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42 唇枪舌剑!神秘画卷!
    穆清雅将穆云诃安顿好,这一场感人肺腑的姐弟相见便拉开了这次宴会的序幕。

    穆清雅坐在皇帝的右边,看着洛芷珩笑道:“你就是洛芷珩吧?果然是天仙一般的人,难怪能让本宫的弟弟为了你不顾一切。只是我这弟弟素来体弱,经不起什么大风大浪,你以后在她身边可要安稳一点。”

    贵妃娘娘开口便是影射洛芷珩不安分守己?177zb。

    洛芷珩蹙眉,还未开口穆云诃便接言道:“姐你误会了,阿珩很好,她将我照顾的很好。若不是阿珩的话,我现在也不可能还活着。”

    穆云诃迫切的想要在姐姐这里得到对洛芷珩的认可。对他而言,姐姐是个记忆里模糊,但一旦相见却显得那么重要的人。他喜欢姐姐的温柔,他也喜欢洛芷珩,所以他希望他的姐姐能够同样喜欢洛芷珩。

    可不就是因为洛芷珩,所以你才能活到现在的吗?如果不是洛芷珩半路杀出来插一脚的话,你早就命丧黄泉了,又怎么还用得着她如此大费周章?你该死,但洛芷珩更该死!

    穆清雅心思急转,眼底闪过一丝阴霾,她却笑道:“是吗?那本宫可真的要好好的感谢一下她了呢,放心,本宫不会亏待她的。之前本宫请她进宫来,却没有来得及见她,后来她就急着走了,本宫也实在是不知道,本宫的大太监拦都拦不住,害得本宫还以为洛芷珩不高兴了呢。洛芷珩啊,你不会是怪本宫没时间见你吧?”

    洛芷珩的目光毫不畏惧的与穆清雅撞在一起,穆清雅目光带笑,看不出其他心思。洛芷珩也优雅笑道:“自然不会。贵妃娘娘一直在忙我是知道的,只是那天实在是有要事脱不开身,所以只能离开呢。我以为贵妃娘娘大度也不会生我气的,毕竟我早就已经和贵妃娘娘身边的大太监说明白了,我是要去参加比赛,耽误不得。想必已贵妃娘娘的胸襟,自然不会怪罪我的吧?”

    想要在穆云诃面前给她摆一道?做梦!

    洛芷珩满脸笑容的反诘,女人之间有一种先天的敏锐,他们可以不是熟人,但若是彼此有敌意的话,会第一时间就感觉到,穆清雅不喜欢她,甚至是厌恶她的,她感觉得到。刚好,她也讨厌穆清雅。既然穆清雅玩阴的,那她不介意奉陪。

    穆清雅笑容不变,但目光却暗沉下来,她摆摆手道:“都是一家人呢,怎么会怪罪你呢?你应该当面和本宫说的,如此,也免得我们之间有误会呢。”

    “我是想当面对贵妃娘娘说啊,但娘娘实在是没空啊,你的大太监死命拦住我,我见不到您啊。”洛芷珩立刻说道。

    “如此,倒是我那大太监的错了?”穆清雅笑容有一刹那的阴冷,问道。

    “自然!以我拙见看来,这样分不清远近看不透关系的奴/才,留在身边也是没用的废物,贵妃娘娘为何还留着他呢?”洛芷珩装傻充愣的问道。

    “什么样的奴/才都要看主人用的顺不顺手啊,本宫的奴/才,本宫自己用的高兴就好。”穆清雅幽幽笑道。

    眼看二人刚见面便有针锋相对的阵势,你来我往互不相让,穆云诃着急了,连忙不着痕迹的道:“看样子姐姐与阿珩很谈得来呢,阿珩性子直率,没有那么多弯弯肠子,有什么说什么,姐姐以后可要多担待啊。”

    “那是自然,不看她的面子,本宫还要看在我亲弟弟的面子上呢啊。不过有一件事情我很不明白啊,我养了一对很通灵性的鸟儿,就在之前安排洛芷珩入住的厢房里的,可是后来怎么不见了呢?”穆清雅笑容满面的问道。

    洛芷珩一愣,没想到穆清雅竟然会问到那对鸟,那是一对报信鸟,是两个歼细,之前杀掉她就怀疑是穆清雅用来监视她的,又或者是别人监视穆清雅的,现在看来,果然是前者嘛。

    “什么鸟儿?”穆云诃蹙眉道。

    穆清雅便娇笑着看向一旁的皇帝,笑容意味不明的道:“那对鸟啊非常有灵性的,是皇上怕我寂寞,特意找来给我玩的呢,我很是喜欢,但现在竟然不见了,而那个相仿只有洛芷珩住过,也是在她离开之后就不见了呢。这让我怎么能安心呢?”

