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64 窝里反!穆云诃不见了!
    厚厚的家谱被人拿来,此刻就在诸葛画魂的手上,他看着对面的两个女人,并没有立刻开口说话,也许他是在给他们最后的机会,只要他们认错,并且真的错误,他也许还可以网开一面不将他们驱逐出去。的此出会要。

    只可惜,他的愿望中将落空。

    诸葛画栾的娘竟然丝毫不惧怕诸葛画魂,还理直气壮的说道:“你虽然是诸葛家的老祖宗,但是你太老了,我丈夫早就嫌弃你碍事了,你的存在只会阻碍诸葛家的发展,在也不能让诸葛家进步了,这样的你早就应该从画圣的位置上退下来了,你怎么还有脸继续坐在上面?要不是看在你对画栾还可以的份上,我和相公早就不理会你了。”

    她的话不是假的,这个女人性格火爆粗旷,但人没有脑子,自己是说不出来这么多弯弯绕绕的话的,但她很听她丈夫的话,所以她这些话明显是诸葛画魂最看好的重孙子说的。没想到今天竟然被这个不长脑子的女人都说出来了。

    诸葛画魂暴怒不已,但更多的是伤心和震惊!他怒吼道:“畜生!我诸葛画魂的晚生后辈就是这样的畜生吗?你们还想在背后算计我?你们这群混帐东西!”

    佟老等人也同样震惊,画圣自己不着调,没想到他的子孙后代一样不着调啊。今儿个画圣这张老脸算是丢尽了。

    诸葛画魂暴怒的翻找着家谱,页面翻得飞快,当他的手指落在一页纸上的时候,他指着那张纸说道:“这就是你诸葛画栾在家谱上的名字,而你身为诸葛家的媳妇,是没有资格在现在上族谱的,现在,我就够花掉诸葛画栾在家族上的地位。”

    诸葛画魂说完,却发现没有笔墨,一怒之下他将那张写着诸葛画栾名字的纸给都死掉了,并且撕扯的稀巴烂,砸向了诸葛画栾,狠辣的道:“从今天开始,你诸葛画栾在不是诸葛家的后代,你不准在回去诸葛家,还有你,你和你的女儿立刻滚出南朝国度!以后诸葛家与你们两个恩断义绝,诸葛家没有你们这两个混帐东西!”

    “立刻将消息发出去,诸葛家所有的产业都记住了,诸葛家再也没有诸葛画栾和她母亲这两个人!任何人不准给他们任何帮助。他们的死活好赖从现在开始也和诸葛家没有关系了。”

    “老祖宗!!”诸葛画栾这一刻才真正的害怕了,她连忙跑过去泪眼朦胧的哭道:“老祖宗开恩啊,画栾知道错了啊,画栾再也不敢犯错了。在画栾的心理,老祖宗一直是最好最好的人了啊,画栾知道自己过分了,画栾舍不得离开老祖宗啊,老祖宗让我做什么都好,只求老祖宗收回成命啊。”

    诸葛画魂却非常坚决,竟然连一点犹豫都没有的推开诸葛画栾道:“哼!你现在后悔已经晚了。刚才你干什么去了?你品行不端,任性妄为,给家族里带来太多的麻烦和隐患了,还劣根不改,我还怎么相信你?滚吧,和你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母亲离开,永远别再让我看见你们。”

    “不要啊老祖宗,我真的知道错了啊,我给洛芷珩道歉,我是诸葛画栾啊,我不要离开家族。”诸葛画栾虽然疯狂却不是傻子,她知道没有了诸葛家撑腰,她就什么也不是。虽然她父亲现在在掌权,但是诸葛家说了算的还是老祖宗。母亲看不清,她可看得清。

    “老祖宗真的舍得画栾吗?我是你疼爱长大的孩子啊。母亲她自己老糊涂,不关我的事情啊,求老祖宗开恩原谅我吧,我以后会乖乖的,在也不闹了。”诸葛画栾为了留下来,甚至不惜将她母亲推出来,她指着她母亲说道:“都怪她,这不是我的错,是她说错话了,老祖宗惩罚她一个人就好了啊。”

    “放屁!这是什么畜生啊?老子一刀刮了她算了!”慕容大将军忍不住暴喝一声。

    “真是可悲啊,一代不如一代啊。”棋圣捻须感叹,对诸葛画栾厌恶至极。

    众人看着诸葛画栾的目光充满了鄙夷与不屑,关键时刻,为了自己,竟然能连自己的亲生母亲也推出来当挡箭牌,简直是没有人性!诸葛画栾的态度已经触犯众怒了。何况是诸葛画魂?

    诸葛画魂震惊而又心痛的看着她怒道:“你说的这还是人话吗?我虽然将你赶出去了,但却还舍不得伤害你,可是你却为了自己而伤害你的亲生母亲,诸葛画栾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人性了啊?”

