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25 占卜天宫,占卜神官!
    他湿润了眼眶,只因为他懂她,懂她的一切付出和需求,全都是为了他!

    他湿润了眼眶,只因为他知道,这个世上再也不会有一个女子会像她一般,为了他不顾一切!

    他湿润了眼眶,只因为他明白,他的生命于洛芷珩而言,不仅仅是在乎责任和宿命,更是重要!因为是她看重的,所以她每一次孤注一掷的拼搏,都会有血有泪有缠绵!精彩并惨重!

    邪魅阴骛的目光终于在她这苍白的笑颜中无形破碎,一层层龟裂开来,绽放着穆云诃生命里最最妖娆盛开的昙花,盛开的也许是一瞬间就将死去的孤寂绝美,可这一刻,他的生命确确实实的为她绽放!!

    言倾天下!颜倾天下!16525444湿因是湿世。鴀璨璩晓

    语言和容颜,全部为了洛芷珩而盛开!17l1q。

    一把将手中的长刀仍给一旁侍立的奶娘,穆云诃甚至没有看一眼,便知道奶娘就在那里,然后他终于可以双手拥抱他的阿珩,眼角眉梢都是暖暖的令人眼眶发酸的苍白与绝艳,就那么暖暖的注视着她,也许情深不浅,但他却毫无所知:“我注定无法入话本戏曲里的霸王那般抱你前行了,可我的肩膀一样可以为你遮风挡雨,做你依靠。可能嬴弱,但只要你不嫌弃,我就绝不倒下!”

    他仿若陈年老酒的醇厚嗓音,经历了鲜血和暴怒的洗礼,变得越发的醇厚甘冽,是瞬间成熟的酸涩,亦是男人最有魅力的乐章。

    洛芷珩就那么红了眼眶,猛地将脸埋进他的胸膛,彼此依靠,耳畔中传来他缓慢的日渐冰冷的心跳,每一下都是随时停止跳动的危险,每一下都有诱人沉沦的吸引力。她点头不语,只因为她已经哽咽到喉咙干涩,仿若张口就有一口鲜血回应穆云诃。她怕,她不敢冒险,不敢再让穆云诃惊到怒道一点。

    穆云诃就紧搂着她,不再言语,明明目光冷傲淡漠,偏偏嘴角是上扬的。他拥抱着她缓缓迈开步伐,细软的沙漠轻轻松松的就能绊倒他们,他们一路前行磕磕绊绊,但彼此拥抱着就不会摔倒。

    两个满身伤痕沉痛的人,拒绝别人的帮助怜悯,他们可以彼此搀扶,彼此做彼此的拐杖,彼此拥抱孤独取暖,也许拥有彼此,孤独就不再孤独,温暖才会更暖。

    再没有人敢阻拦他们的步伐,强势的洛芷珩在这一刻柔弱的仿若风中摇曳的含羞草,安静的顺从穆云诃。传闻中病弱的小王爷,这一刻却仿若变身一般的疯狂成长,变得阴霾强大到令人不敢轻易出言,深怕触怒他满身威严。

    他目光再次没了温度,冷冷的看着前方,四周的人皆不能进入他那双苍凉阴骛的美丽眼眸,他气场强大,围绕着他们的诸葛世家的护卫们不敢靠前,不敢阻拦,他带着洛芷珩向前走一步,他们就连忙后退两步,一路如此。

    全场十几万人静默的看着他们,有祝福,有羡慕,有惊叹,有惊艳,可是这一刻,也许这里面再也没有了嫉妒和仇恨。他们每一步走来都是踩着洛芷珩的血,踏着穆云诃的仇恨,一路走来,步步叫人惊心动魄。

    “杀了他们!!”忽然,一把暴怒至极的嗓音在他们身后响起。诸葛画魂缓缓站起来,苍白的颜面上充满了孤注一掷的决绝与狠辣。就算穆云诃说出了一场灾难的到来,但这也不能打消他要杀了穆云诃的心!因为穆云诃不给他面子,彻底的激怒了他!

    就算,他已经隐隐约约的猜到了穆云诃的另一个身份是什么,可是他仍然选择忽略,因为这是不可能的,那个地方,那里的人,怎么可能会在世俗之上?怎么会收一个世俗的人?而且这个人还是一个病秧子,还是一个尊贵的小王爷。一切都太不合逻辑了!所以他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不要紧的,杀了穆云诃,为画栾报仇,因为凭借他的能力,对抗一个穆王朝没问题!但前提是,穆云诃和那个地方没有任何关系,和那个身份没有任何关系!

