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43 下/流画卷!震怒!(为吧主MINGMINIAN加更)

悍妇,本王饿了! 243 下/流画卷!震怒!(为吧主MINGMINIAN加更)

    穆清雅的愤怒指责,仿若撕扯开了洛芷珩脸上的最后一层遮羞布!瞬间难堪与震惊在洛芷珩脸上心里交加,愤怒和茫然交替,她看着穆云诃震怒的样子,缓缓低头,颤抖着捡起了落在脚边的被穆云诃扯断的画卷,瞳孔渐渐模糊。

    这些画都表现的非常完整恰到好处。里面清晰的描绘着一个故事。

    第一幅画,磅礴大雨之中,一辆马车出现在庄严的王府门前,风吹开了车帘,里面露出来一只纤细的小腿,小腿上一群残破,带着鲜艳的血迹。

    第二幅画,衣着单薄的男子一脸震惊的看着马车,推搡着身旁的人们,那双瞪大的眼睛里浓浓的绝望被刻画的入木三分!

    第三幅画,男子推开了一名中年妇女,在大雨中冲向马车。

    第四幅画,男子摔倒在了大雨之中。

    第六幅画,男子终于爬到了马车前。

    洛芷珩的神经麻木而紧绷,颤抖着拼凑着那些散落的画卷,猛地抬头看想穆云诃,他正疯了一般的怒吼:“把画给本王!!”

    那些宫女似乎被吓得惊恐极了,将画卷高高的扔开,洋洋洒洒的画纸飘落下来。穆云诃就连忙去捡,他高大的身躯弯下的腰身,似乎是被那些轻如蝉翼的画卷压弯了脊梁,卑微而惊慌。

    穆云诃面色苍白的站起来,手中仿若攥着一团废纸一般,他用力的想要撕碎这些可怕的记忆,偏偏从后面伸出来一只白希的手,抓住了那些画。穆云诃瞳孔紧缩,缓缓侧身看着洛芷珩,目光一寸一寸的破碎开来,声音哽咽颤栗:“阿珩……”

    “给我!”清冷的声音仿若寒冬腊月传来,在洛芷珩毫无血色的唇瓣上炸开。

    “别看!”穆云诃咬牙坚持,手上青筋暴跳,抓着画纸不愿放开。那是一段被他极力掩藏的屈辱和心碎过往,他不愿意提起,甚至不愿意去记忆,他更怕洛芷珩想起,于是在灾难发生之后,洛芷珩不提,穆云诃便不说。他天真的以为,这会是一个永远被尘封的秘密,却不曾想,这个秘密会在这样一个盛大的场面中,就这样被血淋淋的撕开!

    瞬间便让他心口的伤血肉模糊!

    洛芷珩微微抬头,苍白的脸上带着恍惚的笑,一根一根的将穆云诃的手指头掰开,笑道:“既然大家都看了,没道理我不能看啊。”

    她几乎是在他手上将东西抢下来,压抑着自己即将爆/发的情绪,打开剩余的画卷。

    画卷中男子将满身狼藉衣不遮体的女子抱下来,甚至可以清晰的看见女子的臀/部……

    这幅画卷一进入眼帘,洛芷珩便瞳孔放大,一张脸霎时间青白不定!177zb。

    那女子的容颜,清晰可见是她的样貌,甚至更加的传神,所以当这样衣不遮体的自己被那么多人看见之后,洛芷珩脑子里轰地一声炸开!她全身颤抖,怒火遍及全身!

    这简直是一套最最下流低级的精神春/宫/图!没有那些下流羞耻的动作,但那大幅度的裸露身体和满身的青紫痕迹,已经等于是给画中女子定罪!

    不贞淫/荡,恬不知耻!

    而这样的自己,却偏偏被那么多人看见了,就算不是她本人,但盯着一张和她一样的脸,用那么狼狈的一看就出事了的身体出现在画卷中,也实在是引人遐想,惹人非议!

    清责责里扯。就凭这幅画,就足以毁掉洛芷珩!!

    “不是这样的!我明明给你包裹了衣服!”穆云诃显然也看见了这幅画,他一张俊脸几乎扭曲,对沉默不语的洛芷珩急忙解释。

    到底还是太年轻和不谙世事,穆云诃一句话几乎就等于是承认了这画中一切的真实性!

    轰轰轰!

    四面八方瞬间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惊呼与议论声。言辞间洛芷珩这三个字瞬间成为不贞肮脏的代表!

    洛芷珩猛地抬头,震惊的看着穆云诃:“这些……都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为什么我从来都不知道?”

    穆云诃狠狠的闭上眼睛,只怕他眼中那凶猛的恨意会流露出来,对今天这场巨大变故的无力感与震怒,让他更是头脑发胀。

    “回答我!”穆云诃脸上的沉痛,狠狠的刺激了洛芷珩,她咆哮,但声音却哽咽!难道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是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她开始惊恐,心,在一点点的下沉,几乎痉/挛!

