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66 魅惑血腥!找到!(三更)
    电闪雷鸣间,整个弄堂里骤然明亮了一瞬间,他放下手,泼墨的长发有几根落在侧脸,将他俊美不凡的容颜衬得有些落魄和颓废的凄凉美感。他微微侧头看着看着诸葛画栾,嘴角带笑,眼底却是一片冰冷。

    此刻的他,不再是在洛芷珩面前那个单纯干净的穆云诃。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邪魅和阴柔的气息,却一样的让人抗拒不了他的魅力。

    诸葛画栾惊艳的抽气连连,目光迷离的看着他,只觉得仿若看见了天上神君一般,在没有比穆云诃更让人魂牵梦绕和惊艳不绝的男人了。

    “过来。”低沉带笑的声音仿若是从海之神的口中流出,带着海水的透彻清冷,在浪花里翻腾了几个个,终于到达天边。

    诸葛画栾就想也不想的走过去,每靠近他一步,她就会觉得自己的心脏在不自觉的紧缩着,那种从心底里传递而来的酥麻与激动,让她脸色发红,她在穆云诃面前站住,两个人之间只有一步之遥,她仰望他,爱慕他,迷恋他。

    穆云诃绯色唇瓣挑起诱人的弧度,黑色的斗篷下他缓缓张开双臂,就仿若渐渐打开了恶魔的黑色羽翼一般,渐渐将诸葛画栾包裹起来。

    诸葛画栾狂喜而激动的不敢乱动。心理面在大吼着:他要拥抱我吗?要拥抱我了吗?

    “你不闭上眼睛吗?”清冷带笑的声音从头顶传来,穆云诃性感的喉结就在诸葛画栾的眼前清浅浮动。

    诸葛画栾毫无法抗能力的闭上眼睛,微微扬起头来。她的身体在发抖,她在兴奋,在狂喜。也许她的心也在跳跃着最最狂欢的舞蹈,她以为穆云诃要亲吻她。他要吻她那就让他吻,不需要理由,不用知道这是为什么,因为她自信她有这个魅力,可以让穆云诃对她倾心!

    穆云诃乌黑的瞳仁里闪过一抹浓郁的讥讽和厌恶,嘴角的笑容渐渐邪恶冰冷起来,他张开的双臂将她纳入黑袍子里。隐藏在黑袍子下的手腕一转,便是外面闪电如火光也无法照亮他黑袍子下的黑暗与杀机。

    噗哧一声!

    时间似乎就定格在了这一刻。

    诸葛画栾骤然睁开眼睛,她瞳孔紧缩面色大变,却连叫的力气都没有,惊骇欲绝的看着面前的男子,只见这个让她觉得美的惊为天人的男子,还在对她笑,笑得那么好看和冰冷。她的眼里一寸寸的绝望下去,然后缓缓低头看着她胸口上那精致漂亮的暗金色匕首头,还有那只苍白却修长的大手。

    鲜血,顺着插到底的匕首缝隙里流淌出来,瞬间湿了她的胸襟。这一刀,正正好好插中了她的心脏!

    诸葛画栾张着嘴巴,那张利嘴在也说不出来任何辱骂和诬陷别人的话,只是拼命的呼吸都很困难,冰冷的空气里只有她努力喘息的沉重声响起,听上去格外诡异而恐怖。

    “为、为什么……”她喉咙里这几个字混着血在沸腾,痛苦而充满怨气。

    穆云诃一手抓起诸葛画栾仅剩的一只手,弄成握住匕首头的姿势,仿若自杀的样子,微笑说道:“因为你不死,阿珩便后患无穷!”

    陷害发生了一次就够了,一次一念之仁,差点害得洛芷珩和他被迫分离,害得洛芷珩声名狼藉,害得她被众人讨伐和伤害。这样的伤害,一次就够了!他绝不允许再有人如同灭不掉的马蜂一般来回反复的折痛。

    这一次,他学会了什么叫‘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既然学会了,自然就要贯彻到底,诸葛画栾想让洛芷珩死,那他就斩草除根好了。

    在诸葛画栾充满戾气的黯淡目光中,穆云诃渐渐收起虚假的笑,大手按在她的额头上,向后用力的推去。诸葛画栾的身体就那样直挺挺的向后倒去,砰地一声倒在了地上。她薄弱的呼吸渐渐衰退,鲜血流淌了一地。

    穆云诃并不将匕首拿出来,他不掩藏自己杀人的真/相,他既然做了就不怕人知道。之所以将她引来这里,不过是为了能够不节外生枝,利索的终结这个践人而已。

    他并不急于离开,慢条斯理的拿出洛芷珩为他准备的帕子,仔仔细细的擦拭着他修长的手,第一次用这双漂亮的手杀人,他却并不紧张和愧疚,果然他是充满罪孽的被诅咒的人吗?他只配活在黑暗的地狱里,还怎么能配得上阿珩?

