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44 王妃来了!有利指控!千夫所指!
    洛芷珩话音一落,满场震惊!

    “哼!你说不是你就不是你了吗?洛芷珩你是将大家都当成傻子吗?你以为我会那么白痴的拿一些我遐想出来的东西来污蔑你?你太可笑了,也太将我诸葛画栾看扁了。我告诉你,这画卷里面的东西都是事实!是千真万确的!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你以为穆云诃就能遮掩的住吗?我告诉你,有人看见了!”诸葛画栾满眼阴狠的喊道。

    “诬陷也请你高明一点,你以为画一幅不堪的画卷在花上我的脸这就是我了吗?这就更易见到你人品的低劣!”洛芷珩忽然弯腰将地上其中一幅画拿出来,赫然是那幅最最不堪的,画里面的女子身上有血迹,有暧昧的青紫痕迹,衣不遮体,刚好,女子的胸口也暴露出来了。

    洛芷珩指着画中女子的胸口冷笑道:“你看好了,这个女人的胸口可是什么都没有的,你怎么就知道我的胸口上什么都没有?是你画错了,还是你说的那个亲眼所见之人看错了呢?又或者是你忘记了呢?诸葛画栾,你刻意捏造事端来陷害我,你们诸葛世家就是这种家风吗?简直可耻!”

    洛芷珩指正的话,让诸葛画栾瞳孔紧缩。洛芷珩说的不错,她并不知道洛芷珩的胸口有什么,这样残破不堪的衣服是她故意画上去的,她还故意在洛芷珩的身上画上了那些暧昧的令人遐想的痕迹,她故意在画作之中污蔑和羞辱洛芷珩,她恨不得洛芷珩被人强/暴的事情天下皆知!

    所以她在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便疯狂了,便想尽各种办法也要混进宫里来,就为了今天能够当着满朝文武和家眷的面来毁掉洛芷珩!

    满眼凶光,诸葛画栾阴森森的道:“可你也不能证明这画里面的人就不是你啊。谁知道你胸口有什么东西?也许这是你在为自己开脱的借口而已。你只不过是在混淆视听,你以为谁会相信你?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洛芷珩,你已经失贞了,你已经不干净了,你现在是个破/鞋!你还有什么脸面在这里趾高气扬的对我耀武扬威?你还有什么资格在这里站着?”

    “我敢说自然就有敢说的证据,你只需要告诉我,你怎么就敢说这里面的人是我?你今天对我的污蔑,就算是你的家族也不能救你了。诸葛画栾,也请你拿出来证据说这个人是我,否则的话我会当场杀了你,理由就是你污蔑我!”洛芷珩不会轻易说出来她凭的是什么,她一定要做到诸葛画栾口中说的那个亲眼看见这一切的人,究竟是谁?

    诸葛画栾脸色苍白,眼底划过一丝慌乱。她并没有证据!因为她得知这件事情还是因为她接到了一封匿名信,信中将洛芷珩发生这件事情的时间地点和事情的经过写的一清二楚,她认为这是一个能够彻底铲除洛芷珩的机会,所以怀恨在心的她便不顾一切的将这一切画出来了,可是证据她只有一封信而已。

    “如果,这些事情是发生在穆王朝穆王府门前的话,那么那幅画里面的另一个女人应该是本宫的母亲吧?”穆清雅忽然散漫的开口。

    她一开口,穆云诃猛地转身,惊疑不定的看着他刚刚还亲切叫着姐姐的贵妃娘娘,满眼凝聚着一种震惊和惶恐。

    穆清雅仿若没有看到穆云诃这种表情一般,满脸严肃的说道:“如果那里面的另一个女人真的是本宫的母亲的话,那么她也就是当事人之一了。这件事情究竟发生的是不是属实,本宫想只有当时在场的人有资格说话吧。”

    “你什么意思?”洛芷珩回头,冷冷的看着那高高在上的穆清雅。

    “什么意思?意思就是本宫要为本宫唯一的亲弟弟做主,本宫不允许本宫的亲弟弟身边有一个已经不贞不洁的破/鞋!意思就是本宫一定要找出真/相,还穆云诃一个公道!所以你是不是真的已经被人强/暴了,本宫会找最有力的证人来证明的。”穆清雅眉目狠戾的道。

