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27 睿智温柔好男人!搬起石头砸自己!

悍妇,本王饿了! 227 睿智温柔好男人!搬起石头砸自己!

    洛凝霜还要闹腾,但奶娘却阴沉着脸捧着一套衣服走出来,满脸讥讽轻蔑的对洛凝霜道:“小王爷命令,请洛二姑娘换上大小姐的衣服,立刻出去替大小姐迎战,不论胜负如何,小王爷都可以不计较。鴀璨璩晓”

    “为什么?!”洛凝霜是真的彻底傻眼了,她惊呼,她愤怒,她满腔绝望。为什么曾经温润如玉的男子今日却这么的冷酷绝情?为什么这个那人一遇到和洛芷珩有关的事情就变得这么不可理喻和疯狂?

    “为什么?就因为你和我们大小姐长了一张一模一样的脸,这个理由足够了吗?”奶娘阴冷的道。

    洛凝霜心理面是有些忌惮奶娘的,但她不会在这种时刻来放弃维护自己的尊严和权力。她直言从的说道:“不!我不相信小王爷会做这样的事情,这么不可理喻的事情怎么可能是小王爷的命令呢?小王爷不会因为我长得和姐姐一样就这样对我,这是强人所难,因为我并没有姐姐那么强悍和好武艺,我上阵的话很快就会露馅,这样反而会让西蛮国公主认为我们不尊重她,认为我们在欺骗她,更容易激化两国的矛盾!这一点凭小王爷的睿智不会想不到的,所以这一定不是小王爷的意思。”

    关键时刻,洛凝霜的理智和头脑也超常发挥,不愧是活了两辈子的女人,分析起来自然是头头是道的。

    奶娘轻蔑而阴冷的看着她,毫不客气的道:“你怎么就一口咬定不是小王爷的命令?你以为你很了解小王爷吗?你上这来叫嚣又是为了什么呢?整个行宫里的人都知道了大小姐至今昏迷不醒,没有人前来禀告前面的事情,就因为他们很清楚今天大小姐一定不会出战,可为什么偏偏你就来了呢?你是何居心!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大小姐重伤昏迷,那样的笑话你还是不要说,说了也是自取其辱。”

    洛凝霜被气得差点破口大骂奶娘歼猾混帐!但她忍住了心口的怒火,脸色擦告白而哀切的道:“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啊,我来只是因为想要提醒姐姐和小王爷而已,那个西蛮国的公主实在是太嚣张了,说的那么难听,姐姐知道了一定很生气,一定不会放过她的啊。她这也是在挑衅穆王朝,小王爷一定不会置之不理的。”

    “你在揣测本王的心吗?”房间里忽然传来穆云诃听不出喜怒的声音,冷漠,阴霾。

    洛凝霜眼睛一亮,从不知道有一天就连听到穆云诃的声音,她都会心跳加速。她掩下喜悦连忙娇柔的说道:“小王爷明鉴,霜儿实在是一时着急才莽撞的,霜儿真的无意冒犯您。只是西蛮国和在咱们穆王朝的关系本就紧张,那阿蛮公主不断的挑衅叫嚣,姐姐若是不出去迎战的话,那岂不是给穆王朝丢脸?霜儿实在是不愿意看到这一幕,每一个穆王朝的子民都应该为自己的国家做出努力啊。”

    “那为什么就一定是阿珩要做出努力,而你就不行呢?阿珩在赛场上的努力还不够吗?那个时候你在干什么?什么也帮不上忙,却在一旁看热闹吧?既然你那么有国家荣辱感,使命感,那么的爱国,那本王让你代替阿珩出战,来维护穆王朝的尊严国体,你为何不肯呢?洛凝霜,你究竟是真的爱国,还是更爱自己?”穆云诃讥讽的话语幽幽传来,带着浓浓的轻蔑和冷意。

