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36 究竟谁的话是真的?(推荐票32000加更)

悍妇,本王饿了! 236 究竟谁的话是真的?(推荐票32000加更)

    慕容纤尘几乎是浑浑噩噩的从穆清雅的寝宫之中跑出来的,她脑海里还一片空白,但她的脚步却是毫不犹豫的走向皇帝的寝宫方向。胸腔里弥漫着恨意与真/相带来的重创。

    一面是宠爱多年亲如手足的妹妹,一面是越陷越深爱上了的丈夫。手心手背都是肉,慕容纤尘疼的浑身打颤,她急需一个答案,穆清雅给了一个答案,她知道她震怒了,她也知道她在逃避,她需要最后确定。

    贵妃寝宫中,穆清雅就那样趴在地上,好像用尽了力气一般,阴暗的发丝里她的目光忽明忽暗,看着空无一人的门口,忽然笑了起来,笑声越大便越如同在哭。

    “贵妃娘娘,您这样,断肠公公回来看见会心疼的。”之前那阴森森的太监劝慰道。

    “心疼?是啊,我这辈子,可能只有纳兰一人愿意心疼我了。”穆清雅笑得极其凄惨。

    太监面色一变,看向那已经面无人色的小宫女道:“娘娘慎言!这还有外人。”

    穆清雅猛地抬起头来,哀婉的目光里仿若泣血,她收起了温婉和悲伤,目光里充满鲜红的戾气,轻描淡写的道:“她赏给你了。毕竟伺候姐姐一场,让她死的别那么痛苦。”13acV。

    太监满脸惊喜:“知道了,谢贵妃娘娘!”

    小宫女满眼惊恐,她甚至来不及求饶,便被那太监冲过来,一把遏制住了喉咙,她瞳孔奥凸,眼睛里还映衬着太监狰狞的面容,还有那尖锐的牙齿,她似乎还听见了有利器刺入皮肉的声音,只觉得血液在那一瞬间逆流,被抽离身体,然后渐渐的被抽干!

    一个妙龄小宫女,眨眼间便成了一具干尸,除了一层皮囊和骨头,什么也没有了。

    这血腥残忍至极的一幕,穆清雅却仿若没看见,她沉声问道:“纳兰何时回来?都已经半个月了,接个人怎么这么费劲?”

    在自己人面前穆清雅只喜欢叫断肠的真名纳兰,因为那会让她有一种她还没有完全脱离过去的感觉。

    太监苍白的脸上终于有了一种不正常的红晕,他擦干嘴上的鲜血,恭敬的道:“大人飞鸽传书来说在接王妃的路上遇见了一些麻烦事,请您稍安毋躁,最多再有两天,大人就回来了。”

    “两天吗?这场好戏没有我那母亲大人的参与,实在是无聊至极呢。她的女儿被人强/暴了,她便心生嫌弃,那么她的儿媳妇也同样被人强/暴了呢,我就不信她就能忍气吞声。之前还以为她改变了呢,原来我的母亲还是这么的自私自利,为了她的儿子可以活命,便让洛芷珩来拼命。这么阴险,还真是我记忆中的好母亲啊。”穆清雅呢喃着,声音却扭曲。

    “本宫摆宴,已经发下了消息了吗?”穆清雅忽然问。

    “还没来得及,皇后娘娘来得巧。”太监紧张的道。

    “刚好,传令下去,宴会就定在两天后!刚好,给我母亲接风了。我用两个消息做礼物送给母亲大人,保证让她‘惊喜交加’!”穆清雅攥紧了散落一地的床幔,阴晴不定的道。

    “娘娘要怎么做?难道是要在宴会上对付洛芷珩?”

    “不,本宫只是给洛芷珩一个大惊喜而已,本宫当年品尝过的锥心之痛,自然也要让人来尝尝,你不觉得洛芷珩最合适不过了吗?洛芷珩,是穆云诃的心头肉呢!心头肉啊,只有戳中了心头肉,才会让穆云诃痛到一蹶不振!”穆清雅阴森森的笑道,忽然,她捂住胸口仿若哀戚的道:“当年可没有人将本宫当心头肉。本宫是一步步踩着自己的尊严,含着自己的鲜血走到如今的。谁若成为本宫的绊脚石,本宫会提前出手干掉她!麻烦缠身,洛芷珩真有能耐那就自己摆脱吧。”

    “娘娘不怕小王爷知道了,怨恨您?”太监不人不鬼,但看着穆清雅那满身的戾气,只觉得脚底发寒。

    穆清雅低低的笑了起来,切齿道:“怨恨?他是这普天之下最没有资格怨恨本宫的人!最没资格!!”