    “姐姐!!”穆云诃不满的低喝道。

    “云诃!你不要管,你就是太善良单纯了。这么多年来姐姐都没有做好一个当姐姐该有的责任,让你受苦这么多年,姐姐已经很对不起你了,你知道姐姐有多想你吗?姐姐真的看不得你有一丁点的不好,你本来身体就已经这样了,姐姐对你的身体无能为力,难道你还要让姐姐眼睁睁的看着这个践人欺骗你,玩弄你的感情吗?我做不到!我绝对不允许有人顶着一个肮脏卑贱的身体来羞辱穆王府和伤害你!”穆清雅说的义正言辞,她目光沉痛,眼底流窜着疯狂,最深处是不堪回首的往事。

    皇帝面色狠狠一僵!他阴冷的目光扫向穆清雅,别人听不出来,但他却能听出穆清雅话里那强烈的恨意与放不开。她果然还是在为当年的事情而怨恨!但,当年的事情究竟是怪谁呢?

    “姐姐你根本就不了事情的始末!阿珩并没有给家族丢脸,更没有给我丢人!我不需要什么公平,因为阿珩从未做过任何对不起我的事情。姐姐你疼爱我,但是阿珩同样在乎我,她为我做了许多常人所不能做到的事情,她对我的付出是你们谁也不能想象的!所以我不允许她受到伤害!姐姐,请你不要在用那样不堪的言辞来羞辱阿珩,因为你不了解事情的原委!”穆云诃双眼几乎染满风霜,剧烈起伏的胸口将他的话语鼓动的断断续续,可听上去却那么冷锐,尖利!

    诸葛画栾面色一变,与众人一样的很震惊!当这些秘密被揭开,丑陋的真/相被撕破的时候,穆云诃竟然还这样的维护洛芷珩?这个男人究竟是真傻,还是太痴了?

    “对!我是不明白真/相和始末!所以我才要让人来解开这段你极力掩藏的秘密啊。你知不知道姐姐这都是为了你好啊?姐姐不会害你的,咱们就让画里面出现的另外的女人来解释吧,刚巧,她在今天已经到来!”穆清雅笑容诡异的对穆云诃道:“并且我想,云诃一定也很想念她的。”

    话音落,穆云诃完全没有能力和时间去阻止,就见穆清雅怕怕拍了两下手,响声落,门外便有人走了进来。缓慢的步伐将人们的目光都吸引过去,纷纷议论这是什么人?

    穆云诃与洛芷珩逆光看去,待看清来人面容后,皆是震惊!只是洛芷珩震惊之余还有担忧,穆云诃的震惊里就是满满的怒不可遏与恐惧了!

    “母亲?”洛芷珩率先惊呼出口,那一瞬间她连忙走了过去,看着风尘仆仆的王妃和胡妈妈,她自然而然的搀扶在了王妃的手臂上,担忧的道:“您怎么来了?这路途遥远,您的身子骨怎么能受得了?”

    王妃在洛芷珩挽上她手臂的那一刹那,全身僵硬,脸色骤然变白,目光有些躲闪的不看洛芷珩,僵硬的道:“不累的。”

    “你难道是害怕了吗?因为如果你做了亏心事的话,那么她今日就会让你彻底暴露!所以你不希望她来?”穆清雅高高在上的讥讽道,她清亮的目光在看见那渐渐进来的王妃的时候,瞬间变得冷酷而狰狞!眼中的光芒若能华为利箭,那么王妃此刻只怕早已经千疮百孔,流血身亡了。

    可算来了呢,就等你,这第二个惊喜就要送出去了呢!

    王妃来指证洛芷珩,不仅会伤害他们之间的干洗,还会让穆云诃对王妃心怀怨恨,王妃在其中可谓是里外不是人。一举三得,她不费渔翁之利就能干掉三个仇人,让这三个人陷入永远的沉痛之中!

    穆王府,母亲,穆云诃,洛芷珩,你们今天都将会生不如死,万劫不覆,一起来品尝一下我当年的痛苦和绝望吧!

    “清雅……”王妃听到穆清雅的声音,猛地抬起头来看向那满身暗红的女子,只觉得刺目的痛,看着穆清雅满脸的讥讽嘲弄,还有那冰冷的态度,王妃一颗心狠狠的下沉,猛地想起来了什么,整个人如遭雷击般狠狠一颤。

    “母亲?您怎么了?”洛芷珩紧张的扶着王妃,见王妃面色难看,忍不住对穆清雅怒道:“你够了!这是我们晚辈之间的事情,你干什么将母亲牵扯出来?母亲是你接来的?你就为了今天的事情来打击我?你有什么冲着我来好了,何必折腾母亲?”

