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37 夜探白家!惊天秘密!
    洛芷珩纤细的手指敲打在桌面上,桌面上摆放着一张鲜红烫金的请柬,她眯着眼睛看不出来在想什么。覔璩淽晓

    “这已经是贵妃娘娘的多次邀请了,如果这一次在拒绝的话,只怕就说不过去了。你怎么看?”佟老开口,虽然问的云淡风轻,但声音里的不悦洛芷珩是听得出来的。

    洛芷珩知道佟老不悦只是针对贵妃娘娘,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感觉得出来,穆清雅的每一次邀请都很迫切,而且让洛芷珩觉得很诡异。她毕竟进宫一次,但穆清雅的避而不见,几次三番的借口囚禁,都让洛芷珩深有体会。

    她不是傻子,她甚至能感觉的到这个素未蒙面的贵妃娘娘,似乎对她有些很不满。不然的话,哪有可能把人召唤进宫了,却一直不见面呢?何况她还是顶着穆清雅亲弟弟正妻的身份。

    看着眼前的请柬,洛芷珩知道这是一次非常正规的宴会,而且这一次是贵妃娘娘摆宴,时间是两天后,邀请她和穆云诃同去,却没有邀请佟老。其他法老不邀请也就算,但佟老可是穆清雅的外老祖宗,洛芷珩就不相信穆清雅不知道佟老在这。

    “如果我们去的话,您会和我们一同前往吗?”洛芷珩抬头问道。

    “不会,老夫没那个兴趣上赶着,毕竟人家没有邀请我不是吗?”佟老笑道。

    洛芷珩点头,拒绝得了一次两次,但是五次六次就不能再拒绝了。反正早晚是要见一见这个贵妃娘娘的,在诡异又能怎么样?她和穆云诃在一起,倒也不用太担心。

    “我会和穆云诃说的,他也早就想见见他姐姐了呢。”洛芷珩拿起请柬转身离开。

    佟老看着她的背影,那样纤细的身体,究竟能承受多大的重担和压力呢?从之前哭过之后,洛芷珩就一直是这种表情,冷静的可怕。

    洛芷珩回到房间,刚好穆云诃醒了,她笑道:“饿不饿?我们都吃过晚饭了,见你睡的香,就没打扰你。”

    穆云诃半眯着眼睛,刚睡醒的慵懒让他看上去十分性感,对她伸手道:“过来。”

    洛芷珩为他倒了一杯水走过去,刚坐下就被他环着腰抱住了。喉咙里面有些发涩,她笑声黯哑:“别闹,喝点水怎么样?”16605397

    “别乱动,让我好好抱抱你。”穆云诃用力用脸蹭了蹭洛芷珩的后腰,声音沉闷的道:“阿珩,你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比如,我的另一个身份?”

    “你不是之前告诉过我吗?你就是个算命的。”洛芷珩摸着他修长的手指轻笑道,声音里一点没有因为他的特别身份而惊喜或者恐慌的情绪。

    这就是洛芷珩啊,绝对不会因为他有多么的了不起而高看他一眼,更不会因为他活得那么卑微黑暗而看轻他。她对他,总是一如既往。

    嘴角扬起明媚的笑意,头钻过来枕在洛芷珩的双腿上,将脸埋在她的腹部,他抱歉的道:“对不起阿珩,我之前隐瞒了你。我之前和你说的只不过是个入门而已,我的身份我隐瞒你了,不过算命什么的,我学的也确实不深,因为我身体不好,所以只学会了看一些简单的天象。那个时候老师也是想让我多出去看看天空才教给我看天象的。”

    “我的老师来自遥远神秘的占卜天宫,我不知道他在那里有什么样的身份地位,但是我知道他会的东西好多,他教会了我看人的寿命,但并没有教会我数算人的凶吉,所以我只会简单的算出身边即将发生的凶吉。而我不能总运算这种东西,因为每一次费尽心力去算计都会让我很疲惫。”

    洛芷珩一脸平静的低头看他:“那么你能不能看到自己的寿命呢?如果能的话你就告诉我,也让我有个心理准备。”

    穆云诃抬头看她,细长的眸子里光芒变得扑朔迷离:“算不透!占卜神官是永远不能为自己算的,我们除了能够感知身边的凶吉之外,便是帮助别人,但我们看不到自己的命运。也许这也是一种宿命。”

