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35 姐妹情!残酷真/相!
    南朝皇宫,贵妃寝宫

    朝宫床遮出。殷红的床幔遮挡着里面的光景,奢华的大殿之上跪着一个小宫女,小宫女恭恭敬敬的将在皇后寝宫里头听来的事情告诉贵妃娘娘,而后就不再言语了,大殿之中,瞬间弥漫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压抑。

    好半晌,贵妃娘娘沙哑的嗓音里带着一种悲切于嘲弄的道:“果然啊,那个洛芷珩这么拼命竟然是为了云诃。好一个情深似海,好一个伉俪情深。调查云诃中毒?绝不放过吗?究竟是谁不放过谁呢?”

    贵妃娘娘的声音里并没有过多的惊讶与诧异,平静的仿若早就知道了一般。

    “娘娘,断肠公公不再您身边,您要做什么就吩咐奴/才,断肠公公临走前吩咐过,要照顾好您。”一旁一个面色发白的太监阴森森的说道。

    贵妃娘娘迟疑了一瞬间,忽然有些凄厉的说道:“我已经到如今这一步了,还有退路吗?总不能让人先置我于死地,那么,既然洛芷珩不要命的多管闲事往上撞,本宫就提前送她一程吧。”

    “本宫记得过继白家子的事情已经谈了有一段时间了吧?通知白家,今晚本宫摆宴,会正式和皇上摊牌,将该通知的人都通知到了,去邀请穆云诃和洛芷珩的时候,记得说清楚,这一次他们若是在不来,那本宫就要拖着病弱的身子,亲自去请了。穆云诃要是舍得让他的亲姐姐亲自去请他们的话,可以不来。”贵妃娘娘慵懒的说道。

    “奴/才这就去办。”那阴森森的太监立刻下去。

    床幔后仿若浮动着人影,里面有幽幽的声音听不出来喜怒的叹息道:“本来想要留着你的,但谁让你多管闲事呢?洛芷珩,哼,都自身难保了,还想要插手其他人的事情,自不量力!”

    “皇后娘娘请留步!贵妃娘娘在休息。”门外骤然传来了一声短促的惊呼,紧接着房门就被人用力推开了。

    床幔后面的人影似乎因为太监的惊呼声而震惊了一下,猛地坐起来,又忽然躺了回去,丝被下的胸脯不归路的激烈起伏着。

    有脚步声快速走进来,小宫女无处可逃的被皇后看个正着,当场就惨白着脸,瘫软在了原地。而皇后娘娘似乎完全没有看见小宫女一般,径直走到了正殿,站在小宫女前方直视床幔,静静的目光里流淌着一种深切的期待与哀伤。

    两个人都在看着对方,但是谁也没有开口,他们之间有将近三十年的姐妹情,有长达十四年的隔阂,有不过寸许之间的距离,有一张轻盈的床幔,就是这些情意和距离,纠葛着他们两姐妹彼此珍重,也彼此忽视。

    也许是太安静了,而穆清雅又一贯是安静的,皇后眼底划过一抹无奈,终于开口,艰涩的嗓音里还夹带着剪不断的关切:“我来看你了,近来可好?”

    短暂的沉默,床幔里传来了穆清雅不同于刚刚嘲弄的声音,变得温润婉转:“我很好,姐姐可真是好久没有来看过我了呢。”

    “我是想来,但来了能做什么呢?看着我最疼爱的妹妹,一步一步离我渐行渐远吗?还是在和她发生一次刺伤彼此的争执?”慕容纤尘控制不住声音里的嘲讽,明亮的眼睛里有读不懂的忧伤。13acV。

    穆清雅忽然之间声音尖锐而冷嘲的道:“最疼爱的妹妹吗?是我?还是慕容纤雪!姐姐说话最好说清楚一点,不然我会误会的,我已经失去了太多东西了,所以也看清了什么是属于我的,什么是我触碰了就不会被人抢走的。如果姐姐说的那个人不是我,那就请你不要说,否则我不知道当再失去姐姐的保护之后,我会变成什么样,我已经没有什么东西是能够被人夺走的了。”

    “你在怪我之前帮助洛芷珩离开皇宫是不是?你以为我是看在纤雪的面子上才帮助洛芷珩的是不是?你认为我又在拆你的台了是不是?”慕容纤尘也忽然怒了,连声质问道。

    “难道不是吗?”床幔后面的人忽然坐起来,恍惚中的人影看不清容颜,却依稀可以感到那股掩藏不住的怒气:“你已经多久没有管过我了?这么多年来你一直在放纵我不是吗?我做的事情你都绝不过问和插手!但慕容纤雪来了,对你说了洛芷珩的好话,于是你对洛芷珩有好感了,于是你开始插手,你又觉得我有错了,你又不站在我这边了。如果不是你,洛芷珩现在也不可能离开皇宫!”

