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41 现场秀恩爱!姐弟相见!亲情下丑陋的仇恨!

悍妇,本王饿了! 241 现场秀恩爱!姐弟相见!亲情下丑陋的仇恨!

    马车缓缓行驶进皇宫侧门,因为穆云诃身体不好,所以皇帝特别允许穆云诃乘坐马车到正殿。

    洛芷珩感觉的到,穆云诃很兴奋,虽然眉宇间还是淡然自若,但他的嘴角扬起,眉角弯下,是开心的征兆。洛芷珩只能默默叹息一声,不知道今天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但应该会和贵妃娘娘过继继子有关吧。到时候不知道穆云诃会有什么感觉。

    马车外面并不喧哗,当他们下了马车的时候,面前便是高高在上的台阶,上了这些台阶,便是宴会摆宴的地方。

    周围有官员携带家眷上台阶,会回头看洛芷珩他们,然后议论声和惊叹声交错,一时之间竟然有许多驻足就看着他们的人。

    洛芷珩掩下心头的烦躁,轻声在穆云诃耳边笑道:“大美男,你看那群小姑娘可都盯着你看呢,真是不知道又要勾走多少少女心了呢。”

    “阿珩生气吗?”穆云诃依靠着洛芷珩缓缓前行,表情不变但声音戏虐。

    洛芷珩撇嘴道:“那有什么好生气的?反正你现在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现在?”穆云诃蹙眉,显然都洛芷珩的这两个字表示不满:“你的意思是以后我就不是你的了?”

    洛芷珩说不出来话了,笑米米的扶着他前行,担忧的道:“这么高的台阶呢,你能坚持住吗?”

    扫了眼那仿若通天的台阶,穆云诃淡漠的声音里有种坚持:“我可以。”

    然而他们还走了没有几步,就有太监抬着软兜过来,恭敬的对穆云诃道:“请问是穆王朝小王爷吧?奴/才们是贵妃娘娘宫里的人,奉命来接您,请上软兜,奴/才们会一路将您送到正殿。”车宫宫觉为。

    洛芷珩下意识的蹙眉,虽然信不着这个贵妃娘娘,但不可否认她想的还算周到。穆云诃的身体重要,所以他们没有拒绝。

    正殿里已经人满为患,但却多而不乱,诺大的宫殿中两侧摆放着从头到尾的桌子,上面摆放着各种新鲜的水果与美酒,端坐在桌子后面的人们热闹的互相寒暄,坐在前排的都是各位官员,后面坐着的则是他们的家眷。

    “您二位可以进入,这两个人就不行了。”门口的将领忽然阻拦,企图将小喜子和扮成老小厮的毒圣阻拦在外面。

    洛芷珩微微蹙眉道:“他们都是贴身伺候小王爷的人,若是不能跟在身边的话,只怕到时候会有所不便,何况贵妃娘娘也知道我家小王爷身子不适,离不开人的,还请见谅通融一下。”

    那几个侍卫相看几眼,最后竟然真的放行了。

    洛芷珩在穆云诃耳边低声道:“你这姐姐看样子很看重你啊。”

    穆云诃淡笑不语,二人衣装华丽贵气,又是容貌出众,走在一起那自然是金童玉女天造地设,出现在大殿的一瞬间,所有的议论声就仿若潮水一般的迅速褪去,安静的场面里只有人民的抽气声与惊呼声。

    通报的声音高高响起,穆云诃洛芷珩这两个名字响彻整个内殿!众人恍惚,原来那就是最近疯传的天下第一美男,原来那就是一舞惊天的沙漠女神!果然是天生一对!

    他们接受目光洗礼,却淡定自若。在内侍的引导下走到属于他们的座席前,竟然是最靠近皇帝上位的下手第一个位置!看来这个贵妃娘娘在皇帝的心中地位不凡啊!