    “恩,看不到更好,这样我们还能拥有更多幻想和期待。”洛芷珩摸着他的脸温柔的笑道。

    “阿珩,你会不会很失望?因为我很可能没有明天,也许今天闭上眼睛,明天就再也睁不开了。”穆云诃一张俊脸轻轻皱着,好像无辜的孩子,目光带着渴盼。

    看着他孩子气的样子,洛芷珩轻笑起来:“你该不会是在和我撒娇吧?用这种样子说这么伤感的话,小诃诃你学坏了啊。”

    “会吗?我觉得这表情不错,最起码让你能够笑出来。”穆云诃浅笑着,眼角眉梢都刻画着细致的欢喜。

    洛芷珩弯腰亲亲他的额头,声音低柔:“为什么要告诉我你这个秘密?虽然我不知道你这个身份是怎么样的,但是看法老们对你的态度,我知道你这个身份应该是很了不起的。”

    “因为我不想和阿珩之间有秘密。”穆云诃伸手勾下来她的头,轻轻亲吻着她的唇瓣,声音仿若揉碎了的花瓣,带着令人迷醉的清香:“与我而言,什么身份也没有阿珩的生命来的重要,一个身份能够杜绝一个庞大家族对你的伤害,那就值得。”

    洛芷珩眼眶干干涩涩的,和他相对无言,但心理面却暖意融融。她从袖子里落下了那张请柬,递到穆云诃面前道:“你想去吗?”

    穆云诃一愣,打开一看便放下了,目光盯着她道:“虽然我不知道你在皇宫里那两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对于一个多年未曾蒙面的姐姐,和你之间的话,我愿意相信阿珩。但是我也不能否认,我想要见见她。说想念她那就是矫情了,毕竟在我的记忆里只有童年的那一点模糊不清的片段,对于一个不熟悉的亲人实在谈不上想念。可是她毕竟是我打断骨头连着筋的血脉至亲。”

    洛芷珩撇嘴道:“说的那么漂亮,其实还不是想要去见她?你放心,我会和你一起去的,早晚都要见一面,我也很好奇你这个姐姐究竟是什么样的。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在宴会上,只要你有丝毫不舒服的地方,我们就要立刻的离开,而且我不会居住在皇宫之中,你也不准住在那里。”

    洛芷珩到底是不敢将穆清雅身边用着一个诡异的太监的事情说出来,最可怕的是那个太监还吃死了的鸟类尸体。

    “好。”穆云诃浅笑道。

    洛芷珩等穆云诃再次睡着之后,换了一身黑衣去了七碗的房间。

    “小姐!您这是干什么?”七碗惊讶的看着洛芷珩那身黑乎乎的衣服,这走在黑夜里撞上都不知道。

    洛芷珩将一封信交给七碗后郑重的道:“这个给你,拿好了,我现在要出去一趟,你拿着它,如果我在明天中午的时候还没有回来的话,那你就拿着它去找佟老他们,记住了,这封信绝对不准丢了也不能给穆云诃看到。这里面装着的是你家小姐的命。”

    七碗吓得脸都白了,紧紧拉着洛芷珩的手道:“小姐要干啥去啊?带着七碗吧,我会保护小姐的。”

    “不行,奶娘走了,你若是也走了,穆云诃谁来保护?你记住,不要慌,如果有人发现我不见了,你也要稳住他们,但一定不可以在明天中午之前把这封信拿出来,记住了!”洛芷珩一再嘱咐道。

    七碗眼泪吧嚓的收好了信,看着洛芷珩消失在夜色中,一整夜不安失眠。

    洛芷珩纵马奔跑在夜色之下,她早在这半个月的养伤之中弄清了从世王行宫到白家的所有路线。

    白家,一个洛芷珩不可能放过的家族。世界上不可能有无缘无故的刺杀,白家是那么明显按张扬的表示,他们就是来刺杀穆云诃和洛芷珩的,那么他们的目的是什么?穆云诃与自己都和白家没有任何焦急,为什么人家就直奔着他们而来?

    之前受伤严重,所以她只能按兵不动,但现在她伤好的七/七八八了,就按耐不住的想要先窥探一下白家的虚实,最好能找发现点什么线索,这样也能进步的了解白家为什么刺杀他们。

    在距离白家大宅一百米外停下来,将马匹拴在隐秘的巷子里,她仿若夜色下的鬼魅一般,潜入了白家后墙。

    白家在南朝有悠久的历史,白家是属于黑白两道都混的,明面上经商做官,暗地里和各个地方的堂会打成一片,白家更是拥有一个自己的杀手堂,说是叫白/虎堂,其实就是养杀手的地方。这些都是一个公开了的秘密,所有人都知道了。

    看着眼前三四米高的围墙,洛芷珩不屑的撇撇嘴,后退,助跑,跳!