    穆云诃,姐姐等了十四年,真的,真的再也无法等待压抑了呢。仇恨的火焰在蔓延,在你踏入南朝这块国土的时候,就已经疯狂的燃烧着姐姐的理智了呢。姐姐用力掩藏了十四年的仇恨,终于再也找不到理由来隐藏了。再也等不及的想要将你浸泡在冰冷的水中,让视你如命的母亲也品尝一下,那种锥心之痛!

    你们,每一个伤害瑞儿的人都要为此付出代价!

    ——

    慕容纤尘一路飞奔,冲进了皇帝寝宫,可皇帝不再寝宫,她问出来皇帝在内阁与阁老们商谈要事,便一路冲向内阁,砰地一声撞开了房门,吓得太监宫女们跪了一地。

    “皇后?”正对面端坐高位的皇帝眯眼,声音波澜不惊的道:“堂堂皇后竟然擅自闯进内阁来,成何体统!”

    “出去!”慕容纤尘却并不理会皇帝的话语,她红着的双眼里有狂风暴雨般的阴霾,见那群阁老们一个个面面相觑无动于衷,皇后忽然礼仪形象全无的怒吼道:“都滚出去!!”

    “皇后!”皇帝清喝一声,见皇后逆着光站在门口处,倔强的仰着头,逆光里皇帝看不清皇后的表情,但皇后那满身的怒火却那么的明显。微微一愣,皇帝摆手对目瞪口呆的阁老们道:“今日之事明日再议,诸位先回去吧。”

    “臣等告退。”阁老们连忙弯腰告退,路过皇后的时候,不禁一个个的都有种心惊肉跳之感,只因皇后那苍白的脸和满身的阴冷,着实令人诧异极了,这还是那个端庄得体的皇后娘娘吗?

    慕容纤尘一脚踏进了内阁,将两扇厚重的门砰地一声关上,被冷汗浸湿的脊背靠在门上,就那样静静的看着皇帝。

    皇帝从宝座上站起来走下,光滑的琉璃地面上几乎可以映照人影,却照不出人心。慕容纤尘看着迎面走来的男子,岁月并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过多的痕迹,他依然俊美不凡,只是更多的是岁月沉淀下来的成熟老练,曾经的浮夸和轻佻早已经泯灭在了风花雪月里。

    眼睛酸涩,慕容纤尘闭上眼睛,终于缓缓开口:“我问你一句话,你可不可以如实回答我?”

    并没有停下脚步,皇帝一挑眉,眼底有浓浓的忧虑,知道能让她如此失态,必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但他表面却风清云淡的道:“说来听听。”

    慕容纤尘沉痛的声音,颤抖着问出了口:“你……当年为何执意要共同迎娶我和穆清雅?我对你说过的,我与穆清雅是好姐妹,我们不共事一夫,你只能迎娶一个,救你的人是她,所以你要迎娶她才是对的。我可以不在乎颜面,我愿意祝福你们,一切后果我自己承担就好,让穆清雅当皇后。你当年为什么不同意?不要对我说你要保住你九五至尊一言九鼎的颜面了,南啸擎,我请求你,告诉我真正的答案!”

    皇帝的脚步嘎然而止,身体在那一瞬间僵硬,平静无波的眼底也卷起了狂风暴雨!南啸擎?她竟然直呼他的名字!将近二十年的岁月里,他们不算特别亲密,也矛盾不断,但慕容纤尘只有一次直呼他的名字,那一次,他们为了穆清雅吵到不可开交,慕容纤尘更是有将近一年的时间排斥他,抗拒他!

    然后,今天她第二次叫他名字。这是准备再和他爆/发一场惨烈的战争吗?那么这一次,她又是为了谁?

    “谁和你说了什么?”咬牙切齿的声音里有气急败坏之感,又有一种紧张压抑和难堪。皇帝脸色阴沉,这个尘封多年的秘密,怎么会被皇后问出来?那种耻辱,多提一句他都觉得有损颜面!

    不对!当年知道那件事情的人都死了,除了一个穆清雅!