    洛芷珩瞳孔紧缩!报信鸟是皇帝送给穆清雅的?那穆清雅知道那对鸟的用途吗?皇上是怀疑穆清雅所以要监视她?还是这一切只是偶然?

    “洛芷珩,你知道本宫那对鸟哪里去了吗?”穆清雅目光幽冷的看向洛芷珩。

    洛芷珩一愣,旋即理直气壮的说道:“杀了啊。”

    “什么?!”穆清雅与皇帝同时惊呼一声。

    穆清雅眼底有浓浓的讥讽,皇帝则是懊恼和错愕。

    “杀了!那一对鸟太能闹腾了啊,还差一点把粪便拉在我头上,我一怒之下就抓住它们给杀了。我真的不知道这对鸟竟然有这么大的来历,要是知道的话,我一定不会杀了它们,也不会将它们的尸体随随便便就埋在了院子的门口角落,啊!只可惜那对鸟连尸体也没有留下,因为它们才刚死,就被贵妃娘娘身边的大太监给挖出来,生吃了!”洛芷珩故作一脸懊恼又一惊一乍的说道。

    嘶!

    所有人倒抽一口冷气,什么叫生吃了?!而知道大太监断肠的人,则都是面色难看,他们自然明白,洛芷珩这句生吃了有多么残忍可怕。只是怎么也想不到洛芷珩竟然敢胆大包天的给说出来。

    穆清雅目光乍现冷锐,稍纵即逝。

    “好了!不就是一对鸟嘛,你若喜欢,朕改日在送你一对。有什么话宴会结束之后再说吧,今天你不是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宣布吗?”皇帝适时的断开话题,但看着洛芷珩的目光已经有了探究。这丫头不会是知道了那对鸟的秘密了吧?

    “好。今儿请大家来,实在是有一件大事要宣布。众所周知,本宫早年丧子,之后也不能在有孩子了,皇上怜恤本宫,允许本宫在南朝百姓之中选一名优秀的后辈来过继。都说百姓都是皇帝的子民,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本宫瞧着白家之子白明月德才兼备,品貌端庄,家事良好,又温文尔雅,与本宫死去之子年纪相当,本宫看着很好。今日找来诸位,就是请你们也看看,若是皇上同意,那么择一良日就举办过继之礼。”穆清雅缓慢的笑道。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简直如平地一声雷一般,贵妃过继儿子不是没有,但怎么不是在皇族里面找人?这不是在混淆皇室血统吗?众人以为皇帝一定不会同意。

    但令人们极其意外的是,皇帝点头了!非常平静的道:“诸位以为如何?贵妃是朕的爱妃,朝夕相伴多年,朕实在不忍心她晚年之后膝下无子之痛,朕看这白明月很好。”

    人们一时之间摸不清圣意,不敢出声。

    “皇上?!”皇后震惊低吼,皇上疯了吗?竟然允许穆清雅这么疯狂的举动?

    白明月感受着四面八方而来的目光,一时之间意气风发,挑衅的看着对面的穆云诃。

    穆云诃震惊至极,与洛芷珩对视一眼,下意识的又看白明月,见到他的挑衅,穆云诃蹙眉就要起身,却被洛芷珩抓住了:“静观其变。”

    “皇上,臣以为……”一名老臣颤巍巍的站出来想要阻止,但皇帝大手一挥,赫然出言道:“就这样吧!朕已经决定了,将白明月过继给贵妃,三天之后举行过继之礼。尔等无需多言。”

    皇帝独断专行,众大臣一片茫然,不明白怎么事情就这么敲定了呢?这太荒谬了。

    “怎么会这样?”穆云诃不可置信的呢喃:“这对姐姐不公平。”

    洛芷珩撇嘴道:“可这是你姐姐自己决定的啊,不过皇帝似乎比你姐姐更在乎这个过继之子。”

    在南朝,皇帝的话一旦确定向来是不允许大臣们在反驳和质疑的,所以大臣们只能忧心忡忡的勉强恭贺贵妃娘娘和白明月。

    “有了儿子,本宫很开心呢,听说今日还有表演是不是?还不快请上来。”穆清雅看上去真的很高兴,她的目光看向了洛芷珩,见洛芷珩在与穆云诃说笑,穆清雅觉得骨子里的血液都沸腾起来了。

    笑吧!很快,你们两个就笑不出来了!本宫为你们准备的两个惊喜,马上第一个就来了!

