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51 世王驾到,颠覆全场!!(留言14500加更)

悍妇,本王饿了! 251 世王驾到,颠覆全场!!(留言14500加更)

    “事到如今咱们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臣妾不能让洛芷珩这个践人污蔑臣妾啊,因为臣妾如果那么坏的话,您脸上也无光啊。”穆清雅好像没看见皇帝气得扭曲的脸,她对洛芷珩冷笑道:“洛芷珩,现在你还有什么话好说?你还有什么脸来污蔑本宫?本宫过继这个孩子是为了皇上,是为了江山!而你这个被人强/暴了的破鞋弃妇,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责污蔑本宫?”

    “把你自己说的这么伟大高尚,但你真的就高尚了吗?看来我是有必要将你做过的龌龊事一件一件的都落出来,让大家也听听看,你是有多高尚!”洛芷珩脸色不变的道。

    “本宫就算不高尚,但总好过你吧,已经是有夫之妇了,却竟然还与其他男子纠缠不清,说是你被世王强/暴了,但谁知道是不是你勾/引了世王,或者与世王两情相好,歼夫淫妇却来欺骗我那单纯的弟弟,实在可耻!”穆清雅口不择言极尽贬低洛芷珩。

    “你放屁!琴银世那王八蛋才不会碰洛芷珩!那王八蛋对女人没兴趣!”毒圣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暴怒咆哮。

    “没兴趣?只怕是有兴趣的很吧!他们两个人已经共度良宵了,全天下都知道洛芷珩被世王强/暴了,可偏偏洛芷珩自己还在那大言不惭,还不觉得丢人的跑出来胡言乱语。本宫都替她觉得臊得慌!”穆清雅满脸厌恶的说道。

    毒圣浑身乱糟糟的冲出来,整个人都气得眼睛通红,仿佛十分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一般,他扯着洛芷珩用力的看,半晌他暴躁的大吼道:“不会!琴银世不可能会碰洛芷珩的,洛芷珩是个女人,琴银世不喜欢女人啊!”

    “哈哈哈!不喜欢女人,难道喜欢你这个糟老头子吗?”穆清雅讥讽的狂笑起来。

    “你说对了!本王还就是爱死了这个糟老头子!”清亮的声音优雅的乍起,如平地一声雷一般骤然出现。

    整个场面几乎因为这劲爆的话题而炸开锅了,偏偏却因为这道声音而嘎然而止。遥远的天边便传来一声轻笑,阴柔中夹藏凶狠和暴戾,一字一顿的在皇宫上空雷鸣般响起:“第一次有人敢用歼夫淫妇来形容本王,穆清雅,你成功的激怒了本王!”

    人们瞬间抬头看去,只见那从天而降的声音却并没有人影,人们还在惊疑不定的时候,那震耳欲聋的声音便再次响起:“本王的人,也是你一个小小的贵妃能辱没的?”

    阴柔的声音带着寒气乍现,刹那间凌厉尖锐的破空声席卷而来,天边一个光点落下,越来越快,眨眼间便出现在人们眼前,那赫然是一把锋利的长剑,带着势不可挡的力道,直逼穆清雅!

    “小心!”太监纳兰这一次完全是面色巨变,他猛地将傻眼的穆清雅推开,自己一个人迎了上去,他以为自己能够接住这支锋利的剑,但很可惜,这一剑力量强横,与纳兰代百撞在一起,纳兰代百一用力,那把剑砰地一声炸开,这一次,纳兰代百在没有幸免的被轰了出去,狠狠的撞在了身后祭祖的祭坛之上,口吐鲜血。

    “纳……断肠!”穆清雅胆战心惊,脱口的话却卡住了,她的破绽已经太多。

    她愤怒的转身,那一瞬间情绪是不能控制的暴躁,恶狠狠的看着天边咆哮道:“你是谁?竟然敢伤害本宫的人!本宫绝不会放过你!”

    “敢对本王的爱妃吼,本王一样不会放过你!”话落,整片天轰然黑暗!

