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61 爱情交易!丧礼!三尊玉娃娃背后!

悍妇,本王饿了! 261 爱情交易!丧礼!三尊玉娃娃背后!

    慕容纤尘将穆清雅的尸体放在了纳兰代百的身边,声音沙哑的道:“我不会让你做一个没有人送终的人,我会让玉儿给你披麻戴孝,为你送行。下辈子,我们还做姐妹,下辈子,我再也不会这般纵容你,我会努力做一个好姐姐。”

    “节哀顺变。”洛芷珩唯一能说的就是这句话了,她现在忽然有种遍体生寒的感觉。终于想到了穆清雅刚才那诡异的笑容,还有奇怪的话语是什么意思了。她说她是仇人,是他憎恨的人,穆清雅已经算好了这场死亡,而她却在这里。

    走进这扇门之前穆清雅没有丝毫死亡的痕迹,她走进来在走出去,穆清雅却已经死了。就算别人不说什么,甚至觉得穆清雅死有余辜,但穆云诃会怎么想?她可以不在乎王妃怎么想的,但能够不在乎穆云诃吗?

    穆清雅临死之前还给她摆了一道,果然够狠!可是人都已经死了,她再多的计较也是枉然。刚好也用这一次来试探一下穆云诃的态度,如果穆云诃真的怀疑是她害死了穆清雅,或者不相信她的话,那她到要好好考虑一下还有没有留载穆云诃身边的理由了。

    攥紧了那个黑色的小瓷瓶,洛芷珩不知道这是什么,但下意识的,她感觉这东西很重要。穆清雅最后的话没交代清楚,还是她故弄玄虚?

    “皇上驾到!”门外传来太监尖锐的声音,紧接着皇帝沉稳的步伐快步走来。

    “这是怎么回事?你们两个没事吧?”皇帝一进门就威严冷喝道,但看向皇后的目光里是带着担忧的,他看了眼洛芷珩,同样关切。

    皇后沉浸在悲伤之中,好半晌才缓缓抬头,她容颜憔悴满眼泪痕,皇帝见到了不禁面色阴沉下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慕容纤尘清楚的在皇帝眼睛里看见了担忧和在乎,可是却在也不能温暖她的心。她收回目光冷漠的说道:“皇上,臣妾可以求您一件事吗?”

    “当然可以,你想做的事情,朕何时阻拦过?”皇帝蹙眉说道。

    慕容纤尘仔细想想,倒真是这样,一直以来,虽然皇上表现的很含蓄,但是不管她这么胡闹,皇上都不会阻止她,这种就是纵容吗?曾经她一度认为那是皇帝不在乎她的表现,现在看来,只怕这是皇帝表达爱的方式,只是这方式太矜持,她的粗神经无法发现,而现在,她知道了却已经晚了。

    “请皇上答应臣妾,将清雅与纳兰的尸体合葬在一起!”慕容纤尘张了几次口,最终决然的说出。

    皇帝的脸瞬间巨变!是不可置信,也是震怒!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将他们合葬在一起,以什么名义?你有没有想过朕的名誉和威严?你让南朝的脸往哪里放?这又是穆清雅那个践人的话是不是?你怎么就这么不长脑子?穆清雅说什么话你都帮她,甚至会害惨了朕的事情你也要做!”

    皇帝确实愤怒了,一个是因为慕容纤尘在乎穆清雅的态度让他嫉恨,而另一个就是哪有一代帝王的贵妃却和别的男人合葬的?穆清雅的级别是要入皇陵的,纳兰不是皇族的人,自然不能让皇陵,就算能也不可以将他们合葬在一起啊。这不是在往帝王脸上扇巴掌吗?18SxK。

    “我知道这让你很为难,但请你答应我,这是清雅临死之前的最后一个愿望,我已经答应她了,我不想失信于她。”慕容纤尘哀求道。

    “那么你就能将朕推出去吗?慕容纤尘你到底有没有心?朕带你难道不够好吗?”皇帝阴冷的问。

    “我们的事情我不想谈,清雅这一辈子太苦了,有许多事情都是阴差阳错和无奈的,我们没有办法阻止,但是既然错误已经发生了,就要让他停止下来。清雅本来就应该和纳兰在一起的,他们生前不能在一起,但是死后请你成全他们。”慕容纤尘说的坚决,她咬牙,拿出了蛊毒的解药道:“这是你身上蛊毒的解药,答应我,我就将解药给你。”

