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60 穆清雅,薨!!(留言15500加更)
    慕容纤尘胆战心惊的拉着她着急道:“不行!不能这样。清雅你听我说,什么事情都能过去的,纳兰他一定也是希望你能活下来的,他那么一心一意的为你,只是希望你能活得好。纳兰是死了,但是我们可以将他好好安葬,他也还是会活在你的心里面的是不是?”

    穆清雅回头看她,眉宇间终于不再有戾气,是淡淡的惆怅与凄凉:“那怎么能一样呢?活着就再也见不到纳兰了,我失去了一次瑞儿,痛的锥心刺骨,再失去一次纳兰,痛的撕心裂肺。我已经承受不住叠加的疼痛了。再说人总是要死的,我这样作恶多端,杀人无数,死了不也是好的吗?”

    “你不要胡言乱语,我不会让你死的,我会把你看好,不给你任何接近死亡的机会!”慕容纤尘大声怒道。

    “可惜,晚了!”穆清雅惨然一笑,脸色寸寸苍白下来,她的手按在腹部上,身体渐渐软了下去,整个人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一头撞倒下来。

    慕容纤尘下意识的伸手去接住她,惊慌的问道:“这是怎么了?!”

    沉浸在这段匪夷所思的复杂过去的洛芷珩面目阴沉,猛地站起来道:“她已经中毒了!我去找御医!”18Qfx。

    “别、别去!”穆清雅急切的声音里充满了痛苦:“我早在你们来之前就服用了毒药,剧毒呢,纳兰留下的东西。”

    “你所谓的死的体面,就是服毒自尽?”慕容纤尘目眦欲裂的咆哮。

    穆清雅笑得解脱:“这对我来说是最好的结果了,死在纳兰的毒下,死在自己的手中,总好过死在南啸擎的折磨中好。姐姐,我求你一件事,这件事只有你能做到,你一定要帮我,求求你。”

    容的但行兰。“不会的,你别胡思乱想,我让人找御医来,一定会治好你的,一定会的。”

    “没用的,这是纳兰留下的剧毒,纳兰世家的毒药,烈性无比,除非有解药,否则的话无药可解。我必死无疑,只求姐姐答应我最后一件事,求你了。”

    穆清雅说话已经断续,她躺在慕容纤尘的怀里,急切的表情里有巨大的痛苦。慕容纤尘几乎心惊肉跳:“说,你说,说什么我都答应你。”

    穆清雅痛苦的容颜上终于出现了一丝笑容:“将我和纳兰合葬在一起,我要和他在一起,不要入皇陵,我生不是纳兰的人,死也要做纳兰的鬼。求你,只有你能撼动皇上让他改变主意,只有你能帮我,这是我最后一个愿望,求你了姐姐,答应我……”

    慕容纤尘愣住了,甚至是惊呆了。

    皇帝的妃子,竟然要求和别的男人合葬,这简直是在打皇帝的脸,让皇帝成为天下人的笑柄。更何况皇帝本就痛恨穆清雅,只怕她死之后还是会折磨她的,又怎么能随了她的心愿?穆清雅的这个愿望注定是个奢侈和幻想,因为慕容纤尘不知道自己能否做到,这简直太难为人了。

    “姐姐是觉得为难吗?我知道这件事情会让你难做,你把这个拿着,这是解开皇上蛊毒的唯一解药,你拿着它与皇帝谈判,他不会伤害你的,求你了姐姐,帮我这一次。”穆清雅明知道自己的这个要求太过于过分了,也知道稍有不妥,慕容纤尘也会因为这个要求而被皇帝厌弃或者废掉,但是她别无选择,她知道她死了之后皇帝一定会动她和纳兰的尸体,她自己死无葬身之地可以,但她不能再让纳兰的尸体跟着她一起受罪了。

    “姐姐,这次是我欠你一个天大的恩情,我这辈子还不了了,下辈子,我给你当牛做马,求你成全我,求你了姐姐。”穆清雅攥着那个瓷瓶,苦苦哀求。她的嘴角却在那一刻溢出了鲜血,然后是耳朵,鼻孔,都有黑色的血液流淌出来。

    “清雅!!”慕容纤尘瞳孔紧缩,脑子瞬间一片空白,她僵硬的将那个瓷瓶接过来,紧紧的攥在手中,再也不忍心看着穆清雅这七窍流血的惨状,大吼道:“我答应你!我一定想办法让你和纳兰合葬在一起!!”