    “明白了,是你那个好妹妹又和你说了什么对不对?慕容纤尘你脑子没病吧?就那么相信穆清雅?她说什么你都信是不是?那你对你心爱的朕是什么态度?质疑?厌恶?排斥?还是你又要为了穆清雅而和朕绝交?穆清雅究竟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让你能为了她一次次的和朕这么闹腾?”皇帝恶狠狠的指着慕容纤尘咆哮,面容苍白。

    “你如果没有做亏心事的话,为什么那么怕清雅说你什么?我是为了清雅和你吵架,但是清雅已经够可怜的了,她失去了一个孩子,那个孩子我们都抱过他亲过他啊,那个可爱的孩子是清雅这辈子唯一的孩子,这一点你我都清楚!清雅是为了给谁生孩子而差一点丧命?又是为了谁而终生只能有瑞儿一个孩子啊?瑞儿是清雅的命啊,清雅本来是高高在上的郡主,凭她的才貌和身份地位,一国之母也做的!可是她却嫁给了你,说好听点那叫贵妃,但说白了那就是个妾!你怎么能如此铁石心肠?”慕容纤尘看不惯皇帝如此态度,忍不住为穆清雅抱不平,于是一句又一句的怒吼接连而出。

    她火爆的脾气已经改善太多,为了她的丈夫,为了穆清雅,为了玉儿。她压抑着自己的真性情,为什么到头来却弄得满身是伤?

    “哈,哈哈哈!你慕容纤尘就高尚了,真那么心疼你的好姐妹,那就将你的皇位职位让给她吧,你做贵妃啊!否则你又比朕高尚多少?”皇帝红着眼睛口不择言道。

    慕容纤尘愣住了,她激烈的喘息着,忽然大笑起来,笑得眼角流出眼泪,笑得皇帝面了脸色。她说:“好,我给她!这个皇后之位我让出来,本来这个位置就是属于她的,说到底还是我欠了她啊,你那个什么贵妃的位置也不用给我,我也不要了,我自请下堂,我什么也不要,我不求多高尚,只求心安。南啸擎,在我离开南朝之前,你给我一句痛快话吧,当年,你究竟是为什么要迎娶穆清雅的?”

    皇帝脸色大变,也不只是怒的还是吓得,咆哮道:“慕容纤尘你疯了!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今天的话朕就当没听到,你还是皇后,老老实实的在朕身边待着,穆清雅也用不着你给她让地方的,她今生注定是个贵妃!记住了,注定!”

    “南啸擎你怎么能如此绝情?你伤害了她,竟然还让她注定在如此不公平的位置上?你还是不是人!”皇后尖锐的怒吼,瞬间将战火点燃。

    “伤害她?你这就给朕定罪了?慕容纤尘你到底长没长脑子啊?你一次又一次的为了她而来伤害朕的时候,你的心不会痛吗?你在听信她的话给朕定罪的时候,你想没想过,朕的心,也会痛!”皇帝怒火冲天的一个健步冲上去,狠狠的抓住她的手腕,咆哮道。

    “你真的会痛吗?那么……当年在你无情强占穆清雅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她也会痛的?”慕容纤尘仰着脸,任由眼泪爬满脸,说出来的话语犹如刀子活生生的剥开她的心,那么痛。

    皇帝的眼中寸寸碎裂的都是难堪与绝望:“强占?!她和你说,朕强占了她?”

    “难道不是吗?”用讥讽掩藏苦涩,慕容纤尘笑得撕裂。

    “那你怎么不问问她,当年朕为何会无缘无故的中了春/药呢?又为何,就那么巧的碰到了她呢?”皇帝讥讽的轻笑道。

    看着慕容纤尘不可置信的正经眼眸,皇帝再次揭露心声:“纤尘,朕有没有告诉过你,见到你的第一眼,朕就爱上你了?只是可惜,那个时候,你的目光里只有对朕的厌恶,强硬的迎娶你当皇后是朕一意孤行,可朕绝不后悔当年的决定!如果她非要说当年的事情是强占的话,那么朕也不能抵赖,谁让朕真的就那么愚蠢的犯了低级错误呢?谁给的东西都放心吃,在救命恩人面前就忘记了警惕和防备呢?可慕容纤尘你记住,朕做过的事情,朕就认。但是扭曲了真/相的事情,朕不认!所以就算是你,也不能给朕定罪!”

    “怎么会这样?!”慕容纤尘已经被一个又一个的真/相给震惊的口不能言了,皇帝爱她?爱了这么多年?春/药?穆清雅给他的食物?可穆清雅说她是被强/暴的啊!还有,皇帝竟然在清雅出事的那一晚知道穆清雅才是他的救命恩人吗?除了穆清雅还有谁会告诉他?

    两方各执一词,究竟谁的话是真的?

    容尘从清宠。二更到,今天太晚了,万恶的停电啊,就先更一万字吧,么么宝贝们,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