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62 心病!诸葛家来认错,惹的芷珩怒砸杯!

悍妇,本王饿了! 262 心病!诸葛家来认错,惹的芷珩怒砸杯!

    慕容纤尘的话停止,抬头看穆云诃的时候,穆云诃的目光已经紧紧的定在那第三尊玉娃娃上面,脸上的情绪在一寸寸的龟裂。

    慕容纤尘拿出那第三尊玉娃娃递给穆云诃道:“若我没猜错,这第三尊玉娃娃名叫穆云诃,这模样应该是在你五岁时候的样子,因为清雅,只见过五岁那年的穆云诃。”

    穆云诃颤抖的手想要接过那尊玉娃娃,可是他迟疑着,最后只是轻轻的抚摸了几下,上面温润至极,瞬间能触碰到他心底最柔软的地方,眼底闪过思绪万千,最终他放下手说:“让这三尊玉娃娃陪着她吧。”

    慕容纤尘将娃娃放回盒子,轻轻抚摸着道:“我也是这么想,她很孤独,有这三个她喜爱的孩子的雕像陪伴,就像这三尊娃娃一直在她的枕头下陪伴她一样。黄泉路上她也不会再孤单。”

    等慕容纤尘将玉娃娃放在穆清雅的脑边,对穆云诃道:“你是她唯一的弟弟,这第一锹土就由你来亲自为她盖上吧。都说入土为安,她走的痛苦却无怨无悔,你来让她安稳,她也才能真正的安稳了。”

    穆云诃站着没动。洛芷珩就有些担忧,毕竟穆清雅做过那么残忍的事情,穆云诃完全没有缓过来,让他亲自给穆清雅落土只怕是有难度。但她还未开口,穆云诃已经走到棺木旁边。

    穆云诃亲手为他们盖上棺盖,沉重的棺盖需要两个成年人才能完全拿动,他的手臂在颤抖,却没有放开。侍卫们将棺木钉死入土,穆云诃红着眼睛填上第一锹土,便由侍卫填土立碑,石碑上只有夫妻之墓四个字。

    从此以后,这个地方将会成为穆王府的禁忌,也是南朝皇室的禁地!

    “玉儿,跪下。从今天开始你要记住,你不再只有我一个母亲,穆清雅也是你的母亲。”慕容纤尘说道。

    玉儿并没有不甘心或者不开心,她是个通情达理的孩子,母亲已经给她说明白了穆清雅这个人,她会听母亲的话。

    玉儿行子女礼,跪在穆清雅的墓前磕头,开口叫娘!

    冷风吹过,绵绵细雨终于散去,乌云分开,午后残阳被雨水洗涤的冷清而寂寥。人们站在无名墓碑前,沉默,诀别!

    众人离开后,有人将胡妈妈的棺木送来,这是洛芷珩的意思,就将胡妈妈藏在穆清雅的旁边,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洛芷珩和穆云诃回到世王行宫,经过大厅,送葬回来的人们并没有回房,而是坐在大厅里面等他们。

    佟老看上去很憔悴,但依然威严,他看向穆云诃道:“这里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小王爷必须赶快进行治疗了。虽然我不知道世王究竟如何治疗你,但我们不能再耽误了,你的身体耽误不起。”

    虽然佟氏做的事情让佟家也跟着丢脸,而穆清雅更是丢尽了穆王朝的脸面,但好在今天这件事情算是过去了。而且什么事情也没有穆云诃重要,穆王朝不能让一个来之不易求而不得的占卜神官发生任何意外。

    穆云诃非常沉默,没有即将得救的喜悦,自嘲的道:“这副身体,还有什么好救的?就好象被诅咒了一样,害死别人,又令人憎恨,如今亲人背叛,我却连个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她就这样走了。我都不知道自己活着是不是还是有意义的,这样的人生到处是黑暗的,了无生趣。”

    他的世界因为穆清雅的阴谋而再一次被蒙上了阴影,痛苦又崩溃。他好不容易有了色彩的人生,就这么突然的再次变成黑暗。洛芷珩是他的光,可是这束光,却亲手将他打入黑暗。他不怪洛芷珩说出事实,只是那么丑陋的事实上从他最在乎的人的口中说出来,这感觉真的很不好受。

    见证了穆清雅的死亡,他们从相认到反目,期间不过几天而已,却是天翻地覆。穆云诃的世界太干净,里面虽然是黑暗的,但却没有尘埃和世俗。所以他怎么也不能轻易的就接受这一切。他排斥的不仅仅是洛芷珩,还有他自己。他开始自厌,他认为自己是有罪的,他甚至觉得自己是卑贱的。

    他害死了姐姐的孩子吗?是他的活下来才让那个孩子不幸死去的吗?那如果当日母亲不是让人先救他,而是救瑞儿,现在姐姐就不会这么恨,就不会有这一切可怕的阴谋,瑞儿不会死,姐姐不会疯狂,母亲和姐姐也不会反目成仇。而他,也就不用这么痛苦的苟且偷生了。如今也就不会有这么强烈的罪恶感了。

    他觉得该死的人生他自己,当年他如果死了,现在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了。可是他怎么就没死呢?