    她的脚仿若才在梯子上一般的向上快速攀登,在垂直的墙壁上留下一片残影后的脚步,身子利落的向上攀爬,手一把抓住了最高处的墙檐,手臂用力向上,整个人双脚用力的跳上围墙,但她并没有立刻就跳进院子里,而是匍匐在墙上仿若夜猫一般警惕的看着四周,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张开,感受着周围的一些声响和气息。

    站在墙垣上可以看见这个后院非常之大,她目光看得地方除了看有没有人之外,更多的是看可以逃跑和躲避的路线和环境。

    注意到远处有巡夜的人举着灯笼走过来,足足有六个人。洛芷珩眯着眼睛冰住呼吸,整个人好像八爪鱼一般的仅仅趴在墙垣上,一点生息没有。当那堆人毫无察觉的走过去之后,她看准了地面立刻跳了下去。

    “唔!”跳下来的过程里她的左臂就有些隐隐犯疼,刚才攀爬的时候可能是抻到了。顾不上这些了,她猫腰站起来,躲在树丛后面,黑夜下她双眼明亮,窥视着这安静的华丽后院。

    确定安全之后她快速的离开原地,一路贴着有树木花草和建筑的地方走,就为了有突发状况的时候可以方便隐蔽。路上越过了几拨人,她一路通常的走到了仿若一个后院的地方。正一头雾水的时候,前方不远处的假山后面却传来了不正常的声音。

    “唔,你慢点啊……”女子的娇吟声。

    “真软啊,咦?这是什么?你在小姐房里偷的?”男子猥亵的淫/笑。

    “嘘,你小声点啊,万一让人听到传到大小姐耳中,你我就死定了!大小姐最近几天心情不好,已经打杀了许多下人了,我可不想成为下一个。”女子惊慌的说道。

    “哼,输不起而已。你没能去比赛现场亲眼看,你不知道那个洛芷珩,简直犹如天女下凡一般,她那一支舞蹈简直让所有男人倾倒了。洛芷珩赢了大小姐是很正常的,大小姐有什么好不满的?她要是也能有洛芷珩那般的舞姿,冠军也是她的。”男子不屑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洛芷珩很美喽?那你还在我的身体里干什么?”女子怒了。

    男子连忙讨好,又说了许多让洛芷珩恶心至极的话语。洛芷珩一脸哭笑不得,她怎么来个夜探白家,也能碰上野鸳鸯好合的狗血一幕?而且她已经这么出名了吗?丫鬟小厮也知道她?不想浪费时间,洛芷珩决定悄声离开,但那丫鬟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洛芷珩定住了脚步。

    “大小姐现在和大少爷在房间里争吵,我是看他们吵的那么不可开交不会发现我,所以才敢偷偷溜出来见你的,你要好好疼爱我啊。”

    “哦?大小姐和大少爷不是感情很好吗?怎么会吵架?”

    “谁知道呢,好像是和贵妃娘娘的请柬有关,据说贵妃娘娘邀请了白家所有主人,偏偏就没有邀请大小姐呢,啊,你轻一点啊。啊!!”

    女子娇软的呻/吟声瞬间变成了尖锐的尖叫,但也只是一瞬间,因为她面前的男人倒下去,缓缓露出来的是一个蒙面人,那人已经将冰冷的匕首落在她的喉咙上,声音沙哑的道:“用力叫啊,你叫的声音越大,匕首刺穿你喉咙就越快。”

    花容失色的丫鬟瞬间没了声音,只剩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人。

    “不想死的话,我问你话你就乖乖回答,否则的话,你就和这个男人一个下场,一刀毙命。”洛芷珩故意压低嗓子阴狠的道。

    丫鬟吓傻了,以为男人真的死了,连忙哆嗦道:“我回答我回答。”

    “大小姐是白明珠?贵妃娘娘邀请了白家人做什么?为什么不邀请大小姐?”洛芷珩问道。

    “是白明珠。贵妃娘娘邀请白家人去宫里参加宴会,具体是什么事情奴婢不知道啊,但是好像和大少爷有关系,大小姐说只要大少爷带她去宫里她就能去的,说大少爷以后是要做那个位置的人,现在就忘恩负义了,说大少爷不得好死。是因为她所以贵妃娘娘才看上大少爷的……其他的,奴婢就不知道了。”丫鬟说的都是她偷听来的。

    洛芷珩眯眼,乱七八糟的话语里面她却觉得暗藏玄机。也觉得头皮发麻。

    因为她从这段话里清楚的得到了一个讯息。贵妃娘娘和白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你口中的贵妃娘娘,可是南朝皇宫里的穆清雅贵妃?”洛芷珩最后确认。

    “是的,就是穆王朝的那位。”丫鬟惊恐回答。

    有些事不去查找就永远不知道,一旦查找,但真/相怎么就那么令人望而怯步呢?

