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32 二十一种剧毒!你想让我为你心疼而亡吗?

悍妇,本王饿了! 232 二十一种剧毒!你想让我为你心疼而亡吗?

    穆云诃目光清冷的看着对着他一脸惊呆的老乞丐,仿若不经意的扫了一眼一旁满脸期待的洛芷珩,那目光却仿若冰冷的刀子。明明足以冰冻任何人,就连法老们都被穆云诃杀伤力 巨大的目光惊到了,但洛芷珩偏偏一脸没看见的样子。

    “这是什么东西?”无奈,穆云诃只能开口,但却声音冷冽,直逼洛芷珩。

    “啊?”洛芷珩一愣,见穆云诃修长的手指指着毒圣,她嘴角一抽,连忙走过去拿下他的手小声警告道:“不要这么没礼貌,他就是毒圣。”

    “嗯哼。”穆云诃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讥讽而轻蔑的道:“毒圣?你确定你不是随便找个乞丐回来,谋杀亲夫?”

    洛芷珩脸色难看,生怕穆云诃出言不逊得罪这个怪老头。她几乎贴在穆云诃面前咬牙切齿的低声薄怒道:“你到底在干什么?我在想方设法的救你命,你在想方设法的不要命吗?你是不是看好则我为了你做尽一切,煞费苦心,觉得我很白痴?将我做的一切都要毫不在乎的抛在脚底下狠狠践/踏?”

    穆云诃俊美的容颜冰冷下来,隐隐有股即将发怒的冲动,他看着她,目光清澈却寒冷,眼底酝酿着仿若寒冬腊月里黑压压一片即将降落暴雪的乌云,阴霾,诡异。他清冷的声音听上去似哭似笑:“阿珩,你知道本王绝对舍不得你难过一点。你蹙眉,本王都会惊慌失措好久。你展颜,本王便如同饮了蜜汁一般心都甘甜。你受伤,本王便恨不能毁灭这个天下!于你,本王最舍不得你的付出,却愿意纵容你,你要做的,本王绝不阻拦,但……”

    他压抑的声音第一次说了仿若情话一般的话语,那么生动,那么清楚,那么动听。可他眉宇间压抑着的都是戾气,与洛芷珩怎么也看不明白的恨意。

    他缓了口气,努力压抑着他的恨意与凶残,平静地说:“但你又怎么会知道,本王不想要接受世王的帮助,死也不想!那对本王来说,是个屈辱!是本王就算死也无法抹杀的罪孽!”

    罪孽!因为本王今日能活下来的希望,是你用你的身体换来的,你是被逼无奈,是走投无路,是病急乱投医都好,你有你的苦衷,你有你的无奈,你有你的孤注一掷!但本王也有本王的坚持,有本王不能放弃的底线!

    让他怎么能心安理得的,用他最最在乎的女子的清白换来的机会去活命?那他穆云诃与狼心狗肺的畜生有什么区别?

    洛芷珩不是个无动于衷的傻瓜,她感觉得到穆云诃身上的那种无力感与绝望,她的心一下就软的不可思议。

    “我想你一定有你不能言明的苦衷,我不愿意逼迫你,可穆云诃你有没有为你母亲想过?那个苦苦坚持着的女人,她为什么还在坚持?我在她的眼睛里看不到一点的生存希望,她每天还能温婉的笑出来,你以为她依靠的是什么?那完全是因为你!”

    “因为你还活着,所以她就必须坚持下来,因为她清楚的知道,她若死了,若放弃了,她的儿子便会立刻的步她后尘,她因为舍不得你,所以就算在那个王府里有猖狂的李侧妃,有王爷的冷漠绝情,有下人们的阳奉阴违,但她还那么坚强的坚持着。”洛芷珩将他拥抱在怀里,温柔的声音里也有疲惫。

    “所以请你就算再不情愿,再不甘心,也努力的活下去。就算不是为了我,可是你真的舍得你的母亲白发人送黑发人吗?我的穆云诃,怎么会是一个这么狠心的人呢?也请你看看我,你若真的舍不得我,便请你想想我为了你一步步走来,每一步的艰辛和努力。我们一路走到今天不容易,你怎么舍得我难过?”她声音已经有了哽咽,不到万不得已,洛芷珩都不愿意和穆云诃打感情牌,但这张牌一旦打出来,她却不得不被感染其中。

    穆云诃就那么僵硬在她的怀里,身体,一寸寸的冷却下去。阴霾的眼眸中有裂痕在龟裂,是心痛,是绝望,是永远说不出口的愧疚和难堪。

    阿珩在口口声声为了母亲而劝告他的时候,让他怎么能有脸开口告诉她,她心目中那个温婉的母亲,早已经将她定罪,定在了一个女人一生的最大忌讳上,不贞之罪,嘴当该死!