    穆云诃又生病了,这一次,是心病。而且非常难以医治。

    他不理会众人目瞪口呆的表情,踉跄的扶着小喜子的手臂回房。

    洛芷珩目光黯然,她废了这么大的功夫和努力,可是眼看着成功在即,穆云诃却再一次被打入了深渊里。洛芷珩一肚子气没处发,刚巧,诸葛家来人了。

    当诸葛画魂带着诸葛画栾和她那个彪悍的母亲出现在洛芷珩面前的时候,洛芷珩目光冷锐而犀利。

    诸葛画栾是怎么在天下人面前诋毁她,陷害她,对她落井下石的,她一辈子也忘不掉。

    其他三位圣者都在大厅里,画圣诸葛画魂见状似乎底气足了一些,他竟然还能笑出来,爽朗的道:“老夫今儿个来是带着家里面两个不肖子孙,来给小王妃赔罪的。这两个人平日里被他们夫婿父亲惯坏了,我又平日里过于溺爱画栾,才造成了她今日这般无法无天的性子。就请小王妃大人大量的原谅他们吧。”18UOi。

    按照诸葛画魂画圣的地位身份,能如此屈尊降贵的给洛芷珩说小话,实在是天大的颜面了。洛芷珩应该感恩戴德受宠若惊的。

    只可惜,洛芷珩生来就天不怕地不怕,更何况她还有理呢?而且伤害已经造成,怎么可能你一句话轻轻松松的就揭过不提?

    洛芷珩端起茶杯喝水不语,显然是没将诸葛画魂放在眼里。

    诸葛画魂的脸色就有点难看。诸葛画栾的母亲立刻就怒道:“你耳朵聋了吗?我家老祖宗再和你说话,你不会回话啊?没眼力价的东西!”

    砰地一声!洛芷珩将茶杯种种的撂在了桌上,她冷冷的抬眸狞笑道:“那是你家老祖宗,不是我洛芷珩的老祖宗,你们尊重他,我没必要尊重他!如果有年长者的话,那通情达理明白事理刚正不阿的,我必定是礼遇有加尊敬无比,但若碰上那糊涂的,为老不尊的,倚老卖老的,我就没必要给他脸了!因为这样的人完全是给脸不要脸,给他三分颜色,他就敢蹬鼻子上脸的给我开染坊了!真以为我洛芷珩好欺负呢?谁都怕吗!”

    诸葛画栾的母亲被洛芷珩那瞬间爆/发出来的气势,吓得忍不住后退几步,待反应过来觉得颜面无存,立刻把刀相向的咆哮道:“姑奶奶劈了你!”

    迎面洛芷珩将茶杯连带着热茶水,毫不犹豫的扔了过来,直逼诸葛画栾母亲的脑门。她拍案怒道:“诸葛家主,你现在还是诸葛家的家主人吗?就这种货色你也带出来?不怕丢人现眼吗?还说是道歉,这就是你们诸葛家道歉的风格吗?我洛芷珩什么都缺,就是不缺祖宗!你们诸葛家要是祖宗太多没处放,不要紧,通通带来,我帮你一个个杀个干净,也让你们诸葛家干净利落,以免日后被哪个不长眼的灭了满门!”

    这番雷霆之怒的态势,让气焰嚣张的诸葛画栾也不禁有些忐忑。洛芷珩一直是个狠角色她知道,但竟然敢这样说她好像天一般的老祖宗,诸葛画栾觉得洛芷珩太可怕了。

    诸葛画魂眼皮子狠狠抽搐,活了将近一百岁,还真没人敢这样和他说话,可他今天还必须要忍耐下来。不看洛芷珩如何,单单是一个穆云诃就足以让诸葛家灭亡了。在穆云诃还没有想到诸葛家之前,他必须让洛芷珩喜怒。他不能为了一个诸葛画栾赔上整个诸葛家。

    “放肆!你们两个还不赶快给我退下!一次次的还不觉得丢人?尤其是你,孩子能这么护着吗?不成器的东西!”诸葛画魂训斥道,又指着诸葛画栾大声命令道:“去,给小王妃跪下磕头,就说你错了,请求小王妃的原谅!”

    “老祖宗?!”诸葛画栾不可置信的尖叫起来,苍白的脸上瘦得不成样子,看上去非常可怕。

    “让你跪你就跪,哪那么多废话!”诸葛画魂此刻也被这个最喜爱的孙女弄得要发狂了。以前怎么就不知道诸葛画栾是个惹祸精呢?容抬你叫已。

    “我不要!我又没有做错什么,凭什么让我给这个破鞋弃妇下跪?你不就是害怕穆云诃吗?你不用害怕,穆云诃的姐姐已经说了,要让我嫁给穆云诃,让穆云诃休掉洛芷珩,以后穆云诃就是你的孙女婿,你不用再担心了。”诸葛画栾大言不惭的吼道。自从大殿作画污蔑洛芷珩后,她一直被诸葛画魂关在家里面,并不知道最近发生的事情,更不知道穆清雅已经死了。

    一瞬间,厅堂里的人们面色怪异!诸葛画魂一张老脸涨得通红。

    二更到,今天还有加更哈,画纱继续努力三更去,呜呜呜,手指头有点疼,我慢慢写吧,争取早点传上来,爱你们,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