    “你威胁朕?慕容纤尘你竟然为了穆清雅而威胁朕?”皇帝怒不可遏,几乎要掐死慕容纤尘的样子。

    “这不是威胁,只是一个交易。”慕容纤尘垂下眼帘,冷漠说道。

    “她究竟对你说了什么?你就这么相信她的话?如果可以,朕绝对不想要她,当年的错误发生后,朕真的恨不得一掌劈死她,但是朕顾虑你,朕怕你会伤心会怨恨朕,所以才将她留下来,甚至娶了她。如果朕当年知道未来的今天你我会因为这个践人而与朕闹到如此地步,朕就该在当年立刻弄死她!”皇帝恶狠狠的说道。

    慕容纤尘悲伤中,再加上要面对皇帝的情感,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即将破碎的绝望之中。她说:“你答应吧,我会永远留在你身边,就算我们今后无爱,就算我们以后只是有名无实的夫妻,我也会留在你身边。”

    皇帝瞳孔紧缩,不可置信的怒吼道:“你什么意思?!”他一把抓住慕容纤尘的手腕,力道大的将她拽起来,阴冷的道:“你的意思是朕如果不答应你,你就要离开朕?你为了穆清雅竟然有了想要离开朕的想法?”

    “不是为了穆清雅!”慕容纤尘忽然怒吼出来:“我已经太累了,爱你真的让我感到心力交瘁!我这辈子只求潇潇洒洒的活,我生性洒脱不羁,受不了束缚,可是因为穆清雅,我被迫嫁给你,又因为你,我心甘情愿的放弃了向往的自由,我在苦苦的暗无天日的后宫里面,和那么多女人分享一个你,我在渴望期盼你的时候,你却在别的女人的床上。我知道这是无法改变的,所以我有多少痛苦也一个人默默不语,只因为我爱你。”

    “但是爱你已经耗尽了我全部的力量了,我也许还是不够洒脱,我做不到看着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却还能开心的笑出来。我一直在你的背后苦苦地等候你转身,可是你在我身边停留的脚步永远只是一刹那,你来去匆匆,我的爱都已经追不上你的脚步了。你走得太快,我需要用奔跑才能勉强抓住你留下的残影!南啸擎,你觉得这对我来说公平吗?你觉得我的性格还能忍受这样的生活多久?一年还是两年?你难道就像这样囚禁我一辈子吗?”

    皇帝额头青筋暴跳,咬牙切齿的咆哮:“这是囚禁吗?你追不上我的脚步为什么不说?我会等你,这辈子我都在等你,可是你却一直对我忽冷忽热,你让我捉摸不定,让我不敢轻易跨出一步,我就怕这一步跨出去不是幸福而是雷池!慕容纤尘你是洒脱了,我在逢场作戏你看不到,我在故意气你你看不到,你只能看到我不得不做的一面!你的爱为什么这么脆弱?”

    “那么你的爱就不廉价吗?一个生龙活虎的私生子骤然浮出水面,你怎么解释?在你爱上我之后,却还能和别的女人有个孩子,而且还不是你的后妃之中的人,你又要怎么解释呢?我的爱是脆弱,可是我厚重的爱,已经在你一次又一次的背叛和毫无回应中消耗殆尽了!”慕容纤尘声嘶力竭的怒吼。

    皇帝整个人都在哆嗦,忽然间像是失去了生命力一般的颓废下来,他眼底有惊恐,言辞冰冷压抑:“所以你是在告诉朕,你不爱朕了?”

    “是,我不爱你了,我已经爱不起了。”慕容纤尘低头垂泪,冷漠的说道:“请你答应我吧,让他们合葬在一起,以后,我们两个在一起,哪怕是互相折磨,彼此厌弃,只要你不说,我就不会离开你。”

    “慕容纤尘你才是那个最狠的女人!逼我,你明知道我从来不曾拒绝过你什么。你为了穆清雅不在生孩子,朕都可以容忍,可是你知道吗,因为穆清雅朕失去了你,朕恨不得将穆清雅鞭尸在大卸八块!”皇帝阴狠的说着,忽然狰狞的笑道:“想让朕答应你也可以,给朕生个孩子,朕要一个皇后名下的亲生儿子!”

    慕容纤尘猛然抬头,惨白的脸上都是震惊。她已经三十五岁了,若是在孕育子嗣只怕是难上加难。

    “为什么?你后宫有那么多女人,而且你还有一个现成的儿子,白明月不是已经算认祖归宗了吗?”

