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67 了解他!毒发!(留言16000加更)
    洛芷珩面色阴沉的站在走廊里,看着外面渐渐小了的雨水,丝丝凉凉的录下,将这个夏季的暑气淹没,却无法淹没她心中的焦躁。她已经在这里站了多久?一个时辰,两个时辰?还是已经一夜了?穆云诃被送进去多久了?毒圣和火云夫人进去多久了?她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了,眼前只有穆云诃那张脸,雨水中带着苍白笑容的脸。

    “小姐,您要保护好身体,这样才能让小王爷安心。您看小王爷即便是如此痛苦和被病痛折磨的时候,他也还是想着您挂着您,为您做到万无一失。小王爷有多在乎您,奴婢看得清楚,您也别着急,一定都会好的。”奶娘将一件干燥的衣服披在洛芷珩身上,温柔的说道。

    洛芷珩的睫毛轻颤了几下,她没有吭声,只是一直看着外面的雨,脸色莫名。

    凌晨,也就是在刚刚,有人送来了消息,距离诸葛家五条街的弄堂里面,发现了诸葛画栾的尸体,初步判断是自杀,因为她的死相是握着匕首自己刺入了心脏。

    可洛芷珩知道,那不是一场自杀,她有强烈的感觉,是穆云诃杀了诸葛画栾!她在那个位置的弄堂口找到了穆云诃,虽然大雨磅礴,却没有淹没穆云诃身上陌生的不属于他的味道。

    所有的气愤不满,在知道这个消息的那一刹那烟消云散。可随之而来的就是无边无际的后怕和慌张。如果诸葛画栾的母亲在那时候跟着诸葛画栾的话,那么穆云诃就不会这么轻易的得手,说不定他自己都会搭进去。那样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愤怒于穆云诃的冲动和不顾一切,却又感动于他的保护和呵护。他让她感觉十分矛盾,让她心里对爱情的看法又多了一份深刻的认知。原来爱情并不是一方面的付出才可以,她之前一直在努力的付出,却并不知道那是不是爱情,但当穆云诃陷入打击和崩溃中的时候,她说灰心丧志的。

    她好像被穆云诃左右了思想和理智,她的行为围绕着穆云诃而转动,她抗拒这种不由自主,但是穆云诃稍微有一点举动,竟然就能瞬间改变在她心中的思想,她会因为他默默为她而做的事情开心喜悦,会担心和责怪他的莽撞。

    原来,当穆云诃对她付出的时候,她的心,是暖的柔软的。

    “小姐,您没事吧?您已经站了一夜了,还是快回房去休息一下吧。”见洛芷珩目光迷离,嘴角似乎还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奶娘惊吓不小,大小姐这该不会是被小王爷吓傻了吧?

    “我没事,我要等他们出来说穆云诃没事才行。”洛芷珩很固执的说道,她微微侧脸又道:“诸葛家已经开始插手这件事了吗?”

    奶娘淡漠的道:“明面上是不管这件事情,诸葛家今天已经来人说了,诸葛画栾从昨天没死之前就已经与诸葛世家毫无关系了,她被扫地出门,家谱除名了,她再也不是诸葛家的人,所以她的死活与诸葛家无关。”

    “明面上吗?那么暗地里他们有什么动作?”洛芷珩一夜未眠,却还是抓住了奶娘话中的玄机。

    奶娘一笑道:“小姐聪明。诸葛家暗地里已经派人开始着手查探了,看样子很快就会查到小王爷头上来,因为诸葛画栾身上的凶器是很大的破绽,小王爷大意了,他杀了诸葛画栾之后,将匕首带回来的话,就说明破绽也没有了。”

    洛芷珩眉宇间有着淡淡的了然和温柔的舒展,道:“他是故意的留下这个大破绽的。他在告诉诸葛世家和别人,他不怕惹事,他在告诉他们这个人就是他杀的。”

    “什么?!小王爷为什么这么做啊?这不是自找麻烦呢吗?”奶娘惊呼道。

    洛芷珩轻笑一声:“他才不怕什么麻烦呢,关键是也要有人敢找他的麻烦啊。这个男人,就是太闷骚了,就连猖狂也是这么的低调。”

    奶娘有一瞬间的迷惘,旋即想起了穆云诃那个跌破世人眼睛的轰动性尊贵身份,一下就了然了。可奶娘又问道:“既然小王爷不怕人知道是他做的,又为何要故意制造成一个诸葛画栾自杀的假象呢?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瞳孔里带上一些无奈和温柔,洛芷珩浅笑道:“这就是他淘气的地方。他一面告诉别人这个人就是他杀的,却一面让世人认为这个人生自杀,明明知情人都知道是他杀,可却又因为忌惮他的身份而不敢说出实话。我只怕穆云诃这样做可能是想让诸葛世家的人吃瘪吧。让他们明知道真/相是什么,却不得不违心的承认虚假的那个。穆云诃在对付他们呢,虽然手段简单,但很有效不是吗?最起码诸葛家的人就一句话不敢多说,只能说诸葛画栾是羞愧于心才自杀的。”

