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34 进退两难!变质的交情!(留言13000加更)

悍妇,本王饿了! 234 进退两难!变质的交情!(留言13000加更)

    “我能将他身上二十一种剧毒解了十八种,可其他三种我无能为力,因为那三种剧毒早就绝迹。说也奇怪,剧毒这种东西放在哪里都是很珍贵的东西,怎么就一下子都用在了穆云诃身上?这些拒绝就算有钱也未必能买到的。”毒圣脸色不自然的说道。

    众人脸色都猛地亮了起来,洛芷珩更是觉得豁然开朗,现在这些剧毒于她而言就是一种数字,二十一对十八,这在洛芷珩看来简直是天大的惊喜,减少一种剧毒,就能让穆云诃健康一点吧?

    “那你现在就给穆云诃解毒可以吗?剩下那三种剧毒我们可以再想办法。”洛芷珩迫不及待的道。

    毒圣冷笑道:“你确定让我这么做吗?我说过他身上的各种剧毒已经生生相克,多一种他即刻丧命,同样的,少一种他也绝对活不成。减少十八种剧毒是可以环节他生命衰退的步伐,但同样他会因为身体极度不适应而出现各种问题,在这些问题当中随时死去也不是不可能的。”

    洛芷珩脸色一白:“那怎么办?难道明明能解毒,我们却无能为力了吗?”

    “办法很简单,那就是一同解毒。找到这二十一种剧毒的全部解药,就能确保穆云诃活下来。但是你也别高兴的太早了,穆云诃现在就是一个毒人,他身体里包裹的所有东西都是剧毒,他的五脏六腑都被剧毒浸泡的损伤严重,就算解毒了,但之后他的身体可能会更弱。”毒圣说道。

    洛芷珩只觉得一瞬间就蒙了,愣愣的看着他,忽然怒吼道:“你耍我很好吗?说能解毒的也是你,顾左右而言他的也是你!哪有那么多屁事,你就告诉我一句痛快话,能不能解毒吧,不能就滚!没本事就别在这说大话。”

    毒圣怒了:“老子没本事能看出来他中毒二十一种吗?老子不是告诉你了吗,那三种毒药没解药的话,那一切就都是白搭。你要是想让他似的更快一点的话,老子现在就把他身上十八种剧毒解掉。但是毒解开了,他要是突然死了,你可别怪我。”

    洛芷珩一下子跌坐在了凳子上,脑子一片混乱,好像走进了一个死胡同里,前进也不对,后退又不能,她跌跌撞撞的眼看要撞墙了,眼看要头破血流了,却只能眼看着。

    “你别着急,天无绝人之路,我就不信凭着咱们穆王朝的势力还找不出来三种毒药的解药。这毒药既然有人用,那就势必有人能解开。”慕容老将军豪爽的声音里也不免多了几分飘忽。

    洛芷珩猛地抬起头,红着眼睛问:“你知不知道要去哪里找这些剧毒和解药?”

    毒圣不想回答,但又不想被洛芷珩看不起,便冷哼道:“能拥有这么多剧毒的,普天之下除了专门操控掌管剧毒的纳兰世家之外,我还真想不到还有谁家能有这样的大手笔,但是纳兰世家早就在二十几年前退隐江湖了,从此在江湖上消失匿迹,想要找到他们,难如登天。”

    “就算难如登天我也会把纳兰世家找出来!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也不会放弃。”洛芷珩咬牙切齿的说完就愣住了,她忽然有点异想天开的问毒圣:“这么多剧毒你说一种都是千金难买是吗?但他们却都出现在穆云诃身上了,会不会下毒的就是这个纳兰世家?不然上哪里一下子弄出来这么多剧毒?”

    别说毒圣了,就连法老们都觉得洛芷珩是魔怔了。人家纳兰世家退隐江湖而十几年了,比穆云诃的年龄都大,与穆云诃甚至穆王府又没有关系,无怨无仇的干什么下毒投害穆云诃?

    “你别胡思乱想了,纳兰世家不可能的,人家简直把毒药当祖宗,舍不得一丁点的浪费,怎么可能用那么多顶级剧毒来害一个人?”毒圣冷声道。

    洛芷珩绝望之际,忽然想到了世王:“有没有一种可能,有人的血百毒不侵?”

    毒圣面色一僵,目光凌厉的看她:“有。”

    “那这个人的血如果给了穆云诃服用的话,穆云诃能否一下子解开全身的毒?”洛芷珩眼睛似乎亮了一下,急切地问。

    “那要看是什么程度的血液了,如果是被各种剧毒调练出来的血液,倒是可以。”毒圣说这话的时候脸色相当难看,也许,他已经意识到了什么,但他绝不相信那个人会社的牺牲自己的鲜血来成全别人。那么自私阴险的人,哪有可能呢?