    两个他生命中最在乎看重的女人,出现的时机不一样,可是洛芷珩却后来居上,不是没有原因的。穆云诃愿意为了洛芷珩而涉身陷地不顾一切,不是不值得的。她的善良和包容,总会让穆云诃羞愧难当。

    当他母亲说这个儿媳不干净要不得的时候,洛芷珩却再说,为了你的母亲,你也要活下去。

    心口蔓延着毁灭般的痛楚,穆云诃狠狠闭上眼睛,用黑暗来埋没掉一切挣扎与仇恨,睁开眼,穆云诃仿若还是那个洛芷珩喜欢调戏的小绵羊,目光干净,只是眼底却再也不能留下不谙世事的纯粹了。

    “阿珩,你说的对。”

    “你答应啦?”洛芷珩与他分开,惊喜地问道。

    穆云诃眉眼含笑,明明只比她年长一岁,可眉宇间却全是对她的宠溺与纵容:“我答应解毒,不是因为我想要活下去,只是因为,我舍不得你难过。”

    两个完全不懂情爱的人,这一刻四目相对,眼底流露的都是最纯粹的,没有被丑陋的世俗吞没毒害的干净,是最最狂热和至诚的赤子之心,都能够不需要任何力量,没有任何阻碍的一瞬间就到达对方心底最深处。将彼此埋葬在彼此的心理面,也许一瞬间,也许一辈子。

    洛芷珩嘴角止不住的上扬,眼底有暖暖的光芒温润流转,他一句轻柔的舍不得,便让她心头暖暖,浑身暖暖,只觉得脸蛋发烫,在他近乎直白的目光下有些陌生的羞赧,却不愿意移开看见他的目光。

    “咳咳,差不多就得了吧,知道你俩恩爱,也不用这么刺激别人眼球吧?这还有孩子呢,别教坏小屁孩。”慕容纤雪鄙夷的声音很不合时宜的打断他们的温情。

    玉公主愤怒的声音立刻响起:“我不是小屁孩,不是不是!”

    洛芷珩恢复了她强大的玩世不恭一面,对这几天一直赖在这里的玉公主置之不理,问毒圣:“你现在能给他解毒吗?要不能的话……”

    “谁说不能了!老子就是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琴银世那王八蛋看见他一定会有非分之想的!你怎么能把这个妖孽放出来祸害人?”毒圣忽然变得很激动,指着穆云诃哇哇乱叫,似乎在惧怕着什么。

    洛芷珩在毒圣眼中,看见了嫉妒和恐惧。

    一个老头子干什么嫉妒一个年轻人?

    “你,你说你和琴银世是什么关系?你是不是也是她的小妾?你们究竟是什么关系!”毒圣忽然发狂了似的冲向穆云诃,双眼通红的怒吼咆哮,一直对世王骂骂咧咧的他,这一刻似乎很痛恨穆云诃一般。

    “你干什么?滚开!”洛芷珩吓得怒吼,手杖一把抽出来,当空一斩,令毒圣不得不顿下一步,发疯了似的咆哮道:“我不会给他治病的!你和琴银世这对歼夫淫妇!你们不得好死,你们竟然干欺骗我,琴银世竟然敢欺骗我来给他的小情人治病,统统去死吧,老子要毒死你们。”

    洛芷珩瞳孔紧缩,连忙喝道:“你误会了!穆云诃是我男人,是我丈夫!世王敢碰我丈夫的话,我是决不允许的!他们之间什么关系也没有!”

    毒圣似乎听了这话冷静了一点,也不管周围人对他剑拔弩张的防备,气息不稳的道:“真的?”

    “比珍珠还真!我洛芷珩的男人,自然不能让别人觊觎,谁敢招惹我的东西,我就灭了谁。世王也不可以!你只管放心,不是所有人都会看上世王的,他又不是神仙也不是唐僧,没那么人见人爱。”洛芷珩狠辣的说道。

    毒圣似乎相信了她的话,但又用一种挑剔的目光看穆云诃,见他面色平静可深邃的眼中戾气逼人,毒圣不值得这么的忽然觉得从脚底升起了一股寒气,整个人一下子就清醒多了。他甚至有点不敢看穆云诃的眼睛,冷哼道:“那你也得保证你不喜欢世王,绝对不会和世王在一起,我才给你解毒。”

    “本王没必要和一个老疯子保证什么,你爱解不解,不解就滚出去,别在这碍本王眼。”面对一个强壮的老疯子,穆云诃淡定自若,轻蔑的口吻下岂不是一种强大的自信?

