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68 我该如何救你?世王的回忆与逼问!

悍妇,本王饿了! 268 我该如何救你?世王的回忆与逼问!

    晴天霹雳可能就是用来形容洛芷珩此刻心情的!她的表情好像想哭,又似乎不可置信的要笑,可终于只剩下满腔的愤怒,她像暴怒的母狮在咆哮:“那你快点救他啊,你是干什么吃的啊?还有你世王,你快点救他啊!你们有时间在这里打情骂俏,竟然不救我的穆云诃!”

    世王满眼无奈,暗怪毒圣这大嘴巴怎么也不迂回点的说出来,这下惹怒了洛芷珩吧。可是心爱的被骂,世王可不愿意的,她冷哼一声道:“本王答应你的自然会做到,不过现在有一个很棘手的问题,咱们进去谈,让你的人在外面好好守着,任何人不得靠近。”

    洛芷珩连忙跟进去,心理面忐忑惊慌,奶娘自动将门关好杜绝了任何人的窥探。就连闻讯赶来佟老等人也被拦在了外面。他们毕竟上了年纪,等不了一夜,所以才回房间的。可是穆云诃现在身份贵重,不可以有丝毫差池,他们几个老家伙根本就睡不着觉,此刻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的在外面干着急,却不敢轻易打扰。

    “快点说,我不想再听废话了!”洛芷珩一路脚步匆匆的走向穆云诃的床边,当她看见穆云诃泛着不正常红晕的脸,手触摸到了他烫的惊人的温度的时候,她咬牙切齿的低吼道:“你们忙乎了一晚上,就还让他发着高烧?”

    “这不能管我啊,我只会制毒解毒,其他的我可不会。”毒圣推了个一干二净。

    眼看洛芷珩暴怒,世王连忙说道:“别大呼小叫的了,火云已经尽力了,现在最主要的是赶快给他解毒,他这是毒发,发高烧很正常。”

    “那你们究竟想怎么样?你的血又不能救人了吗?”洛芷珩笑得讥讽而尖锐。

    世王脸色僵硬了一下,有些烦躁的道:“本王的血是能解毒,但根据毒圣的说法,还是需要解药的,本王的血能解百毒,并且能让人的身体从此以后百毒不侵,但你要知道,百毒并不是千毒,而这世上的毒药何止千千万?其中有两种毒药是真的灭绝太久了,他能研制出来其他的解药,可这两种任他在有神通也是无能为力的。”

    “所以你是在告诉我,就算你现在的血液能解毒,就算毒圣现在能研制出来其他的解药,可是没有那两种解药的话,穆云诃也是必死无疑?所以你们是要告诉我,穆云诃没救了,你们尽力了,但你们却无能为力吗?”洛芷珩朝着他们一步步的走来,眼睛都红了,话语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世王眼底也是充满了沉重,她说道:“如果可以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但这两种解药是很独特的,因为这两种剧毒就是纳兰家自己研制出来的,他们的老祖宗在百年前研制出来后,只有少量的流传于世,就被纳兰家给毁灭了。因为这两种毒药实在是太可怕了,而这毒药的解药,当今天下只怕只有纳兰家能有。可是纳兰代百已经死了,没有人知道纳兰家隐居在哪里,就算知道就算找到纳兰家,但谁也不能保证他们就有解药。”

    这是一个很客观的事实,可是听在洛芷珩的耳中却那么的刺耳。

    “那么就不能先将他身上其他的毒解掉吗?少一种毒他是不是就可以好过一点?如果只有那两种剧毒不能解开的话,我们可以再想办法啊。”洛芷珩只能充满希翼的退而求其次。

    毒圣摇头道:“不行。这二十一种剧毒现在在穆云诃的体内,已经形成了一种相互依赖生存和对抗的状态,少了一种,可能其他的剧毒缺少了某种压制克制,就会立刻毒发要了他的命。这样只会加快他的死亡速度。唯一的办法就是凑齐了解药一起解毒。”

    毒圣又道:“而且就算能凑齐了解药,给他解毒了,但他的身体已经被毒素腐蚀的太脆弱了,如果少了那些毒素,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坚持下来,如果身体一时之间不适应而出现各种状况的话,只怕一样是凶多吉少。就算活下来了,以后究竟能恢复的怎么样,谁也说不准。”

    这个说法毒圣以前就说过,但洛芷珩现在明显不愿意等了,因为穆云诃已经等不及了。她陷入了天人交战,茫然而崩溃,看着穆云诃那一脸的痛苦,就算在昏睡中也依然是不安稳的样子,想着毒发给他带来的巨大的痛苦煎熬,洛芷珩觉得自己也在煎熬着。

    “要是现在天上掉馅饼,给两个解药就好了,要不就来个什么都能解的灵丹妙药也好。”世王哼了一声道。

    毒圣讥讽的打击道:“你别在这瞎放屁,有那好事的话,还要老子这个毒圣干啥?”