    穆云诃的毫不留情的将洛凝霜推到了一个绝境之上。

    答应,便要出战,便会有生命危险。不答应,只怕在穆云诃那里是绝对讨不到好处了,反而还会让穆云诃觉得她虚伪。

    洛凝霜第一次觉得这简直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砸的自己又痛又难堪,还今进退两难。

    就在洛凝霜迟疑着左右为难之际,穆云诃的声音却不耐烦的响起,一点余地也不给洛凝霜留的直接命令道:“你不是口口声声的为了你的姐姐吗?你不是说你很在乎你的姐姐吗?那小子你就为了你的姐姐,为了穆王朝的尊严,代替她出去迎战吧。只要你不开口,随便应付那个西蛮国公主两下,没人看得出来的。本王不在乎胜败,只要你守住穆王朝的颜面就好。去吧,别让本王失望。”

    不容拒绝反抗的话语,在这一刻将洛凝霜攻击的濒临崩溃。她惊慌失措的喊道:“不可以啊小王爷!我并不擅长武艺啊,我一出去就会露馅的,到时候不是反而给姐姐丢人吗?”

    “哼!阿珩受了重伤,不能就不能再战,你也无需逞强,意思一下即可,但是……”穆云诃阴冷的声音在这里停顿一下,忽而变得飘忽与危险起来:“你若敢让阿珩故意丢人,或者故意暴露你自己被人发现的话,本王绝不饶你!奶娘,带她下去准备。”

    穆云诃阴冷至极,自始至终没有露面,但他的决定却狠到了巅峰绝境。

    那样一个温润的男子,不谙世事,不理会世俗上的一切,阴谋算计于他而言不过过往云烟,从不会再他干净清澈的眼中留下一丝痕迹。但没有人知道,他这看似平静清澈的湖面之下却隐藏着一头最最凶狠残暴的猛兽。

    他才是最心狠手辣的那个!他可以将心头之人捧到天堂,也可以将厌恶之人摔进地狱。一念之差,天壤地别,全在他一念之间。

    洛芷珩无疑在天堂,洛凝霜此刻在地狱。

    宿命,是无法改变的,洛凝霜愚蠢的想要逆天改命,千辛万苦的机关算计,但到头来,好命之人,不论身在如何险境,都会化险为夷,遇难呈祥。

    洛凝霜被带了下去,纵然有不甘和抗拒,但更多的却是惧怕,莫名的,她就是很惧怕此刻未曾蒙面的穆云诃。穆云诃有一层让他光芒四射偏偏又高深莫测的神秘面纱,她越是想要发觉就越是深陷其中不可自拔,被穆云诃的神秘,和隐藏在嬴弱之下的强大而震撼吸引着。

    屋内,洛芷珩一脸惨白的躺在床上,脸上没有了以往的灵动顽皮和狡黠,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静静地喘息都微不可见,让人以为面前躺着的是一具尸体。

    穆云诃一身深蓝长袍早已经被冷汗打湿,单薄的锦缎黏在身上,将他修长的身材从上倒下展现的淋淋尽致,勾勒的惊心动魄!他侧躺在洛芷珩身旁,胸襟微敞,锁骨精致,黑发撩人,墨一般的瞳仁里看不出情绪,就那样痴迷的看着洛芷珩,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致命的慵懒和you惑力。

    火云夫人再一次被这样美艳到惊心动魄的穆云诃闪的眩晕一下。暗叹一声妖孽,却不受控制的坐在一旁打量着这位高深莫测的小王爷。

    初见时,他脆弱苍白的让人心生怜悯和惋惜。再见时,他决绝疯狂的让人心中惊骇和惆怅。而昨天,他狠辣高贵的让人揣摩不透又心生敬畏。

    这个男人似乎每天都在变化,每一次都足以令所有人跟着疯狂,但又似乎没有变化,因为他看着洛芷珩的目光没有变化,依然是干净的,清澈的,狂热的。也许也有变化,那就是他看着洛芷珩的目光越来越明亮,越来越缠绵,紧紧的跟随者洛芷珩的眸子连一个眼神都吝啬给予别人。