    答应了,就等于是放弃了这个妹妹的生命!答应了,就代表这个世上再也不会有一个穆清雅!慕容纤尘心如刀绞,泪流满面。

    穆清雅粗重的喘息声好像迟暮的老人,眼角的泪划过侧脸坠落,她的声音也如同断了线的泪珠一般卑微易破碎:“对不起,我又逼了你,可我已经没有退路了,你是我唯一的出路。姐姐,我可能又将你推上了绝路,会连累你,你就当我已经自私到了骨子里,恨我吧。”

    慕容纤尘哭道:“不恨你!姐姐不恨你。清雅是我最好的妹妹,我不会再恨你,我们义结金兰的那一天的话我永远不会忘,永远不会背弃。”

    穆清雅似乎是在笑,她指着前方不远处的角落,在泛着血腥的空气里缓缓的说道:“我所有的东西都给玉儿,那些、那些是我这些年里为玉儿积攒的嫁妆,我知道那孩子不喜欢我,可是对我而言,她就是我的女儿,虽然我失去了瑞儿,但我还有玉儿。钥匙就在枕头下面……”

    洛芷珩举目望去,只见十几个红木大箱子整整齐齐的上所摆放在那里,上面有陈旧的痕迹还有灰尘,显然是刚刚拿出来还没来得及擦拭的。而且很有些年头了。

    “是,玉儿是你的孩子,是我们共同的孩子。她会很孝顺你,她会喜欢你的,你好好的,那孩子知道有一个这么疼爱她的母亲,一定会很开心的。”慕容纤尘抖着手去捂住穆清雅的耳朵,可鲜血还是止不住的流出,她的声音在颤抖,一寸寸的冰冷下去。

    “她像你,爱恨分明。我的瑞儿如果还活着,一定和玉儿是非常要好的兄妹,就像我们。”穆清雅目光渐渐暗淡下来,她依靠在慕容纤尘的怀里笑着的声音越来越小:“姐姐,我和纳兰相识在我们之后,我从第一眼看见他就知道我要这个男人。我从那一年开始就不再单纯,因为我学会了相思和嫉妒。”

    “他是一个很英俊的男人,他气宇非凡又待人有礼,他对我笑的时候,我觉得整个世界都是明亮的。母亲不爱我不要紧,奶娘很疼爱我。父亲不爱我不要紧,我还有姐姐关心保护我。后来,又有了纳兰。他在我的生命里是最最深刻的一笔,没有瑞儿之前,我以为他会说我这一生最爱的男人。可是后来我嫁给了南啸擎。”

    “我好愧疚,我答应要做他的新娘的,我好恨苍天,但我更恨我自己,是我将一切事情搞砸了。我狠心的断绝了和纳兰的关系,我不再联系他,也拒绝他一切的联络。我走了,离他那么远。可是我会想念他到夜里心痛而醒。”

    “我以为我不会再踏入穆王朝,可是实在是想见穆云诃这个从未蒙面的弟弟一面。但这里游玩最沉重的痛。我的纳兰在那一年,在我最狼狈绝望的时候回到了我的身边。他为我遮风挡雨,沉默不言,他就在我身边,他说‘阿雅,我在也不会离开你,我再也承受不住又一个五年之痛,相思五载,夜夜锥心!’”

    “那一天,我才知道我尘封了五年的心,不是没有感觉,不是早已忘记,我只是想念的太痛了,已经不会去思念了。可是他的到来并没有幸福,而是被我关注了太多的痛苦和磨难,我眼睁睁的看着好好的一个男人,为了我变得不人不鬼。我也变得麻木不仁,可是我爱他,就算不说,我知道他都懂。我只是在失去瑞儿之后已经忘记如何去爱了……”

    慕容纤尘静静的倾听,任由眼泪坠落,穆清雅平静的口吻渐渐衰退的呼吸,都让人崩溃到极致。饶是洛芷珩这般冷静的人,听到这都不禁感到胸口沉闷。

    穆清雅的医生有太多的悲剧,她不能选择也无力抵抗,逐渐疯狂,又何尝不是一种对命运的反抗?

    “姐姐,我知道纳兰临死之前想对我说什么的,他虽然说不出来但我就是知道,他想说……”穆清雅吃力的看向安静躺在床上的纳兰,眼角淌出来最后一串清泪后,就连眼泪都变成鲜红,血液在她的眼角流出:“他想说‘我不后悔’,他要告诉我,他爱我不后悔,他留在我身边不后悔!”

    洛芷珩猛地闭上眼,慕容纤尘压抑的哭声瞬间爆/发。

    “我这辈子最爱的两个人,此刻都在我身边,我的人生终于圆满了,姐姐,这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刻。因为我可以看着我心爱的男人,死在我最喜欢的姐姐怀里。不会再有人比我幸福了是不是?”穆清雅的目光似乎明亮了一下,但他们两个知道,此刻流着血泪的穆清雅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

    “是!我的清雅一直是幸福的,一定会是最幸福的人!”慕容纤尘崩溃的抱紧了穆清雅,眼泪决堤。

    穆清雅颤抖的手缓慢的从腰间拿出一个黑色瓷瓶,颤抖的举向洛芷珩,她看不见,却对洛芷珩的方向笑得诡异而伤痛,似乎还带着莫名的情绪,她高高举起的手似乎在表达着最后的什么话语,可洛芷珩还来不及接过那个瓷瓶,穆清雅的手连带着瓷瓶骤然落地。

    她苍白的手背在地上弹动了两下,便再也不动了。她的脸朝向纳兰,眼角最后的血泪落在了她姐姐的掌心。

    穆清雅,薨!终年三十四岁。

    二更到!阴谋之旅悲情收官!哭死我了,呜呜呜呜,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今天先更一万字吧,画纱有点累了,群么么宝贝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