    世王阴柔的道:“说话能不能优雅点?以后放屁老子这样的话不要说,本来献皇那混蛋就嘲笑本王找你做妻子,你要是还死性不改的话,本王还不被献皇嘲笑到死?”

    “你死不死和老子有什么关系?去你娘的,老子才不是你妻子,老子是个男人!”毒圣再次暴怒。

    “你已经说了两次这话了,本王的娘还不是你婆婆?你对你婆婆尊重一点啊,不然你就算是本王的爱妃,本王也会对你不客气的。”世王佯怒道。

    “你杀了我啊!你有本事就杀了我,不杀我你琴银世都是王八蛋。”毒圣挑衅般的怒吼道。

    “都他妈滚出!你们都给我滚蛋!再在这里吵闹我砍死你们!”洛芷珩忽然暴怒的喝道。

    世王也不生气,但却连忙拉上别扭反抗的毒圣迅速离开,看样子她是巴不得赶快走人的。

    火云夫人一脸冷汗,临走前迟疑的道:“你别生气,他们只是不想你太紧张。我们会努力想办法的,总不能不尝试的就放弃,毕竟阁下在这个天下而言是独一无二的。到时候就算我们就不了神官阁下,但是我相信占卜天宫的人是不会对阁下不管不顾的。”

    “那个地方的人很厉害吗?”洛芷珩似乎抓住了最后一丝希望,连忙问道。

    火云夫人为难的道:“我也不清楚那个地方,只是这百年来那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有许多传说,有人说那个地方是神的国度,也有人说那里的人都是神派来搭救世人的先知,不过他们究竟是什么人我不知道,可百年之前确实有一个神话,就算是到了今天,这个有关于占卜天宫的神话依然存在。”

    “那是关于战神耶律苍生的神话。百年之前列国动荡,却横空出现一位英雄人物,他披荆斩棘一路过五关斩六将的将各国敌人杀出了本国,他就好象是神勇无敌的战神降世,他本应该在一次重大的战役中死去的,据说那一次耶律苍生的身上有十二处致命伤,可是他竟然都没有死,反而还活了下来,而且竟然只用了三天的时间,他就能上战场继续杀敌。”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战神的名头仿若一夜之间拔地而起,传遍天下!他好像是不死的,每一次身临险境都能够化险为夷,他就好象是神明派来拯救苍生的战神,他虽然杀人无数,但他却爱民如子。他从不滥杀无辜,就算是敌人是俘虏,在他这里都被他安置的安稳妥当。”

    “他是一个很矛盾的人,虽然双手沾满鲜血,虽然在战场上的时候铁血狠辣,但他也有一颗很柔软的心,这样的男人,注定是天下苍生爱戴的战魂,如果当年他想要一统天下,列国归一的话,那么绝对是弹指之间水到渠成。他距离皇帝之位,只差一个登基大典。只是可惜,后来他消失了,在平定列国之后,带着他心爱的女人就这样消失在了天地间。而他那个心爱的女人,有人说,她就是占卜神官!”

    “是这个女人一次次的用她的能力为耶律苍生逆天改命,就是为了能够让他活下来,让四方百姓都能够安稳和睦的生活。当然,也有人说当年辅助耶律苍生的那位大神官,是一个拥有无上法力的老头子。不过我更倾向于那个人是个女子,他们是一对恋人,这样很美好不是吗?”火云夫人淡笑道。

    “是很美好,可是他们毕竟已经消失了百年了不是吗?如果占卜天宫的神官这么厉害,为什么他们不能救救穆云诃呢?他们不是未卜先知吗?他们不是可以逆天改命吗?那为什么他们要放人穆云诃如此痛苦呢?”洛芷珩迷惑不解,痛苦的问道。