    洛芷珩脑子一片混乱,是震惊,是错愕,是不可置信和匪夷所思?交替在一起,她觉得浑身发冷!白家无缘无故的刺杀,她还没有找到原因呢,就得到了另一个消息,白家和贵妃娘娘是认识的,并且关系匪浅。

    那白家应该巴结着穆清雅的娘家人吧,怎么反而派人来刺杀穆云诃?

    洛芷珩收住杂乱的思绪,一把扯住丫鬟道:“带我去你大小姐房间,警告你不准声张,否则这把匕首就会穿透你的喉咙。”17FOZ。

    丫鬟连忙提起裤子,全身发软的被洛芷珩拽着带路。当到了白明珠院子外的时候,洛芷珩将丫鬟打晕,迟疑了一下却并没有杀了她。

    翻墙进入院子,院子里一个人也没有,显然是都被屏退了。几乎不用她费心去找,就知道哪个是白明珠的房间。因为此刻那房间里还有白明珠尖锐的咆哮声:“白明月你丧良心!你也不看看你什么德行?要不是我无意中得到的宝贝让贵妃娘娘看上了,召唤你进宫的话,你以为你凭什么能够得到贵妃娘娘的眼缘?现在你要去皇宫做人中龙凤了,就想要将我这个姐姐甩掉?你做梦吧!”

    芷指妃绝老。房间里又响起了男子无奈的声音:“姐姐你真的误会了,我不会忘记你的恩情的。但是你也应该知道啊,我毕竟还和贵妃娘娘毫无关系,而且这件事情八字还没一瞥呢,我怎么敢去和贵妃娘娘谈条件?是贵妃娘娘没有邀请你参加宴会,你怎么能怪我呢?”

    “白明月!你我都很清楚这一次贵妃娘娘邀请白家人是去做什么的。如果不是那件事情的话,你以为就凭我们白家的身份地位,有资格集体成为贵妃娘娘摆宴的座上宾吗?我们白家筹划了这么久,你也给贵妃娘娘当了这么久的孝子贤孙,怎么你在贵妃娘娘面前就一点说话的份都没有?我看你就是知道自己要水涨船高了,要脱胎换骨了,所以就不将我这个大恩人放在眼中了是不是?哦,我知道了,你是看不上我了的,因为你有爱慕的人了吗,但是人家可是有夫之妇!人家的丈夫那是天下第一美男子,你白明月是个什么东西?”白明珠蛮不讲理的声音里充满偏激。

    “白明珠你说话注意一点!不要以为这里是家里就可以胡言乱语,也不要总是觉得你自己高高在上了,不是所有人都该你指责的!”白明月忽然一改之前的谦和无奈,声音里颇有几分狠戾。

    洛芷珩听的眉头紧蹙,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这姐弟两个人在究竟怎么回事?白家和贵妃究竟有什么关系?那件事情又是什么事情?白明月脱胎换骨和贵妃娘娘有什么关系?究竟贵妃娘娘摆得这场宴会是什么用意?难不成还是鸿门宴?

    洛芷珩对贵妃娘娘再一次有了更高的防备,明明说是家宴的,却请了白家,难道白家也是家人?

    “怎么?我说中了你的心事,说到了你的心上人,你不舒服了?我就是要骂她!她洛芷珩就是个践人!天底下最大最大的践货!她就是个活该被千人骑万人睡的婊/子!跳个舞都能把男人的魂给勾走了,她怎么不去勾栏院里去做妓啊?”白明珠发狂一般的咒骂道。

    “你闭嘴!”白明月忽然怒吼起来,紧接着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啪地一声。

    洛芷珩眼皮子狠狠一跳,满眼寒光!

    白明珠你个践人!竟然敢骂她!