    二人落座,周围的人有的大胆的前来寒暄,也有的观望,穆云诃一直是淡漠,说话极少,洛芷珩更是不开口,只有小喜子能言善辩的周/旋于人前。

    洛芷珩恨不能隔绝了众人投过来的目光,她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些目光之中,有的不仅仅是惊艳,还有惋惜和嘲讽。洛芷珩受不了有人用看死人的目光看穆云诃,于是脸色略显阴郁。

    同样的,穆云诃更加敏感,从进来这个大殿的那一刹那,他就感觉到有一种无形的目光在窥探着他身边的洛芷珩,那目光甚至一路紧紧追随,穆云诃下意识的蹙眉,落座之后终于抬眸,一瞬间就抓住了是谁在偷窥他的阿珩!

    正对面的位置上,一位相貌堂堂的年轻男子,正用一种穆云诃非常陌生的目光紧紧的看着洛芷珩,那抹迷离和痴缠的目光里,有穆云诃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但穆云诃非常讨厌这种目光!

    他面色不善的看着对面的人,毫不掩藏眼中的危险冰冷,以至于近距离的所有人都发现了穆云诃瞬间爆/发出来的强大敌意!

    “怎么了?”洛芷珩也感觉到了,有点紧张的抓住他的手,却发现手杖冰凉,她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豁然就与那俊美男子的目光对上了,那一瞬间洛芷珩只觉得整个胃都在翻腾着想吐!

    竟然是白明月!

    洛芷珩明白那种目光叫什么,是侵略,是占有,是迷恋,更是肮脏的欲/望。她恨不能立刻掀桌杀人!白明月那种毫不掩饰的赤/裸目光,让洛芷珩只觉得非常难看。她拿起酒杯钱啄一口,忽然将白银质的酒樽用力的拍在了桌面上,发出砰地一声脆响,四周都可听见!

    她冷冽的目光仿若凤凰的羽毛闪烁着傲人却危险的惊艳之光,冷挑对方,暗含警告。

    白明月神色一僵,显然没有想到洛芷珩竟然会这么毫不顾忌的就给他摆脸色看,但洛芷珩的警告他看懂了,可他却制止不住心中的那份激动,他BT的喜欢洛芷珩此刻看着他的目光,在他看来,这目光是唯一的,洛芷珩终于将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了!

    “明月!注意你的身份,今天可是你的大日子,不要被一些乱七八糟的人弄出乱子。”白明月身旁的老者低声警告道,他是白家家主,身份高贵,心狠手辣,直接掌控白/虎堂,人称白大爷。更是白明月的父亲。

    白明月掩藏不住眼中的喜悦,只能微微低头道:“是的,父亲。”

    “不准看!”穆云诃阴冷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他一只大手占有欲极强的将洛芷珩的纤腰拦住,霸道而蛮横。

    洛芷珩卸下脸上的冰霜,轻笑道:“恩,不看那些老鼠,身边有个大美男,我哪有闲情逸致看别人呢?”

    穆云诃微微低头看她,她眼角眉梢里都是信赖与笑意,他莫名其妙变得焦躁和愤怒的心情瞬间平静下来,明明喜欢洛芷珩这样,却偏偏嘴上不耐烦的讽刺道:“本王也不是让你用来意/淫的!小色鬼。”

    洛芷珩爱死了穆云诃这心口不一的别扭闷骚样了,娇笑着趴在他胸口前,清脆悦耳的笑声几米之内都能听见。洛芷珩也有故意在人前展示她与穆云诃恩爱的意思,莫名其妙的就是忍受不了那群女人看着穆云诃的目光,让她恨不得将穆云诃藏起来,又恨不能将那群女人的眼珠子挖出来。

    她用她的方式来宣布主权,并且没有其他女子的矜持与克制,她率性而为,大胆而自然的依靠着穆云诃,与他亲密无间,她将晶莹的葡萄剥皮喂给穆云诃吃,她会佯怒的不准穆云诃饮酒,穆云诃虽然每一次都会冷淡的训斥她一声,但她送来的食物他绝不拒绝。训斥之下的宠溺显而易见!二人火辣辣的上演了一番真人恩爱秀。

    刺激的何止是一群花丛老手?同样刺激了那群花痴女人,更是狠狠的刺激了对面的白明月!

