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54 沉痛过去:十四年之谜!(上)
    “你以为谁会听你在这里胡言乱语?虚张声势这一招你已经用过太多次了。本宫会怕你吗?”穆清雅强稳住心神的道。

    洛芷珩微微扬眉,对于穆清雅的一再挑衅,她选择不再退让,厉声道:“你当然不怕!如果你害怕的话,又怎么会对穆云诃做出那样残忍的事情?伤害还是孩子的穆云诃,一直长达十三四年,你难道就不会良心不安吗?”

    所有人都愣住了,不明所以。王妃却猛地抬起眼睛,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的满脸恐惧。

    “阿珩你究竟要说什么?你是不是知道什么?”穆云诃被洛芷珩的话弄得心神不宁。

    “云诃你别听她胡言乱语!她完全就是在挑拨我们姐弟之间的感情。”穆清雅激动的咆哮道。

    洛芷珩一直仔细观察穆清雅的表情,看得出来穆清雅脸上一闪而逝的惊慌错乱,她本来还忐忑不安的心忽然就安定了下来。就算她猜测的不完全对,但穆清雅的双手一定是不干净的!

    “在座的各位给我当个听众,今儿我给大家讲一个故事,故事中的主人翁,就是穆云诃,王妃佟氏,还有南朝贵妃娘娘穆清雅!”洛芷珩看向佟老,大声的道。

    佟老缓缓眯起眼睛,没有人知道他紧缩的瞳孔里有多少风暴,他想起了洛芷珩的那几个头,当初磕头就是因为害怕牵连到佟家,提前告罪。洛芷珩的一举一动都有目的性,如今洛芷珩提到佟氏,让佟老忍不住的心惊肉跳。可他还是微微点头,赞同洛芷珩说出来。

    如今,什么也没有守护住穆云诃来的重要!如果佟氏真的做过什么无法弥补的错事,那为了穆云诃,牺牲佟氏也是必然的。13acV。

    洛芷珩收到讯号,便彻底安心下来,她说带着满腔的愤怒和悲伤的说道:“十四年前,穆王朝的小郡主穆清雅,如今南朝的贵妃娘娘回去穆王朝探亲,而她带回来的还有她刚刚四岁的儿子。那一年本来是穆王府里最热闹喜庆的一年,母女二人还会有说有笑,年仅五岁的穆云诃也许还被贵妃娘娘抱过亲过,穆清雅也许不会知道,就是那一年的短短几天里,就给她的弟弟留下了一生都难以磨灭的记忆。”

    “在穆云诃的脑海里,他的姐姐是一个温柔善良的女人,她会对他很无微不至,给他讲故事,还会为他擦汗和穿衣服,会亲吻他稚嫩的脸颊,会温柔的带他玩耍。可是穆云诃绝对不会想到,有一天,他记忆中这般美好的姐姐,会变成夺命的刽子手,将罪恶的毒手伸向他的生命!”这些有关于穆清雅的过去,是穆云诃童年残缺的记忆里拼凑出来的,他讲述给洛芷珩听,想要和他最重要的女人分享他的快乐的美好记忆,但这一切都将成为最尖锐的刀片,狠狠的划伤穆云诃亲情的大动脉。

    “十四年前的仲夏,穆王府后花园的池塘里面,有两个孩子落水了,他们分别是穆云诃,还有南朝小皇子穆清雅的儿子瑞儿!而那一天被尘封了这么多年,也许不会有人想到,那伤感悲凉的一年会被我再度开启吧?”

    “冰冷的池塘里,孩子们在断断续续的叫着救命,而池塘边上就有几个大人在,他们是穆王爷的李侧妃和几个丫鬟。李侧妃倒在池塘边上,身下全都是血,丫鬟们都被吓傻了,哪还有精力去管池塘里两个就快要溺毙的孩子?”

