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45 君心待我诚如此,我自不会负君心!绝地反击!

悍妇,本王饿了! 245 君心待我诚如此,我自不会负君心!绝地反击!

    就算他一直紧紧牵着她又能如何呢?这也改变不了他是那两个女人儿子和弟弟的事实。

    洛芷珩在那一瞬间被千夫所指,信心和秦刚遭受背叛,她甚至心灰意冷。可她强大的心不允许她倒下和脆弱,敌人还在笑,她怎么能哭呢?就算那么难过,她也会想尽一切办法将敌人打倒,然后在找个角落自己偷偷的哭。

    “阿珩!”穆云诃眼底掀起了一片狂风暴雨,落空的手掌牵连着他的心也刹那间冷却下来,惊恐布满瞳孔,那一瞬间冷漠下来的洛芷珩,让他绝望。

    “难道穆王府很喜欢收敛破/鞋吗?”诸葛画栾再度猖狂,讥讽着大笑道。在她眼中,洛芷珩已经是死鱼再也无法翻身了。王妃已经给她定罪,那她就必死无疑。

    穆清雅恶毒的说道:“是!王府绝不会要这种肮脏的女子做媳妇,穆云诃,你要还为王府考虑,那就将洛芷珩休掉!亲手将她赶出去!”

    这番话震惊的何止是满朝文武?

    “穆清雅!你闹够了没有!你究竟想干什么?”一直压抑沉默的皇后终于忍不住出声!在她看来,今天的穆清雅简直是想要将人逼死,洛芷珩做错了什么要被穆清雅这样对待?还有那个诸葛画栾,更是混蛋!

    算她子也人。“姐姐!怎么能说是我闹呢?我也是在维护穆王府的颜面啊。穆王府里怎么能留一个不干净的人呢?以后云诃是要当家作主的,他的妻子必须贤惠干净,我这个做姐姐的总不能看着自己的亲弟弟整天顶着个绿帽子过生活吧?”穆清雅反唇相讥,一脸的无辜委屈。

    “你!”皇后还要说什么,却被皇帝一把抓住拉着坐下,皇后怒道:“你为什么不开口?你不是对洛芷珩很看好吗?”

    皇帝蹙眉,他自然想开口保住洛芷珩,但是洛芷珩如果真的做了那样的事情,并且被人给强/暴了,那对那位先祖的名声也有影响啊,他实在是挣扎,是该保住洛芷珩,还是先等这件事情过去之后在揭开洛芷珩身份呢?

    无疑,保护那位先祖的名誉更被皇帝看重,皇帝选择了沉默。

    “这是本王的家事,是本王自己的事情,与其他无关!本王永远不会休弃洛芷珩,她这一辈子都会是本王唯一的妻子,谁也不能更改这个事实!你们接受也好,不接受也罢,总之你们无权来干涉本王的人生!”穆云诃彻底被激怒,他清冷的眸子里是满满的暴虐,目光看过母亲苍白的脸,再无一丝留恋与温暖!18rfp。

    王妃不悦的说道:“云诃!你也要为你父王想一想啊,还有穆王府,你怎么能这样不负责任?女人有的是,母亲还可以给你再找一个干净的好的,你……”

    “够了!”洛芷珩一声怒吼,打断了王妃的话,她冷冷的看着王妃,那目光太过于犀利狠辣,以至于王妃也不敢直视她的眼。

    洛芷珩抬眸,眼底一片孤绝杀戮!

    这些人都在逼迫她,都想要伤害她,王妃过河拆桥冷血无情,穆清雅莫名敌意赶尽杀绝,诸葛画栾心机狠毒落井下石,还有那些文武百官们的议论和嘲笑,每一个都是一把无形的利剑,厮杀着洛芷珩的心,让她那么痛,却也那么坚强孤傲。

    “今天,我终于算看清了人性了!谢谢你们给我的伤痛和耻辱,更感谢你们今天给我的教训,让我知道,那些外表看上去温柔慈祥的人,其实不一定就真的温柔慈祥,他们也可能是披着羊皮的豺狼,专门做丧尽天良之事!”洛芷珩冷言冷语,毫不客气的暗讽王妃。

    穆云诃脸色一瞬间难堪,那个人毕竟是他的母亲,洛芷珩的话让他心痛又绝望。

    “不过我洛芷珩做过的事情我承认,就算是被强/暴又能怎么样?你们还想杀了我不成?但是这上面的人不是我,你们一口咬定是我被强/暴了,那敢问王妃,我是被谁强/暴的啊?又是怎么会被强/暴的呢?”洛芷珩眯起的眸子里迸发出一种奇异的眼光。

    那一瞬间她便想到了一种可能,能够将她推到今天这种绝境难堪之中的事情,还让王妃一口咬定的,只怕只有她去见世王那次了。她在回来的马车上昏迷,第二天穆云诃的腿就受伤了,然后他们离开的时候王妃对她态度的转变,还有穆云诃那个雨夜里面的冷血杀戮。一切,都证明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

    只怪她那时候太傻太天真,竟然没有往这方面联想,

    “阿珩你别这样。”穆云诃心惊胆战,这样冷漠带笑的洛芷珩,让他惊恐万分。

    王妃被洛芷珩的逼问惹怒,她更恨儿子竟然会被洛芷珩迷惑的如此没了骨气,便怒声道:“怎么?你就连被人非礼了都不知道吗?还是你想让我说出那个人?可以,我来告诉大家,那个非礼洛芷珩的人就是世王!”