    奶娘惊呆了片刻,忽然感叹道:“这种逻辑,还真是孩子气,只怕也只有小王爷那样心思干净的人才会想到吧。不过倒是挺有趣,让诸葛家的人哑巴吃黄连,有苦就是说不出,倒也不错。”

    “小姐和小王爷果然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呢,这天下间只怕只有您才最懂小王爷吧。”奶娘笑米米的说道。

    洛芷珩淡笑不语,如果真的了解他,就不会在这个陌生的国度里转悠着无头苍蝇似的寻找他了。可是现在开始,好好的了解他也不晚,不是吗?

    吱咯一声,身后的房门响了。洛芷珩神经紧绷,猛地转过身来,可因为站的时间太长,她的身体都有些僵硬,整个人猛地向前扑倒。好在奶娘在一旁眼疾手快的扶住她。

    芷站毒圣圣。“您没事吧?”奶娘担忧的问。

    洛芷珩摇头,目光锐利的看向毒圣,有那么一瞬间她是恍惚和别扭的,眼前的毒圣看上去比之前别扭一点,虽然还是这个人,不过因为他的身边总有世王这个大妖孽跟着,实在是太扎眼了。

    一个绝世大美人,一个绝世大……乞丐,这俩人放一块视觉冲击太大。而且看样子还是世王这个比男人还男人的美丽女人,死皮赖脸的黏糊人家毒圣。毒圣还挺不领情。各种使小性儿,弄得洛芷珩一看见他俩就觉得诡异,满身鸡皮疙瘩。

    稳住抽搐的嘴角,洛芷珩冰冷的问道:“他怎么样了?”

    “暂时死不了。”世王抢在毒圣之前开口,然后一脸担忧的拉着毒圣那好像树皮的老手,心疼的说道:“就忙乎人家的小情人了,把本王的爱妃累了一夜,洛芷珩你也好意思啊。爱妃啊,咱们赶快去休息吧,本王好好给你捏捏,一夜未眠只怕你水汪汪的肌肤都会暗沉了。”

    奶娘一脸平静,可洛芷珩受不了了。她低喝一声:“你给我够了!上一边去,不然别怪我拔光这死老头的胡子!”

    “洛芷珩你胆肥了是不是?还是你嫉妒本王和爱妃感情深?”世王笑容满面的挑衅道。竟然也不生气洛芷珩刚刚的无礼。

    洛芷珩感觉一阵气闷,恨不得一掌拍死眼前这得意洋洋又死不要脸的世王,她阴笑道:“你还能更不要脸一点,当着所有人的面就这么勾/搭男人,你要想恶心人请你选择一个能够接受你们这种行为的地方,你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情,要是穆云诃活不下来,我就杀了你的爱妃!不,是先找人歼了你的爱妃,然后再杀,杀了在歼,歼了在杀!”

    “够了!洛芷珩你也太恶毒了!信不信本王立刻宰了你?”世王脸色都变了,紧紧的抓着毒圣的手咆哮道。

    “你才够了!琴银世你这个大BT赶快给老子滚蛋,老子不是你爱妃!你娘的,你见过谁家男人给人当爱妃的?你到底要羞辱我到几时?赶快的滚,别让老子看见你,看见就烦!”毒圣暴躁的甩开了世王的手,暴躁的狠狠拔胡子,暴躁的原地打转。

    世王吓坏了,心疼的连忙放软了声音哄道:“好好好,本王马上就滚,你跟本王一起滚吧,爱妃!”

    “琴银世,去你大爷的!!”毒圣爆喝起来,一下子拽掉了一把胡子,朝着世王的脸砸去。

    世王笑米米的接住,妖娆妩媚的道:“早该拔掉了,快点拔光光吧,本王早看你这一脸破胡子不爽了。”

    “去你娘的!”毒圣咆哮,气得脸都红了。

    洛芷珩运气半天,真的是忍无可忍了,她咬牙切齿的怒道:“穆云诃究竟怎么样了?你们是不打算告诉我了是吧?火云夫人,你来说,我不指望这两个白痴了。”

    火云夫人眼皮子一阵狂跳,洛芷珩好大的胆子敢骂王爷大人是白痴,可很奇怪,自从看见毒圣,王爷就很少真的会发怒,而对于洛芷珩的各种过分话语,王爷怎么也没什么反应呢?

    火云清咳一声,却被毒圣抢先开口:“穆云诃在发高烧,情况很危险,他已经有了毒发的前兆,看样子他应该是每年都会毒发一次,非常痛苦。他本就身体极弱,根本承受不了丝毫风吹草动,一场大雨一场大病,再加上气势汹汹而来的毒发,我判断,没有解药的情况下,他熬不过三天。”18YZZ。

    四更到,今天更新完毕,明天继续努力哈,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