    “可是就在这时候,王妃带着人出现了,她看见了那两个孩子,她同样被吓傻了,然后,王妃命人立刻救人,她就得自然是她的儿子和外孙。但是很遗憾,这两个孩子只有一个存活下来了,那就是穆云诃。”

    洛芷珩平稳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悲凉,她看向面色已经惨白的穆清雅,一字一顿的道:“而瑞儿皇子,当场死亡!死亡原因就是溺水身亡!穆清雅,我说的可对?”

    穆清雅整个人都失神的愣在原地,她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似乎回想到了当年那锥心刺骨的一幕,似乎她的儿子还在水里挣扎,似乎她的儿子冰冷的小身体还在她的怀里僵硬。

    穆清雅好像受到了巨大的刺激一般,再也咆哮不出来了,那双疯狂的眼睛里终于有了湿润,却血红一片的看着洛芷珩,声音都在抽搐:“你还知道什么?”

    “我还知道,你是因为你儿子死了,而穆云诃活下来了,所以你怀恨在心,所以你意难平,所以你扯点变成了复仇者,你认为是你的亲弟弟的活下来害死了你的儿子,所以你将满腔怒火全都发泄到了同样是受害者的穆云诃身上,你将他当作了报复的对象,你处心积虑,你机关算尽,你心狠手辣,你甚至不顾念亲情的对你的亲弟弟投毒!!”洛芷珩一步步的走向穆清雅,她再也忍不住满腔的怒火与煎熬,每走一步就厉喝一声,一声比一声响亮冷冽,最后的咆哮,几乎响遍全场。

    穆云诃整个人如遭雷击!他狭长的凤眸猛地睁大,脚步踉跄的退后几步,不可置信又仿若听到了天方夜谭一般的看着穆清雅,而后对洛芷珩沙哑道:“阿珩,这个玩笑一点不好笑。”

    他听见了什么?他宁愿当作自己什么也没有听到!他不相信,这也一定不是真的。一定是他出现幻觉了吧。他的姐姐那么温柔善良啊,而且姐姐一直在南朝,怎么可能对他投毒呢?太可笑了。阿珩一定是气疯了……

    洛芷珩不得不忍痛唤醒穆云诃,她怒道:“我没有开玩笑!穆云诃你也别自欺欺人,这么多年来难道你就不觉得奇怪吗?你的身体一点起色都没有,一年比一年还要脆弱,你被病痛折磨着,曾经你不知道你是中了剧毒你还能过得迷糊,但自从你知道你是慎重剧毒,难道你就没有怀疑过吗?你的身边,什么人能够给你下毒?如果不是有深仇大恨的人,如果不是有机可乘的人,如果不是能够让你和王妃信任的人,你觉得有可能进得了你的身吗?这个投毒之人这么多年一定就在你的身边!那个投毒之人是谁,只怕你比我还要清楚!而能让那个人这样做的,你以为除了两个人,还能有谁呢?”

    穆云诃的脸色刷地一下比纸还要惨白,他的目光下意识的看向了王妃的方向,而王妃身边,胡妈妈正站立在那。

    “穆清雅,你说我说的这些都对不对呢?”洛芷珩讥讽的反问。

    “错!大错特错!你说的不是真/相,你想要知道真/相吗?可以,我给你!”穆清雅尖叫道,她目光有些呆滞,明显神智不清了。

    “不要!”纳兰代百虚弱的冲了下来,他想要阻止穆清雅别将不该说的说出来,但却晚了一步。

    “当年我带着瑞儿回家去,真的是好开心,可是那一年也是彻底将我退到绝望边缘的一年!我从来不知道,我的母亲竟然可以这么心狠手辣,就为了争夺父王的宠爱,甚至不惜设计害死李侧妃肚子里已经快六个月的孩子!”穆清雅眼底隐隐透着疯狂,颤抖的说道。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傻眼了,不敢置信的看着还跪在地上的王妃,这样温婉的女子,竟然会做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但谁又能说哪家的后院就是干净的?只是穆王爷的正妻做出这样残忍的事情,还是被她的亲生女儿说出来的,实在是让人汗毛竖立,