    “诸葛你疯了啊!”一直沉默的琴圣终于开口,却是暴怒不已!他想他已经知道穆云诃背后的神秘身份是什么了,他不自欺欺人,所以他旁观者清,能够准确的预言出那样一场转瞬即逝的灾难的人,普天之下只有一个地方一种人能做到这般神鬼莫测了!

    而那个地方里的人,随便拿出来一个,都是这个世俗众人不可对抗的绝对存在!!!

    穆云诃会是那个地方的人吗?他们不得而知,但他们不能冒险,因为穆云诃今天所展现的预言能力和他的气势自信,足以令所有人忌惮,望而却步!诸葛画魂在这种时刻竟然还敢对穆云诃下杀机,简直就是找死!

    “你不要管!穆云诃今日如此猖狂放肆,将我诸葛画魂的脸放在哪里?诸葛画魂的脸面上让他穆云诃随意践踏的么?我已经允许他报仇了,但是他却得寸进尺,真的将我当作纸老虎了吗?今日不杀了穆云诃,我如何有脸面对天下人?”诸葛画魂怒声道。

    “你放屁!你一个诸葛世家能对抗的了那个地方吗?你诸葛画魂在世俗之中是强大的存在,但若你诸葛世家的命运就此改变,你觉得这个世上还会有诸葛世家这个名称吗?你什么时候是个为了颜面而放弃家族的人了?”琴圣怒不可遏,若不是因为诸葛世家是心爱女子的娘家,是他的岳家,真当他愿意来趟这趟浑水吗?

    诸葛画魂浑身一震,面色极其难看。而其他圣者老者乃至世王等人,也有惊骇之色慢慢爬上眼底。

    他们都想到了,穆云诃预言灾难背后隐藏着什么,他们都是拥有不凡实力的人,但他们竟然还不如一个体弱多病的穆云诃的感知力,因为他们预测不了天机变幻!人穆云诃却可以!

    他们到底只是人类!但这个世上还有一种高深莫测的人类,最接近他们看不到的神明,是上天的宠儿,天神给了他们一种能力,一种叫人为之疯狂,为之恐惧,为之向往,为之膜拜的能力!

    那就是预言的能力!

    而拥有这种预言能力的人,他们甚至连提一下都要犹豫再三,不敢轻易叫出他们的称号。

    可是这个种族的人向来高深莫测,深居简出,是比银月国还要更加神秘的地方。普天之下最最出名的就是那一位为战神耶律苍生逆天改命的大师,是那位大师冒着天谴的灾难,耗尽百年功力,孤注一掷的将全部希望给予了耶律苍生,让耶律苍生这个名字成为了一个传奇,成为了一个百年来的不朽传奇,成为了这个天下的拯救者!

    拥有这样能力的人,谁敢得罪呢?百年之前,百年之后,没有人能够在见到那地方的人,甚至连听都听不到了!就好象一夕之间,那个拥有者令人最最敬仰的地方和人类消失不见了。随着天下战神耶律苍生最激烈的乾坤一战,骤然消失在了天地间!

    从此以后,那个地方,那里的人在不曾出现,慢慢淡忘在了人们的眼中耳中思想中。可是不提,他们却真实的存在过,并且参与了百年来沉淀的红河与沧桑!

    是那个地方的人,和耶律苍生共同创造了一个百年来无人能破的战神传奇!

    凡是知道一点那个地方的人,这一刻看着穆云诃的目光,再也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放肆,再也不敢有一定一点的怠慢和亵渎。甚至,他们的目光里除了浓浓的惊骇,就是深深的敬畏!这一刻,就算是年纪苍老的法老们,就算是神秘身份的世王,也对穆云诃有了一种瞬间翻天覆地的目光改变!

    他会和那个地方有关系吗?他真的懂得预言术吗?他究竟有着怎么样不为人知的神秘?他还是那个世人讥讽传说的病入/膏肓的小王爷吗?

    “不!我不信!那个地方早就随着耶律苍生的消失而消失了,更何况,他们怎么会和穆云诃有关系?一个即将死去的人!他们能够逆天改命,若穆云诃与他们有关系,他们为何不给穆云诃逆天改命,让他好起来呢?”诸葛画魂忍住心理面的胆战心惊,大声咆哮道。

    安静的赛场上,众人一片压抑的沉默,因为诸葛画魂的话让他们同样疑惑和迟疑起来。

    难道,穆云诃真的是在虚张声势?难道刚才的那一幕会所巧合吗?自然不会是巧合!因为不可能有这么匪夷所思的巧合。穆云诃不是妖怪,更不是神魔,他就连走路都很吃力,他没有那个能够呼风唤雨的能力!

