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50 大闹典礼!针锋相对!私生子!
    今天的南朝京城热闹非凡,一大早上就能听见街头巷尾的喧闹声。洛芷珩放下窗子系好腰带,抬头瞧见奶娘的模样,感叹一声:“我若真的是个男子,你就一定跑不掉了。这张脸要是出去,可要迷死多少男人啊。”

    奶娘娇笑起来,仪态万千的道:“公子说笑了,奴家不早就是您的人了吗?”

    洛芷珩一身鸡皮疙瘩,对面前易容成了妙龄少女的奶娘很是无语。今儿她做公子,和奶娘混进皇宫之中,其实很困难,但奶娘神通广大,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两张邀请函,洛芷珩对奶娘的厉害神秘已经见怪不怪了,那么多年前的秘密她都能挖出来,何况两张邀请函。

    奶娘带着她从后窗户悄悄出去,到了大街上,两个人就大大咧咧的雇了一辆豪华马车来到皇宫门口。此刻宫门前已经人满为患。今天皇宫三个正门完全打开,虽然不允许百姓们进入,但却允许人们观看。门口戒备森严,早有百姓们在此处等待,中间的正门目前是专门供可以进入的官员和有邀请函的人进入的。

    洛芷珩手拿玉骨折扇,一身红色劲装,墨发高束,金色缎带绑头,走起路来姿态翩翩,又易容的眉清目秀颇显英气,端的是个英姿勃发的俏儿郎。又有容貌姣美身形玲珑的奶娘亲密伴在身侧,一对璧人,自是引得左右男女不由得惊艳连连。

    洛芷珩走路的时候会微微抬起下巴,眼眸不经意的眨动间会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一看便会令人觉得是哪个贵族家受宠的公子。门口守卫善察言观色,自然不敢怠慢,抱拳道:“这位公子可是有你家大人的手谕?”

    洛芷珩冷哼一声,瞥了眼奶娘,声音低沉的道:“给他。”

    奶娘便娇笑着从流云水袖中抽出二张印刻着富贵牡丹的请柬,软语笑道:“喏,这就是我家公子爷的手谕。”

    那侍卫见状立刻面色一变,贵妃娘娘的邀请函,邀请的都是不再朝堂却拥有本事的人,比如一些世外家族,或者世俗上的大家族。本以为眼前这贵公子是个官宦子弟,却不成想竟然是世家子弟。

    “公子请!”匆匆查看一下便立刻放行,言辞恭敬。

    洛芷珩眼底闪过一抹嘲讽,今日的卑躬屈膝,可是你们昨日还对她围攻劫杀呢。果然风水轮流转吗?

    大典就在正门前的场地举行,一眼望去辽阔一片,两边已经摆放了桌椅,已经有一半的人落座了,裸照并没有按照邀请函上的位置去坐,她带着奶娘坐在了那种在最后面,一些富商做的位置。这种位置的人都坐在一起,不用分辨谁是谁,以便她隐藏。

    举目望去,左边是南朝的大臣家眷和商人,而右边分布的是一些别的国家的人,而佟老与慕容老将军等人赫然在座,就连画圣诸葛画魂也在。显然他这个南朝人是想和佟老他们联络感情啊。天闹好的定。

    “好巧呢,不过今天可能没有机会收拾他们家了,来日方长。”洛芷珩笑的意味深长的道。

    “这白家和皇室还真是有缘分啊,知道吗,二十多年前白家的大小姐和现在的皇帝可是青梅竹马呢,那时候二人只差婚宴了,哪真的后来皇帝出去游玩,回来竟然带回来了两个女人,一个皇后,一个贵妃,这白家大小姐心高气傲,当场就和皇帝翻脸了,最后二人的亲事也不了了之了。”

    洛芷珩面前的几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窃窃私语,她支棱着耳朵听,听的一阵无语。这死皇帝还能不能更风流一点了?什么人也敢招惹?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

    有一人连忙道:“那白家姑娘是想要做那个位置的,可她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就她那样的家世,凭什么做那个位置?人家穆王朝来的两个人哪一个不比她高贵啊。还敢和南朝皇帝使小性儿,这回好了吧,人皇上不要她了,她连个妃位都没有。”

    “要我看啊,今天白家能如此风光,也是皇帝对那白家小姐还有念想,不然怎么会让一个白家的孩子来过继?混淆皇室血脉这种事情,有几个皇帝会做啊?”一人感叹道。

    “谁知道呢,这南朝皇帝也是有胸襟啊,竟然允许贵妃这么闹腾,不过话说回来了,这白明月据说也是个厉害人物,从小就走南闯北的,眼界不俗,再加上皇帝和白家曾经的关系,进入皇帝法眼倒也理所当然。”