    穆清雅哈哈大笑起来,古怪而讽刺的道:“好孝顺呢!真是个好媳妇啊。可是洛芷珩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这件事情与本宫有什么关系呢?本宫的母亲来只不过是赶巧了而已,今儿可是本宫选择好了一个儿子来过继呢,本宫终于有儿子了,她身为本宫的亲生母亲,难道不应该来亲自看看和祝贺本宫吗?那不是显得她太过于绝情了吗?本宫有儿子了,本宫的母亲不是应该最最开心的吗?不信你问问她啊,她开不开心本宫终于又能当娘了呢?”

    洛芷珩觉得穆清雅话中有话,但一时之间完全找不到头绪,她看着王妃焦急的道:“您先回去休息吧,我看您脸色不好。”

    “不用了,我很好。”王妃疲惫的声音里带着疏离和冷漠,她缓缓抽出被洛芷珩搀扶着的手臂,由胡妈妈扶着向前走去。

    洛芷珩愣在原地,看着被人抽空的手,表情一瞬间诧异。旋即她的手就被一直冰冷瘦弱的大手紧紧抓住,在这世态炎凉之下给她唯一一点薄弱的温度。

    抬头,她脸色苍白的一笑,目光黯然:“我似乎很不招人喜欢呢。”18rfp。

    穆云诃将她拥进怀里轻声说:“不要胡思乱想。阿珩,你还有我。就我们两个,我们不需要别人的理解和支持。”

    “哼!既然这么巧的赶上了,那母亲大人您就说说吧,这些画里面的事情究竟是不是真的发生过?您可看仔细了,可别因为一时间的老眼昏花而看错了,或者是想不起来,那您儿子可就一辈子都可能顶着一个绿帽子了。”穆清雅完全没有多年之后初见母亲的欢喜,只是冷淡的提醒道。

    王妃看着穆清雅,眼底有浓浓的想念和愧疚,还有一种惊恐,她陷入了短暂的回忆。

    就在不久之前,她刚刚到达南朝皇宫,就被贵妃娘娘接见了!一个女儿,接见了一个母亲,是按照外来宾客的礼仪来见礼的。她,身为穆清雅的母亲,给自己的女儿下跪了!

    穆清雅就那样端坐在主位上,笑意浅浅的看着她跪下,磕头,见礼。竟然毫无阻止。直到礼仪结束了,穆清雅才让人将她扶起来,与她交谈中疏离而冷漠,然后她开门见山的问道:“在穆云诃他们来南朝之前,是不是发生了一件很不愉快的事情?”

    王妃一愣,但见穆清雅的神态难得软和下来,王妃心头火热便连忙笑道:“清雅说的是哪一件?”她对自己的女儿说话,是小心翼翼的,是大气不敢喘。还要拼命忍着对女儿的思念情绪不敢表露,生怕穆清雅会露出厌恶和排斥的表情。

    穆清雅挑眉笑,漫不经心的道:“就是……洛芷珩被人强/暴了的事情啊。”

    王妃刹那间血液凝固,满面苍白。

    她脸上难堪震惊与厌恶的表情,狠狠的取悦了穆清雅。穆清雅大笑道:“就是这种表情呢,真是好难得啊,原本以为这辈子都不能在见到你这种表情了呢,现在看见没想到本宫的心情是这么的好啊。怎么?洛芷珩你的儿媳妇被人给强/暴了,你也觉得丢人了说不说?说不说也想要给赶出穆王府,以免给穆王府丢人啊?”

    “清雅!”王妃的声音变得尖锐和破碎,她惊恐的看着面前陌生的女儿,她在那一刻就知道,他们母女之间的仇恨一直存在,永远也化解不了了,她善良温柔的女儿长满了尖利的棱角和老刺,曾经的过去不堪回首都已成为最痛的伤口,被穆清雅包裹掩藏在尖刺之下,少有触碰穆清雅就会用过去当作最尖锐的武器,来攻击她!

    穆清雅痛苦,她何尝不是呢?但母女之间,真的要一直这般的仇视下去吗?而且她也不愿意让穆清雅提洛芷珩这件事情,那是家丑,不可外扬!

    最重要的是,清雅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情的?!