    众人抬头,只见他们的头顶上方,一个由十几人抬着的座驾翩然而至。座驾四周都是紫色轻纱,珠帘串成,撞在一起叮咚作响。十几个人穿着各异,抬着座驾从天而下的那一瞬间,几乎让整个皇宫内外光芒四射起来!

    只因为那些人无一不是美男子!

    而巨大的座驾落在众人面前,宽大的场地中它傲然而立,风吹过轻纱与珠帘,里面的人便若隐若现起来。

    他侧卧在纯白的兽皮上,修长的身体看上去奥凸玲珑,缓缓坐起来然后一脚踏出座驾,豁然站起来走出,那华丽的紫色的长袍落下拖地,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脊背肩胛,随着他摇曳生姿的步伐而款摆成柔水。

    这个男人的出场,让许多人惊叹,同样让许多人惊艳,有人认识他,有人不认识。但这都不能妨碍这一刻他成为人们眼中的中心。

    “问本王是谁?你不是一直在口口声声的骂本王是歼夫吗?”世王清冷的笑,阴柔的声音里满满的狠戾。

    穆清雅的目光与脸色一同变换,整个人僵硬了一瞬间。世王她还是忌惮的,毕竟是银月国的王爷,她虽然不曾见过,但也听说过这个男人的心狠手辣!

    她强忍住心中的惊慌,抓住了这件事情她是有道理的,镇定的笑道:“原来你就是世王,本宫还没有找你算账呢,你竟然还敢找上来?这件事情说破大天来也是本宫有道理,你将洛芷珩占为己有,你以为你是银月国的王爷就可以如此无法无天了吗?”到什那如扭。

    世王眉目冷酷,却还在笑:“哦?本王怎么将洛芷珩占为己有的呢?你亲眼看见了?”

    “哼!本宫的母亲与弟弟都看见洛芷珩被人强/暴后的狼狈样了,而那个人就是你,这是本宫的母亲亲口说的!洛芷珩那天就是去见你的,回来之后就失身了,你以为本宫的母亲不知道吗?”穆清雅冷冷的说道,毫不犹豫的将王妃推出去。

    洛芷珩本来还挺愤怒的,但现在她只有替王妃觉得可悲。有一个这样僵母亲往死路上逼的母亲,王妃只怕会更痛苦了。可是她洛芷珩不会在烂好心的去关系王妃了,因为不值得。

    世王又笑问:“那你知不知道洛芷珩那天为何去见本王呢?”

    穆清雅就不说话了,因为她知道洛芷珩去见世王的原因,因为知道所以不愿意让其他人知道,她只是想让洛芷珩身败名裂,想弄死洛芷珩让穆云诃生不如死,而不是让人们来称颂洛芷珩的大仁大义。

    “你知道是不是?但你却独独不提洛芷珩见本王的原因,你口口声声骂她破鞋弃妇,可是这个破鞋弃妇却是你这个口口声声为了亲弟弟的姐姐编造出来!你诬陷她指责她诋毁她,其实本王完全可以置之不理的,但你千不该万不该的将本王也牵连进去。而且还是在本王最爱的爱妃面前来诋毁本王,那本王就要好好和天下人说一说,洛芷珩究竟为什么去见本王了。”世王一项高深莫测,但这一次他的口齿伶俐却让洛芷珩大吃一惊。

    世王横了洛芷珩一眼,竟然充满妩媚与调侃:“你那张伶牙俐齿的小嘴就歇一会,本王帮你说!今儿本王给你讨个公道,权当本王欠你个人情,今儿就还给你了。”

    洛芷珩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世王悠然的道:“洛芷珩当日来找本王,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救穆云诃!在此之前,本王特意让人告诉她,求本王是有危险的,本王爱美色,洛芷珩来了很有可能是囫囵着来,残破着走的。但她还是来了,本王很诧异,本王逼迫她脱衣服取悦本王,如此本王便可以考虑救穆云诃,不过她倔强的很呢,竟然敢与本王对峙,虽然是脱了一层衣服,但是,最后她却用刀架在了本王脖子上。”

    “这么多年来,本王第一次见过如此不要命的女人,她竟然敢威胁本王去救穆云诃。本王是那能吃亏的人吗?想让本王付出点什么,你就必须要付出更多。所以这一届的第一才人天下大赛洛芷珩来参加了。获得天下第一,就是本王救穆云诃的交换条件!试问,这个天下有几个女人能入洛芷珩一般,敢答应,愿意答应?”