    白明月从未见过如此热情大胆的女子,又是他喜欢的女子,自然心情是不一样的,而且还满怀期待的将穆云诃幻想成自己,这样洛芷珩此刻就是在他怀里,喂他食物对她娇吟了。

    该死的穆云诃!一个病秧子而已,凭什么能够得到洛芷珩这种尤物?!

    眼看着白明月因为羡慕与嫉妒就快要克制不住了,白大爷低声怒道:“不要脸的践货!也值得你如此紧张在乎?等你登上那个位置,天下女人只要你想要就都是你的,何必在乎这一个?明月,冷静下来。”

    白明月狠狠的深吸几口气。是的,只要他能够成为这个全天下最富饶的国家的君主,那么什么女人不是他手到擒来的?就算是洛芷珩也是他的囊中之物!不着急,他是健康人,穆云诃早晚会死,洛芷珩一定是他的,他不着急!

    随着大殿上的暗潮汹涌,大殿外忽然响起了通报声:“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所有人立刻带着家眷站起来恭迎帝后二人,大殿之中所有人都跪下了,只有洛芷珩四人还站着,从身份上讲,他们是客人,并且身份尊贵,自然是不用跪拜。

    一身明黄的皇帝与皇后走来,皇帝脸上带着儒雅的笑意,手里牵着皇后,仿若十分恩爱默契,但皇后的脸色却是多少胭脂水粉也涂抹不掉的憔悴苍白。

    二人在洛芷珩等人面前站定,皇帝看着洛芷珩的目光直白而热切,隐隐的带着一种令人心惊肉跳的狂热:“见到你可真是不容易啊,不过还好你还是来了。身体可好?还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朕待会让御医再给你好好检查一下,务必要将身体保护好啊。”

    这番话,却有些热情过盛了,给人一种不怀好意的感觉。

    穆云诃面色紧绷,皇后瞳孔紧缩。二人只有一个想法,皇帝不会是看上洛芷珩了吧?!

    不着痕迹的将洛芷珩拉到身后,穆云诃清冷的眸子里有种令人压抑的阴霾之威:“皇帝陛下不用操心,内子身体好得很。”

    生硬的话语里有浓浓的敌意.穆云诃并没有掩饰,他不屑于掩饰什么,管他对方是谁,都不能触碰冒犯他的底线。

    皇帝微微一愣,还未开口,皇后已经不着痕迹的甩开他的手冷漠的道:“皇帝陛下确实不该如此说话,令人听了岂不是会让人误会小王妃的名誉?”

    “你们……哈哈,朕可不是那爱红颜的昏君,朕只是在关心一个值得关心的后辈而已,今天朕会宣布一件事情,与洛芷珩有关,到时候你们就会知道,朕为何会如此关心洛芷珩了,实在是想不关心都不行啊。”皇帝高深莫测的笑道。心理面却一片苦涩。慕容纤尘现在对他的信誉度是有多低?还是他对洛芷珩表现的太过于热情了?可是换成是任何人,在得知洛芷珩有可能是那人的后代的时候,只怕都会控制不住的狂喜震惊吧!

    皇帝皇后坐在最高位上,命众人平身落座后便道:“贵妃怎么还没有来?今儿可是她的好日子呢,还是她张罗的宴会,竟然还敢迟到?”

    众人发出善意的笑意,都知道皇帝是宠爱贵妃娘娘的,哪里会责怪?

