他心里最后一线光明和救赎,谁碰谁完蛋!!

    诸葛画魂终于从这场巨大的变故中回神,他踉跄的扑过去,看着满沙的鲜血,那条断臂,受重伤的孙女,诸葛画魂目眦欲裂的转向穆云诃暴怒道:“穆云诃!!你这个言而无信的小人!你答应过不会让她残缺的。”17l1w。

    穆云诃眨眼间弄残了一个人,却风清云淡的连眼睛都未眨一下,冷傲的道:“本王从未答应你什么,本王要做什么,怎么做,还轮不到别人来指手画脚。本王在穆王朝的时候就命人杀了一人,就死在了第一才人大赛的现场。知道那人为什么死吗?因为他想伤害本王的妻子,本王说过,伤害阿珩的人,本王会杀的一个不留!”

    “知道诸葛画栾为什么现在还能喘着气的在这里叫唤吗?她伤害阿珩比那个死人还要重!但本王留她一条狗命,本王不怕你诸葛世家,也不妨坦坦荡荡的告诉你,本王就是要让诸葛画栾活受罪,一辈子活在残缺的阴影里面,让她自己践踏自己的骄傲和尊严!看见世人对她的唾弃谩骂和鄙夷!让她一辈子就这么破破烂烂的苟且偷生,为她今日对阿珩的歹毒和残忍而赎罪!”阴冷的话好像来自地狱,冷清的,冷清的传遍全长!

    如血残阳之下,那一刻的穆云诃,清冷狂傲如转世魔头,带着不可一世的耀眼光芒,阴霾的,霸道的张扬警告天下。

    “更何况,本王选中不是也在帮你的孙女完成心愿吗?是她口口声声的喊着不要打她的!本王心善,答应她的祈求,不打她,但本王也不是那么慈悲的,她完好无损,本王实在心中恼怒,所以只能斩断她一臂,给她一点警告。你诸葛世家若有什么异议或不满,大可以来穆王朝找本王,只要本王还活着,必定奉陪到底!”穆云诃勾唇,浅淡薄凉的话语便从他优美性感的唇瓣里溢出,淡漠的很,还有洛芷珩式的的自恋幽默。

    洛芷珩缓缓抬头看她,苍白的眉宇之间有细细碎碎的流光在凝汇,惊艳绝伦。她浅笑着抬手,擦拭他脸上溅落的鲜血。冰冷的手因为失血过多而苍白,落在穆云诃的脸上,夫妻二人仿若是埋藏在地下冰窖百年的不朽尸体,冰冷,苍白。

    “一定不会死的,我这么拼命你若还会死,那就先一刀宰了我你再去死吧。”洛芷珩浅浅的话语里是浓浓的哭腔,笑容在嘴角蔓延,却那么的艰涩。

    她从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刚刚灵魂附体在这里的时候,那般惊慌失措,终于惶惶不安,她都没有为自己掉过一滴眼泪,但她这辈子的几次落泪哽咽,却都是为穆云诃。

    这个男人,一举一动都能让她为之心碎心醉,让她为他做什么都心甘情愿。她在为他而拼命的时候,他也在为她而不顾一切,哪怕声名扫地,哪怕身败名裂。

    人生得一知己,此生足矣!

    穆云诃不再看那跳梁小丑一般的诸葛画栾,他杀与不杀诸葛画栾问题都不大,因为根本问题都不在诸葛画栾的身上,而是在诸葛世家。因为他今天的最的是诸葛世家,所以就算诸葛画栾死了,诸葛世家想报复的话,依然可以。而穆云诃却并不在意那所谓的报复,在没有任何人任何事情能打败他了!

    除了洛芷珩!

    而诸葛画栾他从未放在眼中,让诸葛画栾痛苦到不可自拔,穆云诃非常愿意看到。

    “你们才是真正悲剧的人!”诸葛画魂咆哮道,诸葛世家隐藏的人瞬间从天而降,将裸照穆云诃二人团团围住,每一个人身上都是一种萧杀之气啊,阴霾狠戾,双方瞬间剑拔弩张,大战一触即发。

    可穆云诃却丝毫不紧张,眉宇间除了淡淡的阴戾之色,平添几分嘲讽与轻蔑,这一瞬间的穆云诃忽然变得神秘而高深莫测起来:“仗势欺人么?真以为本王是软柿子,可以任由你们诸葛世家随意揉捏吗?本王敢做自然就不惧怕你们诸葛世家,想要本王的性命,只怕你们还要在修炼个几百年。只要你诸葛画魂不是傻子,你就该知道,本王不仅仅是穆王朝身份显赫的小王爷!”