    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穆云诃一阵恍惚和茫然,竟然渐渐觉得眼前一片朦胧,有些湿润。然后啪嗒啪嗒的雨点落下,砸在地上,然后就是倾盆大雨轰然落下。

    穆云诃僵硬的扯了下嘴角,原来是下雨了啊,就说怎么杀个人他的眼睛就湿了呢?他是那种心狠手辣之人的亲弟弟,是阴谋算计不惜毒杀他人之人的亲儿子。他是手握重权杀人无数的穆王爷的嫡子,他的身体上充满了血腥和肮脏,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个善良之人呢?

    滂沱大雨中,他几乎看不清眼前的一切,朦朦胧胧的弄堂里面起了雾,他冷冷的看着地上的诸葛画栾,看着她的鲜血被骤然落下的大雨瞬间冲刷稀释,看着她的胸膛终于停止了喘息的浮动,看着她睁着眼睛任由雨水打入眼里却毫无知觉……

    他知道,她死了。那一刻,穆云诃僵硬的转身,将宽大的兜帽戴上,步履蹒跚的走出弄堂,渐渐消失在这片绝杀的境地。

    身旁忽然有声音响起:“需要属下帮您吗?”

    穆云诃知道那是父王留下的暗卫,他嘴角笑的讽刺,声音清冷:“不用。”

    扶着冰冷潮湿的长满青苔的墙壁,终于走出了弄堂,穆云诃抬眸看着这陌生的街道,他并不知道这是哪里。之前知道诸葛画栾又来找洛芷珩的麻烦,他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就一股邪火窜上脑门,恨不能立刻杀了诸葛画栾。

    而他也出来了,支开了小喜子从后门一个人离开。可是现在,他似乎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穆云诃心理面一阵发慌,回不去,就可能再也见不到洛芷珩。他无法想象永远见不到洛芷珩是什么光景,现在,他只觉得窒息和绝望。于是他慌乱了步伐,鞋袜全都湿了,踩在雨水里,在磅礴大雨中他艰难前行。

    之前雇佣的马车找不到了,街上除了他这个肮脏的疯子,在无一人。不愿意用父王留下的人。所以他只能孤零零的一个人努力前行。姐姐的事情似乎过去了,可是他知道还没有。所有的问题到最后只剩下一个,究竟是不是他害死了瑞儿?如果当初娘没有阻拦那个人先救瑞儿的话,是不是现在瑞儿还好好的活着?

    这个想法让穆云诃转不过弯来,越想越难过。他好像让自己陷入了一个巨大的漩涡里面出不来,困惑让他渐渐沉默。穆云诃渐渐觉得头晕目眩,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如果自己就这样死去,是不是也算一种解脱呢?

    不用再背负着那压抑的他喘不过气来的恩恩怨怨,不用在那么罪恶的活着,可以将这条命还给姐姐那个无辜丧生的孩子,可以洗清他这一身的罪孽……

    可是他死了,就再也见不到阿珩了。他死了,阿珩怎么办?18XGI。

    扶着墙面,穆云诃狠狠的甩着昏沉的头颅,呼吸沉重,眼前一片昏花。他稳住了疲惫的身体,灌铅一般的双腿重如千斤。耳边,渐渐传来了马蹄踩碎了水花的声音,他抬起眼眸,看不清道路那一边在水雾里若隐若现的身影。

    哒哒哒的马蹄声就那样快速而冰冷的从他的身边一闪而逝,快的让他绝望!闪堂角些和。

    苦笑一声,他还有什么好渴望的呢?如果不想死,那就坚持站起来回去,回到洛芷珩身边去。如果想用死来给那个孩子赎罪,那就停在这里,他知道,这场大雨完全可以要了他的命!

    可是在穆云诃还纠结着做不出决定的时候,那渐渐远去消失的快马声又忽然出现,越来越近,越来越快,终于出现在他身边。随着一声清脆的喝声,骏马被强行拉住马缰而嘶叫着停住。马背上的人影快速翻身下马,跑向墙边的他。

    洛芷珩去而复返,只因为在她眼角里一闪而逝的一个黑色的身影,她不知道那是谁,但她却不愿意放过一点有可能是穆云诃的踪迹。当她靠近这个人的时候,她就知道,这是穆云诃!

    掀开他的兜帽的那一刻,洛芷珩是想破口大骂的,但是却被他苍白容颜上恍惚的笑容,和沙哑的呢喃堵的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剩下满心的酸软。

    穆云诃脑袋昏沉沉的,看不清眼前的人,但那熟悉的触感和气息,就算是大雨也不能浇灭,那一刻的穆云诃愧疚又开心,神色单纯像个捉迷藏后被喜欢的人发现的孩子,害羞又忐忑:“阿珩?你找到我了……”

    根本没说完,他整个人就晕了过去,被洛芷珩紧张的拉进怀中。

    三更到,今天还有一张加更哈,画纱继续努力去,爱你们,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宝贝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