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70 毒药还是解药?死前说我爱你!孤注一掷!

悍妇,本王饿了! 270 毒药还是解药?死前说我爱你!孤注一掷!

    穆云诃全身都在抽搐,发青的面色,干裂的唇瓣,整个人都在巨大的痛苦中挣扎。

    洛芷珩全身僵硬的站在一旁,看着火云夫人和毒圣在他身上各种施救,听着穆云诃那已经叫不出来的声音,一下一下沉重而粗喘着,仿若战鼓一般敲击在她的心上,又疼又恐惧。

    “普通药物现在根本不能克制他体内发作的毒素了,唯一的方法就是解毒。可现在我们不敢轻易尝试解毒,穆云诃的身体还在逐步的衰弱,想要克制他痛苦的方法还有一个,那就是打晕他,或者等他痛晕过去。”火云夫人气喘吁吁的说道。

    “真的……没有其他方法了吗?”洛芷珩好像被逼到绝境,心不停的下沉,摸不到遍地和底端,就那样恐怖的下沉着。

    “没有,除非有全部的解药,在配上世王的血液。”毒圣阴沉的说道。不能拯救穆云诃,对于他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奇耻大辱?他毒圣的一世英名啊,就要这样毁掉了吗?

    解药,解药!看着穆云诃那痛苦到扭曲的脸,洛芷珩只觉得心脏紧缩,满脑子都是那该死的解药。从未如此的憎恨过自己!如果当天她没有让奶娘出手,那纳兰可能就不会死!如果她能想办法将解药弄到,穆云诃也就不会如今天这般痛苦!

    她要到哪里去弄解药?洛芷珩猛地蹲在地上,她好像全身力气都快要用尽了一般,绝望铺天盖地而来。她那聪明的脑袋里也是一片浆糊。

    “打晕他吧,这样太痛苦了。”火云夫人低声建议道。

    毒圣点头,将穆云诃几乎痉/挛的身体拉起来,一张披在了他的脖子后面,穆云诃晕了过去,众人松了一口气,但巨大的沉闷却让人更加压抑。

    佟老等人愣愣的看着穆云诃,这个百年之后骤然出世的占卜神官,难道真的就要这样离开他们了吗?

    “他奶奶个熊的!穆清雅这个践人,就应该将她拉出来鞭尸!管她是不是小王爷的姐姐呢,这么恶毒的践人死了都是便宜她了!她就应该下地狱!竟然连点悔改之心都没有,自己死了还要害死亲弟弟!她要是能留下个解药也算她不白白做人一场!”慕容老将军愤怒的咆哮道。

    她这一言,却让洛芷珩如遭雷击。她猛地抬起头,红着眼睛大声问道:“你刚刚说什么?”

    慕容老将军一愣,脸色有点尴尬,以为洛芷珩是不想让他骂人:“那个……没说啥。”

    “你刚才说穆清雅什么?”洛芷珩逼问道。她混乱的脑子里有什么清晰地闪过,但也不算清楚。好像是摸到了什么边缘,却又够不着。193aP。

    “穆清雅死了是便宜她?”慕容老将军试探的说。

    “不是这句,你最后一句说的什么?”

    慕容老将军蹙眉,有点糊涂,佟老沉声说道:“他说要是穆清雅能留下解药也算她不白白做人一场。”

    洛芷珩瞳孔紧缩,呢喃道:“穆清雅,解药,死……解药!”她骤然间想到了什么,猛地站起来,疯了一般的摸遍自己的身体,一群老头子吓了一条,赶忙移开眼睛不看她。可洛芷珩却找遍了身体也没有找到穆清雅临死之前递向她的那个瓷瓶。

    “哪去了?放在哪了啊?怎么没了?”洛芷珩着急的声音里带着哭腔,那可能是她最后的救命稻草,没有了,就真的一点希望都没了。

    “你找什么啊?说出来我们帮你一起找?”火云夫人问道。

    洛芷珩推开了她匆忙的往外跑,跑回了她换衣服的那个房间。从皇宫回来她并没有和穆云诃住一个房间,这个房间里有她换下来的衣服,三天,衣服会不会被人动了?她翻箱倒柜,像个穷凶极恶的匪徒,将房间翻找的不一会就满地狼藉。可是当她找到那天进宫穿着的衣服的时候,她傻眼了。

    因为那套衣服已经洗的干干净净的叠放在柜子里了。而衣服里面也没有了那个黑瓷瓶!

    不见了!!