    “笑话!”慕容纤尘怒喝一声:“你说我偏心慕容纤雪,但她终究是我的亲妹妹!可是这么多年来,我为你做的还少吗?穆清雅你摸着良心问问你自己,我慕容纤尘哪里对不起你?从小到大,你那么软弱善良,就连一只小兔子也舍不得伤害,一群贵族的孩子在学堂里哪个不想方设法的消遣你一下,可是谁敢真的欺负你一下?”

    “你生病我就连家也不回的守护你,你爬墙我给你当梯子,你不小心惹祸我给你抗着,你救了一个陌生男人,不敢带回家又不舍得扔下,我就顶着被家人骂的风险把人扛回去帮你伺候,我连脸都不要了,被下人们议论着谩骂着不要脸,说我年纪轻轻就不正经。这些我都不怨恨,因为你,我被这个陌生男人要求下嫁于他,他说的天花乱坠是求娶,可是只有你和他知道,他那时候等于是强娶!我根本就不愿意嫁给他。”

    穆清雅的眼皮狠狠一跳,慕然抬头看着床幔外的慕容纤尘,眼眶渐渐泛红。

    “明明是一个误会,说开就好,可你却因为害怕他知道真/相会娶你为妻,这样你就不能和你喜欢的那个人在一起了,所以你哀求我不要说。好,我不说,成全你!就让误会延续。明明说好你陪我一起逃婚的,你却在那一天告诉我,你再一次遇见了他,你和他坦白了这个误会,他说他愿意娶你,你便答应了嫁给他!穆清雅,这不是一种对我的背叛吗?可我不问你为什么要答应他,因为我清楚你虽然善良却不傻,你这样做一定有你的理由。我愿意将这个位置让给你,我说我们换回来,只要对天下人说明白就好,但你那天说的是什么?我想你不会忘记吧?”

    慕容纤尘红着眼回忆道:“你说‘姐姐,求求你,和我一起嫁给他吧,一个人嫁到那么远的地方去我害怕’,你知道我当时是怎么想的吗?我很讨厌这个男人啊,我不愿意嫁给他,我想要拒绝你。但是你当晚割腕自杀!我软弱善良的妹妹啊,你竟然也有这么狠的时候,可是你是对你自己狠,还是对我狠呢?这种方法,逼迫我答应,你知道我重感情,你知道只要你坚持,我就一定会答应!”

    “这么多年,这段三个人的婚姻一直是一个迷,是我心中永远解不开的疙瘩。我葬送了自己的幸福,就因为你一个多么荒谬的做法,成就了一段多么荒唐的婚姻!因为你几次三番的改变和胆怯,弄成了我们三个人如今这种孽缘的局面!”

    “穆清雅,这么多年来,你以为我为你一次次让步退步,是因为什么?因为曾经的穆清雅会拉着我的衣角,将她手里几乎攥化了的糖给我吃。因为曾经的穆清雅会在我惹祸的时候,和我一起抗着家人的怒火。因为曾经的穆清雅会帮我做每一次女红课上的课业。因为曾经的穆清雅会因为我练武跌伤之后难过的落泪。因为我们曾经说好,今朝结拜做姐妹,便一辈子肝胆相照,便一辈子都是姐妹!!”

    “就这一句话,我葬送一生。可是你相不相信,我从来不怨恨你,因为我不能否认,在这段错误的婚姻里,我体会过爱情,但我的爱情,因为你的疯狂而彻底断送。”

    回忆是那么的沉重和荒唐,显得扑朔迷离,慕容纤尘说到最后,满腔悔恨与多年来的压抑,儿时纯粹的友情,消耗掉后,只剩下浓浓的疲惫和倦怠。

    “你的儿子死了,我便也不生孩子了,你明知道我身居这个位置要有一个男孩的,但是为了不刺激你,为了不让饱受丧子之痛的你更难过,我放弃了一个孩子。你不能生孩子,我就一直不生孩子。你以为我这样做究竟是因为什么?因为我想让我曾经善良可爱的妹子回来!我总在想,一个人在坏在改变又能坏到哪里去呢?迷路了,总会回来的,在原地站着一个等候她的家人,早晚有一天她会迷途知返的,但是清雅,你迷失的太久了,你让我在原地站得太久了。姐姐好像等不回来曾经那个纯善的妹子了。”

