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53 逼得母亲下跪!(推荐票35000加更)

悍妇,本王饿了! 253 逼得母亲下跪!(推荐票35000加更)

    当天洛芷珩亲手写下一纸休书,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穆云诃洛芷珩的名字,但今日休书还是那休书,但上面的意思却完全变了。若按照洛芷珩的说法,这个不一样的名字就足以让这张休书变成废纸!

    穆清雅当然不甘心,甚至是不相信的,她不相信事情会完全的按照洛芷珩说的去发展,她向来能够将事情发展抓在手中的,这么多年来,皇上不也是在她的掌心里吗?

    “本宫不相信!一定是你另写了一张,将名字改变了。你以为本宫拿你没办法吗?去叫那天念这封休书的人来!”穆清雅怒吼道。当那天的侍卫人来的时候,穆清雅将信推倒他面前道:“你好好看看,这还是那天那封休书吗?上面的名字还是那天的字吗?”

    侍卫是在洛芷珩的长刀下幸存的人,他对洛芷珩是心有余悸了,战战兢兢的看了一遍道:“启禀娘娘,是这张没错。那上面的字也一样。”

    “你确定?”穆清雅阴森的问。

    “属下确定。”

    侍卫的话音刚落,只听刷地一声,他的刀被人抽出,迎面一刀直接劈开了侍卫的头颅,滚烫的鲜血喷洒出来,侍卫尸体倒下,还茫然睁着眼睛的头颅滚了好远。到死他都没想到竟然会是这种死法。

    穆清雅这毫不犹豫的一刀震惊全场。

    “没用的废物,留着何用!”穆清雅阴冷的看向洛芷珩,冷笑道:“你很聪明,竟然提前就给本宫摆了一道。”

    洛芷珩挑眉,对穆清雅杀人视而不见的模样。

    当天,那封休书,她不给王妃看,不给穆清雅看,只给穆清雅的侍卫看。穆清雅信不到别人,总能信任她的侍卫吧。而一个侍卫,能有多大的文化?又怎么能知道她的名字如何写?所以才给了她可乘之机。名字都不对劲呢,自然这休书就是作废的。

    和她斗,你穆清雅还要在修炼千八百年。

    “可你以为这样本宫就会放过你吗?你已经成功的激怒了本宫,本宫会让你知道真正的弃妇是什么滋味。”穆清雅眼中流淌着一种扭曲,她笑米米的对穆云诃说:“云诃,你休了她,亲手写一封休书吧,她已经不配做你的妻子了,她目无尊卑,又不尊重我这个长辈,我是你亲姐姐,她都能不尊重,你觉得这样的人留下还值得吗?”

    “值不值得在本王心里自然有杆秤,谁是值得的,本王明白。休书的事情你不要再提,因为本王与洛芷珩之间不允许别人插手。你若还愿意当我是你弟弟,那就请你自重!手,别伸的太长,本王很不喜欢你的随意插手!”穆云诃没有再给穆清雅留情面,薄情的话他说的极其利落。

    “好!既然你不顾念我这个姐姐,那我也没必要再对你这个弟弟好!本宫会让你心甘情愿的写下休书的。”穆清雅狠狠的道。穆云诃越是惹不得洛芷珩,她就偏要让他们分开。

    穆清雅走到王妃身边,清秀美丽的脸上带着令人压抑的笑,她轻轻的贴在王妃的耳边,说的话只有王妃能听的见,那么轻,那么狠:“你,让你儿子写休书,本宫今天非要棒打鸳鸯,不让我顺心,谁也比想顺心了。”

    王妃心口发闷,不愿意将自己的女儿相称那种丧心病狂的人,但穆清雅现在太过分了,王妃微微挣扎道:“清雅你别闹了,何必非要如此?母亲对不起你的都是母亲的错,你想要怎么样都冲着母亲来,我一个不字也不会说,我知道你心里面有恨,可那和云诃没关系啊,他是你亲弟弟啊。”

    穆清雅勃然大怒,她狠狠的搂着王妃,咬牙切齿的低吼道:“怎么没关系?瑞儿的死难道和穆云诃没关系吗?你既然知道我要针对他,那你就应该想到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做了什么都要付出代价的,我为今天的复仇做了十四年的准备,付出了灵魂为代价,你们就像安然无恙的快乐幸福?做梦!你记住,你们两个欠我的,永远也偿还不清的,因为你们两个的性命加起来都不如我的瑞儿贵重!”18E1A。

    王妃面如死灰!锥心刺骨一般的痛,让她对过往的事情追悔莫及!

    “我现在只不过是想让穆云诃不开心而已,你就阻拦了?那当初瑞儿死的时候,怎么就不见你哭不见你有半点难过?你啊,为何就如此偏心呢?你还记得吗,如果不是你,瑞儿不会有危险,如果不是你的话,瑞儿也不会死!你欠我的,穆云诃一样欠我的。而你曾经不也对我和纳兰棒打鸳鸯吗?如今我只不过是让你最心爱的儿子也品尝一下被硬生生财散的滋味而已,你不帮我,我就立刻杀了穆云诃!好好想想吧。”穆清雅咬牙切齿的威胁着,仇恨仿若利箭一般,随着她温柔轻拍王妃的脊背落下。

    王妃几乎肝胆俱裂!