    感叹一句人间冷暖真情,又恍惚的想到了世王,一样是人,但是真爱却不公平的选择性的落在人们身上。有的人能经受得住真爱的考验,各种磨难误会流言蜚语的试炼,比如穆云诃和洛芷珩。

    洛芷珩那样狼狈的明显清白不保的样子被穆云诃看见,穆云诃明明那么痛苦煎熬和绝望,却依然紧抱着她,不离不弃不放手。就算有母亲的压力,就算有世俗的压迫,但他依然那么坚定的带着洛芷珩,她在哪里,他就愿意在哪里。这份感情只怕已经远远的超出了一般情爱了吧?穆云诃因为他的坚定坚持和那份善良的守护,终将得到一个最美好的结果。可以想象,当世王允许真/相大白的那一天,穆云诃将会有多么的高兴。16525444

    可一样的爱情试探,世王的情感之路却步步坎坷,一路走来跌跌撞撞,是他的他一样没有得到,经过流年,当爱情的伤痕看似淡去,实则是在心里面别人看不见的地方结成了厚厚的疤痕而已,世王一面在黑暗里痛着,一面在人间里孤独着。

    感情的道路磕磕绊绊,所以穆云诃还能守护洛芷珩,洛芷珩还能保护穆云诃,这样的两个人,又何尝不是一种简单的幸福?纵然满身是伤,也要彼此相依。

    “本王很好看么?”这是穆云诃对火云夫人说的极少的话语里,最最平静的一句。

    之前穆云诃都说什么了?

    不用你救治,必须治好她,她的手臂废了本王就砍了你的,为什么还不醒来,在不醒来本王杀了你……

    这些话,是在洛芷珩昏迷之后穆云诃断断续续的时间里爆/发出来的,每一句都带着狂风暴雨的阴戾和狂躁,充满歇斯底里和绝望。

    火云夫人淡笑道:“您是很好看的。”态度说不上疏离,但足够尊敬。

    是的,尊敬!

    现在凡是知道穆云诃,并且了解一点点占卜天宫的人,谁敢不尊敬穆云诃?只怕头脑清醒的人没有人敢在用对待一个贵族皇室的态度来对待穆云诃了。

    穆云诃轻扯了一下嘴角,似乎是笑了一下,却令人捉摸不定,就在火云夫人也对穆云诃的性子琢磨不透小心应对的时候,穆云诃忽然低沉的道:“谢谢 。”

    火云夫人一愣,连忙坐正身子,一个老人竟然对穆云诃恭敬的道:“阁下严重了,尽全力医治小王妃是我的责任,阁下不必言谢。”

    火云夫人暗暗心惊,穆云诃这样的大人物,有着深藏不露的绝顶高贵的身份,竟然在身份公开,足以傲视天下列国的时候,还能轻易的对人道谢,这简直颠覆了火云夫人的思想,也让她不禁有些忐忑拘谨起来,别人道谢她还能受之,这位的她可不敢轻易承受。

    穆云诃轻轻抚摸洛芷珩的脸颊,细腻的温热的,虽然苍白但却因为这点点的温度而让他冷硬的心都变得暖了起来,于是他紧抿的嘴角微微上扬,轻声冷漠的道:“你将她照顾得很好,受之无愧。”

    火云夫人在不敢多言半句,但心里却掀起了滔天巨浪。

    真的是为了洛芷珩而道谢!堂堂神官,竟然愿意为了一个凡尘女子而放下身段,可见洛芷珩在穆云诃的心里,地位极重!洛芷珩命可真好,竟然能这样稀里糊涂的就见到了一个大馅饼,还是龙肉馅的馅饼。

    “阿珩的左手……”穆云诃清冷的声音忽然断续。

    火云夫人会意连忙恭敬的道:“阁下放心,小王妃的左手已经无碍,绝对不会落下残疾。只要精心调养,不出一月必定完好如初。”

    “恩,先不要说出去。”穆云诃淡漠的点头,忽然抬起眼皮看着她道:“就连世王也不要说。”