    “哼,你不敢保证,就证明你的心里面有琴银世!你也在觊觎嫁给琴银世做王妃是不是?你做梦!”毒圣怒吼道。

    “滚出去!”穆云诃忽然低沉的咆哮一句,猛地睁开的双眸里仿若蕴藏着千军万马一般的杀气奔腾。显然毒圣的话对他是一种侮辱和轻蔑。

    毒圣下意识的退后一步,心口泛起阵阵疼痛,很奇怪的感觉,一屋子老头子们个个实力强横的样子,他不惧怕。那小丫头手里拿着一个威严十足的手杖,他不惧怕。一旁的那个女人身体里蕴含着浓厚的内力,他不惧怕。可偏偏这个所有人里面看上去最弱的一个男人,只一个目光,却让他有种就连灵魂都被穿透了一般的威慑力。

    那一刻,迎着穆云诃的目光与咆哮,他的心里翻腾着一种名叫惧怕的情绪。

    毒圣安静了,就在人们觉得他会更加发狂的时候,他静静的走到穆云诃面前,冷哼道:“伸手来。”

    “本王说不用你。”穆云诃收回气场,懒懒的连眼皮都么有抬一下。

    “那可不行。这丫头说我不能给你解毒,我偏偏要让她看看我的厉害,我才不要当乌龟王八蛋。”毒圣老小孩似的较真。

    穆云诃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看洛芷珩,见她挑眉对他讨好眨眼,穆云诃就心软了,对毒圣道:“不准再说世王与本王怎么样的话,如果可以,本王恨不得一刀劈碎了世王那个人渣。”

    如此狠辣的充满恨意的话,偏穆云诃说的如此漫不经心。

    毒圣眼睛一亮,似乎穆云诃想宰了世王,他还蛮高兴的。于是更积极的凑近穆云诃,给他把脉,一屋子的眼睛都紧张的看着他们。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每一个人都不敢喘息,目光落在毒圣脸上,然后,他们的脸色,因为毒圣一点点阴沉下去的脸色而僵硬。

    毒圣把脉很奇怪,他不仅把两个手的脉,还摸脚,几乎将穆云诃全身检查了个遍,将穆云诃的火气都快摸出来了,他才放开手一脸沉思和纠结的走到了一旁,看着窗外不值得在想什么。

    洛芷珩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快要停止了,这老头高深莫测的也不说话,她就不敢问。可穆云诃却是所有人里面最轻松的一个,好像这场事关生死的大事与他无关一般。他伸手招呼洛芷珩:“阿珩过来。”13acV。

    洛芷珩坐在他身边,立刻就被他的手臂缠上来抱进怀里,耳畔是他低沉的笑声,沙哑的呢喃:“害怕了?别怕,我现在不是好好活着呢么?”

    洛芷珩想瞪他,话到口就变成了自我安慰般的话,十分坚定:“以后也会好好活下去的!”

    穆云诃不置可否的轻笑一下,摸摸她的脸,并不忌讳掩饰什么,与他而言每一天活着都是上苍的厚爱,他要将每一天都活得轻松自在,将过去那么多年来的洒脱都抛开,就为洛芷珩而活。珍惜他们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

    所以穆云诃这种在世俗眼中也许是挑/逗和不正经的拥抱抚摸,就在人们眼前不止一次两次的上演,穆云诃是看开了所以洒脱,洛芷珩是大方惯了不觉得羞臊。但别人不行,尤其是玉公主。

    住在这里几天,可把玉公主刺激的都快神经病了。她一边觉得这俩人太大胆了,一面又觉得他们好浪漫,好甜蜜。感情上她也是一张白纸,在她最喜欢的一对情侣的渲染下,她甚至认为夫妻之间就应该如穆云诃和洛芷珩一般亲密无间。她的婚姻观也在不知不觉的被他们潜移默化着。

    “这个……”毒圣沉默了好半天,忽然转过来,脸上不是一般的纠结的道:“火云检查说是十几种毒?我检查的结果是,他的身上最少有二十一种剧毒!”

    一言出,瞬间掀起千层巨浪!!

    洛芷珩的脑袋轰龙一下,仿若被什么东西撞击了一般,一片空白,只剩下麻木的钝痛在提醒着她,她还活着,她听见的,不是幻听!