    “谁动了我的衣服?这衣服是谁洗的?!”洛芷珩瞬间咆哮,抓着衣服冲出了房间,和追赶过来的人几乎撞成一团。

    “怎么了小姐?”奶娘急急忙忙的从远处跑来,身后跟着世王。

    “奶娘!衣服,我衣服里面的黑瓷瓶不见了,这衣服上谁洗的?”洛芷珩的声音都有些变音。

    奶娘连忙说道:“别急别急,衣服是七碗洗的,小姐的东西没有丢,奴婢早就拿出来了,在这呢。”

    眼看着奶娘从腰间的荷包里拿出了那个黑瓷瓶,洛芷珩绝望的目光蹭地一下就亮了起来。她扔了衣服抓过黑瓷瓶,轻轻的摩挲着瓶子,心理面在天人交战。

    这个算是穆清雅的最后遗物了,是给她的。可是她看过,这里面是两颗药丸,但她并不知道这是什么,如果,如果这就是穆云诃身上那两种最难解开,已经灭绝了的剧毒的解药,那穆云诃不就有救了?

    可是这个会是解药吗?穆清雅会那么好心的给她解药吗?如果是,穆清雅为什么不说清楚?她死前最后的表情可以称之为诡异,那种笑容,让洛芷珩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毛骨悚然。

    还是,这又是一个巨大的陷阱?穆清雅不死心没有害死穆云诃,所以想要弄成这样的迷惑,让她中计?让她以为这是穆清雅死前的忏悔,这是解药呢?

    洛芷珩知道这是一场豪赌,她面前有两种选择,相信这是解药,但可能穆云诃吃了之后会立刻身亡。相信这是毒药,扔了之后,穆云诃就更没希望。两种悬着,两种极端,她哪一种都没有信心,她都不敢轻易尝试。

    这一刻她是真的被死去的穆清雅狠狠的摆了一道!

    穆清雅就是抓住了她这种矛盾和焦急的心理,既想让她有希望,但却时刻充满了绝望。这一刻洛芷珩终于明白了穆清雅临死之前那诡异的笑容是什么了。

    嘲讽和轻蔑!

    是对她的胆小或者胆量的一种挑衅吗?是在刺激着她将这药物给穆云诃服用吗?她这般的刺激她,难道是想要通过她的手来害死穆云诃?穆清雅到底想做什么?难道是想要报复她吗?穆清雅说过,她现在是穆清雅最仇恨的人。所以穆清雅是要用这种方法来让她陷入深深的绝望和痛苦之中吗?

    错误的判断,害死了自己喜欢的男人,这种报复方法,果然很穆清雅式!够阴狠和毒辣!

    但事情又真的是她想的这样吗?如果穆清雅只是想要将解药教给她,如果穆清雅真的知道错了,想要补救了,那她不给穆云诃吃下这两颗药丸的话,岂不是更加的会害死穆云诃?

    洛芷珩头痛欲裂,脑袋几乎要爆炸了。

    “你到底怎么了?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世王开口,横了奶娘一眼,她很不喜欢堂堂银月国的皇女却自称奴婢!虽然洛芷珩的母亲对她有恩,虽然洛芷珩这个人也很不错,但她的妹妹如果自称奴婢,那她算是什么?

    洛芷珩抬头,忽然看见毒圣,她眼睛一亮:“你会制毒会配制解药,那你也一定能分辨出什么是什么的解药是不是?你看看这里面的东西,能不能研究出来这是什么?”

    毒圣接过去瓷瓶,打开看了看,在嗅一嗅,忽然面色大变的拿开,然后从凌乱的衣服里拿出个破葫芦,盗出来几粒白色的药丸吞掉,而后骂骂咧咧的怒吼道:“你奶奶的洛芷珩!你竟然拿剧毒来害老子!!”

    洛芷珩脸上那一点点希翼也寸寸的破碎开来,她不敢相信的尖叫道:“不可能!这怎么能是毒药?你在好好看看,你闻闻啊,这应该是解药吧?这不是解药吗?”