    皇帝冷笑:“因为这是你欠朕的!你欠朕一个儿子,只要不是儿子,那你就一直生下去!慕容纤尘,你不是为了你的妹妹什么都能做吗?怎么这件事情就很难吗?”

    慕容纤尘狠狠的咬着唇瓣,满脸纠结和阴沉,沉默半晌,她最终妥协:“好,我答应你!”

    皇帝的脸色瞬息万变,最后竟然是比哭还难看,他大笑着离开,却在转身的时候几乎心死,满脸狰狞与悲痛。

    这就是他爱了这么多年的女人,可以为了别人而不断的妥协和放弃,却在狠狠的伤害着他!他说她欠他的,她就信了,竟然一点不怀疑,她究竟有多么的不信任他呢?

    如果不是因为她的儿子的身体里流淌着属于她的血脉,他怎么会在乎和喜欢?如果不说因为那个儿子是她留下来的牵挂,他又怎么会舍得让她冒风险却怀孕?

    慕容纤尘,往朕心窝子里戳刀子,一刀又一刀,你果然已经熟练至极毫不留情了吗?

    皇帝离开后,慕容纤尘整个人都瘫软在了地上,默默哭泣。

    洛芷珩亲眼目睹了这三个人的爱恨纠缠,明明皇帝和慕容纤尘都是彼此有爱的,但是因为太多太多的无奈和误会,他们的爱情止步不前,甚至有可能消失殆尽。那一刻,洛芷珩竟然有种感同身受的悲哀感。

    她与穆云诃之间,是爱情吗?

    穆清雅和纳兰代百爱的痴缠痛苦,慕容纤尘和皇帝爱的若即若离又绝望。那么她和穆云诃之间呢?他们也是有感情的,穆云诃说过爱她,那么她呢?她并不是一个会无缘无故就不停付出的人,可是自从遇见穆云诃,她变了。

    她为了穆云诃拼尽全力,从最开始的为了自己的活命,到后来不希望穆云诃那样纯净的人死,再到最后她已经舍不得穆云诃受伤吃亏一点了。她一直在拼命,打出来的不是江山,却是比江山还贵重的生命,那生命属于穆云诃。

    做了这么多,一路走来,她付出的不只是汗水泪水和力量,还有心。她也为一个男人付出真心了吗?那么这是不是也是爱呢?

    洛芷珩极度迷惘,第一次将她和穆云诃之间的关系仔细思考,但她没有爱过,并不知道怎么样才算爱,才是爱。她迷惑的却没有人能给她解答。不过她最能确定的是,她很在乎穆云诃。在乎到忘记了自由和追求。

    慕容纤尘的话点醒了她,她好像在慕容纤尘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为了爱而放弃了自由,心甘情愿的留在一个男人身边,做各种各样自己不喜欢的事情。

    离开皇宫的时候,天空下起了灰蒙蒙的小雨,绵绵的打在脸上,凄凉的味道。她独自走在绵绵细雨中,脑子里一片空白。当她回到世王行宫的时候才猛地清醒过来,穆清雅死了,她要去告诉穆云诃这个消息。

    王妃刚好也在穆云诃房间里,她看上去很憔悴,但她最起码还吃和,可是穆云诃是真的不吃不喝的三天了,她在劝说穆云诃吃东西。见洛芷珩进来,王妃的脸色一瞬间的不自然,微微侧开脸不敢看她。

    洛芷珩并没有那么豁达的在王妃狠狠给了她一刀之后,还对王妃笑脸相迎。她径直走到穆云诃面前说:“穆云诃,我不知道你还能承受住多大的打击,也不知道你的心里是怎么想你姐姐的,但如果这一次我不说,我只怕你以后会恨我。”容的再没行。

    见穆云诃面无表情的样子,洛芷珩攥紧了手心,声音清浅的道:“她死了!”

    一阵清脆的响声中传来王妃惊颤的声音:“谁?谁死了?”

    她做母亲的有很强烈的感应,因为感觉到了所以面色大变,满脸惊恐。

    洛芷珩眼底闪过一抹嘲讽,却见穆云诃那一直僵硬的面容看向了她,目光里死气沉沉的。洛芷珩一下就愣住了,她抿着唇说:“穆清雅死了。”

    王妃猛地跌坐在椅子上,目瞪口呆的样子中却又有一丝恍然,半晌,终于悲痛的哭了起来。她口口声声的说着对不起,喊着穆清雅的乳名,只可惜,她的女儿再也听不到了。

    穆云诃就那样直直的看着洛芷珩,脸上终于有了表情,是愤怒,是惊恐,是懊恼,是崩溃!