    穆云诃此言一出许多人摸不着头脑,只觉得他够狠,竟然连诸葛世家都不放在眼中。

    但那几位因为穆云诃的疾病而忽略他太久的老者,却陷入了沉思。看穆云诃话里话外的意思,赫然是说他还有什么其他身份,但他有什么身份能让他不依靠在场的穆王朝法老们,不依靠穆王朝小王爷的身份来和天下画圣对话呢?并且还能有压制住画圣的气量能耐呢?

    画圣自然也是不相信穆云诃的话,他冷冷狞笑道:“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么?虚张声势?你还太嫩!一个病秧子而已,老夫今日就先送你上路,也免得你活在这尘世上太过痛苦。”

    四周的人忽然气势全开,就要冲上来拿下穆云诃。

    洛芷珩瞬间全身紧绷,想要保护穆云诃,却被穆云诃用力的禁锢在怀中,周围的人都紧张成一片,准备开战了,就连世王都走过来了。可穆云诃却依然是风清云淡高深莫测,只是当他偶尔轻眯眼帘的时候,眼底细碎的光芒仿若深邃的星空一般,睿智,自信,冷傲。

    见人们或迷惑或不信,穆云诃没有多余的解释,而是仿若风马牛不相及,漫不经心的道:“马上就会有一阵龙卷风席卷而过,持续时间十个呼吸间,方向东南方八百米外的戈壁滩上,在这里,你们刚好能躲过一劫,却也刚巧能够亲眼目睹一场沙漠风暴!”

    众人一愣,完全不明白穆云诃的意思,甚至觉得穆云诃这个俊美到仿若神邸一般的男子,是不是被吓傻了啊?开始说胡话了吗?

    然而穆云诃却在这一刻抱紧了洛芷珩,一眼望进了洛芷珩但有的眸子里,他脸上阴冷凶残的面孔便瞬间碎裂,却再也不复曾经的温润清澈,表情邪魅而迷人的温声道:“放心,我在这里,坚持一下,等我解决了这个老麻烦,我们就离开这。”

    “恩。”这一刻,洛芷珩在也看不懂穆云诃的眸子,那双眼睛里她找不到曾经一眼能看到底的清晨,而是被挣脱不了的血腥与阴霾所笼罩,是智慧的光芒与神秘。可是却让她莫名的安心信任。

    他把她抱紧,手按在她的伤口上,那么小心翼翼,企图阻止血液的流淌,可血液却阻止不了的流出来,于是他的眸色就更冷,更阴霾。

    忽然整片沙漠拉了一种令人惶恐不安的沉闷感,天空之上刹那间变换,一片阴霾,看上去就仿若整片天都要塌下来一般,沙漠之中响着一种呼呼的风声,由远疾进,人们才刚刚感觉到听到,就有风沙卷起击打着他们的容颜。然后风声越来越大,仿若能撕裂绞碎一切的力量,狂风暴雨般出现。

    瞬间,人们惊骇欲绝的惊呼声响彻整片沙漠!但却在刚刚响起的时候,就被东南方出现的一幕惊呆了,所有人或转身或回头,目瞪口呆的看着那骤然出现在远处的一幕,只觉得浑身血液逆流!什么语言能力都没有了!

    不到千米的距离,在渺茫的大漠之上一眼望去,不算远也不算近,可当有灾难袭来之际,却让人手脚冰凉,仿若近在咫尺一般恐惧与毁灭灭顶而来,他们眼睁睁的看着,连呼吸都快要停止了,然而也就是这么一瞬间的,所有的一切他们就都看不见了。

    黄沙,漫漫黄沙,飞舞狂卷的黄沙,呼入气管鼻孔里都是风沙的刺痛感,风声几乎撕裂他们,强大的风暴仿若魔鬼在吞噬生命一般席卷茫茫沙海,饕餮一般疯狂的恨不能吞掉范围内的任何一切!而人们站在原地,亲眼目睹了一场沙漠风暴的到来经过和离去!

