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47 无耻没下限!休书我来写!弃妇很狂妄!

悍妇,本王饿了! 247 无耻没下限!休书我来写!弃妇很狂妄!

    穆云诃将洛芷珩的衣服合好,一点一点的系紧,眼底殷红似血的光凝聚着一片杀戮。

    “为什么要这样做?你该知道他们若要为难你,就算你证明了自己,他们一样有千百种理由来攻击你。阿珩,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一点都不值得?”嘶哑的嗓音里那种浓浓的无力感与沉痛,仿若轻易就能将穆云诃的灵魂击碎。

    洛芷珩任凭他作为,浅笑道:“别人怎么看待我与我何干?我想要的只是对你问心无愧而已。虽然我不清楚那天发生了什么,但你一定是误会了我,我不知道要怎么来证明我的清白,但只要你愿意相信我,我就一定会找到证据来证明我。我只要你一句话,你信不信我?”

    穆云诃深深的看着洛芷珩,她的眸子一如既往的明亮透彻,褪去了之前的戾气与暴怒,美好的让他窒息,也让他不忍伤害。他明知道洛芷珩确实被世王伤害了,那天的画面他还历历在目,但洛芷珩却一口咬定她是清白的,穆云诃并不觉得是洛芷珩在抵死狡辩,虽然他脑海里一片混乱,也觉得这很匪夷所思,但他就是愿意相信她!

    这种信任,不需要理由,只因为她是阿珩!

    “我信!”穆云诃听见自己清晰而坚定的说道。

    洛芷珩一刹那笑颜如花!

    “云诃你疯了?你竟然被这个妖女迷惑成这样?明明她就已经被人糟蹋了,你竟然还相信她?”王妃几乎是怒吼起来,所有的温柔和慈祥被撕裂,她受不了不桢洁的女子!尤其是洛芷珩这样死鸭子嘴硬的践人!明明就已经被人强/暴了,他们都清楚的知道啊,怎么还能这么面不红气不喘的说谎?而她引以为傲的儿子,竟然被这个女人迷惑的一点理智都没有了吗?

    王妃惊恐极了,仿若即将失去儿子一般,她厉喝道:“小喜子!快点将你主子拉回来,不准他在和那个妖女靠近!快啊!”

    小喜子踌躇不前,他并不觉得小王妃是妖女,甚至他觉得老王妃也太过分了,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一心一意保护帮助小王爷的女人呢?

    “小喜子!你也被那个妖女迷惑了吗?你忘记是谁将你从皇宫里面带出来的吗?你忘记是谁将你养大照顾你的吗?你竟然敢不听我的话!”王妃快要被气疯了,口不择言的开始失去了贵妇的风范。

    “王妃娘娘……”小喜子都快要被逼哭了。

    “没用的废物!你们还不快将小王爷给拉开!快把小王爷保护起来,远离那个妖女。”穆清雅见状连忙清喝道!他们已经被洛芷珩着一个胎记弄得一时间无言以对,但洛芷珩的略占上风并不能让穆清雅收手,相反,她还更坚定了要除掉洛芷珩的想法。洛芷珩太危险了,只要给她一点的机会,她就能立刻的翻身,这样的人,绝对不能留!

    四周的侍卫立刻涌上来将穆云诃包/围住,并且抓住穆云诃的手臂硬生生的拽他。

    “滚开!”洛芷珩吓坏了,出手攻击最近的士兵,但他们人多,她又护着穆云诃,难免吃亏,后面不长眼,立刻被人用刀鞘狠狠的给了一下。打得她闷哼一声猛地往前踉跄了几步。

    “阿珩!”穆云诃目眦欲裂的咆哮:“你找死!”

    那偷袭了洛芷珩的侍卫被穆云诃殷红的眸子吓住,一瞬间僵硬。

    洛芷珩回身就是一脚,重重地踹在了侍卫的胸口,将那侍卫狠狠的踹的倒飞出去!

    “你没事吧?”两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问了对方一句,默契而关切。也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浓浓的愤怒与愁苦。18tIa。

    眼看着穆云诃被人用力抓着,那单薄的身体让洛芷珩心疼至极,她彻底放弃了抵抗,对王妃怒吼:“你看不见穆云诃现在是什么样吗?他的身体能经得住这样的拉扯吗?你还配做一个母亲吗?你口口声声的说爱穆云诃,可是你现在却眼睁睁的看着他被人伤害!”

    王妃面色惨白,她看向穆清雅,但现在这个女儿已经在不是曾经那个对她言听计从的女儿了,她甚至会觉得恐惧面对这个女儿,让她怎么敢开口劝说?