    “那白明月生的好相貌,就前几日,贵妃娘娘要过继白明月的消息传开了,还有人戏言说,白明月和南朝皇上长得像呢。”几个外国人议论纷纷。

    洛芷珩听着他们的议论,心中一动,想着白明月的样貌,再想着南朝皇帝那张儒雅的脸,眉眼倒是真的有些相似呢。

    她的表情立刻就古怪了起来,不是这么邪门吧?难道皇帝纵容穆清雅这种荒唐的行为,不是因为宠爱穆清雅,而是另有隐情?

    在她的沉思中,南朝皇帝等人到来,她抬头静静的看着皇帝的脸,平静的很,而穆清雅就从她面前走过,面带笑容,优雅自信,反而是皇后,面容憔悴苍白。她身后的玉公主也阴沉着一张脸,双眼通红的明显是哭了很久的。

    王妃也来了,落坐在佟老身侧,一样带着笑意却掩藏不住憔悴的脸,看样子真正高兴的人只有穆清雅啊。

    穆云诃也来了,但却是被人抬来的。他从软兜上下来便开始东张西望,苍白的脸上已经看不出一丝情绪了,整个人好像被万年寒冰浸泡过一般的冰冷冻人。目光也是冷的。王妃起身想要让他坐在自己身旁,但是穆云诃却躲开了王妃的触碰,坐在了佟老的另一边,自始至终对王妃都是视而不见。

    “小王爷还是看重您的。”奶娘在洛芷珩耳边轻笑道。

    洛芷珩眼底有笑意,穆云诃看上去是憔悴,但是他没有倒下去,便是她最开心的事情。他能够为了她而与他母亲抵抗,说不高兴是假的。

    经过了一连串的祭祖和介绍,繁重而正规的礼节后,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时辰,就在洛芷珩坐的没耐心的时候,穆清雅终于站出来,笑容满面的说道:“很感谢诸位前来参加本宫继子的过继大典,白明月是本宫千挑万选的好孩子,从今日起这个孩子就是本宫和皇上的儿子了,还请皇上亲自为这个孩子重新赐名和加冠。明月,你上来。”

    已经站在下面等着的白明月,此刻意气风发,温润的目光里有野心勃勃,兴奋在他身上变成了浮夸,他隐藏不住自己即将成为皇子而兴奋的心情,看着那九十九层高的台阶之上的人,白明月知道,以后他会取代那个身穿龙袍的人,他会是这个天下的君王!

    脚步一步步的往上走,每走一步他都是距离皇位更进一步,谁会想到只是个世家子弟的自己,竟然能够有朝一日飞上枝头变成龙?眼看着越来越近了,皇位,权利,金钱,财富,江山,美人。还有洛芷珩!都将是他的所有物!

    皇帝看着那一步步走上来的孩子,目光渐渐迷离。手里攥着早就为这个孩子取好的名字,心头却渐渐的冷却。没有火热,没有激动,没有珍惜,有的只是无情和嘲讽。白家,算计了这么多年,总算成功了,只是你们今日的成功,是你们明日覆灭前的最后一丝快乐而已。

    敢威胁朕的人,一个别想活!

    当白明月距离皇帝穆清雅只有十几步的时候,当穆清雅眼神阴森看着白明月的时候,当众人都在为眼前这一幕无力更改的时候,天边的云忽然遮住了刺目的太阳,阴暗落下来,冷风乍起,清冷戏虐的声音也随之响起:“打扰一下,介意我问一句,今儿举办的究竟是过继大典,还是认祖归宗大典?”

