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33 三个头磕下的决心!彻查到底!
    穆云诃仿若是真的不在意究竟是怎么回事,好像也不想要知道他中毒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巨大的阴谋,他似乎已经痛到了麻木,痛到了过了恨的那一层感触。他现在手捧着洛芷珩的脸,眼里不是冰冷的寒意,只有浓浓的笑意。

    仿若在他眼中,生死与阴谋,不公平与毒害,都不如一个洛芷珩在他心里重要!

    他说,阿珩,我舍不得你流泪,所以别哭,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你哭的我心疼。难道我真倒霉的不是毒死的,而是为你的眼泪而心疼死的?

    洛芷珩就擦干了眼泪,微微仰头,是她惯用了的嚣张跋扈样儿,她红着眼睛,眼角眉梢皆是挥洒不去的痛,却爽快的笑着说:“好,我不哭。反正你已经遭罪了,我哭也无济于事,以前你怎么样我管不了,现在我在你身边就不能不管。我要做什么你也别管,你就记住了,从今天开始,你好好活着就是我活着,你要是一不小心撒手人寰了,那我也不怪你,可你得记得,黄泉路上,等我一步。”

    “没有商量的余地了?”穆云诃眼底涌动着讳莫如深的情绪,那么湍急,那么激烈,可却在爆/发边缘收敛住不流露,他问的嘶哑而破碎,无可奈何的笑意里有多少男儿不及的深情宠爱。

    “没有。”她利落回话,表情郑重。

    他知道,她的回答不是玩笑,他也知道,她的话说出来就算数!于是他控制不变的容颜瞬间便如同乌云压城风雨欲来。眉宇间汹涌的风暴到底没舍得对他迸发,他笑着打趣:“你这是在对我表白吗?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洛芷珩没否认,抚摸他完美到精致的容颜,清浅的话语落在沉重的气氛中,显得格外庄重,格外的破釜沉舟:“是上穷碧落下黄泉,也不与君绝!”

    “阿珩!”压抑的呼吸骤然尖锐,穆云诃风雪容颜上暴戾在肆无忌惮的破裂,他死可以,命中注定,无法改变。但她不可以死,可她的话,又让他全身身上下每一块骨骼,每一寸肌肉都在战栗,都在咆哮,都在沸腾。

    这一辈子,她对他许下这样生死不离的诺言,在他濒临覆灭的时刻,让他如何还能拒绝?如何会不感动?有这样一个红颜知己,有这样一个结发妻子,他的人生也不是那么丑陋不堪的。此生足矣!

    “我说过,我在这里什么也没有了,就只有你了。穆云诃,洛芷珩说过的话从来都算。从我来到你身边那一天,就注定了我们的命运被绑在了一起,既然挣脱不开,那就打碎它!任何阻挡我们活下去的人,一切的阴谋,都将破碎。我也许不够好,但我却有活下去的权利,这是上苍赋予我的权利,任何人不能剥夺。你,也一样享有这项权利。不论那个背后之人是谁,有什么身份地位和理由,你信我,我一定把他揪出来,将他碎尸万段,挫骨扬灰!”她的牙齿都能听见激烈的摩擦声,话语破碎的从牙齿中挤出来,是不可更改的决绝。

    每一个人,都能从她的表情和话语中,感觉到她的坚决。

    “好,我不拦你。若真有那一天,黄泉路上,我一定等你。”仿若无可奈何一般的浅笑着,明明那么哀婉伤感,却又因为他绝世容颜而带着一种出淤泥而不染的高贵圣洁,莲一般的清雅容颜上是浅浅淡淡的温柔宠爱,包裹着洛芷珩的目光,有穆云诃对她独有的包容和无止境的依赖。

    阿珩,你记住你今天的诺言,我们两个,生死不离!

    洛芷珩低头亲吻他的唇,他唇瓣上还有她的血液。那一刻,她才知道,原来她的血,是冰冷的。

    穆云诃疲惫的陷入睡眠,洛芷珩不知道她此刻望着他的眼中有浓浓的缱绻眷恋,那是爱恋,是再也不能割舍下的一部分,也是她轻易对穆云诃许下那生死契阔的誓言的根源。

    只是她还来不及感悟这份随着时间而日益根种的爱情的美好与存在,她的思绪就被阴谋与他的生死给打乱,只剩下满腔的仇恨与怒火在疯狂燃烧她的理智,她冷下来的血液,是足以燎原的怒火也无法温暖的。13acV。

    众人跟着洛芷珩离开房间,来到法老们的房间,洛芷珩请法老们落座,然后她忽然跪在三人面前。

    “你这是干什么?万万使不得,快起来。”三人吓了一跳,连忙开口。

    洛芷珩对着佟老砰砰磕了两个头,语调阴沉的道:“今天给老祖宗磕头,是想提前请罪,阿珩要插手过问穆云诃的过去了,阿珩不是个傻子,您们几位也不是傻子,在那么都知道,穆云诃被害的如此凄惨的背后,一定有一段丑陋肮脏的过去,阴谋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就落在了还是孩子的穆云诃身上,说与大人无关,阿珩死都不信。”