    穆清雅目光讥讽,这就心疼了吗?穆云诃果然是你的心头肉!不过你别着急,她会让你的心头肉一块块的腐烂和颓败下来,一块块的挖下来,最终让你的心头肉死去!让你也品尝一下丧失爱子的仇恨与绝望!

    “不准停!将穆云诃给我带过来!”穆清雅狠狠的喊道。

    “穆清雅!”皇后实在看不下去了,她拿起来茶杯就要掷出去,却被皇帝硬生生的看住。

    “你不要动,今天是她的日子,你还看不出来吗?她今天这是摆了一出鸿门宴呢,玩弄的不仅仅是下面那几个,还有你我。这就是你一直心疼的好妹妹,这就是你一直为了她退让的好朋友。”皇帝在皇后耳边讥讽的道。

    皇后满眼痛苦,僵硬的冷笑道:“你明知道,为什么不阻止?她现在这样如同疯子,岂不是也有损你皇帝的形象和威严?”

    皇帝嘴角挂着高深莫测的笑容,模棱两口的道:“她越是不好,群臣们就越是不喜,自然对她的意见也就越大。”朕高兴都来不及呢!

    皇后听的愣住,迷糊至极,可是下一刻皇后一张脸惨白至极:“你要借刀杀人?你想废了她的贵妃之位!”

    群臣们不喜欢,就会上奏皇帝来弹劾,一个人说的话也许不管用,但一群人呢?满朝文武呢?还有那些诰命夫人呢?如果真的是这样,就算皇帝与穆清雅有一段年少情,穆清雅救过皇帝一命,只怕皇帝也会‘碍于群臣非议’而‘不得不’废掉穆清雅的贵妃之位吧!

    好一个见缝插针的借刀杀人!又恨又毒却也杀人于无形!

    皇后心惊的看着皇帝,那温文尔雅的外表下究竟隐藏着这样一颗毒辣绝情的帝王心?

    “皇后明白了?想要阻止朕吗?”皇帝竟然丝毫不隐瞒皇后,笑得云淡风轻。

    “为什么?你不是爱她吗?”皇后不知道自己的声音是从哪里找到的,皇帝对穆清雅这位宠妃尚且如此,那么对她呢?只怕会更加的薄情寡义。

    “爱?这个世上配朕用爱的,只有一人。她穆清雅,不配!”皇帝薄唇勾起薄情的笑,淡漠的声音只有皇后一人听的见。

    皇后的心一寸寸的冰凉下去,这就是帝王,都说自古帝王最薄幸,此言果然不假。但她却已经无力再去阻拦什么,穆清雅今日的所作所为,已经彻底的踩破了皇后对她的底线和姐妹情,她再也不想为穆清雅而去收拾残局了。

    穆清雅已经陷入了报复的快/感之中,看着害她痛不欲生的母亲那一脸的心痛难过,她觉得快乐的想要大笑,看见穆云诃那么难堪和挣扎,她好想对她死去的儿子说一声,儿子你看见了吗?娘马上就可以将你小舅舅送去陪你了,阴间是不是很冷很孤独?不要紧,你最喜欢的小舅舅马上就回去找你玩了,在那里,你们还能在一起玩耍!

    穆云诃被人毫不顾忌的拉扯着,他还在挣扎,人们的议论和惊呼,王妃惊慌的喊声,穆清雅的疯狂,诸葛画栾的幸灾乐祸,混乱的场面一时间失控!

    洛芷珩忽然大喝一声:“放开他!你究竟想怎么样冲着我来好了,别这样对他,他的身体受不了这样激烈的撕扯。”

    穆清雅嘴角挂着一抹嘲讽:“本宫的亲弟弟,本宫自然不会害他,用不着你在这里装好人!本宫要做的很简单,那就是决不允许穆云诃的身边有个不干净的你,不管你怎么狡辩否认都好,今ri你必须和穆云诃划清界限!你刚刚那当众脱衣服这种不知检点恬不知耻的行为都能做出来了,可见你这个人有多的下贱和不堪!你配不上本宫的弟弟。”

    洛芷珩冷笑,她脱衣服也只是被迫而已,但穆清雅竟然嘴一瞥就又给她安了一个罪名,只是褪下一点衣服就叫脱吗?果然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不就是一个胎记吗?是我忘记画上了。”诸葛画栾忽然疾风的笑道。

    众人震惊!洛芷珩目光猛地看去,清冷而阴狠。

    “你说什么?”穆清雅眯眼,嘴角勾起了诡异的笑容。

    诸葛画栾苍白的脸仿若鬼一般阴森森的笑了起来,大言不惭的道:“我知道她身上有个胎记,只不过我刚刚忘记画了而已。”

    怎么可以有人如此不要脸?怎么能够有人如此的BT和无耻?