    “如果有一个人的血液很厉害,你说穆云诃身上的二十一种剧毒,有没有办法解开?”洛芷珩连连逼问,目光隐隐带着一种绝望破碎之后的疯狂。

    毒圣心惊肉跳,拥有那种鲜血之人的名字呼之欲出,毒圣却只觉得肝胆俱裂,他声音紧绷的道:“你别胡说八道了!我又没看见怎么知道?我会想办法看看能否调制出来那三种剧毒的解药,努力给穆云诃解毒的。”

    终于明白世王和洛芷珩之间的那个交易,世王要付出的是什么了。毒圣却在知道之后,满脸寒霜,琴银世那一身宝贵的鲜血是他惊心凝练出来的,就算那么恨琴银世,却也不希望世王的血液被当作解毒的解药。看看他,多犯贱!

    洛芷珩眼睛亮了亮,诡异的笑道:“那就有劳你了。不过你研制不出解药也没什么,世王已经答应我,要用……”

    “我会尽力!给我点时间!”毒圣打断了洛芷珩的话,恨声道。

    “但愿如此。”洛芷珩垂下眼眸,世王和毒圣之间果然关系不浅,只要能逼得毒圣救穆云诃,她不介意让自己别逼一点。

    她沉思着,想着穆云诃身边的每一个人,谁有这个动机来毒害穆云诃呢?李侧妃首当其冲,和王妃之间有最大的利益冲突,穆云诃又是穆云锦登上继承人宝座的最大障碍,李侧妃在王府里只手遮天,而李家又是根深蒂固的前朝皇族,时间地点目的条件,似乎一切看起来都是李侧妃做的。

    可是也有不对劲的地方。李侧妃若要杀穆云诃,为什么这么多年一直不动手,只是让穆云诃这样半死不活着?这不像李侧妃的性格。她早就恨不得弄死穆云诃,想要登上王妃之位了。

    而王妃也看上去很奇怪,王妃有强大的娘家做背景,听王妃之前回忆穆云诃小时候的事情,听得出来那个时候王妃与李侧妃之间是水火不容的,那就证明王妃绝对不是个简单人物,不可能如现在一般心如死水的守着穆云诃过日子。可是究竟是什么让王妃放下了争宠的道路呢?难道真的是穆云诃生病了,她没有继续争夺下去的心了?

    但王妃不争宠了,脑子还在,不可能就发现不了有人对穆云诃的身体做手脚啊,穆王爷也不傻,剧毒混合在一起变成了慢性剧毒,日复一日,又不是一次下毒,不可能一点蛛丝马迹都抓不到的,谁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在王府里,在穆云诃身边下毒手?还能让穆云诃就吃下去了呢?

    如果以上的都不是,那么会不会是和穆王爷有仇的人,再伺机报复呢?

    洛芷珩想的一脑子混乱,感觉每一个人都有问题,但一时之间却又毫无头绪。

    南朝皇宫,皇后寝宫

    玉公主忘记了答应洛芷珩的话,将一切都和皇后哭诉完了,便难过地哀求道:“母后,快让父皇找人去救救他们吧,他们好可怜啊。”

    慕容纤雪脑袋嗡嗡作响,这个大嘴巴,姐姐也是的,以前姐姐不爱管闲事的啊。

    皇后脸色阴沉,想到了什么似的,手臂轻颤。女儿的哭声让她勉强笑道:“好,母后会和你父皇说的,但这件事情记住,不可以在对任何人说了,忘记这件事!和你小姨回去休息吧。”

    玉公主没精打采的和慕容纤雪告退。皇后脸色变控制不住的一寸寸的惨白下去,呢喃的声音里仿若也带着寒颤:“十四年么?又是一个十四年啊。”

    “皇后娘娘,宫中的小宫女离开了。”心腹嬷嬷快步走来轻声道。能他剧解未。13acV。

    皇后哀伤的眼底有绝望的光寸寸碎裂,她笑得近乎悲惨:“是吗?就这么不信任我这个姐姐吗?将近三十年的交情,却换来一个在我身边安排探子的下场么?”

    “贵妃娘娘……变了。”心腹嬷嬷小心呢喃了一句。

    “是啊,她变了,我又何尝不是变了呢?”皇后仿若瞬间疲惫极了,她缓缓站起来稳住颤抖的心神道:“忽然好想念她,本宫有多久没去看看清雅妹妹了?现在去看看她,也省得咱们宫里不懂事的小宫女,在她面前挑拨我们姐妹的关系。”

    “您现在去,不就告诉贵妃娘娘您早就知道她在您身边安/插眼线了吗?只怕她会心生怨恨。”嬷嬷大急,贵妃娘娘已经变得心狠手辣,仗着皇上的恩宠无法无天,皇后娘娘这么送上去,岂不是凶多吉少?

    皇后满眼哀伤的惨笑道:“她若真要撕破曾经的姐妹情谊,我又如何能阻拦?今日去,我只是想要一个证明,证明我曾经单纯善良的妹子还活着。如果曾经的穆清雅真的已经被仇恨果腹也变成仇恨,那么这段姐妹情也该到此为止了,我一个人维持这么多年,也累了。”

    加更到,明天皇后和贵妃交锋,么么宝贝们,今天更新完毕,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