    冰冷的身体骤然回暖,一切都安静了,但他们到底是被波及了,满身风尘。这时,惊骇欲绝的人们才猛然回想起来,刚刚,那个拥有绝世容颜的男子说了什么?!

    耳畔,似乎瞬间回荡起了他的声音,龙卷风,东南方,八百米,十个呼吸间,沙漠风暴!!

    一切都那么的准确,并且一切都那么的准时!如果说穆云诃不是魔鬼,能制造这一切,那么穆云诃就是先知,能预知这一切!!

    人们显然是相信后者的!先知!这个世上哪里来的先知呢?那么,穆云诃是怎么知道的呢?

    别说普通人惊疑不定的看着他,就连那群法老们世王和画圣都傻眼了!

    在人们用各种奇异膜拜和惊恐的目光看穆云诃的时候,穆云诃却冷傲的对诸葛画魂说道:“本王本不愿意沾染世俗太多,但你诸葛世家若是敢来犯,相信本王,本王只会让你们,有来,无回!!”

    轻到沙哑的声音里,却包含了浓浓的狠辣与自信,诉说着主人的说到做到。16525450

    法老们还在惊疑不定,穆云诃却裹紧了洛芷珩道:“阿珩,我们终于可以离开这了。”云辣就云了。

    洛芷珩没有丝毫惊讶,仿若已经知道,又仿若什么也不懂。这一刻穆云诃是她的天,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无需多言,只需信任!

    慕容纤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看向穆云诃的眼中再也没有了以往的漫不经心和怜悯,而是多了一份敬重和敬畏。她确信,在穆云诃的身上一定有某种惊天秘密,只是是忍不住的,只是穆云诃不屑暴/露在人眼前,但这个秘密一旦被揭开,必定要天下哗然!而穆云诃一直隐瞒,只怕今天不是为了洛芷珩,他会隐瞒到死!

    忽然觉得洛芷珩何其幸运,遇见了肯为她冒天下之大不韪的男子,穆云诃又何尝不是幸运至极,得到洛芷珩这样惊才潋滟的女子的呵护守护?

    她上前想要搀扶洛芷珩一下,毕竟现在洛芷珩身负重伤,穆云诃也身体虚弱,但让慕容纤雪惊愕羡慕的是,他么让人竟然不约而同的一个躲避,一个收拢手臂,默契十足的躲开了她的帮助,还共同看向她,洛芷珩眉目苍白却温润如玉,穆云诃脸色苍白但冷傲中但这意思淡淡的暖,二人竟然是不约而同的对她道:“不用,我们可以自己走。”

    那一瞬间的默契天衣无缝,心有灵犀,仿若他们就该是天生的一对,夫妻一体。着实让人羡慕不已。

    也许是太震惊了,所以当穆云诃和洛芷珩互相搀扶着要离开的时候,没人拦着,或者说,没人敢阻拦。因为穆云诃的话很准,让见过世面的人,想到了一种让他们心惊胆战的可能。

    洛芷珩却忽然回头问世王:“这场比赛是谁赢?”

    世王已经被这高深莫测的夫妻二人震惊的不淡定了,他猛地看向宋夫人,目光逼迫,宋夫人连忙看向评委们,目光阴冷。评委们立刻异口同声:“第三场比赛,洛芷珩胜!”

    答案令人满意,世王含笑高声宣布道:“天下第一才人大赛总冠军,洛芷珩!!”

    大赛没有掌声,人们只觉得眼睛干涩,因为这一场决赛,洛芷珩胜的太惨烈了。谁都感动,可谁也欢呼不出来了。

    洛芷珩终于松了口气的道:“那么我的的奖励就都拜托世王帮我领取吧,我要大赛奖励的宝物。还请世王亲自将我要的奖励送给我来。”

    反正奖励是世王的目的,她的目的是世王的血。她笑看穆云诃,这一瞬间她笑容安宁美好,身上从未有过的恬淡与宁静,是看到了生命希望的快乐!

    这一刻,穆云诃眼眶湿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