    明明不知道洛芷珩身上有胎记,却在看见之后还能这么轻松的改口,好像说的是天经地义的一般,这样明显的反咬一口诸葛画栾还能做出一脸的得意样,简直让人无话可说了。

    你如果真的知道,刚刚怎么不说?干嘛人家洛芷珩证明了之后,所有人都知道人家胸口有胎记的时候,你才反口?太过于明显的谎言让诸葛画栾的人品和无耻瞬间低到了极限,反而让人们开始有了同情洛芷珩的想法。

    也许洛芷珩真的是被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诬陷的呢?但是又怎么解释王妃的话呢?

    “哈哈!原来是这样啊,你怎么不早说呢,洛芷珩你还有什么好说的?”穆清雅好像一瞬间就理直气壮了起来,明知道诸葛画栾是故意陷害了,但还是好像把这当成是真的了,穆清雅对洛芷珩的敌意也显而易见了。

    洛芷珩就笑了,她怒极反笑!果然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贱到极限没有下限!她今天算是见识了什么叫‘女中豪杰’!就是两个不要脸的肆意践踏别人,拿着错误当品德来做事的践人!

    洛芷珩没有在争辩什么,而是问诸葛画栾:“你知道我胸口有胎记,是谁告诉你的?是王妃吗?”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这种下贱无耻的女人凭什么来质问我?”诸葛画栾颓废的好像鬼脸的容颜上做出了趾高气扬的表情,看上去着实可笑。

    洛芷珩又看向王妃,声音里甚至有着笑意:“请王妃告诉我,你们三人今天连起来这样对付我,究竟是为什么呢?诸葛画栾与我有仇,她报仇我能理解。但我洛芷珩从不认输穆清雅,为什么你也要针对我?而王妃,我不说对你有恩,但对你们母子有情有义这一点你不能否认吧?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吗?你不要紧张,想让我离开很容易,但我就算走也要走个明白。”

    王妃心口发赌,但她不愿意在洛芷珩面前示弱。洛芷珩不干净了就不能做穆王府的人,不能给穆王府丢脸!她是在维护穆王府的颜面!一瞬间她就理直气壮起来:“因为你已经配不上云诃了。一个失贞的女子,没有将你处死已经是对你的仁慈了。”

    这就是理由!多么冠冕堂皇和正义凛然的理由啊!她都快要为王妃的话而鼓掌致意了!看看王妃多么的铁面无私,多么的在乎王府颜面?

    “还和这女人废话什么?本宫本来好意请她进来联络感情,但她在宫里几日闹腾的人仰马翻,还杀死了皇上御赐给本宫的一对鸟儿,本宫都看在云诃的面子上饶恕她了,哪知道她竟然犯下如此大错,绝不能容她!来人,笔墨纸砚伺候,本宫与今天在场的诸位做个见证,穆云诃你立刻写下休书一封!洛芷珩不配在做穆家妇!”穆清雅就独揽朝纲一言堂了,赫然对穆云诃下了命令。

    穆云诃狠绝怒喝:“不可能!本王不会写休书,你们也没有权利来命令本王!本王今日叫你一声姐姐,但这声姐姐,本王叫的不甘心!本王从不知道,原来本王记忆中善良的姐姐,如今已经面目全非,变得如此丑陋和狭隘!今ri你若逼迫本王写休书,那就是逼迫本王与你断绝姐弟关系,那么今日开始你我就将是仇人,而非亲人!因为是你害得本王抛弃妻子!”

    他们到底势力薄弱,这里不是穆王朝,没有父王留下来可听他调遣的精兵强将和暗卫,这里也没有那几位法老的保护,这里有他的至亲,但如今穆云诃却有一种众叛亲离的绝望感,这里只剩下一个与他并肩作战的洛芷珩,但他的阿珩却被这群人无情的伤害!他恨,恨这里所有的人!

    “不要乱说话!”王妃企图阻止穆云诃,但穆云诃看向她的目光那么冰冷,再无一点温情。王妃惊恐至极。

    穆清雅却一点不在意穆云诃的胁迫,她冷笑道:“你不明白这些,等你以后成熟了,你就知道母亲和姐姐今日所作都是为你好。还看着干什么?还不伺候小王爷写休书!”