    “怎么可能?!”佟老可能是最最震惊的人了,他苍老的容颜上满满的惊涛骇浪,看着穆云诃那云淡风轻的模样,佟老的心一点一点的下沉,浑身冰冷,就连话语都冒着寒气:“二十一种剧毒?这不可能!一种剧毒都能要人性命了,何况是二十一种?小王爷怎么可能还安然无恙的活到今天?”

    而有些话,佟老没有说出来,他想说,究竟是什么人竟然敢对穆云诃下此毒手?他想说,这些剧毒如果真的存在,那么究竟是什么时候,怎么毒害到穆云诃的?王妃难道就一无所知吗?王爷难道就从未察觉吗?

    事情发现的太突然,真/相永远是血淋淋的残酷,而面对真/相寻找出穆云诃北被害之后的阴谋,永远是需要巨大的勇气。可是谁有这种勇气呢?

    “怎么不可能?陆陆续续的下剧毒,不用多,一点点就可以,每一种剧毒都有他们的毒性,剧毒用好了也是能够救人一命的。我不知道该说他命大运气好,还是那个下毒之人别有心计,总而言之,他身体里的剧毒每一次存在都是刚好生生相克的,每一种剧毒都是剧毒,但却刚好都能克制对方,在不伤害对方的毒性下依然保持剧毒的威力,却又刚巧能因为克制而让中毒之人一时半刻死不成!我的话,你们明白吗?”毒圣凝重的说道。

    这里的人,谁也不是傻子,这个答案从毒圣口中说出来,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却又不可不信!而答案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我不相信有这种巧合,也就是说,有人故意的给穆云诃下毒,却又不想让他立刻就死,于是,就这样活生生的折磨了他这么多年?”洛芷珩忽然抬头,清冷的声音里有某种紧绷着的压抑与怒意,双眼通红。

    毒圣眸光一闪,下意识的点头:“看样子是这样的。毕竟我也不相信这么大的巧合,巧合到每一种剧毒下去,他都还能活着,如果不是故意和知情的情况下,这种巧合根本不可能出现。”

    众人的心里头瞬间就被一种惊骇欲绝可笼罩,压抑在心头的是一种不可言语的恐惧与怒火。在王府唯一的嫡子身上下毒手,还能不被人发现的,会是谁?动机是什么?目的是什么?

    “能看出来时间吗?下毒的时间,穆云诃中毒多久了?分几次下的毒?这些能看出来吗?”洛芷珩紧紧抓着穆云诃的手掌,指尖泛白。他手掌很大,包裹着她的却显得那么骨节分明,手上的骨头硌的人生疼。于是,她就听见她的声音都有一种疼到了骨子里的颤抖!

    毒圣很专业的说道:“他身体里的毒存在最少有十三四年了,毕竟年头久远我不能确定准确的时间,但绝对就在这两个数字之中,分几次下的毒这个我判断不出来,但我能判断他第一次中的毒叫做千机散!千机散是一种会令人从气息上开始衰败的剧毒,他身体最缺的就是气息,元气被消耗的最为厉害。所以我断定他地一种剧毒是千机散。”

    嘎嘣一声!

    洛芷珩硬生生的掰断了床板上的一块木头,尖利的木屑扎进她柔嫩的手指尖里,鲜血涌出,尖锐的疼痛便从指节上蔓延开来。都说十指连心,她此刻深有体会,否则她的心怎么会仿若钝刀伐木一般的钝痛起来?

    云目对一到。“阿珩!”低沉的嗓音里带着浓浓的不悦与阴霾,却无法掩藏那声音下的焦急和心疼。被放开的手落空,可受伤的手指却被穆云诃抓在手里,硌人的手掌却温柔的托起她的手,耐心又小心的将她手上尖利的木屑拔下,于是血液就更加多的涌出来。

    穆云诃剑眉紧蹙,低头含/住她的手指轻轻吸/允。

    洛芷珩只觉得手指上传来了丝丝缕缕的酥麻和酸痛,她看不清穆云诃此刻的容颜表情,她想问他,血液的味道是什么样的?会不会很腥甜?她也想告诉他,心也痛的,你能否也帮她舔舐?

    “疼不疼?”洛芷珩抬起他的脸,莫名问道,目光柔怜。

    穆云诃抬头,目光一闪,她的血液将他苍白的唇瓣染上了一抹刺目的红,却有种惊心动魄的美。他笑着轻吻她的手背,沙哑打趣:“疼傻了不成?是你的手指坏了,怎么问我疼不疼,恩?”