    “用刀架着本王的脖子,本王自然不会让她好过,所以本王玩了一点手段,让洛芷珩看起来好像被人糟蹋了一般,目的就是想看看这个世上,是不是真的有人值得这个女子为他付出一切乃至生命!”

    世王说道这里,穆云诃在也坐不住的站了起来,阴霾的眸子里有光芒一点点的绽放,痛苦的心也好像得到了某种救赎,他用希翼的目光看世王,甚至不敢呼吸。

    众人也被世王口中的这些话给狠狠的震撼了,同样,一个答案浮现在了人们的心中,他们看着洛芷珩的目光少了鄙夷,多了一抹探究和敬佩。

    世王冷傲一笑:“结果让本王真是一般欢喜一般忧啊。穆云诃很好,他看见满身残破和鲜血的洛芷珩,有的不是嫌弃和痛恨,而是心痛与绝望,他是真的不在乎这个女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在乎的是这个女人是否还活着,是否还能陪在他身边。因为他的举动,本王又相信了爱情!”

    “但,爱情不是两个人的事情,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本王总固执的以为下一刻,或许明天,穆云诃就会受不了这种男人都受不了的问题而抛弃洛芷珩,或者冷落她。可是没有,从开始到现在,他们经历的事情本王都亲眼看着,他们每走一步本王都亲身见证了。就算那么难那么痛苦,但他们都能够紧紧的抓着彼此的手不放,心靠的那么近。就算是本王这样为情所伤的不愿意在相信爱情的人,都不得不被他们的感情所打动!所以直到现在,本王才敢说,本王承认了他们的爱是情比金坚。”世王说着话的时候目光却是看着毒圣的,可惜毒圣达拉着脑袋。

    洛芷珩震惊了!她震惊的是在她不知道的时候,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而穆云诃这么长时间以来对她一如既往甚至更好。穆云诃从来没有对她用厌恶和嫌弃的目光,没有冷言冷语的嘲讽,反而温柔体贴。18x2P。

    如果世王说他又相信爱情了,那么洛芷珩就相信了穆云诃那句话,他说‘我爱她’。

    洛芷珩心理面酸甜苦辣说不上什么感受,看着穆云诃就想哭,穆云诃看着她的目光也是晶亮的,她知道她的小诃诃一定是湿润了眼眶。

    “只是这段感情之中最让本王看不起的就是穆云诃的母亲。洛芷珩为了救你儿子舍身犯险,出事了你就嫌弃,换来了利益你就利用,能救你儿子了你就按兵不动,你儿子马上得救了,你立刻翻脸不认人的将救命恩人踩到脚下,打入尘埃。你忘记你当初是怎么求洛芷珩的了?穆王府这种大贵族就是这样办事的吗?口口声声说为了穆云诃好,却在用刀子琬穆云诃的心头肉,你们穆王朝出来的女人爱人的方式果然是非比寻常。”世王讥讽的说道。

    王妃一张老脸白了又红,涨得发紫。气得一句话说不出来。

    终于有个人能将实情说出来了,洛芷珩却完全没有激动,人情就是这样的薄弱,在得知事实之后,她有的只是嘲讽。她甚至感激世王的这个恶作剧,因为没有这个恶作剧,她不会知道穆云诃这么好,更不会知道人心这么险恶,当然也就看不透王妃丑陋的嘴脸了。

    光天化日之下,揭秘了这个丑闻,然后丑闻不再是丑闻,而是一段可歌可泣的感人肺腑令人称颂的爱情故事,于是之前还站在到底巅峰指责洛芷珩的人,瞬间成为人们鄙夷唾弃的坏人。

    “你说的就是事实了?说不定你就是为了挽回自己的面子,在这胡说八道的!”穆清雅自然不死心,她豁出去了,一定不能让洛芷珩翻身。

    世王问道:“你认定了是本王强/暴了洛芷珩是吗?”