    “很好奇本宫是怎么知道的是吗?本宫偏不告诉你。不过你放心啊,本宫太了解你的本性了,你怎么会允许一个已经被人玷污了的女人留在穆王府那种高贵的府邸呢?我这个做女儿的是你的贴心小棉袄嘛,所以啊,我帮你解决掉洛芷珩怎么样?你只需要在我要你开口的时候,将这件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就好了,怎么样?我体贴吗?你愿意吗?”穆清雅用一种非常血腥妖媚的口吻娇笑道。

    王妃一张脸惨白如纸!眼前这个女儿她几乎要不认识了,她温柔善良乖巧的清雅哪里去了?为什么眼前这个女人她觉得是一个女魔头?

    “那是你的亲弟弟!你要让我当着别人的面来给你亲弟弟拆台吗?就算要除掉洛芷珩,也不能牺牲你弟弟的名誉啊。一定还有更好的办法,完全没必要在那样公开的场合里来说啊。”王妃到底还是在乎穆云诃的,所以她迟疑了。

    “你果然是偏心的!为了穆云诃,你竟然能够容忍下这种你最最不能忍受的肮脏事。母亲啊,你真是让我好伤心啊。”穆清雅冷酷的说道。

    芷场以是傻。王妃面色巨变,连忙说道:“清雅你别这样,母亲不是不爱你,只是当年的事情和云诃现在的事情不能比啊。云诃是穆王府的小王爷,他是穆王府的颜面和脊梁。母亲不能让他和那种不洁净的罪名沾染上啊,母亲不是不想赶走洛芷珩,但她现在关系到你弟弟的生死存亡,母亲不能轻举妄动啊。”

    “哈哈哈!快听听啊,我真的是要为你鼓掌了呢!多强大多自私多绝情的理由啊!我果然是像您了吗?那么的绝情和冷酷?就连穆云诃的救命恩人也要算计和利用,利用之后你就想将洛芷珩给发配边疆了是不是?让我来想想我母亲会用什么方法来算计没有利用价值的洛芷珩呢?暗杀?毒杀?还是直接囚禁到死?这些你都做得出来吧?”穆清雅嘲讽而诡异的冷笑道。

    王妃紧抿着唇,心口犯痛,无言以对。

    穆清雅眉目冷酷的狠绝道:“行了!你的那些手段本宫管不着,你只要记住,想让本宫原谅你当年对本宫造成的伤害,那么你今天就要听本宫的,本宫今日一定要除掉洛芷珩,你帮忙就还是我母亲,不帮忙,从今日开始你我恩断义绝,以后再不是母女,有的只是仇恨!到时候,你可别怪我六亲不认!”

    “清雅!我不是不帮你,可是你弟弟他会被毁了的!”王妃迟疑的说道,穆清雅的话那么决绝,她做母亲的怎么可能会想要女儿和自己断绝关系?但今日指证洛芷珩,就等于是将穆云诃推上了风口浪尖,她绝不忍心。

    “请你对我公平一点好吗?同样是被强/暴,你当年是怎么对待我的呢?恨不能我立刻嫁人,一天都不愿意让我在家里多待,你甚至不愿意看我一眼,你以我为耻!你都看不起我和厌恶我,甚至你那个时候是憎恨我的吧?那为什么同样是被强/暴,洛芷珩你就可以容忍呢?只怕还是因为穆云诃吧?你的偏心,我已经见识够了!不过我多仁慈啊,可以允许你的偏心,还帮你除掉洛芷珩,所以你就别废话了,今天,你若不帮我,我会让穆云诃都走不出南朝!”穆清雅几乎贴在王妃的脸上,一字一顿阴狠无比的说道。

    王妃几乎瘫软在了地上,而穆清雅却决然离去。

    一锤定音,她再也无力反抗什么!

    本来以为是女儿终于想通了,思念她,才将她接来的,但是没想到来了之后,得到的却是这样一个结果。

    “母亲大人?你还不快看看那些画?可要好好看啊!”穆清雅一脸严肃的唤醒了陷入回忆中的王妃。

    王妃愣愣的看着穆清雅,她表情紧张而郑重,仿若真的是关心弟弟一般,但王妃却心中一片冰凉,因为她在不久之前就亲身经历了穆清雅的狠绝与冷酷!

    是她亲手毁了她的女儿吗?如此,今天的局面也是她的报应了吧!