    “谨遵阁下旨意。”火云夫人连忙落下眼皮,不敢直视穆云诃的容颜,恭敬的道。

    火云夫人知道穆云诃的意思,现在洛芷珩等于是在风口浪尖之上,一个人太过于出彩有的时候也是一种罪过,只怕福气到了,灾祸也就到了。洛芷珩的实力强横,琴棋书画仿若样样精通,那一支舞蹈更是惊艳天下。

    她又是这一届的天下第一女才人,得罪了各国的公主贵人。虽然穆云诃现在身份公开,但一定有人竭力阻止和隐瞒他的身份,只怕到现在除了极少数的人以外,其他贵族还不知道穆云诃的身份呢。穆云诃为了避免洛芷珩以后麻烦不断,现在就让洛芷珩有一种残缺在人们心中,如此,嫉妒会减少,麻烦自然也会随之减少。

    再者裸照的手臂若让外人知道惨了,那么今日阿蛮公主的上门叫阵,就算是他们两个昨天约好的,阿蛮公主有理也会变成无理。因为洛芷珩现在重伤昏迷啊,你这么不近人情还来叫阵,那就是不叫阵是挑衅,是不通情理不讲道理了。到时候就算洛芷珩不出战,穆云诃也有话有理有能够堵住天下又有众人之口,并且立于不败之地。如此既保护了洛芷珩的名誉,又维护了穆王朝的尊严,一举两得。

    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来穆云诃的睿智极大,完全不输给那些在权力中摸爬滚打了多年的老狐狸们,运筹帷幄都做到滴水不漏的穆云诃,无疑是神秘诱人的。

    火云夫人忽然嘲讽一笑,一切都是那么的天衣无缝,偏偏洛凝霜那个不知死活的竟然敢送上门来,而穆云诃机敏的立刻将送上门来的洛凝霜拉近了战场之中,丝毫不顾念洛凝霜是洛芷珩的亲妹妹,眼睁睁的将洛凝霜送去找死和受屈辱。

    穆云诃明知道洛凝霜柔弱,之前又是吐血又是晕倒,现在还这么不怜香惜玉,可见对洛凝霜的厌恶程度,更可见穆云诃除了洛芷珩,眼中只怕是再也放不下任何人了。

    门外忽然传来了洛凝霜吵闹的声音,火云夫人明显的看到了穆云诃那平静无波的眉宇间,就那么猝然的轻皱一下,而洛芷珩也似乎被那吵闹声惊到,整个人仿若静而睡眠中的惊动一般猛地全身一动。穆云诃的脸色瞬间阴沉,大手明明在轻轻的拍着洛芷珩的身体,但冷漠的声音随之响起:“将她赶走!”

    门外的吵闹声骤然安静了一下,旋即洛凝霜的惊呼响起短促的一下,院子里诡异的瞬间恢复安静。

    穆云诃轻轻趴在洛芷珩的面前,彼此呼吸纠缠,见洛芷珩清秀的小眉头都不安的皱起来,穆云诃的眼底是深不可测的阴郁,只见他抬手温柔的轻轻酝开她眉心的不安,只听他语调呵护的诱哄:“阿珩乖啊,没事了,好好睡。”

    静谧哦房间里,似乎瞬间流淌过了一种浓郁芬芳的馨香与甘甜,梦幻般的泡沫刹那浮起,萦绕在二人周边,将那一对京华绝艳的男女包裹其中,美丽的不真实。

    睡梦中的洛芷珩松开了眉头却未睁开眼,好像梦呓一般的咕哝了一句:“小诃诃……”

    火云夫人忍住没来得及露出在嘴角的笑意,就瞬间变成了震惊。只因为……

    穆云诃那阴沉的俊美容颜因为那句不伦不类的称呼,而瞬间阳光明媚。他侧脸极具立体感,深邃的轮廓和狭长的眸痕,高蜓的鼻梁下紧抿的唇线缓缓上扬,就连他的声音都带着动听的愉悦,低沉干净:“恩,我在这,阿珩乖乖睡,我陪着你。”

    太过于震惊了!于是火云夫人那可苍老的心,在这一刻都似乎点燃了渴望爱情的火种。爱,真的那么神奇吗?让如此尊贵的男人为心爱之人的一句话而暴怒而开心?