    洛芷珩牙齿打颤的声音谁都能听到,她笑着的时候唇瓣都在颤抖,用手臂拥抱住穆云诃的容颜,两个人相依偎的拥抱着,她说:“不疼。”

    穆云诃便模棱两可的回答:“恩,不疼。”

    谁也不知道他们究竟在说什么不疼,是谁不疼?可是每一个人又都能感觉得到此刻两个人身上,涌落出来的那种疼痛,被巨大的阴霾笼罩着的两个人,就算痛苦,也只有他们两个,谁也无法介入他们之间。他们拥抱彼此,用令人心酸的自欺欺人互相安慰。

    也许,洛芷珩说的不疼是安慰,所以,穆云诃便觉得真的不疼。

    可是谁能想到,在这漫长的十三四年里,穆云诃从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一路成长,都是在剧毒的折磨下,那是一种命运不被自己掌控的无奈与绝望,他活在地狱深渊之中,没有人发现,没有人能拯救他。他的疼痛,也许在年幼的时候还能哭叫出来。

    但长大后的穆云诃呢?他在常人永远无法想象和体会的剧痛中,有哭过吗?也许后来,哭对于穆云诃来说都是一种奢侈。也许他的眼泪早就流干了,在他还仿若一张白纸一般的童年里,白纸就被无边无际的痛苦撕裂,只剩下永远无法逃脱的黑暗。

    十三四年之前的穆云诃,他才五六岁,还是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孩子,幕后黑手的无情与狠绝,钳制住穆云诃的生命,让穆云诃脆弱的生命在痛苦中煎熬,就算死也不被允许,很独到让穆云诃长达十几年的生命里品尝到了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绝望和破碎!

    洛芷珩听着他说不疼,说着只有他们两个才明白的话语。一瞬间泪如雨下。

    一句不疼,彻底击垮了洛芷珩的坚强和心理防线,眼泪便如同决堤的红河,凶猛的砸在穆云诃的发丝里,被淹没,却滚烫的传递到他的头皮上,刺激的他脑子里一片混乱。

    她抱着他,不再如第一次那般哭的歇斯底里,滚烫的泪水淹没不了她心里的仇恨与狂怒,她冷静的目光抵挡不住汹涌的泪光,可她却在哭的最伤痛的那一瞬间,想明白了一件事情。

    她用抱着他,在他耳边沙哑颤抖的惨笑不已:“穆云诃,我想,我早该来的,来到你身边……”

    早该来保护你,守护你。早该来将那个幕后黑手抓出来。早该来将你从地狱里拉出来。早该来,拥抱你,与你一起舔舐伤口,温暖你……

    兜兜转转那么久,经历了各种各样的打击和挑战,洛芷珩在那一瞬间,被莫名丢到这个陌生世界的怨气便刹那间飞灰湮灭了。她在那一刻,相信了天上有神名,相信了西方人口中的上帝的存在。

    若不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若不是公义的神知道在另外一个世界,正有一个无辜脆弱的灵魂,被无情的折磨和伤害,被阴谋笼罩着,也许她不会来到这里。那一刻,她宁愿愿意相信,她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来挽救穆云诃。来找出那个令人不寒而栗的幕后黑手。

    好像一下之间找到了目标和方向,心里的怨气和彷徨,被义愤填膺,被心疼和怒火填满。她还理不清对穆云诃那复杂难懂的情感,只是她无比清晰的知道,穆云诃与他而言,很重要!洛芷珩眼底的熊熊怒火是泪水无法熄灭的,狂热的,激烈的,疯狂的燃烧着。

    “告诉我这种剧毒的来历。”她的声音里再也没有了顽皮和不经意,沙哑的性感里,是说不清楚的冷静与……冰冷。

    毒圣被洛芷珩强大的感情控制吓了一跳,连忙说道:“这种剧毒失传已久,只有隐士世家千机家族才有,但千机家族在十六年前已经被人灭了,这种剧毒也就失传了。早年江湖上议论纷纷,说千机散也被那灭族之人带走了,可后来在没有出现过。没想到会用在了他身上。”

    “阿珩?”穆云诃脸上有朦胧的浅笑,叹息着擦掉她的眼泪:“早知道就不让他看了,我舍不得你难过,更舍不得你流泪。你是想让我心疼而亡吗?”

    洛芷珩只觉得心口钝痛感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一更到,谜底要一点一点的揭晓了,看阿珩怎么解开这段尘封的悲惨往事。今天还有更,画纱努力去,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