    嘶!金碧辉煌的大殿里仿若瞬间蒙上了一层冰霜,众人骇然失色!

    世王,那可是银月国的人,为高权重神秘莫测,谁敢招惹世王?世王若真的非礼了洛芷珩,那洛芷珩也只能忍受了。

    砰地一声巨响,一直看热闹的毒圣踹翻了桌子,指着王妃厉声道:“你说什么?!世王非礼了洛芷珩?”

    王妃被吓了一跳,她并不知道这老头是谁,可见他穿着小厮的衣服便怒道:“你是什么人?竟然敢指着我说话!”

    “你个老淫/妇!老子问你话呢,世王怎么可能强/暴洛芷珩?怎么可能?你亲眼看见了?你看见了吗?快点告诉老子!”毒圣那一瞬间仿若癫狂,一脸错愕古怪的表情嗷嗷乱叫,甚至差一点掐住王妃的脖子,被一旁站立的纳兰代百给不着痕迹的隔开。

    王妃气得满脸通红,活了一辈子第一次被人骂成是老淫/妇,王妃怒不可遏的道:“本王妃要杀了你!”

    洛芷珩那一刻的笑容古怪而轻蔑。这个傻子,她如果真的杀了毒圣,那么她的儿子可能活下去的机会也会大大减半,甚至全无。毕竟世王与毒圣之间关系匪浅呢。可是那一刻,她的心冷了,不愿意管了,她甚至想要亲眼看看当王妃杀了毒圣之后,得知毒圣是唯一能救穆云诃的人的时候,她会有一种什么样的表情呢?那一定很有趣吧?

    不过这种想法很快被小喜子打破了,他在王妃耳边呢喃几句,王妃瞬间大惊失色,彻底老实了下来。

    洛芷珩冷嘲的看着他们,一下就明白了一件事。难怪穆云诃那么痛恨世王,恨不能杀了世王,还那么抗拒世王的帮助呢,原来穆云诃一直以为世王非礼了她。可穆云诃从来不在她面前提起这些,压抑着难过和名誉,还对她一如既往,洛芷珩不知道穆云诃究竟承受了多大的压力和绝望,但她感激他为她所做的一切还有忍耐。冷却的心有了松动,她悲伤而冷漠的情绪,也因为穆云诃而有了一丝易碎的温度。

    君心待我诚如此,我自不会负君心!

    “闹剧到此为止吧!”洛芷珩清冷的声音缓缓的传遍了大殿,众人的声音渐渐消失,人们不明白都已经被打入谷底了,为何洛芷珩还能如此镇定?她难道不害怕?

    洛芷珩明白他们眼中的那些鄙夷和唾弃,脸上的冷嘲让她看上去冷艳性感,她拿着那张画说道:“这里面的女子不是我!”

    “洛芷珩你还在狡辩!”穆清雅简直爱死了洛芷珩这种垂死挣扎的感觉,她配合的指责,心理面却期待着当洛芷珩山穷水尽之后的绝望和崩溃!这就是敢与她作对,破坏她事情的下场!

    洛芷珩嘴角勾起讥讽的冷嘲,嫩白的手指指着那画面上女子的胸口,一字一顿的道:“因为她的胸口上是什么也没有的!而我,胸口上是有胎记的!”洛芷珩又用一种鄙夷的声音笑问王妃:“你既然一口咬定这画里面的事情是真的,又说我就是这画里面的女子,你又亲眼看见那天的全过程了,那么请问尊贵的王妃娘娘,您有没有看见我胸口上到底有什么胎记呢?”

    王妃猛地被问住了!她瞳孔紧缩,愣愣看着洛芷珩的目光里终于有了一丝龟裂,在这样千夫所指的枪狂下,在这种绝境之中,洛芷珩竟然还能怒而不乱,有条有理的反驳她,那样的冷冽目光和口吻,简直是王妃平生所见之最!这样的女子,只怕才是最最可怕的吧!

    然而王妃不认输!因为洛芷珩确实被人非礼了!那天回来时候的狼狈历历在目,但她却真的不知道洛芷珩的胸口有什么,毕竟那天洛芷珩的身体被穆云诃的长袍包裹的紧密。王妃一时间答不出来,又怕是洛芷珩在故弄玄虚,在洛芷珩凌厉的目光压迫下,王妃的脊背出了一层冷汗。

    见王妃被质问住,所有人瞪大了眼睛!心情也跟着这件事情的发展而忽高忽地起来。这可真是峰回路转!简直精彩至极!洛芷珩的绝地反击虽然未必有效,但她却将王妃质问住了。难道这幅画里面的人真的不是洛芷珩?洛芷珩的胸口究竟有什么呢?

    二更到,画纱继续写加更去,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宝贝给画纱加油打气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