    穆清雅阴冷的目光咔嚓一下碎裂,皇帝冰冷的容颜也是瞬间狂风暴雨,白明月迷茫的转身,众人只觉得一阵头皮发麻。

    这话,是什么意思?认祖归宗,顾名思义,那是流落在外面得亲生骨肉,终于回来了,对着祖宗牌位磕头了,便是承认这个孩子的血脉了。认祖归宗和过继,可是两层意思,天差地别呢。

    “什么人再此胡言乱语?”皇帝威严的声音从高到低,仿若从天而降般带着巨大的威压,令人恐惧。

    “是我!”清脆的声音利落响起,洛芷珩猛地从坐着的人群众站起来,一身火红男装金色缎带飞扬,看上去耀眼张扬又醒目。

    “你是什么人?竟然敢在朕的大典上胡言乱语,不要命了吗!”皇帝冷声质问。这个认祖归宗不论说的是他还是穆清雅的孩子,都是皇帝不能接受的,都是在给皇族的荣誉上抹黑。就算这是一个事实,也决不允许有人说出来。

    洛芷珩手摇玉骨折扇,面对皇帝那威严犀利的霸气质问,她浑然不觉,悠闲自得的从人群中走出来,缓缓走到了正对着台阶之上宽敞的正中央,在两方前后无数惊愕的目光下,刷地一声阖上折扇,款款有礼的抱拳,文绉绉的道:“小男子名叫洛云,这厢有礼了。这是我爱妾,名叫顶的你肺疼。”

    顶的你肺疼?这是个什么名?众人面面相觑。

    穆云诃却在洛芷珩出现的那一瞬间冰冷的目光就有了松动,当洛云这个名字出现后,他便知道,这个人是他的阿珩!虽然容貌变了,虽然装束变了,但她的气质和说话方式是改变不了的。有点野蛮又有些凶悍,天不怕地不怕的什么都敢说。

    顶的你肺疼吗?估计这是阿珩在挑衅皇帝呢。

    穆云诃面色平静,可眼底冰霜下流淌的水流,是暖的。看见她好,他便终于能安心了。

    皇帝怒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谁允许你们进来的?来人,将这两个大胆之徒拿下!”

    洛芷珩大喝一声,义正言辞的说道:“慢着!皇帝陛下丨一直爱国爱民的吗?我可是你的子民啊,你爱民如子,怎么还一见面就要把你的儿子下大牢呢?你这样还让我们这些子民怎么拥护爱戴你呢?难道你今天的过继也是假仁假义吗?毕竟如果你过继的是一个和你毫无关系的人,你因该也会对他如对我一般不假颜色吧?”18x2P。

    众人面色一变,这男子疯了吧,这不是在顶撞皇帝吗?活够了吧?

    “不准你在这胡言乱语!父皇仁爱治国,是天下出名的好皇帝,他爱民如子,自然不会随便对待自己的子民不好,是你口出狂言又无礼在先,一国之君也是你个子民能够编排的吗!”白明月比洛芷珩还义正言辞,大声呵斥道。

    洛芷珩哈哈大笑起来,笑弯了腰:“你个子民?哎哟可笑死我了,你有什么权利说我是子民啊?在大典之前,你不也就是个子民吗?你以为你走狗屎运被人选中过继给了贵妃你就不是子民吗?只要你不死皇帝的血脉,那么你就一辈子脱离不了子民这个称呼!因为你不配啊!”

    白明月对她有非分之想,并且野心勃勃,还想要杀了穆云诃抢夺走她,这一切洛芷珩都知道,所以她不会让白明月好过。而皇帝也可恨,在她被人攻击的时候,皇帝一句话也不说,不说她也不怪他,毕竟皇帝也不是她的谁,但她却不想让这两个人好过。

    穆清雅一石三鸟一箭三雕的对待他们,她自然会以牙还牙如数奉还回去。想认个儿子给你自己养老送终?下辈子吧。她今儿来就是搅局的!是报仇的!

    白明月面色一变,显然洛芷珩戳中了他的痛楚。就算身份在高贵,可是血统是骗不了人的,他不是皇族,他血统不纯,这就是致命伤!

    “还不快点将她拿下!”皇帝勃然大怒道。

    “皇帝你生气了吗?我只不过是说一下白明月而已啊,你为什么这么生气呢?他现在还不是你的儿子呢,白家也是好样的,表面上响当当的白白的,暗地里却是不入流的很,专门做一些下做事情。很好奇,贵妃娘娘为什么一定要选择白家这样的人家的孩子来过继呢?贵妃娘娘难道不知道,这白家啊曾经可是派人去刺杀你的亲弟弟呢!这难道不是深仇大恨吗?贵妃娘娘这是要认贼作父了吗?”洛芷珩大声质问。

    她总有那样的本事,将事情联系到她想要说的上面,突然之间给人一个措手不及,让人防不胜防。

    众人哗然!白家刺杀穆王朝小王爷,这可不是个小事情,闹大了,穆王朝甚至可以发兵来攻打白家!