    “姐姐……”穆清雅呢喃着,声音破碎而绝望。

    慕容纤尘闭上眼睛,猛地睁开,今天情绪失控的太突然,但她不后悔,如果,曾经那段最最纯粹的友谊能够唤醒穆清雅,那么也值得。

    “你还叫我一声姐姐,那我就当你还是那个我拼命也愿意维护的妹妹。清雅,你告诉我一句实话,穆云诃这一身的毒,可否与你有关?”慕容纤尘的声音紧绷,带着浓浓的紧张和颤抖。她怕真/相,却又恨不得找出真/相,也许一切还有补救的地步,也许穆清雅还能够被从罪恶的地狱里拉出来。

    穆清雅倒抽一口冷气,忽然尖锐的吼道:“不是我!我怎么可能害自己的亲弟弟?姐姐你怎么可以这么想我?你忘记了吗?从云诃出生开始,我就满怀期待的想要见一下这个小地弟,每一年云诃的生辰我都不会忘记,各种礼物,只要是好的我一定都会给他送去的啊,我那么疼爱他,怎么可能用那样恶毒的方法害他?”

    慕容纤尘狠狠一愣,心理面所有的疑云,因为穆清雅这坚决而受伤的话语给镇/住,击溃。

    她有些恍惚的道:“真的不是你?”

    “姐姐你怎么可以不相信我?我是恨穆王府的人,我是怨恨他们的,但是在你心中,善良的穆清雅真的就变得这么恶毒吗?云诃他,就像是我的另一个孩子啊,他只比我们瑞儿大一岁啊,那么可爱的孩子,我怎么会舍得伤害他呢?姐姐,穆王府我再也回不去了啊,那里已经不再是我的家了,我只剩下你一个亲人了,为什么就连你都这样怀疑我?”穆清雅痛哭起来,倒在床榻上,声音断续。

    慕容纤尘脚步忍不住上前一步,却硬生生的顿住。愣愣的看着穆清雅,自嘲的笑道:“我……还能相信你的话吗?清雅啊,姐姐还能相信你吗?”

    “我没有伤害云诃!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孩子了,我怎么可能在去害等同于我另一个孩子一般的云诃?姐姐,你为什么不相信我?是不是有谁在你身边说了什么话?以前你绝对不会不信任我的。”穆清雅绝望的哭道。

    “以前的你说什么话,我都会毫不犹豫的相信。只因为以前的穆清雅,会因为我的一句玩笑话就去跳河。就是这么傻的清雅,那么坚定的信赖我,也那么坚定的单纯着。可是如今的你,我敢相信吗?”慕容纤尘似哭似笑的问道。

    “你信我也好,不信也罢,我还是我。这辈子姐姐对我的好,我清楚记得,我知道我辜负了姐姐的期待和好意,我知道我有罪过,可是在我心里,总有一块净土,那里面不装着亲人,只有一个真诚对待我的姐姐。你信我,就算是我死,我也不会伤害姐姐的。”穆清雅郑重的说道:“你看玉儿,断肠在皇宫之中特立独行,那么吓人,谁也不敢招惹他啊。但是玉儿却敢随意辱骂责罚他。虽然断肠有的时候会故意让玉儿难堪被皇上教训,但哪一次我不是让断肠拿着好东西去给玉儿赔罪?我为什么要对玉儿那么好?因为玉儿是姐姐的孩子啊。”

    慕容纤尘的面容终于出现了龟裂,穆清雅一声一声的叫着姐姐,实在让她无法在狠心逼问,甚至她也有所动摇,也许穆清雅,不会坏到丧心病狂的伤害穆云诃吧?

    忍了又忍,慕容纤尘终于没忍住的问出了那个隐藏在心里多年的疑惑:“那么你当年,为什么逼着我也嫁给皇上?你又为什么会一夕之间改变主意,那么坚决的要嫁给他?那个时候你不是喜欢别的男子吗?”

    穆清雅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慕容纤尘的目光便一点一点的暗沉下来,她自嘲的笑了一下,也是啊,这么多年的困惑,明知道她一直想要答案,穆清雅若想说的话,这二十几年里么一天都是机会。只怕,她在穆清雅心里,不过是个可笑的傻子吧。

    霍然转身,慕容纤尘的凤袍在空气中划开,有种撕裂空气的冷锐感,仿若狠辣的割断了某种联系一般,她脚步沉重的向外走去,在不问她多一句话。

    这段姐妹情,只怕到今日为止,算是彻底的画上句点了!

    也罢,三十年的友情,终究是敌不过穆清雅心中的那段痛和那个孩子的伤逝,她也做到仁至义尽了,今后穆清雅要怎么走,她再也不会干涉。

    “姐姐!”穆清雅似乎被慕容纤尘的决然离去吓到了,她猛地往前扑了一下,整个人都扑空,扯断了火红的床幔,她整个人便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跌落下来,缠绕在床幔之中重重地趴在地上,妖娆的身体在空气中瑟瑟发抖,华丽的墨色长发铺撒了一地,她的容颜在长发后若隐若现,只能看清她嘴角勾起的一弯凄厉的弧度,那么嘲弄,那么苍白。

    幽冷的空气里,她的声音苟延残喘般的飘忽“我被他……强/暴了!”