    “可是我们还有希望。他们既然选择了阁下做神官,就有他们的理由。只要他们肯管阁下,那么拥有可以让战神有十二处致命伤还能活着的能力的他们,就一定也能让阁下也活下来。看得出来阁下很在乎您,在他发烧昏迷的时候,他的口中一直喊着您的名字,您是阁下的精神支柱,您如果倒下去了,那么阁下才是必死无疑了。所以您要坚强。”火云夫人拍拍洛芷珩的手,恭敬的道。

    “谢谢你,我想一个人陪陪他。”洛芷珩感激的道。

    火云夫人了然的转身离开,在关门的时候,她忽然又说了一句:“您不觉得,您和那位耶律苍生有些相似吗?一样可以心狠手辣的对待敌人毫不留情,却一样有一颗柔软的心,这样的人,是被上苍祝福的人,上苍喜爱的人,是不会允许他们受到伤害和难过太久的。”

    洛芷珩坐在穆云诃的床边,看着他消瘦的脸,真的很想哭,却真的哭不出来。她握着穆云诃的手不知是问他还是问自己:“我真的善良吗?可是我却一意孤行的揭露那么让人绝望的秘密,我好像一下子就将你推进了地狱里,就连一个缓冲的余地都没有,难怪你会绝望,难怪你会连求生的意志都没有。穆云诃,这一次真的是我不该,不该不是先告诉你,不该任性的以为你之名却伤害了你。”

    “可是有些伤口总要被揭开,才能更好更快的愈合不是吗?你伤得太深了,也许你每一次疼痛毒发的时候,你都会怨恨自己的无能为力,你都会恨不得死去。可是我却不敢那样想,我想让你就算在痛苦也要坚持住,我不想让你死。所以我那么的痛恨伤害你的人。我不管她是不是你的姐姐,因为我一开始就将她当成了我的敌人,却忘记了,这么多年来,她在你心里一直是个好姐姐。”

    “我不能和战神相提并论,因为我不配。他是拯救苍生的战神,虽然杀人却也是在救人,而我,却连你都救不了。我好拿过,你能体会吗?”

    冰凉的额头紧紧的贴在穆云诃滚她跟的手背上,她干涩的眼睛里酸酸涨涨的疼,却一滴泪水也没有。

    绝望似乎再一次的笼罩了她。穆云诃的病情似乎也再一次的束手无策止步不前,她再一次的被难题困住了,一切的努力似乎也都付之东流了。一切又回到原点,全部推翻洗牌重来。她没有那个耐心了,而穆云诃也没有那个时间在等待了。

    穆云诃,我要怎么做,才能救活你……

    门外,世王就那么眼睛都不眨的看着奶娘,而奶娘似乎也很不自在,目光不敢看世王,僵硬的站在门前像个门神。

    毒圣坐一旁看着世王那桃花眼紧盯奶娘不放,一时之间脸色难看,冷嘲的道:“看上人家奶娘了呢?人家有的东西你都有,你不会饥渴到什么人都想要吧?恶心不恶心啊你?”

    世王身子柔软的倒向毒圣,但她并不是倒在毒圣怀里,而是将毒圣拉进怀里狠狠搂住,然后不顾毒圣的挣扎,强行按着他的头往自己嘴边凑,非要强行亲吻毒圣那张干巴巴的老脸。

    佟老等人已经见怪不怪了,但还是觉得肉麻的很,只有慕容老将军看得津津有味,一直笑米米的看着,还总是给世王加油打气,在给世王支个一两招,于是世王迅速和慕容老将军打成一片,俩人相当要好,毒圣却恨死了慕容老将军。

    “你给老子滚!”毒圣怒吼,心里怒骂,这他娘的强吻应该是老子强吻你吧?个死女人,专门干这不要脸的事情。

    “亲一下会死啊?”世王撒娇,众人一身鸡皮疙瘩落满地,她还笑米米美滋滋的问道:“爱妃刚才的话怎么酸溜溜的呢?难道是本王看了几眼那奶娘,爱妃吃醋了?本王可真是开心啊,不过爱妃放心,本王这一辈子只爱你一个人,不会看上其他人,不论男女啊。”