    只是一面是亏欠太多的女儿,一面是心中至宝的儿子,伤害哪一边王妃都会觉得痛。

    “母亲!阿珩为儿子做过什么,你知道的清清楚楚,我不能失去阿珩我也希望你能明白!”穆云诃阴冷的说道。

    他不会在和母亲废话什么,之前他已经说的清清楚楚了,母亲如果真的不能接受洛芷珩失贞的事情,那么不用母亲赶走阿珩,他会主动带着阿珩离开穆王府!哪怕他的日子所剩无几,哪怕他不能给阿珩一个安定的居所,但是最起码在他还活着的时候,他不会让阿珩活得憋屈和那么无力。

    她应该是自由和快乐的,他既然注定不能给她自由,那么就要竭尽全力的给她快乐!这一点,誓死不变!

    “云诃,你在威胁母亲?”穆清雅立刻见缝插针,佯装出一种惊怒的模样。

    王妃明显被穆云诃的话触动了。现在洛芷珩就对穆云诃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了,那么以后呢?只怕洛芷珩说什么穆云诃都会听的。还有她这母亲什么事呢?洛芷珩要是干干净净的还好说,但洛芷珩已经不干净了,她就接受不了了。

    穆云诃也看出来她的姐姐在针对洛芷珩了,心一点点的冷却下去,这飘渺如云烟的亲情,怎么能够撼动夫妻之间的患难之情?

    穆云诃阴冷的目光看向穆清雅,决然的道:“姐,你不会明白阿珩对我的重要性,谁也不能和阿珩相提并论!”

    王妃震惊失色的抬头,瞳孔一圈圈的紧缩。穆云诃的话无疑是一个导火索,摧毁了王妃心里的最后一丝挣扎!

    不能让洛芷珩毁掉穆云诃!所以,她必须在那之前摧毁洛芷珩!

    王妃拿起那些没有被损坏的画,看到最后眼底闪过一些震惊与莫名,她知道这些画是真的发生了,但画中的事情不全都是属实的,最起码洛芷珩当天出现在人眼前是被穆云诃的衣服包裹严实的。可王妃没有帮洛芷珩辩解,而是沉痛的扔下画,在人们紧张瞩目之中,缓缓说道:“这里面画得一切……确实都曾发生过!”

    轰地一声!人们心中那最后一丝期盼瞬间坍塌破碎!

    还有什么比穆云诃的亲生母亲的指证更坚固真实的证据?不会有母亲用这种事情来往自己儿子头上泼脏水的!那么,这件事就是真的了?!

    神秘而高贵圣洁的沙漠女神,瞬间破灭在众人心中。洛芷珩,从高贵跌落到下贱和肮脏!人们议论纷纷。

    由始至终白明月都呆呆的坐在那看着洛芷珩,他心中高贵的女人,竟然是个被人非礼后的破烂?这样的洛芷珩还配得上他吗?还值得他喜欢吗?可是他的眼前却还是那些画面,洛芷珩衣不遮体的画面,他只觉得火焰在 身体里燃烧,看着洛芷珩的目光里充满了邪恶!

    “母妃!!”穆云诃震怒咆哮!有记忆以来第一次叫出了这个陌生而疏离的称呼!也许从王妃开口指证伤害洛芷珩开始,他们母子之间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再也不能如以往那般亲切了。

    洛芷珩的脸色惨白到不能在白,震惊而茫然的看着王妃。她到现在还不明白,为什么一向温柔和蔼的王妃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来伤害她?她更不明白为什么王妃要污蔑她啊?她并没有被人强/暴啊?可是她不用明白了,因为有些伤害是没有理由的,而她,对王妃而言到底是个陌生人吧。

    那一瞬间,洛芷珩从云端跌落到极地,摔得粉身碎骨,血肉模糊!摔碎了一颗一直努力维护彼此关系的爱心,也摔碎了对王妃一直以来的敬重和关心。更摔碎了她与人为善的纯真!那一刻她骤然明白,不是所有人都可信可靠可亲的!可笑过去的她竟然还傻乎乎的对人家好,原来她才是那个最大的白痴傻瓜!

    “洛芷珩!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母亲都已经亲口承认了,本宫真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明明那么下贱肮脏了,却偏偏还敢站在这里大呼小叫,你以为穿的光鲜亮丽就能够遮掩你衣服下的肮脏身体吗?简直是可笑!”穆清雅义正言辞的怒斥洛芷珩!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洛芷珩在那一瞬间仿若被孤立,被一切她热爱过的人狠狠抛弃和鄙夷,她的心忽然冷了,讥讽的看着众人,也放开了穆云诃的手。

    一更到,画纱努力写二更去哈,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宝贝给画纱加油打气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