    说道这,洛芷珩紧紧的看着佟老的眼睛,猩红的眸子里酝酿着足以摧毁一切的风暴,她大胆的说道:“若是这是牵扯到了王妃娘娘,阿珩也只能说一句得罪了,但我不会放手不管,只要我活着,我就会一查到底!谁也阻止不了我。我不能让穆云诃的未来还活在被毒蛇掌控中,只要一想到这十四年来,穆云诃的每一天都是活在别人的算计阴谋和拖累之下的,我就会觉得毛骨悚然不寒而栗。这种状况,必须打破!”云仿意竟芷。

    洛芷珩直来直往,那爽快劲着实令人欣赏,但这股爽快劲在这一刻却变成一把利刃,将这里每一个人的心都来来回回的戳了几刀,佟老伤势最重,心口翻腾着的羞愧与怒火并济。

    但他们都清楚,穆云诃的中毒从儿时而来,还是在王府之中,最有可能是就是王府后院女人们的争宠害得,这一点太清楚不过了。而王妃身为王妃,怎么可能就干干净净?洛芷珩这几个头磕的不怨,因为这几个头下磕的是王妃在外人面前维持的端庄与名誉,磕的是王妃母族,佟家的百年颜面,磕的是事先堵住佟老维护家族颜面的嘴!更磕的是在皇室辛秘保不住之下,早来皇族压迫的维护!

    心思缜密,目光毒辣高远,有胆量和气魄,更是不在乎穆云诃的病弱与身份,只在乎穆云诃的生死,一心守护相随。这样的女子,只怕世间也只有这样的女子,才配得上身份高贵的穆云诃吧。

    佟老稳住心神,面目沉痛,但目光冷锐,厉声道:“小王爷此刻身份不同往日,必须查明当年真/相,你也无需顾忌太多,整个王朝换一个占卜神官都不亏,何况一个佟家女,一个……佟家!查,务必一查到底!凡是参与到陷害投毒小王爷的人,不论是谁,一个不留,格杀勿论!”

    洛芷珩瞳孔紧缩在扩张,最后又给佟老磕了一个头,站起来道:“有您老这句话,我就能勇往直前。”

    她看着在一旁哭的泪水不断的玉公主,温声道:“公主先回宫吧,我们这里要有的忙了,实在不适合你留下。还有,请公主务必别将这里的事情告诉任何人,你能答应我吗?”

    玉公主虽然懵懂,却非常郑重的点头,哽咽道:“你和小王爷一定不会阴阳相隔的,我不允许你们分开,也不允许你们都死了。你放心,我会让父皇找天下名医来医治小王爷的,我这就走。”

    洛芷珩来不及劝告,慕容纤雪就红着眼拍拍她的手僵硬笑道:“你且安心办你要做的事,我会看着玉儿不让她乱说的。你们……可的好好活着,我这辈子也不想在交朋友了,怎么那么麻烦啊,所以就你一个朋友,你可别让我孤零零的活着天天上你坟头去骂你。”

    “放心,洛芷珩九条命属猫的,不会轻易死掉。”她重重地拥抱了慕容纤雪一下,看着纤雪离去,她才揉揉胀痛的眼眶,低声道:“奶娘,穆云诃从小到大的事情,以最快的速度,不论任何方法,最好全面的给我找来,记住,别惊动任何人,能办到吗?”

    “奴婢尽力。”奶娘面容严肃回答。

    “最快多久回来?”

    “来回八天。”奶娘毫不犹豫的回答。

    奶娘的回答让法老们实在掩藏不住震惊的瞳孔紧缩。来回八天往返穆王朝与南朝,这对于普通人来说绝对办不到,但绝世高手可以!这个奶娘身法诡异他们早就发现,但她会是绝世高手吗?最主要的是,穆王府尘封多年的秘密,怎么可能短短几天就有头绪?她何来的自信?

    相较于他们的疑惑和质疑,洛芷珩却用人不疑,她相信奶娘是不同的,奶娘敢承诺就有她的渠道和自信。她说道:“快去快回,我们一时半刻必定是回不去的,不管查到了什么都别轻举妄动,回来告诉我,去吧。”

    “是。”奶娘活着就是为了洛芷珩,所以她迫切的奶娘只会更加迫切。小主人不能做寡妇,陷毒害小主人丈夫的人,就必须要死!

    洛芷珩将目光落在毒圣身上,她的手心在冒冷汗,紧张让她心口紧缩,却阴冷轻蔑的问:“你现在还敢说你能给穆云诃解毒吗?”

    毒圣脸一沉,狂傲道:“自然能!但是……”

    二更到,今天还有加更哈,宝们等待,画纱努力去,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