    “你滚蛋!老子才不是你爱妃!爱上一个?那你那群男宠都是什么啊?鸡鸭鹅猫狗吗?别再想糊弄老子了,老子不上当。”毒圣狠狠的踩了世王一脚,起身走到另一边鼓捣毒药去了。

    世王也不在意,这都好太多了,要放在以前,毒圣那是连理会都不会理会她的。不管她怎么闹腾,毒圣都置之不理,惹急了就吼两句,怒了就彻底的不对她说话了,甚至可以好几天不搭理她。那个时候她是怎么过来的呢?整天费尽心思的讨好这个男人,花样百出但最后都是被他冷冰冰的给否决了。18YZZ。

    所以她才一怒之下弄回来了那么多男人吧?然后呢?这个让她耗费了一辈子心思的男人,就那么不声不响的离开了。挺可笑吧,毒圣离开了,离开之前和她大吵一架,骂她是不要脸的贱女人,骂她就像青楼里的妓/女,只有妓女才会和那么多男人上床。骂她不知廉耻。

    她在那天打了他,对于武功高强的她来说,他的一巴掌可以直接将人打死。可面对他,盛怒之下的她还是收住了力量,但三分力道对于当年只能算是柔弱书生的他来说也是难以承受的。他们之间在那一夕之间决裂。从此疏离。

    她那段时间一直不敢去看他,不敢找也不敢问,她自己也是害怕的吧?怕他拒绝,怕他在惹怒自己,怕自己在伤害他。所以她一时大意,就让他成功逃跑了。

    可是这该死的男人,竟然跑回了老家,去和他那所谓的什么未婚妻要成亲。世王愤怒的追去,看见他的时候她是想卑微一点,把人哄回来,反正她知道自己是真的爱上了这个男人。可是当得知他要成亲的时候,世王真的是暴怒的。

    已经和她拜堂成亲的男人,已经是她的妻子的男人,竟然还敢让别的女人沾染,这对于一向霸道和狠辣的世王来说是奇耻大辱,是不可饶恕!

    她一怒之下杀死了那个他所谓深爱的未婚妻,还有那女人的全家!

    理所当然的,她也惹怒了毒圣!

    记忆有些模糊,回忆里全都是伤,支离破碎的片段里似乎都是他们的争吵和冷战。她在那一天杀了情敌,也谋杀了她的爱情。

    然后他们是为什么而分开的呢?陷害?谋杀?迫/害?还是逼迫?又或者是他们之间那永远无法跨越的一道血腥障碍?总之,他们分开了。经此一别,便是几十年。天用还有有。

    他走了,带着他的仇恨和屈辱。留给她的只有永远的无情和冷酷,游戏人生,玩弄感情,一个又一个的男宠,还有她对爱情的不再坚持和破碎的幻想。爱情这个东西,在几十年前,她就不再相信,因为太可笑,因为她爱的这个男人,明明会忍不住用深情的目光看她,却偏偏要用尖锐冰冷的语言来排斥她。

    她是不是也恨他呢?谁让他临走前还对她下毒呢?以前想过千万次,如果有一天她在遇见这个男人,一定要把这个男人千刀万剐之后丢去喂狗,因为他让她品尝到了噬心之痛。不仅是毒药上的,还有思念上的。

    爱情是蜜,甜可续命。爱情是毒,毒发丧命!

    她就在这两种爱情里面苦苦挣扎,不过也要感谢他,让她成就了百毒不侵,一切他给她的毒,她都会毫不犹豫的吞下去,只是为了证明她说过的话,她爱他,爱到可以为他去死!

    砰地一声脆响,惊得陷入苦涩尖锐回忆里的世王神经发疼。

    “你王八蛋!大BT吧?竟然还真没完没了的看着个女人啊?什么时候口味换了?老子可要为天下男人祝贺,为难下女人祈福了。祝贺男人们脱离了世王的虎口,祈福女人们别那么倒霉的被你看上。”毒圣凶狠狠的冷笑道。

    世王也不说话,就那么似笑非笑的一个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毒圣瞧,立刻就能熄灭毒圣说有的火焰,冷哼着转身不再看她。

    还是那么别扭啊,说是不爱,可是真的再见面,哪里还能恨得下去?只剩下满腔火热的爱,恨不得将他融化。

    房门忽然打开,洛芷珩惊慌失措的吼道:“快,快点看看他,他全身都在抽搐!”