    “是个屁的解药的啊!一看就是剧毒啊。老子不就是没有治好穆云诃吗?你竟然拿剧毒来害老子!果然是最毒妇人心啊。”毒圣脸色铁青的怒道。

    “不可能!这不是我家小姐的东西,她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她不会害你。”奶娘横眉冷对的道。

    世王忽然觉得自己头很大,好像也面临了那种架在自己亲人和爱人之间的痛苦,夹板气可不好受。一个是自己心爱的男人,一个是好不容易才找到的亲妹妹。谁也不能得罪。

    “好了你们两个!本王也相信洛芷珩应该不会蠢到在本王面前害本王的爱妃的。洛芷珩你说说,这是什么东西?”世王说道。

    洛芷珩将这东西的来历告诉了他们,慕容老将军立刻说道:“竟然是穆清雅给你的?她还没说这究竟是什么,她到底想干什么?我看她就是虚情假意,你没看毒圣都说是毒药吗?穆清雅这践人果然是恶毒啊。”

    佟老脸色极其难看,王妃佟氏和穆清雅都算是佟家人吧,他们两个这一桩桩的事情让佟老跟着丢人太大,如今穆清雅临死前还留下个这么巨大的悬念和毒药,让佟老都不禁感到悲愤到心痛。

    洛芷珩失魂落魄的哭笑道:“我还以为她会留下解药的,没想到……”竟然是毒药!

    一时之间,众人都是满脸愤怒和失落。

    “其实吧,也许还有另一种可能。”毒圣干巴巴的开口,见众人看他,他有点迟疑的道:“纳兰家是制毒高手,而他们家的老祖宗也是个奇怪的人,他研究出来的毒药只能他的解药来解,其他的都是白扯。而且他擅长以毒攻毒。”

    “什么意思?说明白点!”世王恨不能狠狠的摸毒圣的屁/股一把。

    毒圣冷哼一声道:“以毒攻毒就是有的时候剧毒的解药不一定是无毒的,剧毒也可能会成为某种剧毒的解药。这么说你们明白了吗?”

    洛芷珩眼睛亮了亮,急吼吼的问:“那这两粒是解药?”

    毒圣摇头说道:“不一定,我并不能确定这到底是不是那两种剧毒的解药,而且想要研究这玩意,没有个三两个月都不能进入其中,可是穆云诃连三天都撑不过去了。”

    “那怎么办啊?”一群人齐齐叹息,一时之间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几个人从白天到黑夜,再到天亮,几乎都没有睡觉。穆云诃被打晕之后就一直昏睡,洛芷珩就守在他床边,她眉宇间有浓浓的纠结,她不知道该不该给穆云诃用药。

    用了,希望和死亡是对半的。不用,那就必死无疑了。

    沉思中她觉得手动了一下,向上看去,穆云诃竟然醒了,正看着她,目光干涩却柔软。

    “你醒了,口渴吗?”洛芷珩半趴在他身边,亲密的亲亲他的脸颊,笑着浅问道。

    穆云诃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嗓子很痛,他轻轻点了一下头,气息微弱。

    洛芷珩的眼泪差点落下来,连忙转身去倒水,倒水的时候,她的手都在颤抖。将眼泪倒流回眼眶里,她笑着转身回来,用汤匙一点点的喂给他,期间她的眼睛一直看着他的,他也在用干净清澈的眼睛对着她笑。

    “我是不是很没用?”喝了点水,将高烧和剧毒伤害到几乎残废的嗓子湿润,他终于能开口,只是嘶哑干裂的声音充满了不属于他年纪的沧桑。

    “不会,我的小诃诃很勇敢。”用帕子擦去他嘴角的水渍,洛芷珩说的坚定。

    “有没有给你惹麻烦?”穆云诃眨眨眼,单纯无辜的好像孩子。

    洛芷珩知道他问的是诸葛画栾死亡的事情,便故作沉默的思考了一下,见他神色间有些着急,她才笑道:“才没有。因为是穆云诃,所以什么麻烦也不敢找到我。我的小诃诃又给我出气和报仇了,我很开心。”

    穆云诃便好像也非常开心似的,眉眼都是笑,他好像一觉醒来就忘记了所有不愉快和烦恼,又是那个曾经单纯又别扭的穆云诃。他抓着洛芷珩的手,滚烫的手心燥热而湿腻,拇指轻轻摩挲着她的手背。

    他笑着说道:“第一次见到阿珩,我就想这世上最美会有个女孩那么讨厌,到处勾/引男人,以后我要是死了,这个女孩也不算是耽误了,因为她以前已经找过好多男人了。”

    他见她笑,没有生气的样子,便继续说道:“然后我知道你很厉害,你竟然敢和李侧妃斗法。那个女人,就连母亲都不愿意招惹了。后来我知道你嫁给我是个错误,你不是自愿是被骗的,我其实心理面是很怜悯你的,因为你的幸福就这样完了,我知道我不能给你幸福。”

