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65 赶出家门!惊鸿魅影诱人来!(二更)

悍妇,本王饿了! 265 赶出家门!惊鸿魅影诱人来!(二更)

    天色暗沉,眼看着大雨将至,天空中乌云滚滚,雷电交加着在乌云之上咆哮,沉闷的空气之中,人们飞快的奔跑着,热闹的街道两旁迅速的冷清下来。

    哒哒哒——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踢踏过街道的青石,马蹄将上午还没来得及晒干的水洼踩得水花四溅。

    “驭!”到达城头的时候,前方驾马的人将马勒住停下,马头急转,露出洛芷珩那焦急的神色,她声音暗沉:“一定不可能出城的,穆云诃的身体状况,他不可能这么短的时间走这么远。让人守好城门,一定不能放过任何出行之人,要严加查看。我们分散开,沿着哥哥街头巷尾查找,一定要仔细,我相信一定能够找到他的。”

    七碗小喜子领命,连忙分散开来去找寻穆云诃。

    奶娘纵马来到洛芷珩身边:“您别着急,小王爷一定不会有事的。他这是自己离开,也许只是想不开出去散散心而已。”

    洛芷珩苦笑一声,表情黯然:“如果真的是这样也有情可原。我只怕他是真的想不开而伤害自己,他姐姐的事情给她的打击太大了,他一时之间接受不了了我能理解,但如果他伤害自己,我不会原谅他!”

    “奴婢和您一起找。”奶娘让跟来的人守住城门,说道。

    “不行,你脚程快,我们搜寻一圈你说不定就能在这个国都里转上几圈了,你快去找,和我分开,争取在下雨之前找到他,我怕这场大雨都能要了他的命。”洛芷珩说完掉头就走,快速奔跑的马渐渐消失在了奶娘的视线中。

    空气越来越沉闷,黑色的云层在天空中翻滚着聚集,好像天兵天将在点兵一般,压抑中令人窒息。偶尔闪过的雷声震耳欲聋,闪电亮的刺眼,每一次亮起都让人眼前一片空白,整片天空都被照亮。

    诸葛家隔着的两条街的弄堂里,一个全身包裹在黑色斗篷里的人站在那,在乌云密集的天空之下,用那双隐藏在斗篷后的眼睛看着诸葛家的大门。

    诸葛家的门外,有两个很狼狈的女人被赶了出来,此刻他们一个惊慌失措的哭喊,一个愤怒不可置信的尖叫。

    “老祖宗,父亲!画栾真的知道错了啊,求求你们原谅我啊,不要将我逐出家门啊!画栾不能离开你们啊,求你们了,我会改的,我会让自己变成以前的样子,求你们了!”诸葛画栾跪在门口大哭着喊道。

    可是回应她的是里面的人,无情的砸出来的几个包袱!狠狠的砸在了她断掉的手臂上,那都是曾经对她点头哈腰的人,现在竟然敢这么对待她!这更加激怒她,让她更不能离开诸葛家了。

    “老祖宗,您难道不喜欢画栾了吗?是因为画栾的手臂断了一只吗?所以您嫌弃画栾了,不愿意在对画栾好了是吗?可是画栾还有另一只手可以作画啊,画栾还是您的好孩子啊,求奶娘了老祖宗,出来见一见画栾啊。”诸葛画栾哭的悲伤至极,激将法都用上了。奈何这一次回应她的更绝情。

    砰地一声!诸葛家的大门被人从里面重重地关上,隔绝了她的哭喊!

    诸葛画栾傻眼了,冷冷的跌坐在冰冷的地上。

    “为什么要抛弃我?你不是说你最爱的人就是我吗?为什么要休掉我啊?你不是最讨厌那个死老头了吗?我帮你骂他难道也有错吗?诸葛画风,你卑鄙无耻,你说话不算话,我恨你,我诅咒你和你们诸葛家全都不得好死!”诸葛画栾的母亲尖叫着,好象是个泼妇一般,她已经发狂了,她接受不了真的被赶出家门这样的事情。

    当诸葛画魂让诸葛画风在家族和妻女之间选择一个的时候,她最爱的丈夫,平日里对她花言巧语的丈夫,竟然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前者,就这样抛弃了她们母女!现实怎么会这么残酷呢?她刚刚还在世王行宫里将洛芷珩大骂一顿,她还畅快淋漓呢,怎么转瞬间她就成了丧家之犬了呢?

    “你不要再说了!都是你搞砸了一切!你还能干点什么啊?你在草原那么多年难道都是吃草长大的吗?你到底有没有脑子啊?你的脑袋里面是不是也装着一堆草啊?我恨死你了!”诸葛画栾猛地推到了她母亲,愤怒的大吼道。

    “画栾?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是你母亲啊!”她母亲不可置信的惊呼,满眼受伤。

    “哼!有你这样的母亲,我宁愿自己没有母亲!就会给我拖后腿,你还会什么啊?你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诸葛画栾尖叫道。

    她母亲也是刺激受大了,爬起来猛地一巴掌打在了诸葛画栾的脸上,怒道:“我生你养你就是让你来骂我的吗?你的眼中还有我这个母亲吗?我宠爱你也有错?诸葛画栾你究竟知不知道好赖?”

