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57 帝后妃纠葛!(下)留言15000加更
    每个人的心中总有一段不能提的过往和一些情感,有的是爱情,有的是友情。

    穆清雅的心理有两块最不为人知和盛满干净土壤的净地,一块叫做纳兰代百,一块叫做慕容纤尘。

    如果一个人一生之中注定有个人会成为自己的劫,那这两个人就是穆清雅这辈子最最不愿提及,却会永生永世珍藏在记忆里最纯净的劫数。

    他们相识在人生最绚烂美好的年纪,他们有梦想,他们追逐着爱情的美好,友情的畅快。但同样,他们承载了家族的兴盛荣衰。他们可以玩,但他们却玩不起。因为在他们之前,还有一座大山叫政治婚姻!

    穆清雅就算做尽坏事,却一直与慕容纤尘保持着最安全和不越雷池的距离。她已经将纳兰代百带进了地狱,她亲手毁掉了自己心理唯二的一块净土,就绝对不会在亲手毁掉那唯一的一块。

    慕容纤尘重情重义,穆清雅丧心病狂。可是不会有人知道,当年少的穆清雅小心翼翼的想要保护她最爱的姐姐的时候,她却一次又一次的搞砸了事情。她背负着最不为人知的痛,也背负着两段情债,可她不能说,无处说,也说不出。

    她这辈子最无法面对的人就是慕容纤尘。因为她一开始就知道南啸擎爱慕容纤尘,而后来,慕容纤尘也爱上了南啸擎。他们两个这段痛苦纠缠的爱情,她一直在破坏。18KPl。

    个一纤之友。“为什么不回答我?穆清雅,你还当我是你姐姐吗?”慕容纤尘缓缓走下高高的台阶,拖地的凤袍在空气中摩擦出金色丝线的冷漠声。

    “我无话可说。”穆清雅似乎也冷静了下来,她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慕容纤尘就那样站在半中央的台阶上,走向她的脚步硬生生的止住。半晌,她听见自己问:“那么你与纳兰代百之间,是什么关系?从何时开始的?无话不谈的好姐妹,最后却又那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而我却一再的为你而退步,穆清雅,请问你对我还有一句话是实话吗?将近三十年的姐妹情,就是让你拿来这般不屑践踏的吗?你真的当我慕容纤尘是个可以一直付出的傻子吗!”

    慕容纤尘年轻的时候是个神经粗大的人,她并不如穆清雅那样神经纤细敏感,所以她知道穆清雅有了喜欢的人的时候,就是穆清雅害怕会嫁给南啸擎的时候,那时候她震惊过也愤怒过,但最后她都选择了妥协。可这不代表她可以一再的被穆清雅欺骗。

    如果姐妹情是这么容易就被欺骗,并且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在包容和忍让穆清雅,换来的却是穆清雅一次又一次说不清的欺骗吗?饶是慕容纤尘这样爽朗的女子,此刻都经不住怒火中烧。

    “我爱他!我爱纳兰代百!从我十四岁遇见他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爱他,并且我要嫁给他!这个目的和愿望样子那么强烈,两年多一直未动摇过。我不想隐瞒姐姐,只是当年实在是羞于启齿,而后又一直没有机会,我和姐姐感情这么多年,在我们的年少岁月里,只有这一件事情是我隐瞒了姐姐的。”

    穆清雅几乎跪趴在纳兰代百的怀里,也不管慕容纤尘是否能听见,平静的说道:“还记得我手腕上的那道伤疤吗?当年我割腕自杀,姐姐说我是威胁你,其他人说我是太自私,才会割腕。可是你们怎么知道,我真的已经被逼到走投无路了啊。我再也配不上他了,我一直坚守的梦在一夜之间破碎了,我整个人树立了十几年的坚强也一夕之间坍塌。我再也没有了活下去的理由。不能嫁给纳兰代百,我宁愿去死。”

    她怀里一直呜咽着说不出话来的纳兰代百,此刻却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很震惊吗?是不是在你的思想中,我也是一个彻底变坏了的女人?你是不是觉得我再也不配爱你了?”穆清雅看着他的眼睛,那双疯狂冲血的眸子,终于有了湿润,她一点一点仔细的擦干了他脸上的血,可怎么也擦不干净,只见他大口大口的往外吐血,穆清雅吓坏了,再也顾不上慕容纤尘的对皇帝大喊道:“救救他!快点传御医来!”

    皇帝此刻已经是七窍生烟了。就算他不爱穆清雅,但穆清雅也还是他的妃子,满朝臣子和天下各方来客都看着呢,穆清雅就然就抱着别的男人,大胆说爱,将他这个皇帝、丈夫置于何地?