    那么他,究竟是怎么回事?

    穆云诃站住脚步,微微侧脸看向诸葛画魂,诡异之色在他迷人的眼眸里漩涡一般的旋转,他的黑色瞳仁里面仿若有一种沧桑的痕迹在流转,蔓延,让注视着他眼眸的人瞬间眩晕。

    “你若真的想让诸葛世家因为你的愚蠢而一夕毁灭,本官可以成全你。本官从不轻易许诺,许诺必施!你此刻杀本官,本官便叫你死在本官之前。逆天改命么?本官姑且做不到,但本宫可以叫你那可活一百零九岁的寿命,在此刻九十七岁之际立刻毙命!你,要不要尝试一下?”诡秘的,深沉的话语暗藏冷冽的利刃,一字一句,足以叫人碎尸万段!

    他口称本官而非本王,他自信张扬杀机毕露,他张口断言他人寿命极限!可偏偏他每一句看似诡异不可信的话,却都……属实!

    诸葛画魂的目光却在这一刻,看着穆云诃侧脸,听着他漫不经心的话的时候,寸寸碎裂!整个人慕然僵硬在原地,眼底浮现的手一圈圈浓烈的不可置信与惊骇欲绝!

    众人看着他这个表情,便知道,穆云诃说的是对的,最起码穆云诃说的诸葛画魂的寿命年限是对的!因为四圣的生命年限早被批出来,何时寿终正寝他们彼此知道,所以其他三圣者与懂得察言观色的人们明白了,穆云诃并没有信口雌黄。

    于是,震惊于恐惧迭起,在每一个知情人的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本官,除了那文武官员之外,天下会用本官自称的,便只有那列国秘史之中心惊记载的百年之前的那个族类了。

    占卜天宫!

    占卜神官!

    当这八个字在每一个人脑海中浮现的时候,别管他们多么的为高权重,多么的不可一世,他们均是被这八个字狠狠的震住了,那是一种无力感和惊慌失措,因为这一刻,他们终于承认并接受了一个事实,站在他们面前的男子,拥有一眼看穿他们寿命生辰的能力!在这个人面前,他们的一切都是透明的,还有什么能比一个能够左右和看透自己生命命运的人来的更加可怕呢?

    诸葛画魂在也说不出来一个字了,因为他只觉得全身冰冷,血液逆流,这一刻,也许他就算对穆云诃屈膝下跪,恭敬匍匐,也许也无法消除神官的怒气了!也许,诸葛世家真的会因为他的一时之怒而眨眼间,飞灰湮灭!

    穆云诃蕴含着冷锐目光的眼角,轻蔑讥笑的扫了痴痴呆呆的诸葛画魂一下,便再无停留的带着洛芷珩继续前行。

    面前,所有阻拦的人被他那强大的气场吓得面色惨白,手中的刀剑纷纷落地,仓惶退到两旁,匍匐在地,再不敢有丝毫不恭敬的举动。因为他们的主人都无力阻止了。

    眼看着穆云诃洛芷珩越走越远,惊骇欲绝的人们才猛然回神。

    慕容老将军惊叫的声音里似乎还有浓郁的寒气在颤:“我的个娘呀!这小子……小王爷这是深藏不露啊!老佟!你个老不死的,你们家怎么会出来以为神官?老不死的你竟然不上报咱们!”

    也许是惊惧,也许是太过于震惊了。又或者有某种惊喜。佟老的脸色通红,被人扶着,第一次破裂了大儒的儒雅风范,爆喝怒声道:“滚你奶奶的!老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赶快跟上。让人保护好!你们别跟着我,快,快去,务必保护好小王爷!!”

    “对对!快,赶快笔墨伺候,老子要写一千二百里加急给皇帝!”慕容老将军激动的连忙追去穆云诃,口里面甚至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占卜神官是什么?往小了说教算命的,往大了说能掌控一个国家的千百年兴衰!一个国家若是有一位占卜神官在,那么就算是一个最最末等的小国,占卜神官也可以让这个国家在最快的速度最短的时间里疯狂崛起!或者说,占卜神官是每一个国家疯狂和王,却永远也求而不得的尊贵存在!

    消失百年的占卜天宫再度有了消息,占卜神官的出现,势必要引起天下各国的轰动!甚至,慕容老将军已经可以预见,若说不能妥善处理,不能稳妥的保护好穆云诃,那么一场血雨腥风,也绝对不会遥远了!