    诸葛家的这场窝里反大戏瞬间升级。

    诸葛画栾脸色惨白的哭道:“不是我的错啊老祖宗,是她自己不会说话乱说,您明察秋毫,一定也知道那话不是我母亲说出来,她没脑子万万不能说出那样的话的,我们也都很尊重您啊,奶娘可千万不要迁怒我啊。”

    到了这一步,她还不觉得这是她的错误。洛芷珩已经无语了,这场戏她已经看不下去,然而更让人无语的是诸葛画栾的母亲。18XGI。

    她母亲一下子扑上来,老鹰护小鹰似的将诸葛画栾护在身后,怒目圆睁的道:“你凭什么将我们赶出去?你凭什么对画栾这样?要不是看在你是诸葛家的老祖宗的份上,我早就将你赶出去了,整天无所事事的还敢在这里挑毛病。画栾就是因为长年跟在你的身边才会这么的柔弱,要不是你的话,我的画栾早就成为一个女英雄了。”

    “娘!你不要再胡说八道了!”诸葛画栾差点被她娘的话气得七窍生烟。啊这到底是个什么娘啊?怎么这么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

    “我怎么胡说八道了啊?不是你自己说的这个死老头子整天让你陪他作画,教你一些你早就滚瓜烂熟的基础知识,你都快要烦死厌恶死了吗?你一直还叫娘忍着,娘到底要忍耐到什么时候啊?你这个年纪就应该是痛痛快快的玩啊,娘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就在马背上奔跑呢,哪像你这样不自由。这一切都是这个老不死所赐,今儿个娘就帮你出出气!”诸葛画栾的母亲什么话也不过过脑子,叽里呱啦的将娘俩的私话都给恶狠狠的说出来了。

    诸葛画魂可以想到的暴怒不已!他砸了家谱气得浑身直哆嗦,脸都白了,好半晌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琴圣终于不能继续装睡觉了。怎么说这诸葛家也和他有点关系。他目光冷锐的看着那母女二人道:“你们还要不要点脸了?竟然按在这里当着大家伙的面就如此口无遮拦?诸葛画栾你也未免太恶毒了吧,那是疼爱你的亲老祖宗,一直将你当掌上明珠的,可是没想到你不是个明珠,反而是个白眼狼!还怎么都喂不熟!”

    琴圣越说越来劲,他指着诸葛画栾的娘怒骂道:“还有你!你白痴啊,竟然敢这么对你的老祖宗说话,你是个什么东西?你丈夫只要还想当诸葛家的人,就必须立刻休掉你,不然的话你们一家三口就都滚蛋吧。”

    “对!”诸葛画魂忽然大吼一声,那口气上来了,他满脸寒霜的道:“立刻让诸葛画风来!今天她要是不写休书给这两个践人,他就也给我滚出诸葛家!我诸葛家的脸都被这几个混帐玩意给丢尽了,坚决不能留这几个祸害。”

    诸葛画栾吓傻了,眼看着老祖宗那么坚决,而母亲已在开口说出来的话也让她痛恨死母亲了。她忽然大哭起来,扯着母亲的衣服大叫道:“你到底要干什么啊?你要害死我吗?我不要离开诸葛家啊,我很爱老祖宗的啊,你为什么要陷害我啊?你还是不是我娘啊?害死我你很开心吗?”

    她母亲吓傻了,连忙紧张的哄她:“画栾啊你别哭啊,娘怎么会害死你呢?娘只是不能看见你受委屈啊。这群女人都是王八蛋,都是傻子,他们看不清究竟谁是好人,娘让他们好好看看,我的画栾才是好孩子,所有的事情都不怪你啊。”

    眼看着诸葛画魂已经快要被气抽了,洛芷珩终于开口道:“你们闹腾够了吧?我们没有时间看你们诸葛家在这里处理家务,要怎么样是你们的事情,现在立刻离开这,不然的话别怪我不客气了!”

    “你放屁!你让我们走我们就走啊?你是个什么东西,凭什么这般对我们说话?下贱的三等贵族,你也配不上画栾的心上人!”诸葛画栾的母亲还在叫嚣,她是只有一张漂亮的皮面/而真没脑子。

    洛芷珩一步步走向他们,拧着眉头冷笑道:“你很高贵吗?那么高贵的你现在为什么如丧家之犬一般呢?可笑的是你还分不清现实和梦幻,你以为你的丈夫会为了你和一个女儿而放弃诸葛家吗?你为诸葛家招来了祸事。你是个丧门星!希望你和你的女儿能够承担接下来的我的报复!”

    她对诸葛画魂说:“带着你们家这两个践人立刻离开这!三天之后我会亲自上门拜访诸葛家,到时候,还请画圣给我一个交代,不然的话我和诸葛画栾之间的恩怨就只能用解决了!”

    诸葛画魂丢尽颜面,命令下人将母女二人带回家,他率先拂袖而去,背影竟然是灰溜溜的。

    洛芷珩继续和佟老等人商量给穆云诃解毒的事,可奶娘却匆忙来报说,穆云诃不见了!

    一更到,画纱努力二更去,宝贝们用力砸推荐票,留言和月票支持画纱吧,爱你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