    穆云诃似乎忘记了火云夫人的存在,漫无目的般的亲吻洛芷珩的脸颊,轻盈的吻不带一丝杂念的落在她的额头,眼角眉梢和鼻梁,小心翼翼的,万千呵护的,细致,温柔。

    火云夫人瞬间坐立难安,尴尬的移开眼,心理面却对洛芷珩有了一种翻天覆地的改观。

    穆云诃说洛芷珩是他的底线,此刻看来,着实不假。只怕以后不是不要得罪穆云诃,而是不要得罪洛芷珩!

    世王行宫门外,聚集了许多人,几位大人物刚开始并没有出来,因为他们知道洛芷珩无法迎战阿蛮公主,所以让人和她说了。但阿蛮公主不愧是蛮子国来的,将蛮不讲理发挥的淋淋尽致。

    她一脸飞扬跋扈的骑在战马上鄙夷的叫嚣道:“你们该不是怕了吧?洛芷珩难道也是缩头乌龟吗?竟然这么孬种!敢答应却不敢迎战,连一个面都不露,真的不将我西蛮国放在眼中啊。这就是穆王朝的礼仪吗?简直是笑掉人的大牙。”

    “我已经和公主殿下说过了,小王妃真的不方便参战,小王妃昨天身负重伤,这点天下皆知,公主殿下没理由不知道的,您又何必苦苦相比出言挑衅呢?等小王妃身体康复之后,必然会和您履行战约的。”谁也没有想到,出来与阿蛮公主说话的竟然是宋夫人。

    阿蛮公主其实也是忌惮宋夫人的,但一想到反正比赛也结束了,她回去之后就会嫁人了,没必要在忌惮忍让这个老女人,于是态度越发嚣张起来:“哼!你说重伤就重伤?谁能证明?昨天她是被诸葛画栾打趴下,但是就那么几下子,就能将她打到重伤吗?本公主不信!你们银月国公开插手这件事情是什么意思?要包庇洛芷珩吗?该不会洛芷珩是怕了本公主,所以昨天故意弄得那么凄惨,今日好当作借口来躲避本公主吧?”

    宋夫人脸色阴沉的道:“阿蛮公主还请口下积德,小王妃那样坦荡的人还没必要为了迎战一个西蛮国的公主而逃避退缩。不是所有人都有胆量和魄力如洛芷珩那样接受挑战的。如今她身负重伤,甚至左手臂都有可能会保不住,至今昏迷不醒,又怎么能来迎战你?你这难道不是在咄咄逼人,强人所难吗!”

    此言一出,那些原本就担心洛芷珩的人一片惊呼,每一个人眼前脑海里还有洛芷珩那惊艳绝伦的舞蹈和婀娜的身段,若是就这样残废了手臂,那她以后可怎么办?那样一个惊才潋滟的女子,难道真的要永远的残缺一生吗?一时之间人们根本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人们开始沸腾了,伤心落泪是真的有,那种真的同情和为洛芷珩而感到伤心的情感,是真的。更有人指责阿蛮公主蛮不讲理,不近人情,甚至民众们开始轰赶阿蛮公主,让她这种冷血的人立刻滚出南朝去。

    “哼!知道打不过我就开始用这种下三滥的方法了吗?你们以为我会相信?哪里有那么巧的事情?今日和本公主对战,洛芷珩偏偏手臂就废了?那眼前这群人是怎么回事?难道不是洛芷珩事先找来当托的吗?”阿蛮公主面色难看的怒道。

