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31 毒圣来了!对付毒圣!(推荐票31000加更)

悍妇,本王饿了! 231 毒圣来了!对付毒圣!(推荐票31000加更)

    会期待吗?洛芷珩不知道,她现在甚至不知道她和穆云诃之间算什么。一段错误的婚姻,早已被注定了的结局,本来很明白的过程,但洛芷珩却渐渐的迷失在了穆云诃这个男人的温柔之中。

    她矛盾的不知所措,一面为早晚有一天离开穆云诃而难过,一面又那么的渴望自由。而她却也在朝夕相处中,渐渐的忘记了有一天她注定是要离开的。忘记了她和穆云诃没有未来,忘记了她一直坚持着的期盼。

    心情有说不出来的沉重,她静静的窝在穆云诃怀里,仿若睡着。

    穆云诃也没有再问什么,两个人就这样拥抱着,仿若陷入沉睡,却又都清醒着,各怀心事。

    夜幕降临,安静的房门外忽然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奶娘在门外压抑着惊喜的说道:“小王爷,大小姐,世王派出去的人回来了,毒圣来了!”

    那一刻,洛芷珩几乎是从穆云诃怀里弹出来的!她迷茫的眼睛骤然清亮一片,放下了一切的纷乱思绪,脸上是掩藏不了的狂喜和迫不及待。

    “穆云诃你听见了吗?毒圣来了!真的来了!快点,快起来,我们去见他!”洛芷珩气息不稳的抓着他的手臂大声说道。

    穆云诃的表情却多了一抹阴沉。

    毒圣来了,他却并不开心。接受毒圣的治疗,不就等于是在接受世王的帮助吗?而他,完全不想要和世王车上任何关系,如果可以,他恨不得立刻杀了世王。但刺杀一次失败,穆云诃就不会轻举妄动的再来第二次。世王于他而言,是耻辱,是痛苦,是他这辈子最大的愤恨!因为世王曾经狠狠的伤害了洛芷珩。

    “明天再说,乖,来睡觉。”阴沉的声音里透着一种不可抗拒,但也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脆弱和暴戾。13acV。

    洛芷珩看着目光那不见一点喜悦的脸,下意识的蹙眉道:“怎么啦?毒圣来了,终于可以为你解毒了,你怎么一点不积极?”

    穆云诃闭上眼睛,才能将自己即将浮现的暴戾情绪给压下去,他冷漠的道:“明天再说,本王现在累了。你要不出去,要不过来躺好,别废话。”

    洛芷珩被狠狠的噎住了。简直是莫名其妙,这个男人怎么可以别扭成这个样子?说翻脸就翻脸,还一点前兆都没有。洛芷珩也是有脾气的,再说她本就着急给穆云诃治病,于是真的就下床穿鞋往外走。

    穆云诃猛地睁开眼睛,目光如利刃一般的射/向洛芷珩的背影,咬牙切齿的道:“你要去哪里?”

    洛芷珩回头哼哼道:“你不是让我出去吗?我现在就出去,和你心意了吧!”她说完就冲了出去,迫不及待见毒圣去了。

    穆云诃胸口起伏激烈,脸色有些发白,努力的快速呼吸好久,才将胸口即将喷/薄而出的怒火压下去。

    “死丫头,怎么不见你听我别的话!”冷冷的开口,是薄怒与无奈的宠爱。

    洛芷珩见到她“朝思暮想”期待已久的毒圣的那一刻,差一点嚎啕大哭。

    完全是被吓得!

    眼前正蹲在地上毫无形象的啃着一块肉骨头的老头,花白的头发乱糟糟的,上面几乎粘成一团,一张脸也黑乎乎的完全看不出来样子,身上衣服也破破烂烂的,还怪满了各种各样奇怪的盒子和葫芦。

    完全看不出来什么道骨仙风的样子,本来以为毒圣是个高深莫测孤傲难搞的人呢,但是扫视整个大厅,除了一脸呆滞的法老丫鬟们,就这个老头是新面孔了。

    洛芷珩的心猛地往下沉了一下。这该不会就是毒圣吧?她看看其他人,他们一样满脸震惊。佟老告诉她,这个人就是毒圣,但他却拒绝给穆云诃解毒,一来就开始吃东西,很排斥别人。谁说也不听。

    洛芷珩回神。不给解毒还来干嘛?既然来了不给解毒就别想走。谁说也不听吗?