    诸葛画栾从小到大没有被她母亲打过一下,这一巴掌力量重又够狠,真是将她打懵了。她感觉到口中有血腥味,才猛地回神,她抬眼怒吼道:“你还敢说你宠爱我?你就是将我从诸葛家的大小姐宠爱成了一个落魄的乞丐吗?我不要和你吃苦受罪,我要回家!”

    “你以为我不想回去吗?但是你父亲那个混蛋竟然抛弃了我们,那我们就回草原去,离开他们我们又死不了,你怕什么?我们去找你外公,让你外公待人来灭了诸葛家的杂/种们!”她母亲阴森森的说道。

    诸葛画栾第一次觉得母亲没有人性。多年夫妻竟然一朝不合就想要让丈夫家覆灭。

    “我不会和你走的,我不要你这样的母亲!都是你害了我。”诸葛画栾拿起自己的包袱,爬起来就走。

    她母亲气得直跺脚,牛脾气也上来了,不仅不哄她反而还骂道:“不知好歹的东西,我看你能走多远。你现在走吧,等你坚持不下去了还不是要来找我?你够硬起那就继续坚持吧。”

    母女二人带着愤怒和悲伤背道而驰,却不知道,这一别,就是永别。

    诸葛画栾擦干了眼泪,她不知道要去哪里,却在抬眼的时候,一下看到了那个站在远处弄堂边的人,那人快速的将兜帽带上,但她还是在那一瞬间看清了那个人的羊毛,她震惊的愣在原地,却见那人对她伸出手指,让她过去。

    不是在做梦吧?!

    色雨石冷下。诸葛画栾用力的拍打了一下脸,发现很疼。在抬头的时候弄堂前的人已经不见了,她什么都来不及想,立刻抱着包袱飞奔追去。当她跑到弄堂里的时候,刚好看见那男人的袍裾在前方的转角处消失。

    “等等我啊!”她着急的大喊,潮湿昏暗的弄堂里,诸葛画栾跑的跌跌撞撞,因为弄堂很狭窄,她为了追逐上前面的人撞得膝盖都疼。

    就在她快要追不上的时候,前面的人会站在原地等她一下,他挺拔的身体站在斑驳的墙面前,微微侧脸仿若看着后方,都有着无穷的魅力和吸引力。引诱的诸葛画栾在即将放弃的时候,又舍不得放弃,拼命的追逐着那一道仿若惊鸿般的魅影。

    前面的人似乎与她玩起了捉迷藏,总能在她到了一个新弄堂的时候看见他的衣摆,然后追逐着他。诸葛画栾不知道跑了多少条弄堂,口里面一直在急切的喊着‘等等我’,天空中的电闪雷鸣,让这些弄堂变得更加憋闷窒息,她跑的满头大汗,心理面却是狂喜的。

    这是不是就是天无绝人之路?在她最狼狈的时候遇见他,而他还在对她招手,一直在牵引着她。他是要带她去哪里呢?不管了,如果能和他在一起,老祖宗也就不会再将她赶出家族了。18XGI。

    “等等我啊,我快跟不上了。”诸葛画栾眼看着人被自己跟丢了,她加快了脚步,仿若抓住了最后一棵救命稻草一般不想放开。

    猛地,她停下了脚步。因为她的眼前是一个死角!弄堂里的死角,那面前阻挡着她,她站在略显宽敞的死角里,茫然人诡异。

    身后忽然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诸葛画栾猛地转身,就看见全身隐藏在黑斗篷里的男子渐渐从另一个弄堂走出来。咔嚓一声!一个惊天巨雷落下,仿若在捉拿击杀抛入人间的妖怪精灵一般凶残。而后巨大的闪电再度亮起,将整个黑压压的天空照亮!也照亮了面前男子宽大的兜帽遮挡住半个容颜的他!只见他绯红的唇瓣和苍白的下巴,性感妖娆。嘴角勾勒着惊心动魄的弧度!

    虽然觉得很匪夷所思,也有些奇怪他怎么会出现在这?又怎么会来到自己的面前?可是她脑子里所有的疑问,都在这一个明亮的闪电中分崩离析,被他勾魂夺魄的魅力所征服!她在他面前再也没有了思考的能力。

    诸葛画栾的声音难掩激动和迫切:“是、是你吗?”

    男子抬起手来,将那宽大的兜帽缓缓褪掉,露出男人那张颠倒众生的绝世容颜……

    二更到,画纱努力写三更去,继续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