    慕容纤尘坚决的脚步嘎然而止!

    她瞳孔紧缩,心脏似乎也狠狠的停顿了一下,猛地,她霍然转身,苍白的容颜上带着毁灭般的惊愕,颤抖着问,一声比一声尖锐、破碎:“你说、什么?你说什么?!”

    穆清雅就趴在地上,娇弱的充满勾魂摄魄的魅力,她缓缓转/头,汗湿的长发遮挡着她的容颜,她双眼带着毁灭的破碎光芒,似哭似笑,沙哑的用一种鬼魅的声音回答道:“我说,我被他强/暴了!就在我和你商量好第二天陪你一起逃婚后回家的晚上,我遇到了他,然后,噩梦发生了。我挣脱不掉,我在哭,我在求救,我眼睁睁的看着他撕碎我的衣服,我被压住一动不动,我害怕死了,可是一直那么保护我的姐姐,那一天却不在我身边。你在哭,可是那一天,我陪你一起哭,我哭了好久好久,姐姐,你知道吗,真的好痛,好痛啊。”

    “可是没有人来帮我,没有人来救我。因为我偷偷跑出来安慰我的姐姐。是我的罪孽吗?姐姐啊,你看报应多快啊,我才刚刚把你害得生不如死,把你害得即将走进你厌恶至极的婚姻,然后我立刻就得到报应了。姐姐,我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你知道吗,我也不怨你,因为这是我欠你的。”

    “可是我已经不干净了啊,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啊,谁还会要我呢?他说他会迎娶我,姐姐,你让我怎么办?我还有其他退路吗?一个失去桢洁的贵族女子,你以为皇族会让我继续活下来给皇族丢人吗?所以母亲让我必须嫁给他,所以我只能嫁给他。被他强/暴,我还要感谢他愿意负责任,愿意娶我。姐姐,你说,当年的我,恨不恨呢?”

    慕容纤尘的容颜寸寸雪白,看着穆清雅发丝下的目光苍白而扭曲,她听见她胸膛里破碎的呼吸化作尖锐的利刃,砰地一声伴随着残酷的真/相刺头了她的胸膛!一瞬间,那颗心,支离破碎,血肉模糊!

    慕容纤尘步伐踉跄的后退,只觉得眼前一片片的模糊起来,耳边嗡嗡作响。

    穆清雅被强/暴了?!所以才有了逼嫁,所以才有了姐妹共嫁一夫的悲惨命运。

    那一刻,脑海中沉浮了多年的谜团终于清楚,一起都变得顺理成章。

    原来,当年穆清雅是真的想要陪伴她一起逃离这场婚姻。原来,当年穆清雅并不是故意背叛他们之间的姐妹情!原来,当年穆清雅竟然遭遇了这么残忍的重创!原来,当年穆清雅的割腕自杀,不是在逼迫她下嫁南朝皇帝,只是在自残,只是万念俱灰,想要了此残生?!

    原来,一切的罪魁祸首是他!是他们的夫君,是南朝的皇帝!

    而这个男人,在朝夕相处中,她竟然还爱上了这个男人!并且一爱多年,爱到伤痛,爱到无力。今天,终于爱到绝望!

    真/相,这么的残酷和血淋淋。被隐藏了多年,骤然揭开,就连伤口都是狰狞丑陋的。

    “姐姐,你怪我不告诉你真/相,你说我隔了你一个荒唐的理由。可是你知不知道,那个时候那么彷徨无助的我,就连我的母亲看着我的目光里都带着浓浓的厌弃,是厌弃啊!她都嫌弃我被人强/暴,我还能指望谁?我知道,我喜欢的人,我再也没有资格去喜欢了,我再也没有追求幸福的权利。”

    “母亲说,我若想活着,那就只能嫁给他。父王说,不要给穆王朝皇族丢人,嫁给他吧,最起码不丢人。于是我是顶着救了他的名头嫁入南朝,成为一个贵妃。人人都尊重我,我人前笑颜如花,人后暗自流泪,还要在他身下一次又一次的体会那种绝望的恐惧和疼痛,谁能给我个公平?姐姐啊,你知不知道,我为我的善良付出的代价是被他无情的占有!!我还敢要善良这种可笑的奢侈品吗?!”仇恨仿若奔腾的河流,一经开闸便再也控制不住的狂奔而来,她的眼泪和她凄厉的声音化为一体,尖锐绝望!

    一更到,今天还有更哈,抱歉今天晚了,停电到下午才来,画纱继续努力,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宝贝们给画纱动力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