    她大胆的走到老头面前蹲下,钻入鼻孔的就是一阵刺鼻的味道,洛芷珩肯定那不是馊吧味,但却比馊吧味更难闻,她差点没被薰倒。

    “丫头快回来!”慕容老将军被洛芷珩的大胆举动吓了一跳,连忙喊道。其他人更是纷纷色变。

    原来他们竟然都距离老头很远,似乎不敢靠近,但不靠近不是因为嫌弃他脏,而是因为传说中的毒圣,性格阴晴不定,只要他想,一个眼神都能让人立刻中毒。裸照这个举动和位置都太危险了。法老们胆战心惊的想要将她拉回来,但已经完了。

    洛芷珩不敢表露分毫不满,而是轻快的打招呼:“您好?”

    少女轻快的声音还是让老头诧异了一下,他啃肉骨头的动作一顿,缓慢抬头看向洛芷珩,但也就是这一眼,老头懵了一般的紧紧的盯着她,狠狠的用油花花的老手揉揉眼睛,好像见鬼了一般的指着她的脸惊呼道:“我见过你!”

    他一开口竟然是一口浓浓的西域味道,别扣的口音一听就是外邦人。而他的话,更是让所有人震惊了。

    洛芷珩吓了一跳,这老家伙一抬头还真是吓死人不要命,完全看不出来长相的一张脸啊。

    “您老在哪里见过我啊?”洛芷珩笑米米的说道,不是说这老家伙脾气古怪吗?那她要好好套近乎了,说不定能让老家伙喜欢她,从而好好给穆云诃治病呢。

    老头似乎陷入了回忆里出不来,好半晌才忽然暴怒的道:“人家有点想不起来了,但我一定见过你!你和琴银世那王八有什么关系?”

    老东西你要不要这么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一句‘人家’娇嗲的让洛芷珩差点没吐血,一句想不起来也让人哭笑不得,但重头戏是那句王八蛋,很有料啊有没有?这老家伙疯疯癫癫胆子可不小。竟然敢直呼世王名讳,还敢叫世王王八蛋……老头,你有种。

    “关系就是我们两个做了一笔交易,我帮他做一件事情,他帮我做一件,他要做的就是找毒圣来,请他为我丈夫治病。老人家,您是毒圣吗?”洛芷珩循循善诱道。

    老头忽然冷笑道:“老子是毒圣,但老子只毒死人不救人。你被琴银世那王八蛋骗了。对了,你丈夫是不是长得很漂亮?那你可要藏好了,琴银世这王八蛋专门爱抢人家丈夫,好好的家庭都被他给拆散了,琴银世不得好死啊!”

    洛芷珩忽然觉得头很大。她抚额,果然是脾气古怪不是吗?世王该不会是看上这老家伙,把人家夫妻俩给硬生生的拆散了吧?不然毒圣怎么那么恨世王?

    “那毒圣你会解毒吗?我丈夫需要解毒。”洛芷珩退而求其次,有点小心地问。

    毒圣怒声道:“你敢瞧不起我毒圣?老子能解天下所有的毒,但就是不给你丈夫解,和琴银世在一起的人都不是好东西。”

    洛芷珩强忍住挥刀砍人的冲动,努力笑道:“我们和世王没什么关系的,只是我丈夫的毒许多人都看不出来……”洛芷珩忽然顿住,因为她发现毒圣竟然很情绪化,激动地看着她,一脸不服的样子,洛芷珩心中一动,话锋一变,张扬起来:“是啊,世王那个……混蛋,竟然敢欺骗我!我真不该相信他的话啊,他明明答应我找来毒圣给我丈夫解毒的,结果招来一个老疯子,还是个什么都不会只会吹牛的老疯子,世王这个大骗子,我一定要找他算账,我才不会将我丈夫交给一个狗屁不通的老疯子来掌管呢!”

    她忽然变了态度,如此嚣张跋扈又大胆,惊到了法老们,佟老甚至压抑的低喝道:“洛芷珩,你疯了?”

    在他们眼中,这一刻的洛芷珩无异于是在将穆云诃的退路斩断,得罪了世王毒圣,穆云诃就彻底完了!

    然而令人们震惊的是,毒圣听了洛芷珩的话不仅没生气反而大笑起来:“对对对,琴银世就是个表里不一的人面兽心!她就是个大骗子!欺骗感情玩弄感情,就是个人渣!找琴银世算账,揍死这个混蛋!”