    “白明珠你个践人!不准你侮辱她!她在我心理面是最最圣洁的,你自己下贱,别用你的脏嘴去玷污洛芷珩!”白明月彻底撕开了文雅的皮/面,指着自己的亲姐姐怒骂道。

    洛芷珩那一瞬间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表情古怪。

    “你竟然为了她打我,还骂我?白明月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白明珠疯狂尖叫。

    白明月冷冷的道:“我的良心不是被狗吃了,而是被我的好姐姐,在不断的提醒我你的恩情之中被彻底消磨光了!白明珠你如果在这样一位的放纵,不知悔改,那么待我成为皇族之人之后,你也别想从我这里得到半点好处!你记住,那一天,高高在上的那个人是我白明月,你,甚至白家也要看我的脸色活着!你以为我会允许你继续放肆下去吗?”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白明珠似乎被吓到了,但更愤怒了。

    白明月说的冷酷绝情:“你如果在侮辱她,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为了洛芷珩,你竟然威胁我?你知不知道她已经是穆云诃的妻子了啊?你怎么会被洛芷珩给勾走了魂啊?”白明珠不可置信的尖叫道。

    “穆云诃是身份高贵,但他也只不过是穆王朝的一个小王爷而已,只要我成功的过继给贵妃娘娘,就有资格争夺皇位,皇帝的子女虽然不少,但这些年死去的也同样不少,尤其是男孩,现在诺大个后宫之中,也就那么几个皇子而已,只要我继承了皇帝的宝座,那么,我就有资格得到洛芷珩了。”白明月的声音里流露出来的野心和疯狂,让门外的洛芷珩听的毛骨悚然。

    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呢?就这样诡异的毫无防备的听到了一个惊天秘密!

    贵妃娘娘竟然要过激皇族之外的孩子当儿子?!

    而这个人竟然还喜欢上她洛芷珩了?!

    最可怕的是,这个男人竟然还妄想争夺她?!

    洛芷珩听着这诡异的一切,心理面的感觉只有一个,恶心!恶心至极!就好象被流着恶臭口水的狼狗舔了一口,恶心的她都快要吐了!

    “你疯了!你简直是疯了!”白明珠彻底被白明月的疯狂吓到了。

    “我是疯了,从第一眼看见洛芷珩我就爱上她了。她那么英姿飒爽,那么妩媚多情,又是那么的多才多艺,她就是女神,没有一个女子能够比得上她,更没有一个男子能够配得上她!穆云诃那种病秧子怎么可以拥有洛芷珩呢?他最好立刻死去,这样我就不用再煞费苦心的去得到洛芷珩了。现在你知道我对洛芷珩是什么想法了吧?所以我警告你,以后不准你在动一点伤害她的念头,不然我会……杀了你!”白明月毫无人性的说完,猛地开门离去。

    洛芷珩满脸寒霜的躲在墙角里,看着白明月的背影里充满了杀机与厌恶。可她并没有轻举妄动的冲出去杀了白明月,既然知道了这么多不可告人的秘密,她自然要想一个好法子,来最大面积的重伤白家,彻底铲除白明月!

    房间里传来了摔东西和哭吼咒骂的声音,那里面洛芷珩的名字出现的次数最多。

    洛芷珩嘴角含着一抹嗜血冷笑,看她今晚来的多是时候呢?知道了许多秘密,还能先收拾一顿白明珠这个敌人。

    悄无声息的走到了门口,里面一片狼藉,白明珠正在尽情的砸东西骂人,恶毒的言辞里将洛芷珩骂成了人尽/可夫的妓/女。洛芷珩眼底寒光带着鲜艳的红,脚步鬼魅的来到她背后,在她转身之前一个手刀狠狠的落在了白明珠后颈上,将人砍晕!

    “妓/女吗?下贱吗?人尽/可夫吗?啧啧,没想到白家大小姐文采不错,还懂得这些词汇呢,但我更喜欢用做的,让白家大小姐也亲自感受一下这些词语的‘美好用意’怎么样啊?”洛芷珩看着倒在地上的白明珠,阴森森的笑道。

    她拿出匕首刷刷几下就将白明珠的衣服划碎剥了个精光,然后扛起人就走。今天收获巨大,她也不犹豫立刻决定离开。她一路沿着原路返回,却在即将到达后院之际,整个安静的白家忽然响起一片叫声。

    “来人啊,抓刺客!”

    洛芷珩瞳孔紧缩,糟糕,被发现了!

    一更到,今天还有更哈,画纱努力加快速度,故事情节将故事推向另一个高/潮了,宝们别潜水哈,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