    “你信也好不信也罢,反正我的话已经带到了,你最好尽快离开,否则的话,我聚会按照你在挑衅银月国,来出手干预这件事情了。”宋夫人阴冷的道。

    洛芷珩现在生死未卜,穆云诃又是那样的身份,行宫里的人已经一个头两个大了,还要应付这个阿蛮公主,真是受够了,恨不得一刀劈了这个狂妄的公主。

    眼看宋夫人就要转身进门,阿蛮公主立刻喊道:“你们口说无凭,让我见见洛芷珩,如果她真的如你所说的残了,昏迷不醒了,那我立刻就走,绝不纠缠。”

    “你还没资格进入世王行宫。”宋夫人耐心用尽,迈步进门,扬手就让人关大门。

    阿蛮公主在门外脸色都变了,怒吼咆哮起来,什么难听说什么,将洛芷珩贬低的一文不值。

    然而大门还没有关严,就被再次打开了,这一次,面色苍白眼睛通红的洛凝霜在奶娘的‘搀扶’下,缓缓走来,看上去弱不禁风的,一看就是身体极其不好。17l1q。

    众人看见‘洛芷珩’一下子眼睛都亮了,欢呼起来,紧张关切的问候着,一点没有发现眼前的洛芷珩与之前的洛芷珩有什么区别。实在是他们并不了解洛芷珩,在比赛场远远的看着也不真切,听着有人喊洛芷珩,还有奶娘的伴随,便认为这是洛芷珩。

    阿蛮公主看见她便眼底划过浓浓的讥讽和轻蔑,狂傲的讽刺道:“哟!这不是还活着呢吗?也没昏迷没断手断脚啊?怎么刚刚就有人说你重伤昏迷,手臂残废了啊?”

    洛凝霜一口恶气卡在喉咙里,看见满身战甲腰间挎刀的阿蛮公主恨不得掉头就走,但她不能,穆云诃不会放过她,奶娘也不会。

    “你不是要和我们小姐战斗吗?那就开始吧,废话那么多。”奶娘冷冷的说着,然后松开了洛凝霜的手。

    宋夫人见状也有点发懵,洛芷珩这是好了?她连忙让人回去禀告世王等人。

    “正有此意!洛芷珩,昨天让你侥幸赢了我,那是你运气好,但今天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强者!”阿蛮公主信心十足的挑衅道。

    站在人群里的李仙儿原本是很兴奋的,但是当她看到洛凝霜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了,这个洛芷珩看上去这么那么别扭?

    洛凝霜拿着一把刀僵硬的站在那,她有一种被赶鸭子上架的感觉。她想要退缩,想要怒吼,但对面的阿蛮公主却不给她这个机会了,一把抽出刀飞下马就冲了过来。洛凝霜瞳孔紧缩,脸色剧变,下意识的举起刀来抵抗。

    咣当一声,钢刀撞击的声音响起,阿蛮公主冷笑一声,动作奇快无比的一脚从下踹出,狠狠的踹在了洛凝霜的肚子上,将洛凝霜踹的整个人倒飞出去,重重地跌落在地,脊背又撞在了石阶上,瞬间她惨叫一声,觉得脊梁骨都快要断了。

    “哼!不堪一击!”阿蛮公主战役浓浓,见状狂傲的冷笑一声,立刻又冲了上去。在她的眼中洛芷珩可不会这么弱的,一定是洛芷珩要玩阴谋了。她可不会上当。凝但出凝轻。

    冲上去一脚对着洛凝霜的胸口踹去。

    洛凝霜惊骇欲绝,她知道这一脚的力道她绝对承受不住的,她张口想要喊出她不是洛芷珩,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砰地一声闷响,阿蛮公主这一脚重重地踹在了洛凝霜的胸口。洛凝霜不堪重力一口鲜血狂喷而出,整个人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的仰倒在那里,好像苟延残喘一般拼命的用力呼吸。

    一更到,今天还有加更和正更哈,画纱继续努力去,宝们用力用推荐票砸画纱啊,给我动力和激情吧,哈哈,求推荐票,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