    洛芷珩站起来,居高临下的轻蔑的看着毒圣,也不开口,只是目光冷嘲。

    她的目光刺激了毒圣,也让他想起来了洛芷珩刚才话里还有话,他面色一变,猛地站起来激烈的怒道:“死丫头你竟然敢瞧不起我?我才不是老疯子,我也没有吹牛!我会解毒,什么毒都不能难倒我!但我就是不给你丈夫解毒,你别想激怒我。”

    也不傻嘛,还知道激怒。洛芷珩轻蔑的笑:“有本事你给我丈夫解个毒让我看看啊?你有能耐将我丈夫身上十几种毒都解了啊?没本事就别在这吹牛,谁相信呢?”

    “十几种毒?那不可能!一个人身上怎么可能有那么多毒?有也早死了。我不上当!”毒圣老小孩似的冷哼一声,但目光里却闪烁着好奇。期吗她在中。

    洛芷珩压下心中跳动的希望之火,脸上越发的轻蔑讥嘲:“你懂什么?十几种毒就死么?我丈夫背负着这十几种毒活了十几年了,就连王朝最好的御医都束手无策,火云夫人也没有办法,看来天下只有那个未曾蒙面的神秘神医才能医治我丈夫了,其他人,都是废物!”

    毒圣好像瞬间被点了火的炮仗一般,猛地跳了起来,愤怒的怒吼道:“神医?狗屁神医!不过是我的手下败将罢了,现在都不知道躲在哪个几角旮旯哭呢。哼,你别将我和那群上不得台面的手下败将相提并论,也不准你说我是废物!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做毒之圣手。带我去见你丈夫。”

    洛芷珩反而懒洋洋的道:“不必了,我才不会让我丈夫见一个疯疯癫癫,又拉里邋遢的老废物的。等世王出来我会让他给我一个说法,他欺骗了我,找了一个老疯子来对付我,不能给我丈夫解毒,我不会放过他的。”

    “你放屁啊!老子是毒圣,没有解不开的毒。赶快带我去见那个毒人。我非让你看看什么叫做化腐朽为神奇。”毒圣怒不可遏,围着洛芷珩直蹦达,急得抓耳挠腮的,恨不得立刻展现自己出神入化的解毒技能。

    奈何洛芷珩用意这很不信任,很抵触,很嘲笑的目光看他,刺激的毒圣一脸通红,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很痛苦很憋屈的大声说道:“你不相信我?好,我发誓,我要是不能给你丈夫解毒,我就嫁给世王!”

    此言一出,全场寂静!

    嫁给……世王!!

    一个男人竟然说嫁?!但这不诡异,毕竟世王是喜欢男人不假。但最诡异的是这老头是不是太自我感觉良好了?你一个死埋汰死埋汰的老家伙,凭什么有那个自信和勇气和世王的爱妃美妾们争宠啊?世王眼瞎才会要你……

    三位法老默默的,默默的撇下嘴角低下头去,用力的让自己别狂笑出来,这可事关穆云诃的生死。

    洛芷珩稳住自己被吓得七上八下的心跳,哆嗦着道:“你要是不能给穆云诃解毒的话,你就是乌龟王八蛋。”

    洛芷珩这话有些严重了,但她完全是对症下药,因为这老头就是个不亢激的人,洛芷珩只能已退为进诱他上钩,才能给穆云诃换得一线生机。

    可毒圣却爽快的说道:“好!就这么定了,现在立刻去见你丈夫。”

    洛芷珩眼底划过一抹狂喜,对佟老等人悄悄眨眼,在他们目瞪口呆中带着这个难搞死的毒圣冲向穆云诃。

    “这就搞定了?这都什么歪门邪道啊?咱们恭恭敬敬的求他,他鼻孔朝天牛气冲天的,那小丫头一点好脸色不给他,就差指着他鼻子骂他了,他反而往上贴?”慕容老将军磨牙霍霍,显然还有些震惊。

    佟老笑得讳莫如深:“这就叫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不对,这叫对症下药,摸准命脉往死里攻!”棋圣摆手笑道。

    慕容老将军森森冷笑道:“狗屁!老子看他这就是牵着不走打着倒退,完全是属驴的。”

    二更到,今天就先一万一吧,画纱有点累,爱你们,群么么宝贝们,依然是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