    皇后目光清冷,她已经看不透皇帝了,说他恨穆清雅,但他却一直在宠爱着穆清雅,说他喜欢穆清雅,可是他又能时刻的保持清醒。穆清雅胡闹的时候,他就看着不管,却也不参与。这样的一个男人,爱起来真的好累。

    “累了吗?坚持一下我们就回去,宴会不会太久的。”皇帝温柔的声音在皇后耳边响起,绅士而体贴。

    皇后冷冷的看着他道:“回去了也不会让我舒服,因为我的心累了。”

    皇帝眸色暗沉,刚要开口,门口忽然响起了通报声:“贵妃娘娘驾到!”

    终于来了!

    洛芷珩眉目冷清,这个神秘的女人终于浮出水面了。她下意识的全身防备起来,却猛地发现拦着她腰肢的大手慕然收紧,洛芷珩看向穆云诃,见他薄唇紧抿脸色隐隐有些绷紧,便软声笑道:“紧张吗?”

    “不会。那是我亲姐姐。”穆云诃僵硬的道,但声音里紧张却骗不了人。

    二人目光向正殿门口看去,只见逆光之中一名红衣女子在宫人的簇拥下缓慢走来,她身形修长,体态柔弱至极,火红的长裙厚重暗沉,长发飘逸,渐渐走近,才能看清她的容貌。

    浓密的眉毛京子的眼,瞳孔里反射出来的光芒深邃又好似清澈,最令人一眼就印象深刻的就是这个女人那苍白到几乎透明的肌肤,还有那烈焰一般的红唇!整个人仿若妖姬一般妖娆妩媚!

    又或者,是妖媚!

    这张脸没有穆云诃病态与霸气的惊艳之美,反而给人一种妖媚至极的感觉,仿佛她每一个目光都能勾人魂魄,谁的目光落在她身上,谁就是她猎艳的目标,下一个将死之人!妖媚的惊心动魄,给人一种致命的危险与you惑,她也算是惊为天人了!

    时隔这么久,终于拨开了这层神秘的面纱,见到了这个传闻中的贵妃娘娘,洛芷珩眼中除了惊叹,就剩警惕了!她莫名的就觉得这个贵妃娘娘非常危险,那看似柔弱的身体,虽然被人搀扶着,但她每走一步似乎都非常坚决用力,好像是才她在什么仇恨上一般,又仿若驾驭着满身说不清道不明的怨气。

    贵妃娘娘缓缓前行,目光便仿若偶然一般的落在最前方洛芷珩的身上,那一眼,看似无意,但却让洛芷珩觉得整个身体瞬间被针扎一般的刺痛!洛芷珩在这一眼中,就感觉到了贵妃娘娘对她的莫大敌意!她困惑极了,却又觉得理所当然,若是没有敌意,这个贵妃娘娘又何必之前一直避而不见呢?

    贵妃娘娘的目光转瞬间就落在了一旁伫立的穆云诃身上,她整个人都似乎瞬间愣住了!她站在原地,就那样用不可置信又喜悦的目光看着穆云诃,烈焰般的红唇渐渐轻颤起来,在所有人惊艳的目光下小心的问道:“你是云诃?!”

    惊喜的目光下,有掩藏的极深的震惊,她怎么也想不到,十四年后,再见这个亲弟弟,竟然如此的惊为天人!穆云诃长得很好,穆云诃还活着,穆云诃还能呼吸和微笑,此刻还能看着她,而这一切,都让她一阵恍惚。她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她还能见到穆云诃!177zb。

    穆云诃同样激动不已,淡定的容颜终于层层碎裂,清澈的凤眸中有破碎的流光在闪烁,他放开了洛芷珩,不受控制的缓慢走向穆清雅。

    在穆云诃少得可怜的记忆中,穆清雅无疑是存在过的,那午后暖暖的风吹来,姐姐温柔的手抚摸在他汗湿的脸蛋上,柔声轻斥,还会用带着香甜的绢帕为他擦干汗水。那个温柔的笑容和目光,是姐姐留给他童年记忆里的一笔宝藏,让他在充满阴暗的王府之中,也能谨守住心里的一点阳光。