    穆清雅目光阴狠的看着洛芷珩,淡定的说道:“本宫并不知道这件事情,再说你又是从何得知白家刺杀穆云诃的呢?还是说你其实也不是你,你的话也是虚假的?”

    “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穆清雅做过什么好事你自己清楚,白家为什么要刺杀穆云诃,我想你应该比我还要了解,难道不是你指使白家的人去刺杀穆云诃的吗?”洛芷珩到了此刻,一点也不给穆清雅兜着,她就是要让王妃好好看看,这就是她的好女儿,这就是她帮着一起陷害她的好女儿。一个会派人刺杀穆云诃的人。

    “你有证据吗?”穆清雅依然淡定极了,但她身边的太监纳兰却不是那么淡定了。他看上去并没有受伤,看向洛芷珩的目光阴狠。

    “证据不就是白明月吗?你一个好好的贵妃娘娘,明明可以自己生孩子的,为什么要过继一个呢?偏偏你谁的孩子也不过继,就选中了白明月,而在这之后穆云诃却被白家人刺杀。我调查过,那个时候你与白家已经达成了共识,你会过继白明月。白家也不是傻子,会傻到明知道与你会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了,却偏偏还要去刺杀你的亲弟弟?他们是疯了还是脑袋被驴踢了?刚攀上你这个高枝儿,回头立马就去杀你亲人?他们难道就不怕惹怒你吗?贵妃娘娘,你来说说,这里面不奇怪吗?”洛芷珩一字一句条理清晰的让人反驳不出来。

    “那你也不能说本宫让人去刺杀我的亲弟弟,白家做了什么我不清楚。”穆清雅就是不承认,并且十分镇定。

    洛芷珩冷笑道:“那我就换一种说法吧。白家和你刚刚建立了亲密的关系,他们只会想方设法的来讨好你,绝对不会做有损你一点利益的事情。而刺杀穆云诃,他们更不会主动去做。第一他们与穆云诃不认识也没有任何关系,第二穆云诃是你弟弟。穆云诃来了就是白明月板上钉钉的小舅舅,他们也同样会巴结讨好。”

    “但他们却在与你达成共识之后派出了大批杀手来刺杀穆云诃,一批不成再来一批!那阵势可是要将穆云诃置于死地呢!请问,如果没有你这个他们的亲人的允许的话,白家人会那么明目张胆的动一个与他们毫无关系的穆云诃吗?”洛芷珩步步紧逼,每一句话都带着怒火,令人不敢小觑。

    穆清雅眼角一跳,下面已经议论纷纷,她眼下一口怒火,冰冷的道:“你凭什么一口咬定就是本宫让人去杀穆云诃的?本宫这样做的理由是什么?别忘了,他可是本宫的亲人!你如果今天说不出来个所以然,本宫便将你的尸体鞭尸了挂在城门示众!”

    “理由是什么,你不是应该比我更清楚吗?难道你真的希望我说出来?”洛芷珩刷地一声打开折扇,在宽大的场地上闲庭漫步一般的走动几步,讥笑反问。

    “哼!本宫看你就是在这里信口雌黄!你在污蔑本宫,因为你和本宫有仇,因为你嫉恨本宫,所以你想要毁了本宫,挑拨本宫与穆云诃之间的关系!本宫说的对不对,洛、芷、珩!!”穆清雅反咬一口,说的有理有据,最后还咬牙切齿的叫破了洛芷珩的真实身份。

    满场震惊!所有人几乎没有不知道洛芷珩这三个字的了,从沙漠女神,到豪门弃妇,这个女人来到南朝的短短时间里简直家喻户晓,闻名天下。

    “原来是这样!”王妃听到洛芷珩三个字,一直紧绷恐惧的心终于落下,她苍白的脸上也有了一丝僵硬的笑容。刚刚,天知道她有多么害怕洛芷珩说的是真的,如果穆清雅真的派人来刺杀穆云诃,那她该怎么办?子女之间自相残杀,让她这个做母亲的如何自处?而且她最恐惧的就是因为她知道穆清雅完全有理由仇恨并且害穆云诃。

    穆云诃面色阴沉,不明白洛芷珩究竟在搞什么?白家刺杀他,与穆清雅有什么关系?虽然穆清雅那天确实太过分了,而他也对穆清雅没有了好感,但姐姐终究是姐姐啊,阿珩难道是要陷害穆清雅?