    三天之后,他被瞬间打入地狱便立刻死亡的神经终于崩溃!绝望在眼中破碎炸开,他灰败的眸子瞬间冲血,清瘦的脸轻微抽搐。

    洛芷珩被他破碎的目光吓到,她走到他床前一字一顿的问:“你怀疑是我吗?怀疑是我害死了你姐姐吗?告诉我你心理面第一个想法。”

    她问的时候手心理面全是冷汗,她害怕穆云诃的答案,所以她不敢问这话,却又不得不问。如果穆云诃真的认为穆清雅的死与她有关,那么她立刻走人,不再管穆云诃死活,因为穆云诃没有给她足够的信任。而她就会选择立刻断绝这段情。

    穆云诃就那么看着她,好像要一眼看进她的灵魂。干裂的唇瓣缓缓开启,嗓音艰涩而嘶哑:“我知道,不是你。”

    从不知道他一句话,就能让她天堂地狱走一遭!他信任她,他并没有怀疑她。只这一句话就让洛芷珩满心欢喜。虽然现在穆云诃还在沉重的打击之中,但是这一句话就让她有足够的耐心去等他从打击中走出来。

    “她故意将你叫过去,只怕是有别的事情。就这么恨我吗?连死也不放过我?”穆云诃全身都在颤抖,他是被打击了,却不是傻子。穆清雅忽然叫洛芷珩去,又在这一天死了,理智时空的人只怕都会认为穆清雅的死和洛芷珩有关。穆清雅可能是想用这种方法来让他与洛芷珩之间决裂?又或者是其他什么,他已经无力分辨了。

    但穆清雅低估了他的智商和对洛芷珩的了解。三天时间也许还不能让他从这个巨大的打击中走出来,但却足以让他冷静下来。洛芷珩不会做那样的事情,因为她知道那个女人是他的姐姐,就算他恨她,却依然不希望她死。

    “因为之前闹得很不愉快,她的名声已经不好了,所以葬礼的举行会很快,按照皇贵妃的品级来下葬,已经决定在明天了。你,去吗?”洛芷珩问道。

    穆云诃沉默着,王妃却已经不能继续沉默,她着急的说道:“去,我们去。最后一面,我想要见清雅最后一面。”

    见或不见,又有什么区别呢?看见的只是一具尸体,留下的只会是永久的遗憾。

    第二日,天气从早上开始就一直阴沉沉的,皇宫里的丧钟声响起,绵远悠长,恒古哀凉。

    没有百姓为穆清雅送行,文武百官只是按照皇贵妃该有的礼仪来祭奠,冰冷华贵的棺木早已经阖上棺盖,存放在黑白的大殿之中。随着唱礼之人的步骤一步步的走下来,大殿中央站着前来看穆清雅最后一眼的人。

    王妃在,胡妈妈在,穆云诃也在。这三个在穆清雅的报复中,被伤害和罪魁祸首还有帮凶的人,此刻齐齐聚集在这里,看着那个让他们又爱又恨的人的棺木,就连最后一眼都看不到了。因为皇帝不允许开棺木。

    穆云诃冷冷的看着棺木,苍白的脸上说不清是哭还是笑,复杂的无人能懂。

    王妃哭的断肠,几度昏厥。胡妈妈也好不到哪里去。她被人挖出来,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好好的和穆清雅说过一句话,今天她在穆清雅的灵柩前,平静的对王妃说:“主子,奴婢跟随您将近四十年,奴婢知道您不是个心狠手辣的人,当年若不是李侧妃动小王爷,您不会一怒之下伤害她那未出世的孩子,也就不会无意中伤害了小郡主的儿子。”

    “奴婢对您一直忠心耿耿,这一辈子就这一件事情对不起您,可是当年对小王爷下毒,实在奴婢看不了小郡主憔悴和苦苦哀求的样子。而且小郡主说这些药不会要了小王爷的命。所以奴婢才答应的。说句斗胆的话,对于奴婢来说,小郡主就是奴婢的亲生女儿。奴婢这一辈子跟随您一直不曾想过离开您,总想着等您百年之后,奴婢也跟着您去,在地下也伺候您,但是奴婢错了,错到无法回头请求您的原谅。”

    “小郡主这一辈子太苦了,请您原谅奴婢再一次的背叛,奴婢想要去伺候小郡主,在阴间,照顾那个可怜的孩子。您对奴婢的照顾和知遇之恩,奴婢只能来生再报了。”