    “这些都不是真的!阿珩,我们还可以如以前一般,把画给我,我毁掉它们,毁掉那个作画之人,是她在冤枉你,阿珩你不要相信这些。”穆云诃也陷入了自欺欺人之中,他虽然愤怒,但却不愿意让别人来质疑和窥探洛芷珩的身体,那一瞬间,穆云诃的心里蔓延出一个疯狂的想法,将这里所有看过阿珩身体的人,全部杀掉!

    “不是真的?”洛芷珩表情怪异,她猛地翻开下一张,那一张里描述的是男子抱着几乎浑身赤/裸的女子,跪在门前台阶上,台阶上有鲜红的血液在流淌,被大雨冲刷的越流越远,渐渐单薄。她只觉得这幅画面积其刺眼!

    扬起那幅画,她笑着问他:“那么这幅画里的故事是不是真的呢?你的腿无缘无故的受伤是怎么回事?现在腿上还有一大块疤痕又是怎么回事?穆云诃,你说过我们之间没有秘密,你说你不想对我有秘密的!那么这一切你要怎么解释?”

    穆云诃被洛芷珩脸上似哭似笑的表情吓坏了,他紧张的抱着她,声音里已经带上了哭腔,凶狠的哽咽道:“阿珩!你冷静一点,你看不出来吗?这是有人想要陷害你,事情根本不是这样的,你乖,不要激动,我们将那个陷害你的人抓起来杀掉,把所有看见这些谎言画卷的人全都杀掉就好了!”

    穆云诃很害怕,他怕自己会因为这件事情而失去洛芷珩,当画面在他眼前出现的那一刻,他就有一种即将失去洛芷珩的感觉,可是他不能失去她啊,为什么要用那样的目光看着他呢?他只是想要保护阿珩啊。

    “真是可笑!洛芷珩你还在那里装什么清纯无辜?你难道连你自己都认不出来了吗?你做过什么竟然还想让穆云诃为你遮掩?你已经下贱龌龊到如此恬不知耻了吗?”阴冷的声音里浓浓的嘲讽与幸灾乐祸在身后响起。

    洛芷珩只感觉一阵眩晕,穆云诃已经冲到了她身后,满身阴霾对那作画之人怒吼道:“你竟然敢如此的羞辱污蔑本王的妻子!一条手臂都不能斩断你的孽根是不是?很好!既然你找死,那本王不介意灭了你诸葛世家!”

    穆云诃一语道破那作画之人的身份,震惊了所有人!

    洛芷珩同样震惊了:“你竟然真的是诸葛画栾?”

    “除了她还会有谁在这里装神弄鬼的陷害你?你就是太善良了,在被诸葛画栾重伤的情况下还要为她求情,求本王饶她一命,可是你看看现在,她这恶毒的蛇蝎竟然反过来恩将仇报的如此污蔑你,今日,本王就是灭了她你也不准在阻拦!”穆云诃强大的冷静归来,所有的言论无不将人们带到了比赛当天他们二人之间的恩怨情仇。

    一瞬间指责洛芷珩的声音下去了,反而都质疑起诸葛画栾来了。毕竟诸葛画栾与洛芷珩之间的仇怨他们都知道,诸葛画栾差一点杀了洛芷珩,还害得洛芷珩的手臂一辈子残废,穆云诃就斩断了诸葛画栾一条手臂。如此说来,刚刚那些画卷就很可能是诸葛画栾在污蔑诋毁洛芷珩?!

    可问题是眼前这个女子是诸葛画栾吗?

    “不错,我是诸葛画栾!”女子猛地将脸上的面纱撤下,露出一张消瘦到看不出以往绝色的容颜,满眼阴霾的瞪着洛芷珩大声道:“但我今天画卷里所画的一切都是真的!她,洛芷珩,在来南朝之前曾经被人强/暴过!而这些画卷里描述的就是洛芷珩在被人强/暴之后回到穆王府的过程!”

    一语激起千层浪!!

    全场震惊到面色巨变!

    “胡言乱语!本王宰了你!”穆云诃暴怒咆哮,快而迅猛的抽出殿前带刀侍卫的钢刀,朝着诸葛画栾一刀砍了过去。

    “云诃住手!你这是在助纣为虐!洛芷珩若是清白的你又为什么怕她说?难不成你这是恼羞成怒的要在为洛芷珩遮丑?”穆清雅猛地站起来大声呵斥道!

    全场一片混乱,穆云诃有如风魔,没有人能够控制得了他。

    洛芷珩脸色惨白,她脸上忽然勾起一种嘲讽只记得笑意,渐渐的,她哈哈大笑起来,那清脆响亮的笑声在此刻却显得那么的诡异,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她。穆清雅不屑的质问道:“你笑什么?”

    洛芷珩笑得眼泪快要出来,忽然,她快走几步,将哪些花啪地一声全都砸在了诸葛画栾的脸上,掷地有声的道:“我笑你手段拙劣!我笑你阴谋败露!我笑你顶着个阴险的牌子在这里装高尚!白痴,你听好了,你这画里的人,不、是、我!”

    三更到,这一章是为在那么吧主敏敏加更的,吧主好辛苦,在悍妇这单榜个人留言达到一万,这还是吧主管理里面的留言数,吧主辛苦了,画纱心里有数,这一章为敏敏加更,爱你们宝贝,用力留言啊,这一章其实也是留言加更啊,哈哈,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