    穆云诃脚步有些踉跄,但却走的很坚定,他脱离了拐棍,不想在自己姐姐面前表现的那么虚弱无能,他苍白的容颜上有淡淡的红晕,脸上浅浅如清莲的笑意在绽放,那种见到久别重逢的至亲的情感让穆云诃全身的棱角都柔和了下来。

    眼看着穆云诃带着一种清澈喜悦的笑意走向自己,他每走一步,穆清雅的心都跟着狠狠的跳动一下,好像心口那条疤痕又要被硬生生的撕开踩碎一般的钝痛不已。穆清雅的眼皮狠狠跳动着,竟然在那一瞬间心理面升腾起一股无法言语的矛盾情绪,她竟然有那抹一瞬间觉得无法面对穆云诃!甚至想要落荒而逃。眼看着穆云诃越走越近,穆清雅呼吸都快要紧绷了,她攥紧了手掌,刚想开口,偏偏穆云诃在那一瞬间脚步趔趄,直直的朝着前方扑到。

    “小心!”穆清雅下意识的惊呼一声,猛地向前两步,双手刚好抓住了他的手臂,将穆云诃拦了一下,但姐弟二人却差一点都摔倒,好在一旁的宫人们反应快的冲上来,护住了他们。

    “有没有怎么样?”穆清雅紧张的检查穆云诃的膝盖手臂,抬头问道,那一瞬间的抬眸,她的眼睛里是有真真切切的关心存在的。

    穆云诃瞬间心口火热,话语就不由自主的喊出:“姐!”

    穆清雅猛地全身僵硬,脸色寸寸雪白。看着眼前这个一脸激动的喊着自己姐的男孩子,她脑袋里轰地一声炸开了!

    如果没有十四年前,那么十四年后的现在,就会有一个同样漂亮优秀的男孩子,顽皮的笑着喊自己母亲!

    可是没有如果,十四年前悲剧发生,她痛失爱子,可是他却活了下来,他还能站在这笑着唤她姐,但她唯一的儿子却无影无踪,他幼小的灵魂留在那散发着阴谋恶臭的冰冷潭水中,他软小的身体葬在了阴森的皇陵中……

    心口撕裂般的剧痛着,所有薄弱的亲情在那一瞬间被仇恨与怨气取代,击碎了仅剩的一丝人性。穆清雅微微闭上发红的双眼,再睁开眼,眼底已经清明一片,她温婉喜悦的轻轻拥抱了一下穆云诃,在他耳边温柔的笑道:“真的好想你啊,我的弟弟。”

    穆云诃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目光里都渗透出来了笑意,他颀长的身体有利的臂膀将穆清雅笼罩在怀里,声音又克制不住的沙哑和哽咽:“我也好想念姐姐,母亲也想念你!见到姐姐真好。”

    穆清雅瞳孔紧缩!母亲二字仿若一把利刃一般,瞬间插/进了穆清雅充满仇恨的心窝子里。痛,带着巨大的悔恨席卷而来,到四肢百害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已经快要被恨意杀死,僵硬的身体在穆云诃怀里,穆清雅眼眶里几乎深处血液来。

    想念我吗?想念我什么呢?在生一个儿子,来做你们母子的替罪羊吗?还是想念我无辜的儿子成为你们母子争宠斗狠之下的牺牲品?

    好可笑的想念!

    我也好想念你们啊,想到到,恨不能让你们立刻品尝那锥心刺骨的痛苦与仇恨!迫切的想让你的母亲,也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就在自己眼前一点点的死去,没了呼吸,没了声响,没了心跳!永远的离开人间,永远的成为过去!

    不过现在很好,十四年的折磨,折磨的何止是我一个人呢?还有你们母子,今天开始,咱们的仇恨就要清算了,穆云诃,你想念的姐姐,要在你身上一点一点的拿回来你害我失去的一切,你可准备好了?

    先上一更,外面在打雷好吓人,画纱等会继续写,今天还有更新哈,打雷结束就立刻上来码字更新,爱你们,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