    随着穆清雅话音落下,有宫人立刻摆上来了各种东西,赫然是画具之类的东西,然后有蒙面女子穿着斗篷走上来,行礼之后竟然开始作画,她的画作如行云流水一般流畅迅速,一张张图画仿若在沙盘上油走的蛇。

    洛芷珩蹙眉道:“这个人我怎么感觉有点熟悉?”

    穆云诃同样一脸迷惑,显然他也觉得这个人怎么看怎么眼熟。

    所有人摒息观看,不明白这是什么表演,那女子将自己包裹的极其严密,容貌身体都么有露出来,但那熟练的画工却仿若出神入化,便有人忍不住议论起来:“南朝能有如此利落画工的年轻女子,只怕只有画圣家的诸葛画栾了。”

    “不可能吧,她不是已经被穆王朝小王爷斩断了手臂吗?”

    “这你就不知道了,诸葛画栾可是双手一绝,两只手都能作画。”

    议论纷纷中,依然没有人能够确认眼前这人是谁,但诸葛画栾的可能并不大,毕竟断了一臂,诸葛画栾哪有胆子再来献丑?

    然而当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当那女子终于落笔,当一幅幅画卷被宫女一张张拿起来,十几张画卷便从皇帝开始轮流想着另一边的大臣和家眷们展示开来。按照这种观看顺序,整个大殿就是一个圈,皇帝是起点,穆云诃是终点,皇帝最先看,穆云诃将会是最后一个看到之人。

    宫女步伐曼妙,当一幅幅画卷在皇帝和皇后面前流走而过的时候,皇帝那云淡风轻的脸上流露出来的是浓浓的震惊,皇后则是满面惊怒!

    “天啊!这是什么?”穆清雅惊呼起来,面色苍白的看看画卷而后将目光看向洛芷珩,满脸的愤怒与不可置信。

    清顿顿边场。画卷在大臣们面前油走,所到之处无不掀起一阵阵惊呼,所有人看过画卷之后都是面容通红,尴尬与讥讽并存,无不将目光落在洛芷珩与穆云诃的身上,看着洛芷珩的目光里充满了讥讽、鄙夷和厌恶,而对穆云诃的目光,只有一种,浓浓的同情!

    这一刻,二人都明白这些画卷一定与他们有关了,并且一定是不好的东西!

    穆云诃浑身紧绷,一把抓住了洛芷珩的手,将她半抱在怀里,企图遮挡那群混蛋的目光。紧绷的声音低沉响起:“别怕!”

    洛芷珩不怕,只是觉得浑身不自在,仿若自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忽然之间被曝/光在众人眼前,那么难堪!她厌恶死那群人看她的目光!

    当那些画卷一张张终于来到他们面前的时候,穆云诃瞬间双目通红,满眼狂怒!洛芷珩刹那大脑一片空白!

    这些是……什么?!

    洛芷珩茫然的看着穆云诃,她看见了穆云诃苍白的脖子下青色的血脉在突突直跳,僵硬的问他:“穆云诃,那里面的男人……是你吗?我看着那个女人也很眼熟呢……”

    怎么会那么像她自己?!

    穆云诃心理面隐藏的秘密和最深的一根弦,瞬间被扯断!他仿若发疯了一般的猛地站了起来,咆哮着将伸手去抓那些画卷,有的画卷被他狠狠的扯碎了,有的则被惊吓的宫女带走了。穆云诃想要将那些画卷抢回来,他踉跄着去追那群宫女,但十几幅画卷,怎么可能被他轻易追上?

    穆清雅用一直义愤填膺的声音尖锐的怒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洛芷珩,你给本宫解释一下,这些画卷里面的事情就是是怎么回事?你就是这样给穆云诃做妻子的?一个不知检点,一个浪/荡下/贱的妻子?你告诉本宫,那里面的女子,是不是你!!”

    二更到,今天还有加更哈,亲们猜猜画里面是什么啊?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宝贝们大么么,请给画纱支持和鼓励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