    穆清雅的眼底渐渐的出现了一种疯狂,她本就已经活够了,今日这么疯狂的不顾一切,就是为了要结束一切的!她已经被丧子之痛折磨了这么多年,她再也支撑不下去了。没看见穆云诃的时候,她还能告诉自己活下来,因为穆云诃还没死,可是一旦看见穆云诃,她就控制不了自己悲伤愤怒的情绪。

    凭什么她的儿子死了,可穆云诃还好好的活着?应该活下来的人明明是她的瑞儿啊。是穆云诃和王妃夺走了她瑞儿的生命。她一次又一次的梦见瑞儿来她的梦里哭,那个小小的孩子就在黑暗的角落里哭泣,一直叫着母妃,一直叫着害怕。

    每一次做到这个梦,穆清雅都会好几个晚上睡不着觉,她就怕这个孩子再一次进入她的梦里,而她无法面对孩子的哭泣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无助和绝望感。所以她会更加的仇恨。今日都说出来也好,她不能将这群人赶尽杀绝那大家就同归于尽好了!都去陪伴她可怜的瑞儿!

    “六个月大的孩子,已经成型了,就那么伴随着血液掉下来了,手脚头脑,一块块的七零八落。池塘里的荷花都不如李侧妃身下的血液鲜艳。空气里都是鲜血的味道,令人作呕的泛着腥味。李侧妃在拼命的哭叫,我感到的时候,竟然听不到池塘里两个孩子细弱的求救声。”

    “母亲就在池塘边上,我看见母亲那么冷酷的看着李侧妃满身的鲜血,然后就转身让人救池塘里的人。多可悲,这个时候已经听不到孩子们的求救声了,只有穆云诃还在偶尔的扑腾一下,而我的瑞儿,已经快要沉了下去。”

    “当时会水的只有一个奴/才,两个孩子就在他面前不远了,穆云诃不知道怎么回事,离岸边很远,而瑞儿眼看着就要被人救起了,可是就在这时候,我的好母亲,我瑞儿的好外婆,竟然在池塘边上冷冷的大喊了一句‘先救小王爷!’。”穆清雅断断续续的回忆说用一种悲怆到苍凉的声音在陈述,她眼中的泪水滚落,侧身看向王妃,泪流不止的说:“你知不知道你当时一句话,就已经要了我的命?”

    王妃挺直的脊背,那一瞬间轰然坍塌!她跌坐在冰冷的地上,缓缓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我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奴/才就从我瑞儿的身边游过,对瑞儿置之不理,当那奴/才将已经停止挣扎的穆云诃抱上岸的时候,我的瑞儿已经彻底的沉了下去,一片衣袖也看不到了。我就那么傻傻的站在原地,被人抓着,还以为是一个噩梦。”

    穆清雅脸上的表情叫做疯狂和狰狞,指着王妃的鼻子怒吼道:“你知道那种感觉吗?被最最亲近的母亲瞬间背叛,推进了地狱,在给了无情的一刀,然后亲眼看着我的母亲谋杀了我唯一的儿子!她明明知道的啊,她知道我这辈子都只能有瑞儿一个孩子了啊?她知道瑞儿就是我的一切了,可是她却为了穆云诃而杀了我的孩子!她对我的瑞儿视而不见,她冷血到如此地步,她一天之内就扼杀了两个无辜的孩子!其中还有一个是她的亲外孙啊!就为了她那无耻而可笑的争宠!她也配做一个母亲吗?!”

    每一个人,每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在这一刻,在听到这一场人为的悲剧的时候,无不血液逆流,全身冰冷!