    “就是!”穆清雅强辩。

    世王忽然大笑起来,他一边笑一边摘下了头顶的玉簪,浓密的长发便全部落下,他缓缓解开腰间的带子,竟然开始脱衣服,还对洛芷珩调笑道:“小丫头,本王今儿为了你可真是做到家了,不过,你值得!”

    洛芷珩,甚至所有人,听到世王那忽然变了强调的声音,都一瞬间的酥麻了骨头,瞪圆了眼睛,只因为世王/刚刚的话语,听上去圆润,饱满,轻柔……娇媚!

    娇媚?!这个词用在一个男人身上,多恶心。可是用在世王/刚刚的声音上,只会让人觉得无比恰当。

    世王脱掉了外袍,霍地扬起抛开,锦缎在空中华丽翻飞,可骤然出现在人眼前的一切却让人们彻底的惊骇欲绝,目瞪口呆了!

    那玲珑有致的身材,纤细的蜂腰,挺/翘的臀,优美的玉颈上赫然没有喉结,还有那胸前饱满的……

    这活脱脱是个……绝世大美女啊!!!

    世王在人们惊艳惊吓到窒息的目光中,笑颜如花风/骚无比的道:“你可看好了,本王是个货真价实的女人!女人,怎么强/暴洛芷珩呢?”

    女人?!大名鼎鼎心狠手辣英俊阴柔的世王殿下,竟然是个女人?!人们用力的擦着眼睛,可是在怎么擦,世王那饱满的胸也不是假的也没有消失,世王那光滑的脖子上也没有男人多出来的那一块喉结,世王那千娇百媚的容貌也没有风化……

    于是,世王真的是个女人!

    颠覆!这一刻这一幕,彻底颠覆了人们的心神!!

    “奶奶个熊的!”洛芷珩傻眼的看着那个成熟而充满女性魅力的家伙,磕磕巴巴的骂了一句她大哥最爱的话,可还是觉得自己的神经有点不够用,她干巴巴的呢喃:“难怪她身边一大群美男子,难怪她喜欢男人,原来她是个女人!还是个色/女人!果然是个王八蛋,瞒的我们好辛苦。”

    毒圣双眼通红的瞪着世王那风/骚的样子,又气呼呼的看着四面八方对世王投来的‘野兽’的目光,气得他用力的拔胡子,咬牙切齿的嘀咕道:“王八蛋!大色狼!臭女人!就知道勾/引男人,死混蛋!”

    穆云诃俊脸僵硬了一瞬间,而后便如同盛开的花一般,整个人都解冻了,身体那把无形的枷锁不见了,他心理面的负担一下子就没了,淡定的从世王那美艳的身上收回目光,脚步匆匆的走向洛芷珩,虽然一路上磕磕绊绊,但他始终笑容灿烂。

    世王是女人,阿珩是清白的!世王的话全是真的,阿珩没有失身!所以,谁也不能在用这个可笑的借口来打击和污蔑阿珩,所以谁也别想再用这件事情来分开他和阿珩!

    穆清雅彻底惊呆了,峰回路转后她不曾想到会是这种结果。一个真身,一个女人的身份,一个意想不到的性别,颠覆了的何止是她的思想,还有她所有的语言。世王是女人,所以之前她所有指控洛芷珩的话就都将不成立,一切谣言将会不攻自破!

    “不!这不是真的!这一定是你的阴谋!”穆清雅不能接受现实的咆哮道。

    世王笑容妩媚,摇曳生姿的走向前方,轻佻中隐带切齿的道:“你可以随便找个男人来试试看啊,摸一摸,不就知道本王是不是真女人了呢?不过本王更想那个本王爱死了的糟老头来亲自摸摸看!”

    毒圣瞬间吓得拔腿就跑!

    二更和加更放在一起了哈,但今天保底还是少了一千字,画纱赶时间,家里好乱,先写这些,今天就这样,明天继续努力哈,爱你们,群么么。宝贝们给画纱动力哈,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哈哈,世王的真实身分有木有颠覆你们的眼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