    火云和毒圣立刻冲了进去,就连佟老等人也是面色大变,都跟着冲进去了。

    奶娘也要进去的时候,手腕却被世王一把抓住,她回头瞪眼的时候,世王脸色阴沉的道:“这里用不上你,你跟本王来!”

    世王强行将奶娘抓走,世王在自己的宫殿里将奶娘狠狠甩开,她悠哉的坐到了自己的椅子上,一脚踩在凳子上,支着手臂撑着下颚也不说话,就那么一瞬不瞬的看着奶娘,目光却犀利的仿若能够看透奶娘的灵魂。

    奶娘心中有些忐忑,强装镇定的道:“世王有什么事吗?”

    “你很怕本王。”不是疑问,世王肯定的道,她微微向前挺身道:“说吧,你和银月国究竟有什么关系?”

    世王一句话,在奶娘的心中却惊起千层浪!

    奶娘面色微微苍白,却冷静的道:“奴婢不明白世王在说什么。银月国那样神秘的存在,奴婢之前一直都没有听说过呢,怎么会和银月国有什么关系呢?”

    “你别和本王打马虎眼,想在本王面前装神弄鬼,别说是你,就是你主子洛芷珩也不行。”世王笑得漫不经心,但话语却句句犀利:“知道本王为什么出关之后,对洛芷珩就种种忍让吗?不怕告诉你,第一,本王看上穆云诃那占卜神官的身份了。这普天之下,能够让银月国忌惮的,只怕也只有一个占卜天宫了。第二,本王喜欢洛芷珩这孩子,她的某些特质和性格,真的是让本王觉得……熟悉得很呢!”

    世王每一句话都让奶娘心在下沉,可是最后一句话,却让奶娘的心,一下子就跌入谷底!

    “可是关本王自己熟悉也不行啊,驻在南朝的银月王爷,也说对洛芷珩似曾相识呢。你能给本王解释一下,这是为什么吗?”世王似笑非笑的道。

    “无稽之谈!”奶娘惊觉一吼。

    “如何无稽之谈了?那么,难道不是洛芷珩给我们的感觉熟悉,而是你这个年轻漂亮的奶娘让本王熟悉吗?可是本王怎么就熟悉你了呢?”世王笑了起来。

    奶娘看着世王脸上的笑,这才惊觉刚刚世王的话竟然是在诈她!世王根本就没有发现洛芷珩的特别,世王只不过是在套她的话,一定是她哪里露出破绽了,才让世王有所察觉。

    但只要世王不是察觉到洛芷珩本身有什么不同就好,这样就能保证小主人的绝对安全。

    “奴婢不知世王的意思,也许是奴婢长得太普通了,所以和其他人有些相似吧。”奶娘平静的说道。

    世王桃花眼轻眯,笑得格外迷人:“你很镇定,不过你镇定的真假骗不了本王。你从第一次看见本王你就害怕,你一直在躲避本王,如果那个时候你以为本王是男人而躲避的话,这一点说不通。因为你对本王除了躲避还有惧怕,甚至还有憎恨。”

    “那是因为你伤害了小姐。那个时候奴婢是这样认为的。”奶娘连忙说道。

    “不!你并不是因为这个,因为那个时候你就知道本王是个女子!”世王毫不留情的戳破奶娘的谎言,她阴森森的说:“后来你又展露了你的绝世武功。你这样的人不可能会心甘情愿的留在一个三等贵族家的小姐身边做奶娘。除非是有什么必要的情况下,比如,躲避追杀!”

    奶娘瞳孔紧缩,那一瞬间她全身蓄势待发,随时可以出手攻击世王。

    世王却面色讥讽的道:“别紧张,本王不会伤害你的。如果你真的是和银月国有什么关系,而且还是本王所想到的那个人的话,那么,本王不会杀你的。但倘若你和银月国有仇的话,那你可就必死无疑了。再给你一次机会,告诉本王,你是谁?本王要知道你的真实身份!”

    奶娘已经被逼到了绝境上。他们一直隐藏演示的很好的啊,难道真的因为她而暴露了小姐的事情吗?那她死都没脸见小姐啊。世王亦正亦邪,在不能确定世王这个人,在知道真/相后的反应之前,她为了保护小主人的安危,死也不能说出实情!

    “奴婢就是大小姐的奶娘,仅此而已!”

    一更到,画纱继续努力二更去哈,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宝贝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