    如果穆清雅口述的这一切都是真的的话,那么眼前最可怕的人,只怕还不是她,而是穆王朝的大王妃!心狠手辣到连自己的亲外孙都可以眼睁睁的看着死去,见死不救,这样的女人,只会让人敬而远之吧。

    “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母亲不是这样的人,穆清雅你是不是疯了?你怎么能这般指责母亲?”穆云诃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他红着眼睛咆哮,呼吸急促而压抑,可眼底脸上的悲伤与绝望时那么的显而易见。

    有谁能够接受自己的母亲是一个如此残忍冷血的人?更何况这个母亲在他的生活里,还一直扮演着最最慈祥和坚强的女人。

    虽然厌恶王妃破坏他和洛芷珩之间的感情,但是母亲终归是母亲啊。穆清雅的话完全颠覆了穆云诃的所有认知,他接受不了,他痛苦煎熬,可是没有一点光芒能够解脱他,拯救他。这一刻,就连洛芷珩也不能让他再有勇敢的勇气。

    以谁言语让。“不是真的?穆云诃你太天真了,你被她保护的太好了,你以为她对你如此全方位的保护就真的是爱你吗?不是的,她只不过是不想失去你这个筹码而已,她不想要失去王妃之位,因为她太了解你的性格,你是整个穆王朝皇族里面最最不像皇室子弟的一个人。你的性格太单纯,你接受不了那么血腥和黑暗的阴谋,你的母亲处心积虑,就怕你知道她那些见不得光的过去,怕你远离她。你,真的以为你是她疼爱的儿子吗?不是的,你就是她稳稳坐在王妃宝座上的一个棋子!她这种冷血动物是不会对任何人有感情的。”穆清雅残酷而扭曲的说道。

    穆云诃被狠狠的刺激到,一声闷哼,捂住胸口,整个人都摇摇欲坠。

    洛芷珩吓坏了,连忙扶着他,感觉到他在颤抖和冰冷的身体,她愤怒的指责穆清雅:“你不要在这里胡言乱语!如果王妃不爱穆云诃,她怎么会被你威胁的下跪?穆清雅你清醒一点吧,你做过什么,老天看着呢,就算当年的事情王妃有不对的,但是将心比心,你是瑞儿的母亲你心疼你的儿子,而穆云诃同样是王妃的儿子,王妃也是一个母亲,你做不到大公无私的先救别人的儿子,又凭什么要求王妃去做到?”

    王妃颤抖的身体猛地僵硬了一下,她不可置信的看向洛芷珩,就连她自己都觉得震惊,被她伤害那么深的洛芷珩,竟然会帮她说话?而说的话,也正是她一直以来想说而不敢说的。她不敢说是因为觉得自己这样想是自私的,每每回想当年的那一幕,她也会心痛和绝望,会追悔莫及,但是没有人会理解她和相信她。因为穆清雅的儿子确实死了。

    虽然李侧妃流产的事情真/相隐瞒下来了,但是王爷还是因此而疏远冷落她,她也因为穆清雅这件事情而彻底的消停下来。

    “你在帮王妃说话?你忘记她之前害你的事情了?”穆清雅阴冷的怒道。

    “我不帮别人说话,她与我没有任何关系,但我不允许你来践踏天下所有的母亲。我只相信我看到的。是,我看到了王妃忘恩负义的对我落井下死往死里逼,我也厌恶憎恨她!这点我不会改变。但我同样也看到了王妃对穆云诃的舔犊之情,看到了王妃把穆云诃当命来爱护,看到了是妃为了穆云诃可以忍下一切委屈。也许她曾经是不堪的,但她能放下过去和争夺,便还有救。可是你却放不下,所以你是那最没救的一个!”洛芷珩从来不是一个吃亏的人,也算不上厚道,但她自能将恩怨与事实分开。

    “我没有救了吗?是啊,从她剥夺了我做母亲,杀死了我儿子的那天开始,我就没救了!你别在这装的大仁大义,如果是你儿子被人害死了,你还能这么恩怨分明?”穆清雅怒吼道。

    洛芷珩咬牙切齿的道:“我是做不到不报仇,但我会直接杀了仇人,而不是如你一般这么丧心病狂的暗地里对自己的亲弟弟投毒,并且还是长达十四年!”

    一更到,抱歉啊今天晚了,具体原因在留言顶置里有解释,画纱继续努力写二更去,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