    仇恨,真的能够将一个温柔善良的女孩子,变成如今这般丧心病狂的模样吗?穆清雅怎么就变成了这般疯狂?而更让王妃感到绝望的是,她的女儿威胁她去伤害她的儿子,而她,不论是为了愧疚还是保全儿子的性命,都不得不做!

    王妃一直觉得自己很高贵很矜持,但今天却被逼的一次次的低头。掩下眼泪,她抬头看向穆云诃,只见阳光下,那并不是刻意相拥在一起的人,一个身长玉立,一个聪慧活泼,亲密无间。那是她追求了半辈子的幸福,可是她到底是无缘的错过了。穆云诃有幸拥有,但也注定被打破。

    天下说天了。“云诃,你写吧。”

    穆云诃猛地抬头,眼底的笑意寸寸冰冻:“母妃说什么?”

    “听你姐姐的话,写休书!你姐姐不会害你。”王妃颤抖的说道。

    “你们究竟要怎么样?逼迫我,会让你们很快乐吗?别再说不会害我了,你们的每一句话都是在伤害我!我不会写休书,死都不会!还有你穆清雅,我说最后一遍,我的事情不用你插手!”穆云诃彻底被激怒了,抓起洛芷珩的手转身就走。

    穆清雅冷冷的声音传来:“穆云诃你可真是个孝子啊,你就忍心为了一个女人而让你的母亲给你下跪吗?”

    “清雅!”王妃瞳孔紧缩,穆清雅什么意思?难道她是在让她给云诃下跪来求他?

    “你说什么?”穆云诃吓了一跳,可回头却见母亲好好的站着,这才松了一口气。扯着洛芷珩再次转身。

    穆清雅冷冷的看着王妃道:“看来你儿子还是很在乎你的,也许你下跪真的能留住他?”

    “你……要我下跪?”王妃不敢置信的问。穆清雅不置可否,但态度已经显而易见。

    众人已经被震惊的麻木了,这就是他们的贵妃娘娘?如此变/态,如此丧心病狂和恶毒?这样的人怎么能配做贵妃娘娘?

    “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是你母亲!”王妃终于压制不住心口的憋屈和愤怒大吼道。也许这就是报应,当她为难洛芷珩的时候就该想到有报应的,只是没想到报应来的如此快,又这么可怕。她的亲生女儿要她下跪!

    “那你想本宫怎么对待你的儿子呢?”穆清雅在王妃耳边轻声冷笑,威胁意味十足。

    王妃差一点咬碎牙齿,沉默半晌,终于缓缓的跪了下去。众人瞬间哗然!就连一直沉默的佟老也阴沉下了脸去。

    “云诃,娘跪下求你了,休了洛芷珩吧。”王妃满腔屈辱的大喊道。

    穆云诃再回头的时候就想,这辈子他都没有忤逆过他母亲,就这一次还是为了幸福为了阿珩的名声,为何就如此困难?他看着下跪在众人面前的母亲,忽然就笑了,笑得那么哀凉和绝望,他说:“母妃,你这是做什么呢?儿子的命都是你的,你若想要只管拿去,儿子一句话也不会有,何必用这种方法来折磨儿子呢?你今天不是给儿子下跪,你是在儿子心窝子上捅刀子!”

    “曾经我和我母亲相依为命,我们是彼此的希望,可是我曾经那和蔼慈祥的母亲哪去了呢?怎么就变成如今这个快要将我逼近地狱的刽子手了呢?”

    要有多绝望才能用干涩的目光看世界却哭不出来。洛芷珩体会不了,但她感觉的到穆云诃身体里那种浓郁的崩溃和悲哀。她心疼,她也愤怒。

    “本来想着你与穆云诃是亲姐弟,我给你留下最后一分面子,但你既然不要,那我也没什么好忌讳的了!”洛芷珩上前一步大声对王妃说道:“你是她母亲,却被她逼得下跪,是因为你心里很清楚穆清雅有恨,而你是怕穆清雅将这股强烈的恨意发泄在穆云诃身上,所以你才委曲求全是不是?但我告诉你,你做错了!这个女人她早就已经在伤害穆云诃了!并且她的伤害是不留情的,是残酷的!她亲手毁了穆云诃一生!她想让你这个母亲痛苦,她早就做到了!你现在的妥协只不过是愚蠢的自取其辱罢了!”

    王妃震惊的看着洛芷珩,穆云诃冰冷的问出了她的疑惑:“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穆清雅,你想让我继续下去吗?”洛芷珩一瞬间撞上穆清雅惊疑不定的目光,充满挑衅。

    穆清雅满心慌乱,不可能的!洛芷珩不可能知道那些事情!可她为什么这么说?

    二更到,今天先更一万,天太热了,画纱受不了了,不能继续坐着了,屁屁和后腿上都是热痱子,又痒又疼弄得我好闹心啊,完全坐不住,呜呜呜,心慌又难受,我都害怕这种情况下写文质量会有偏差,所以今天先写这些,明天看样子要早点起来写,不然白天太热受不了。抱歉啊宝贝们。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