    “你和穆云诃之间的关系还用得着我来挑拨吗?你自己已经亲手毁掉了这份关系!穆清雅你以为你做的那些事情真的就一点蛛丝马迹没有吗?我能告诉你,我今天来,就是来揭穿你的老底的吗?”洛芷珩直言不讳,言辞犀利。

    “哼!你先把你自己的老底揭穿吧,一个藏头缩尾不敢露出真面目的人,有什么资格指责别人?”穆清雅不屑的道。

    “风大而已,只是想要保护一下自己的脸,既然你喜欢这张皮/面,那送你好了!反正你经常变换脸/皮,当我给你彻底撕破脸之前的见面礼好了!”洛芷珩冷笑着说完,一把将脸上的人/皮/面具揭了下来,递给了一旁的奶娘道:“送给她。”

    奶娘拿了面具,手上内力狂涌,朝着高高台阶上的穆清雅砸去!直奔穆清雅的那张脸!

    “小心!”太监纳兰立刻飞伸过来,生怕面具下面又藏着那天那种恶臭的烟/雾/弹或者暗器,一把接住后他想都没想的就立刻发功摧毁了,瞬间那张脸飞灰湮灭。

    洛芷珩露出本来面目,唇红齿白美丽迷人,她笑得倾国倾城,说的话却狠毒伶俐:“啧啧,知道你们主仆情深,但也不用如此寸步不离吧?相知相伴多少年,这种风雨情,朕是让我好生羡慕啊,只怕是恩爱二十载的夫妻,也做不到你们这般吧?”

    纳兰代百的脸色瞬间狰狞,穆清雅淡定的容颜也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痕!

    “洛芷珩你胡说八道什么!今天你一而再再二三的搅局,本宫没有责怪你就已经是开恩了,你竟然还敢放肆!来人,将洛芷珩就地格杀!”穆清雅隐隐泄露了杀机。

    “慢着!”皇帝阴狠的扫了一眼纳兰代百,而后冷冷的道:“洛芷珩,你给朕认个错,朕不计较你今日的无理取闹。”

    “皇上?!”穆清雅震惊的大吼。

    “够了!朕不想在今日见血,你的心愿已经达到了,你要儿子,朕就允许你有一个儿子,别再得寸进尺了。”皇帝压低声音对穆清雅道。

    穆清雅瞳孔紧缩,低声问道:“皇上是要阻止臣妾杀了洛芷珩?”

    “洛芷珩不能死。”皇帝咬牙切齿的道。

    “那您就别怪臣妾不守信用了!”眼底闪过一丝狠戾,穆清雅笑得破碎不堪的道:“我要儿子?皇上这话不是笑话吗?这个儿子,不是皇上你强加给我的吗?”

    她的声音并没有掩饰,所以白明月听到了,皇后听到了,洛芷珩也听到了,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

    “穆清雅!”皇帝儒雅的脸上出现了一种愤恨,恨不得捏死穆清雅的狠辣。

    “皇上别用这种眼光看臣妾啊,臣妾多无辜呢?臣妾一直在为您兜着,但您看看洛芷珩已经将臣妾逼到了什么地步?她说臣妾让白家的人去杀穆云诃呢,她说是臣妾和白家的人做的交易。臣妾也想要给您保守秘密的,但现在看来臣妾不能了呢。白明月这个孩子,明明就是您和白家大小姐的亲生骨肉啊,所以洛芷珩说这孩子是认祖归宗,说的一点也不错呢!”穆清雅悲伤至极,一个皇室辛秘就被她毫无顾忌的说出。

    轰隆隆!

    人们的心瞬间仿若狂风过境,一个个风中凌乱了。还有比这更更加狗血的事情吗?还有比这更加可怕的事情吗?白明月竟然是皇帝的亲生骨肉?白明月是个私生子?这简直不能接受!

    洛芷珩却在那一瞬间觉悟了,难怪皇帝会在过继其他血脉这块如此纵容穆清雅,难怪皇帝会放纵穆清雅说话做事那么猖狂,原来这个血脉真的是他的种,原来穆清雅是拿住了皇帝的小辫子啊!

    穆清雅也够狠了,连皇帝她也敢抓小辫子。皇帝不想公开这个私生子,想要颜面,还想要这个孩子能够认祖归宗,找个妃子玩过继这一招不是最好不过的吗?这弯弯绕绕的还真容易把人给绕进去。洛芷珩刚才那样说只不过是一种猜测,没想到猜测成真,她反而担忧起来。

    这样一来,白明月没有了血统问题,反而更名正言顺的有继承大统的资格了。

    一更到,画纱继续努力二更去,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宝们用力砸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