    可是一想到有一位无价之宝般的占卜神官,竟然是铁杆的穆王朝的小王爷,这会不会太爽太刺激了?!穆王朝本来就很强,保护住穆云诃不在话下,能让穆王朝更强,并且是因为穆云诃,这怎么能不让人振奋?!

    世王此刻哪里还顾得上期待已久的百年金蟾珠?他也连忙跟了上去,可不能让穆云诃跑了,必须要想办法多跟穆云诃接触,世王的眼中是浓郁的兴趣和兴奋。他看着穆云诃与洛芷珩扶持着彼此走过,忽然就又站住了。

    看着他们在漫漫黄沙之中缓慢前行,此刻都是那么脆弱受伤的两个人,彼此依靠,彼此放弃却又彼此拯救,他们,是真爱吗?若是,为何他们从不说爱?若不是,为何他们又能为了彼此而这么不顾一切?

    占卜神官,简直就是一块大肥肉,看见他的人都会瞬间变成饥饿的豺狼虎豹。占卜神官可以给穆云诃带来无上的荣光和尊贵,可穆云诃在可以拥有这么多光环和咱赞美崇拜的时候,却隐藏着自己,黯然失色,等待死亡。却偏偏在即将生命极限的时候,为了洛芷珩而亮出了这个身份。

    难道他不知道,此刻在异国他乡这个危机四伏的地方亮出这个神秘的身份,也同样会给他引来灾祸吗?

    不!穆云诃懂!他虽然在疾病中挣扎徘徊,但他什么都懂,他看紧了世间冷暖沧桑,他表面温润如玉,但他的心是冷的,冷到坚硬无比,冷到没有人能够窥探他的心,走进他的心。所以他隐藏着自己,在黑暗和病痛中孤独的等待死亡。

    但洛芷珩出现了,就好象是一道光和利刃,一层层抽丝剥茧的将隐藏在黑暗里的他的心挖出来,在用她的热情和执着,一点点的捂暖他的心,一次次的奋不顾身,一次次的暴怒维护,一次次的携手共济,终于将穆云诃那颗冰冷的心给捂暖,给打开。

    然后,那阴冷暴戾目光之后的维护,是穆云诃对洛芷珩的满腔狂热与回报。冰冷坚硬之下的心,却是这么的纯真与柔软。一下下即便是带着鲜血的疼痛,也努力的为洛芷珩而绽放着,而打开着。

    世王瞬间心有所触,似乎看见一幅最最干净唯美的爱情画卷,在这个肮脏、龌龊、贪婪、虚伪的世俗之中,本该不会存在,本来不能存在的爱情之花,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盛开在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无声无息的散发着最最迷人的香气,真是美的叫人……痛彻心扉!

    缓缓攥紧拳头,压制住心口那浓烈的窒闷感,世王一贯漫不经心的冷傲声音里多了一抹柔软,吩咐道:“火云!”

    “明白!”火云夫人早已经原地待命,此刻立刻会意,一个闪身飞向了洛芷珩方向。

    世王看着还僵硬在原地面色灰白的诸葛画魂,清冷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狠色:“诸葛画魂,既然这件事情神官插手了,那本王就不过问了,但你记住,从现在开始,诸葛世家对洛芷珩和穆云诃有一丝半点的伤害,就是与我琴银世为敌!”

    在场所剩无几的大人物里就有琴圣,当他听到世王竟然用琴银世这三个字来警告的时候,他就忍不住的心惊肉跳起来,他知道世王用他的姓氏名字共同在一起的时候,便是真正动怒的时候,世王动怒,不会是一个没有结果的动怒。诸葛世家,真的完了。

    “琴今朝,你还不跟本王走吗?在外面还没有潇洒快活够?”世王冷淡的扫了一眼琴圣,态度凌厉。

    琴圣无奈的看了一眼诸葛画魂,一贯嚣张的他此刻却老老实实的走到了世王身边,但却腰杆挺直,玩世不恭彻底从脸上消失不见了,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正然之气:“世王就不能和老夫说话客气一点吗?怎么说我也是你半个老师。是长老。”

    “哼,你有半点长老和老师的样子么?”世王鄙夷的冷哼一声,命令宋夫人将洛芷珩的战利品全部送回世王行宫中,带着人追着洛芷珩去了。

    是空的场面里,大人物们一个个的走掉,但皇帝却没有走,占卜神官足以让他震惊了,可是当他看见奶娘才干净了那把刀,然后将刀身和刀鞘终于合在一起的时候,当那把手杖终于恢复原样,终于能够让人看清的时候,闪电般的记忆划过脑海,皇帝脸上的惊骇便仿若狂风过境,眨眼间席卷而来,让他的身体都有些摇摇欲坠。

    “拦住她!快拦住她!”皇帝早已经不能淡定,他咆哮着,惊呼着。

    皇后在远处看见皇帝这样,到底是于心不忍的,连忙跑了过来,但皇帝却大吼道:“纤尘!拦住洛芷珩的奶娘,快点!”