    “你想做什么?”王妃愣愣的看着胡妈妈,她虽然憎恨胡妈妈,但是多年的主仆,说没有感情那是假的。

    “奴婢这一辈子罪孽深重,伤害了小王爷,奴婢没有一天能睡个安稳觉,如今,总算可以用奴婢这条烂命来偿还小王爷这么多年来的苦难了。”胡妈妈砰砰的给王妃磕头,第三个头之后,她再也没有起来,就那样弯着腰,五体投地般的跪在那里。

    王妃颤抖着伸手去碰她,只是轻轻一下,胡妈妈的身体便向一旁倒去,地上赫然是一滩血迹,她的腹部插/着一把锋利的匕首。这个让穆云诃痛苦十四年的帮凶,用这样极端的方式来赎罪,也用这样决绝的方式来表达她对穆清雅的疼爱。

    王妃甚至哭不出来了,一个又一个她至亲信任的人离开她,而且都走得这么决绝和毫无余地。她终于再也承受不住巨大的悲痛,陷入了昏厥中。

    穆云诃眼睁睁的看着胡妈妈自杀身亡,只是嘴角轻扯了一下,看不出是嘲讽还是抽搐,继而他的目光就落在了棺木上。

    洛芷珩立刻着手安排这场突发事件,胡妈妈的尸体并不能进入南朝皇陵做陪葬,她让人将胡妈妈抬出去安排好棺木,然后找地方下葬。

    下葬的时间到了,棺柩被人抬起来缓缓离开大殿。玉儿一身白衣,果然是为穆清雅披麻戴孝,走在棺木最前方,一边走一边哭。

    丧事结束后,洛芷珩等人并没有离开,而是来到了一座深山里面,这个地方四面环山,中央却犹如仙境,山清水秀,清幽僻静。而在这个地方的平地上,正摆放着一具大棺木。

    慕容纤尘已经站在这里,她的怀里抱着一个木箱子,山林四周有皇家侍卫守卫。

    穆云诃蹙眉看着这一幕,若有所思,脸色渐渐就变了,他猛地拉住洛芷珩的手低声问道:“怎么回事?”

    洛芷珩安抚的拍拍他道:“别紧张,我们只是在遵照穆清雅的意思而已。人已经死了,过去的事情都是往事如风而已,我知道你不愿意恨她,却又矛盾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但她已经死了,她对你的伤害还在,可是今天,我们不要想着她的坏,就当她是一个可怜人,真心的送她最后一程吧。”

    洛芷珩这样说完全是按照穆云诃心理面的想法来说,她清楚穆云诃的矛盾心情,爱恨都不能的煎熬,那她来给穆云诃台阶,让穆云诃安心的将穆清雅送走。

    棺木并没有上盖,洛芷珩带着很抗拒的穆云诃往前走,当他们终于看见棺木中的人的时候,洛芷珩感觉到穆云诃的身体在僵硬。她不能了解他的痛苦,但她知道他在挣扎。

    “云诃,如果你不喜欢,那我们就离开这。”

    穆云诃眉宇间都是挣扎,这太惊世骇俗了!穆清雅竟然和其他男人合葬在一起!而且还是在这里,那么之前的丧事就是个幌子,是欺骗众人的?可是他能说什么?难道要毁掉穆清雅最后的愿望吗?穆清雅能做到对他心狠手辣,可他终究是不忍心的。狠狠的闭上眼,他声音干涩:“不用了,我想亲手送她一程。”

    “好,我陪你。”两个人手牵着手共同看着穆清雅与纳兰代百的最后遗容。

    他们两个的手也是紧紧相连的,穿戴整齐。棺木因为他们而变得温暖,丝毫看不出是私人的阴森。

    慕容纤尘打开手中的箱子,三尊玉娃娃赫然出现。她说:“这三尊玉娃娃是在清雅的枕头下找到的,我知道这三尊玉娃娃是代表三个孩子,我一直不知道清雅竟然有这三尊玉娃娃,如今我发现了,也突然明白了原来这么多年,善良的清雅一直没有离开过,她的心理面也在回忆过去,怀念过去,她还是有爱的,只是她的爱太薄弱了,战胜不了恨。”

    她的手沿着玉娃娃的顺序一路指过来,一一介绍道:“这尊是玉儿,这个样子应该是玉儿四岁时候。这尊是瑞儿,模样应该是瑞儿最可爱的三岁时候,那时候的瑞儿最爱笑。这尊……”

    一更到,画纱努力写二更去哈,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