    见洛芷珩要说话,穆云诃连忙说道:“听我说完阿珩,我想好好和你说说话,要不然等我一会睡着了,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告诉你我这些话了。”

    洛芷珩心口紧缩,僵硬的笑道:“好啊,我听你说。”

    穆云诃开心极了的样子,孩子气的勾着她的手指缠绕,目光越发温柔:“再到后来,我知道你是那么的与众不同,我好想越来越不想将目光从你身上移开了。我喜欢每天早晨醒来就能看见你,虽然你睡相不佳,有的时候还会流口水,可是那些嫌弃在于你日渐相处中变成了快乐。我好像发现了可爱这个词语的含义。”

    “你参加穆王朝的才人比赛,你画乌龟气李侧妃,你要好运吻,你一次次有惊无险的度过比赛,每一次我都觉得惊奇又惊喜。我以前想不明白,这世上最美会有你这样的女孩,可是后来我觉得不是你这样的女孩太过于稀有,而是因为你本就是独一无二的。”

    “你吸引我,让我的心里有了一种不一样的情感。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描述那种感觉。误会你被世王伤害了,我真的好绝望,你醒来不提,我就不敢问。我宁愿当作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可是我还是好恨自己。那是我这辈子情绪波动最大的一次。我有了杀念。”

    “南朝的路上,我刺杀世王失败,而你却自残一刀。我觉的我们之间的路途怎么会这么艰难呢?你在天下大赛上的出色和惊艳的表演,让我有了一种骄傲。那种骄傲叫与有荣焉!因为洛芷珩是穆云诃的妻子,所以穆云诃也感到光荣和自豪。”

    “可是我还是害了你。我不知道姐姐会那样憎恨你,因为我不知道她憎恨我到了一种连我身边的人都恨的地步。母亲的背叛,胡妈妈帮凶,姐姐赶尽杀绝,每一次危机里面都是你在前面冲锋陷阵。阿珩,我什么也不能为你做,所以我是个废物。”

    洛芷珩不赞同的蹙眉道:“你不是!你只是暂时被病魔缠住了身体,相信我,我们很快就能赶跑这个病魔,到时候你就会好起来的。你能很强壮,能保护我。”

    穆云诃苦笑道:“可是阿珩,你该知道我的身体撑不到那一天了。我实在是被打击的太惨了。那么恶毒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我觉得我就要死了,我觉得我变得肮脏不洁了。我那么小就害死过人,还是我的小外甥。我罪孽缠身,污秽附体,我怎么能配得上你?”

    “可我还是自私的不愿意放开你。我害怕你瞧不起我,害怕在你的眼睛里看见不屑和震惊。我不敢看你的眼睛,也不敢再靠近你。可我终究是挨不过你的魅力和我对你的感情。”

    “我有没有对你说过,我爱上你了!”穆云诃抓紧她的手,浅浅的笑道。

    洛芷珩心窝狠狠的跳动了一下,她嘴角的笑容控制不住的扩大:“恩,说过一次,不过不是对我说的,可我听见了。很动听。”

    穆云诃忍不住咳嗽了几声,然后再憋住气息,将那阵子瘙/痒忍过去,才笑道:“虽然不知道怎么就爱上你了,也不清楚爱情究竟是怎么回事。可是我知道我爱你,不知不觉的就爱上你了。”

    洛芷珩不得不承认她听到这番话是心花怒放的,是开心的。她却戏虐的问他:“那你怎么就能确定你爱上我呢?”

    “如果爱上你就是希望能永远看到你,就是一刻也不想和你分开,就是害怕自己会伤害你,就是想要把最好的一切都给你,就是想除掉所有伤害你的人,就是愿意为你不要命,那么我想,我一定是爱上你了!”穆云诃说的沙哑又认真。

    洛芷珩嘴角的笑意有那么一刹那的僵硬。

    如果,穆云诃所说的就是爱情,那么她不也同样的是爱上穆云诃了吗?!

    不想穆云诃有丝毫受伤,不愿意穆云诃死,拼命的想要救他,努力的奋斗争取一切机会来挽救他,哪一次都是拼命的去做。这就是爱情吗?她也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穆云诃?!

    是的,她也爱他。可能会比穆云诃还要早的爱了,不然她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就不管不顾的一味付出呢?

    穆云诃也是想知道洛芷珩爱不爱他的,但他不问,因为他知道自己不配了。他快死了,所以他不敢问这样的话,他怕洛芷珩给了肯定的回答,他会舍不得就这样离开她,可是他抵抗不过命运的召唤,他挣脱不了死亡的枷锁。所以洛芷珩的答案,在他的心里只能是一个永远美丽而神秘的谜团。

    洛芷珩也不说她是不是爱他,只是笑着说道:“谢谢你爱我!”

