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49 抽丝剥茧!(推荐票34000加更)
    两天后,不知名小客栈里

    洛芷珩与奶娘坐在客房里对饮,她一边看着手中的资料,只觉得头疼至极,穆云诃明明那么干净的一个人,过去也同样干净的太彻底,从这些资料上来看,实在是看不出来什么,最终让她觉得奇怪的只有几张纸。

    那上面分别记录着穆云诃年龄,生病的时间和起因,上面赫然是落水惊吓四字!穆云诃年幼的时候落水过?但他明明是中毒!还有那段几乎不为人知的有关于王妃的过往。争宠吗?真没想到看上去温婉端庄的王妃,过去也是那么的肮脏丑陋!自然,在穆云诃生病前的这段时间里,穆清雅的名字赫然在上!

    一个空缺穆云诃生命里多年的女人,却偏偏在穆云诃生病之前出现过,这不得不让洛芷珩敏感,何况她现在对穆清雅一点好感没有。

    “小姐现在大街上到处都是缉拿我们的人,我觉得我们还是回世王行宫最安全,您怎么看?”奶娘为洛芷珩倒了一杯茶,阴沉的道。

    “世王那里我们不能回去,现在世王与我之间的事情已经沸沸扬扬了,虽然人们惧怕世王背后的势力,但世王现在没出关,我们之间的事情我自己说不清楚,再继续住在那里只怕会徒增事端。而且穆清雅一定会派人去世王行宫闹腾,我们在那也未必安全,别忘了,世王那个人阴晴不定惯了,他未必就会帮我,万一在让我自己给自己一刀,我们岂不是得不偿失?”洛芷珩有条有理的说道。

    奶娘惊奇的笑道:“很好奇小姐为何如此淡定?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两天了,外面已经将您抹黑的彻底,各种流言蜚语大街小巷到处都是。您难道就不害怕不紧张吗?”

    “还有紧张那个有什么用?更何况我清者自清,自然不惧怕他们。而现在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想办法将穆云诃从那女人的手里带出来。那天我离开皇宫,之所以没带走穆云诃,是因为我势单力薄,虽然后来知道你回来了,但穆清雅身边还有一个死太监,而且那里毕竟是皇宫,必定会有许多隐藏的高手,虽然不知道南朝皇帝为何会如此纵容穆清雅的胡作非为,但我若是轻举妄动谁知道那皇帝会不会一声令下拿下我?”

    “可现在看到这些资料,我总觉得穆清雅这个人太过于诡异了。她对我的针对简直是莫名其妙的,而且毫不留情。诸葛画栾想要弄死我可以理解,但她凭什么?她与穆云诃之间多年未见,见面就撕破了脸,而王妃那个人你不觉得也很奇怪吗?在那天的事情里面,王妃好像一直处在一种劣势里面,她似乎还要看穆清雅的脸色。有母女是这种相处方式的吗?”

    “虽然王妃对我的指控和针对很明显,但我认为她们母女之间一定有什么秘密。而你带回来的这些资料,让我想到了一种可怕的结果,如果真的是我想的那样的话,那么穆云诃留在穆清雅身边就绝对不安全!”

    洛芷珩说完见奶娘神色更加凝重,便轻松笑道:“至于那些流言蜚语,不过是那几个女人的白痴举动而已,他们想要彻底击垮我,却不知道他们的这种不入流根本没入我眼,不过是看一场热闹罢了。”

    “小姐好胸襟!奴婢觉得您……好像不是您了。”奶娘似笑非笑的道,目光如炬。

    洛芷珩心下一惊,面上却不显,好整以暇的笑看她道:“哦?哪里不一样了,说来听听。要是变化太大的话我得赶快改回来,不然等我将小诃诃抢回来,他在不要我,那我岂不是很亏?”

    奶娘的笑容淡了:“人还是这个人,可心,不一样了。”

    “奶娘也学会读心之术了?”洛芷珩下意识的眯眼,淡笑道。却第一次对她的这位奶娘有了警惕。

    “小姐别紧张,奴婢要效忠的只是奶娘这个人,只要您的身体还是这个身体,您身体里的血脉还是我要效忠的血脉,其他的奴婢不在乎。相反,您变成这样,奴婢很开心!这样的您才不会给您外祖丢脸。”奶娘不紧不慢的表忠心,可每一句话都让洛芷珩瞳孔紧缩。

    她可不是个人!她是民/国不知道怎么游荡过来的野鬼啊!奶娘不可能发现吧?如果发现了怎么办?洛芷珩犹豫了一瞬间,淡定笑道:“我叫洛芷珩,我也是洛芷珩,这点是真的。”

    既然不知道怎么说,那就说实话吧。反正她上辈子就叫洛芷珩!

    奶娘一愣,暗暗欢喜,大小姐果然还是大小姐!她刚才真不应该试探的,虽然大小姐有些行为变得与从前不一样,但她却感应得到,刚刚大小姐说自己是洛芷珩的并没有说谎。那就绝对错不了。

    奶娘收起了刚才的威势,恭敬而愧疚的跪地说道:“小主人赎罪,奴婢逾越了。奴婢相信您还是奴婢的小主人。”

    洛芷珩并不知道自己一个实话却意外过关,她笑着让奶娘起来,漫不经心的问道:“你知不知道十几年前有一个用毒世家?”