    便有人立刻控制住穆云诃的身体,孔武有力的侍卫三四个,自然能够将穆云诃控制的很好,任由穆云诃在怎么挣扎嘶吼,但他的手还是被人抓住握着毛笔,沾墨,落笔!

    “放开我!!”穆云诃的声音几乎泣血,一张惨白的脸上青筋暴跳,血红的眸子里有莹润却破碎的光,他看着洛芷珩,那么绝望和惊恐,薄弱的身体此刻却爆/发出来那么强大的力量,他的手臂被人硬生生的压着,按着,他的拳头也在颤抖,那侍卫的手紧握他的,逼迫他落笔,但那笔就那样悬在纸上,沾满墨汁的笔尖上墨汁滴落,颤抖着甩的到处都是。充满了压迫与凌乱。

    洛芷珩就那样看着穆云诃的脸一寸寸的惨白,发青。她看得见他眼中的坚持和信守,她也看得见他的不甘心!是啊,怎么能甘心呢?被逼到这种绝境之上,让她又如何能甘心?

    “放开他吧,休书我来写!”颤抖的唇瓣突出破碎的话语,她干涸的眼泪在那一瞬间落下。

    “阿珩不要!!”穆云诃尖叫。

    他到底是不谙世事的纯净男子,在强权之下不懂低头,他想要守护她,却偏偏一次次将她推向更远。这不怪他,只怪世俗和阴谋,只怪这个世上看不的他们好的人太多。所以她不怪穆云诃。穆云诃不懂得低头,她来低头。他们不就是想要让她声名扫地,想让她与穆云诃没有关系吗?可以!她来做!所以别逼穆云诃了。

    穆清雅一挥手,那群侍卫立刻松开了对穆云诃的压迫,但却抓着穆云诃将他控制在更远处。

    洛芷珩一步一步走向案桌,在人们各异的目光中拿起了那支笔,就在那张染上墨汁的纸上落笔,她动作行云流水毫不犹豫,似乎对这段感情这场婚姻这个人一点都不留恋,自始至终没有抬头再看穆云诃一眼!

    “不、不!别写,阿珩不要写!”惊恐的声音终于哽咽,穆云诃为洛芷珩撑起的坚强与狠辣被残酷的现实击打的支离破碎,那只有洛芷珩有幸窥见的单纯脆弱终于浮现。

    诸葛画栾目光复杂的看着穆云诃,有仇恨有痴迷,就算他将她的手臂斩断了,但她还是不可抑制的爱上了他。她也知道自己有点犯贱了,人家那么伤害自己,自己却偏偏不可自拔的爱他。她今日疯狂的报复其中就有因为穆云诃的原因。穆云诃连看都不看她一眼,那么她就要将穆云诃心头索爱彻底毁掉!看,她做到了!今天开始,洛芷珩将一文不值,将成为一个破/鞋弃妇!将再也没有资格与她诸葛画栾相提并论。

    笔锋浓转淡,她手腕的力道渐渐收拢,她名字的最后一笔,轻颤!

    洛芷珩拿起休书猛地面对着一旁的一个侍卫,命令道:“你来念!以免有人说我作弊!”

    那侍卫见贵妃娘娘点头,便大声念道:“休书!今有豪门落纸横被人指控惨败他人强/暴,夫家婆母姑姐咄咄相逼,逼夫休妻,从今日起,落纸横与穆云诃再无瓜葛,各自婚嫁不得干涉!弃妇:落纸横,立书人:穆云诃!”云衣为就合。

    一封休书,不论格式对错如何,但言辞间洛芷珩将她彪悍的风格发挥得淋漓尽致,几句话字里行间毫不客气的点明了王妃与穆清雅的败坏,她没提诸葛画栾,因为诸葛画栾甚至不配出现在她与穆云诃之间。

    众人没想到她敢这么写,而穆清雅与王妃都是脸色难看。但穆清雅却不在乎这些,只要洛芷珩写休书就行。

    “为什么要这样做?洛芷珩你代替不了本王!本王承诺过你的到死也算数!本王说这辈子也不会休弃你,你是本王一辈子的妻子,你就永远都是!谁也不能代替本王,就算是你也不可以!!”穆云诃咆哮。

    他胆战心惊,他恐惧至极。这封休书当着整个南朝文武百官立下,自此之后就再难更改了。洛芷珩不再坚持他们的感情了吗?她已经被他的父母逼迫的要放弃他了吗?穆云诃只觉得刚刚升到云端的自己再一次狠狠坠入地狱。

    洛芷珩将那张休书又举到了穆云诃面前,冷冷的说道:“你仔仔细细的看好了,这封休书的每一个字你都给我看好!不是我绝情,而是你的母亲姐姐太无情,是他们要分散我们,我洛芷珩向来不吃亏的,谁也别想伤害我!用不着他们赶我走,我也许别的比不上你们豪门大族,但是我的骨气却不必你们少!”