    是不是不说出口,就能让穆云诃不甘心呢?那样他会更坚强的吧?

    穆云诃笑着看她,唇瓣有些控制不住的轻颤,洛芷珩能听见他的牙齿在打颤,她知道他又在痛了。可是他不说,反而对着她笑,那清澈的目光一瞬不瞬的就那么看着她,好像要把她看进灵魂,永远记住一般。

    他的眼睛里在没有了绝望,也没有不甘和痛苦,很平静,但却装着满满的温柔和快乐。

    “阿珩,你会永远记住我的吧?”

    洛芷珩点头:“是,永远也不会忘记,我们还会永远在一起。”

    穆云诃在那一瞬间笑的好像这世上最最圣洁美丽的莲,不沾染一丝尘埃,带着满足和快乐,他笑着对她说:“我有点累了,让我自己睡一会吧。”

    洛芷珩头皮发麻,她有所感应,她迟疑着,看着穆云诃那越来越苍白的脸,还有那苦苦维持的笑容,她终于点了头,轻轻在他额头亲吻一下,说道:“那你好好休息,我、我一会来看你。”

    “好!”穆云诃摸摸她的脸,然后放手。

    洛芷珩转身的一刹那,眼底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断了线的泪珠滚落,模糊了她的眼,她的腿撞在了凳子上,发出响声,她不觉得疼,而身后也没有穆云诃担忧的声音。她死死的咬着唇瓣,一步步离开。

    穆云诃已经很难说出话来了,他目送洛芷珩离开,心底只剩麻木,痛到麻木!

    阿珩,请让我保留最后一点尊严,在你面前,我暴/露的那么彻底,我的肮脏,我的堕落,我的病痛,都有你亲眼见证。可是请让我在死前,还能用笑容送你离去。就这一次,阿珩,从此人间阴间,你我在不相识!

    门关上的那一刹那,穆云诃一直憋着的那股气终于再也忍不住的松开,浓浓的黑血被他吐出,他全身都快速的几乎聚成一团,他激烈的抽搐着,面目扭曲。他颤抖的手凌乱的摸向了枕头下面,好几次都拿不起来那里面的东西,当他拿出来的时候,赫然是一把锋利的小刀。云发全青已。

    那一刻穆云诃脸上的笑是诡异和决绝的。他残破不堪的身体,今天终于可以了解,痛苦不再有,罪恶不再有。只要一刀,插/入他薄弱的心房,就彻底解脱了!!

    穆云诃的双手用不上力气,剧烈的颤抖抽搐让他无法利落下刀。

    门外,洛芷珩僵硬的站在门口,表情渐渐麻木,然后是疯狂的狞笑,最后变成尖叫。她快要疯了,被死亡逼疯,她是想要为穆云诃保留那最后一份尊严的,可是她怎么能舍得穆云诃死?!

    猛地推开房门冲进去,入眼的一幕让她几乎魂飞魄散!她冲上去一把夺下了穆云诃手中的刀,竟然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的手腕被穆云诃抓住,他痛苦到扭曲的脸再无俊美,干涩的嗓子里每一个字都几乎绞碎他的声带,可他却卑微哀求:“杀了我!阿珩,杀了我!”

    刀子落地,洛芷珩惊骇的看着如同痛苦的穆云诃,他就那么一直强忍着毒发,告诉她,他爱她的经过和感触!笑着看她离开。然后一个人毒发,一个人自杀,他选择自己死亡!

    “杀了你?你让我杀了你?你为什么不杀了我?!”洛芷珩痛苦的怒吼。

    可是穆云诃已经回应不了她了,他的身体渐渐僵硬,好像已经掰不开了一般的聚集在一起,他痛苦的在床上战栗,喉咙里是嗬嗬的干瘪和死亡的声音,乌黑的血液染湿了床褥。他看着洛芷珩的目光悲凉和破碎。

    洛芷珩被他的目光击碎了所有的理智和愤怒,她用力抱着他抽搐的身体,整个人是最后的疯狂,是决绝,是孤注一掷的最后一搏!她声嘶力竭的咆哮:“给他用药!如果那两颗药是毒药,我就陪他一起死!!”

    一更到,画纱赶快努力二更去哈,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宝贝们,马上解毒了,艾玛呀,终于要好了,呜呜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