    慕容纤尘一愣,第一个想法就是皇帝难道要抓住奶娘来威胁洛芷珩保诸葛世家吗?

    她的脸色阴沉,忽然就站在原地不动了,而她的面前刚好就是奶娘。她并没有阻拦奶娘的意思。

    奶娘担心洛芷珩,找到了手杖的刀鞘就准备离开,但皇帝的忽然怒吼,还是让她站住了脚步。她脸色阴沉,目光也是不耐烦的,因为她没想到诸葛画栾会这么的丧心病狂,她想将诸葛画栾大卸八块,但她的理智告诉她,不可以!不能给大小姐惹麻烦。

    “怎么?皇后要阻拦我?”奶娘冷笑道。就算帮助过大小姐,但若他们真的想为诸葛世家做什么,她也绝对不会手软客气的。

    “你放心,我不会为难你,不会伤害洛芷珩的。我的两个孩子都那么喜欢她,我不会让我的孩子们伤心的。”皇后爽朗的笑道,但看向昂皇帝的眼中,明明那么伤感那么挣扎。

    奶娘奇怪:“两个孩子?”皇后不是只有一个孩子吗?

    “纤雪的年龄足够做我的孩子了,而与我而言,她更像是我的另一个孩子。”皇后微微笑道。刚好皇上已经冲过来了,皇后道:“你先走,我来应付皇上。”

    奶娘看着前面马车已经纷纷离场,她不能再离开洛芷珩半步了,便感激道:“多谢皇后了。”说完,奶娘便如一阵风般的消失不见。

    皇后一阵恍惚,面色骇然。洛芷珩的身边竟然有如此高手!

    “你怎么让她走了?”皇帝暴怒的呵斥道。

    “皇上要干什么?奶娘不过是一个小人物而已,还用不着皇帝惦记吧?”皇后冷冷的说道。

    皇帝的怒火瞬间降低下来,看着皇后清冷的样子他有一种难言的痛苦,狠狠的闭上眼,似乎在沉淀他的某种悲伤。再睁开,他还是那位儒雅睿智的皇帝,冷声道:“皇后若是坏了朕的事情,到时候别怪朕翻脸无情!”

    皇后心口一痛,几乎晕倒,可脸上笑容不变的道:“皇上不是早就对臣妾翻脸无情了吗?”

    “你!”皇上的怒火像卡在喉咙里的鹌鹑蛋,上不去下不来,几乎噎死他。

    “看在你我多年夫妻的份上,就算皇上厌恶臣妾,但臣妾也要说,去那个皇上清醒一点,穆云诃此刻今非昔比了,你要知道占卜神官是什么,这个天下没有人能够抵抗得了命运!他那般维护洛芷珩,就算他为了洛芷珩杀了诸葛画栾,灭了诸葛世家,那也是他们咎由自取,只能忍着。一个画圣世家,和整个王朝来比,谁轻谁重皇上心里应该明白。”皇后面无表情的说完,转身离开,自始至终没看诸葛家人一眼。

    皇上看着皇后离开,满脑门子官司,但他现在已经顾不得其他了,还有什么比他今天看见了那方宝物来的重要?!而此刻的他终于想起来,他一直觉得熟悉的洛芷珩究竟是像谁了。

    占卜神官固然重要,但占卜神官是洛芷珩的丈夫,是深爱洛芷珩的男人,那么只要他和洛芷珩是有关系的,占卜神官跑得了吗?

    不愧是皇帝,一瞬间就捋清了千丝万缕的关系,在即将发生成每一个人都想和穆云诃有关系的场面中,迅速的占领一席之地。

    洛芷珩的容颜,洛芷珩的气质,洛芷珩的手杖……

    连在一起,就是他如今最大的筹码和期待!

    一更到,抱歉啊今天晚了,家里来客人耽误了,么么宝贝们,今天还有更新哈,画纱继续努力去,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