    “朕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穆清雅,你回来朕身边,纳兰代百死了,这件事情就算了解。”皇帝阴森森的说道。

    慕容纤尘瞳孔紧缩,只觉得心口一阵阵的翻腾,激烈而麻木。都已经到了这一步了,但皇帝却依然不愿意放开穆清雅吗?已经爱到可以忽略穆清雅所有的不好和罪过了吗?南啸擎,这样的你,还凭什么来对她说爱?你的爱竟然能够分割成多份吗?

    “你就这么想让他死?你!”穆清雅怒吼的话嘎然而止,只因为纳兰代百抓住了她的手,她低头看他,那一刹那眼中就再也没有别人了:“你坚持一下,你没有失信于我过,这一次也一样不会的。”

    纳兰代百眼睛都在笑,可是却有眼泪淌出来,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可是却在不停的张嘴,但每一次张嘴都会有大口大口的鲜血流出来。

    穆清雅搞不清楚状况,却被吓得再次红了眼睛,她抱着他的身子,全身发抖。

    “啊呜哦诶……”纳兰代百的声音听上去好像在哭,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却子啊拼命的说着什么,他焦急的想要让穆清雅知道他的表达,可是却事与愿违。

    穆清雅吓坏了,她捧着他的脸仔细看他的嘴,然后她的身体一点一点的冰冷下去。她的双眼好像在那一瞬间被雾气笼罩,她惊恐的头皮发麻浑身战栗,她不可置信的看向奶娘,同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奶娘每逢凌厉,毫无怜悯的道:“不用震惊,我拔了他的舌头!”那张嘴和舌头曾经侵犯过她,自然不能留!

    能言善辩的穆清雅瞬间冷气倒抽,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纳兰代百想说的话很多,但舌头没了,他呜咽着一句也让人听不懂。但他眉宇间有着急,死死的抓紧她的手,着急的几乎目眦欲裂。可他的呼吸只能一点一点的衰弱下去,穆清雅无能为力,心也跟着一点点的冰冷。

    “你救救他,我求你了救救他。只要能救他,我什么都应你,你让我去死都行,我给穆云诃偿命!我认输了,你想要保住洛芷珩我就不争了,求你救救他!”穆清雅忽然放下了所有的骄傲与疯狂,眨眼间就被卑微了尘埃里,她哀求着皇帝,哀求着那个毁掉她一生的男人。

    可是皇帝颜面尽失,又怎么可能在被穆清雅威胁?他冷酷的道:“不可能!纳兰代百必须死!”

    穆清雅还要哀求,但纳兰代百却抓住了她,对她轻轻摇头,她懂,他不要她想皇帝低头。可是怎么能让她眼睁睁的看着他死?

    纳兰代百的手缓缓的抬到耳后,用力的往下撕扯什么,眼底在没有了阴森和恐怖的邪光,好像带笑的看着她。

    穆清雅明白了,却也在那一瞬绝望。但她还是颤抖着伸出手,在他的而后缓缓的捏起一张薄如蝉翼的皮,慢慢拉开。那赫然也是一张人/皮/面具!

    当那张记忆里魂牵梦绕的面孔再度出现的时候,穆清雅这辈子终于体会到了后悔到骨子里的滋味,绝望而恐惧。

    纳兰代百已经喘不上起来,只用那最后一丝力气抓起她的手,将她的手放在了他的胸口,那么用力的按压着,似乎在告诉她,她一直在他的心里,从不曾离去,从不曾改变。他的爱,也一如既往。

    “我知道,我都知道。”穆清雅胡乱的说着。

    纳兰代百仿若圆满了一般,用力的大笑,却笑得那么笨重,鲜血流淌了两个人一身,他在笑声和满足中,死在了他最爱的女人怀里。紧抓着她的手,终于迟缓的坠下!

    穆清雅的眼泪瞬间坠落,连串的落在他的脸上,冲刷着他脸上污秽的血液,冲刷着她心里最深的伤。她没有歇斯底里的大哭大闹,也没有继续疯狂的与人争辩,就那样安静的将纳兰代百抱进怀中,默默地流泪。

    这是第二个她深爱的男人死在她的怀里。无助和绝望再一次洗礼她。这一次,她同样没有崩溃的余地。天旋地转中,她听见她忽然发出的撕心裂肺的笑声:“南啸擎!你自作聪明,以为你不救他就能挽回你的名声了吗?你以为我活着你就能安然无恙吗?哈哈哈!你错了,你这个蠢货,你对纳兰的见死不救等同你亲手杀死了你自己!纳兰死了,你身上的蛊,这辈子都别想解开了!!”

    皇帝瞬间面色巨变!

    三更到,画纱觉得吧画纱素个好孩子,所以画纱要努力把昨天的更新补上点,于是今儿还有加更哇!画纱努力写死更去好不好?哈哈,宝贝们给画纱支持和鼓励哈,悲情人物收尾这场阴谋之旅,宝们准备好纸巾哈。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走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