    穆云诃双眼通红的瞪着那封休书,双手胡乱的去抓,恨不能立刻撕毁这张纸!他们之间的关系,历尽艰难险阻都没有被斩断,怎么能被一张几乎没有重量的纸给斩断呢?可是猛然间,他的手就僵住了,一双瞳孔暴怒的眼睛直愣愣的看着那上面的几个大字,表情瞬息万变。

    洛芷珩目光一闪,猛地将休书收回放在怀里,冷冷的道:“既然这休书是给我的,那么我就直接收着了,不用再给穆云诃写一份了吧?”

    “自然不用,你若早点这么干脆的话,在那么又何必闹的如此不愉快?要不是你太能闹腾的话,恐怕你今后还能找个人嫁了的,但现在,只怕你在想嫁人都难了呢。”穆清雅和颜悦色的笑道。

    可真够恶毒的!就连她以后嫁不嫁人都想要干涉吗?

    一改之前的颓废与愤怒,扬起笑脸,洛芷珩竟然丝毫没有被休弃,成为弃妇的绝望,反而一脸狂妄的说道:“我真要感谢你们啊,今天要不是你们这群人,我怎么可能这么痛快的就脱离穆王府?你们以为我很愿意和穆王府捆绑上关系吗?要不是穆云诃还有几分姿色的话,我早就远走高飞了。今天感谢你们还我自由,虽然我好舍不得穆云诃这个绝世美男子,但谁让我生来薄情呢?天下美男何其多,感谢你们给了我游遍大江南北,采遍九州美男的机会。”

    所有人被洛芷珩这番大胆毫不忌讳的话惊得目瞪口呆!

    诸葛画栾满眼寒霜,她以为她狠狠的打击了洛芷珩,她以为她能看见洛芷珩痛哭流涕,她以为她打败了洛芷珩。可是怎么刚刚还掉眼泪的人,眨眼间就笑颜如花生龙活虎了呢?这太颠覆了,完全是不合逻辑的啊!洛芷珩已经是弃妇了,是弃妇!!她怎么还能笑得出来?

    “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王妃也被洛芷珩这混不吝的话给气得差点没一个倒仰晕过去。

    穆清雅痛心疾首的道:“果然是家门不幸,云诃啊,这样的女人你还有什么好留恋的呢?让她立刻滚蛋吧,姐姐会给你找更多更好的女人的。”

    穆云诃好像受刺激过度了一般,愣愣的看着洛芷珩也不说话也不挣扎了。半晌他冷静的声音回来,听在别人耳中是那么绝情和冷酷:“你滚吧,现在本王不想看见你。”

    洛芷珩娇笑道:“恩,我滚,你最近可别想念我,因为我可没时间想念你,不过咱们好歹夫妻一场,最后在拥抱你一下总可以吧?”

    她走上前,侍卫们在穆清雅的暗示下退开。洛芷珩拥抱住穆云诃,手摸着他的胸口,两个人之间亲密无间,她甚至轻佻的亲吻了一下她的耳畔,那么软,那么快。

    穆云诃僵硬在原地,看着她放开他,然后笑着说‘我走了’,然后看着她就那样挺直了脊背,在人们各色的目光中,坚定而高傲的走出大殿。

    这一场闹剧,似乎就因为洛芷珩的主动退出而画上句点,一段婚姻,竟然就这样无疾而终?而刚刚还难舍难分的两个人,却在眨眼间便彼此绝情。他们是真的放开彼此了,还是绝望到再也不敢拥有对方?

    想那么轻易的离开,简直做梦!你安然无恙,怎么能让穆云诃痛彻心扉?穆清雅目光阴狠,一挥手,大殿之中的带刀侍卫立刻涌了出去。

    洛芷珩刚刚迈出大殿高高的门槛,站在日光下,身后狂乱的脚步追赶声,还有穆云诃暴怒的咆哮同时响起:“穆清雅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只是不能留下一个败坏了穆王府名声的践人而已!现在开始她与你无关,本王帮你斩除一个玷污你名声的败类而已。”穆清雅的声音阴冷响彻大殿内外。

    洛芷珩在殿外冷笑,谁斩除谁,可不一定呢!

    一更到,画纱继续努力写二更去哈,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宝贝们用力砸啊,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