    “纳兰家?”那娘立刻就道。

    洛芷珩眼睛一亮:“你知道这个纳兰家?快给我说说。”

    奶娘笑道:“纳兰家可是天下收藏毒药的大世家,他们家几百年流传,但不知为何在二十年前仿佛一夜之间就败落了,好像是他们的新任家主遇到了什么事情,不再经营家族,而在十五六年前吧,这个家族彻底隐退,再也没人知道他们在哪里。小姐难道怀疑小王爷身上的剧毒是来自他们?”

    洛芷珩并没有听到奶娘的问话,她呢喃着二十年前和十五六年前这两个时间,这两个时间里面,一个穆云诃还没出生,一个穆云诃才只有三四岁,怎么样也和穆云诃没什么关系吧?

    她手指下意识的敲打着桌面,百思不得其解中,忽然想起了离开皇宫那天穆清雅口中叫出来的那句纳兰!然后,所有的联想就仿若蜘蛛网一般在脑子里展开,密密麻麻错综复杂,一个大胆而匪夷所思的想法横空出世。

    洛芷珩问奶娘:“奶娘你还记得穆清雅身边的太监吧?穆清雅那天叫了一句纳兰,你说她会不会是叫那个太监?可是如果那太监只是个伺候她多年的太监,她那种冷血的人,应该不会那么紧张惊恐吧?”

    “奴婢不太明白小姐的意思。”奶娘被洛芷珩绕迷糊了。

    “你不用明白,你现在立刻去一趟世王行宫找佟老问一件事情,你就问他知不知道,穆清雅当年没有嫁给南朝皇帝之前,有没有和一个姓纳兰的人交好。”洛芷珩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眼睛都亮了,隐隐有种快要摸到真/相,就差最后一层窗户纸的感觉。

    “奴婢去是可以,但您自己在这里奴婢不放心,万一穆清雅他们的人找来了……”奶娘犹豫道。

    洛芷珩大笑起来:“你也不看看咱们俩现在是什么德行啊,你是个瞎了一只眼的老婆婆,我是个瘸了一条腿的傻姑娘,两个人都丑死了,更何况我们是出城之后装扮利落才回来的,累死他们也找不出我们,放心去。不过去行宫可要注意,穆清雅一定会派人在那里监视的。”

    天栈中娘着。两个人现在确实邋遢极了,住在最下等的房间里,看上去像逃荒的。奶娘这才放心的离开。

    奶娘这一去直到傍晚才回来,身上还有血,洛芷珩吓了一跳:“有人认出你了?”

    “不是,奴婢从行宫后门进去的,但还是被人盯上了,那里有高手,奴婢出来的时候故意绕了几圈,可是都没有甩掉后面的尾巴,所以到树林里想将他们解决,没想到出来的几个人都很厉害,不过还好奴婢将他们都解决了。不会被人发现这里的。”奶娘虽然说的轻描淡写,但洛芷珩能想象那场面的激烈。

    “这个穆清雅很诡异啊,她一个身在皇宫里的女人,身边哪来的这么多高手啊?”洛芷珩奇怪极了。

    “那些人都是大内高手!”

    奶娘冷静的一句话让洛芷珩震惊了:“先不管她。世王出关了吗?”

    “还没有。奴婢问了一下,但没人能说清楚他何时出关。”奶娘不屑的哼道。

    “用着他的时候总是掉链子,干脆叫失败大王算了!”洛芷珩冷笑一声问:“佟老怎么说?”

    奶娘敬佩的道:“还真让您猜着了,佟老虽然没印象,但棋圣与纳兰家的老家主却是棋友,他说他在二十几年前在纳兰家下棋的时候,见到过穆清雅去纳兰家。穆清雅和纳兰家的小姐是手帕交。”18rfp。

    “是了,全都对了!”洛芷珩啪地一合掌,脑子里那副关系图所有解疙瘩的地方瞬间都通了,可是因为通了,她却也陷入了一场震惊与狂怒中。如果事情真的是她想的这样,那么穆云诃该怎么办?他能接受吗?在没有确切证据之前,她又应该说出来吗?

    “奴婢还带回来一个消息,穆清雅要在明天就举行过继大典,并且这一次她的动作不小,请来了许多人,非常郑重,声势浩大。”

    洛芷珩错愕了,皇帝是傻了吧?竟然允许穆清雅如此疯狂?不过,明天吗?也好,明天她到可以将穆云诃抢回来。穆清雅不是喜欢热闹吗?明天她就给她来个大闹大典!砸了她的狗屁典礼!

    三更到!今天更新完毕,明天继续努力,宝贝们大么么,世王今儿没出来,明天出来,明天世王会给宝贝们带来一个大震撼的,你们绝对意想不到。求推荐票,去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