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73 毒圣歪教生小孩:恋爱进行时!(下)

悍妇,本王饿了! 273 毒圣歪教生小孩:恋爱进行时!(下)

    历尽许多时间,穆云诃终于接受了一个现实,他还活着!!!

    愣愣的一个人发呆,耳朵里还有那些人轰炸一般的话语,老头子们的,被抬来的的世王也说了许多,毒圣那老头子唧唧歪歪的很不爽,奶娘的安慰劝导。

    于是穆云诃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那就是他真的还活着。否则的话怎么可能所有活着的人都来到地狱呢?这群人又不可能为他殉葬。穆云诃就那样一个人静静的待了很久,没有人知道他想了什么,也没有人提到穆清雅和以前的事情。

    穆云诃自己也不提不问,好像穆清雅的事情彻底过去了,又似乎是没有发生过。而之前穆云诃一切暴躁和压抑的情绪,似乎也因为经历了一次死亡而烟消云散了。

    洛芷珩端着一个木盆进来,静悄悄的靠近他,看着他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她也不急着手中的动作,看着他完好如初的脸上肌肤,洛芷珩摸着下巴啧啧称奇,毒圣这老家伙还真有两下子,就那么一滴药水,一天不到穆云诃脸上的皮就长好了。

    不过按照毒圣的说法,穆云诃现在脸皮薄,浑身上下都是很脆弱的,内脏脆弱,肌肤脆弱,经不起稍微重一点的力道,不想让穆云诃毁容的话,那以后就不能用力对他。

    洛芷珩转身将特意为穆云诃赶制的柔软轻盈的里衣拿来,在一转身,便看见穆云诃睁着狭长而明亮的眼睛看着她。洛芷珩灿然一笑轻松的道:“早上好!”

    “哼!”穆云诃哼了一声,将脸扭向了床里边。

    这是又在别扭什么东西啊?洛芷珩挑眉瘪嘴,磨牙霍霍。

    “诶,我来伺候你梳洗更衣了,好歹给我点表示啊。”洛芷珩轻轻戳了一下穆云诃的肩膀,真的不敢用力。他现在不是瓷娃娃,而是已经破碎的瓷娃娃,他们这么多人努力的想要将已经破碎的穆云诃拼凑好,生怕再有一点闪失。

    穆云诃心理面是有些别扭的,毕竟之前他是想要自杀的,他实在是活不下去了,那种痛苦他真的承受不住了,他挺害怕自己那丑陋的一面被洛芷珩看见的,更担心会因此而伤害到洛芷珩,这是他不敢想象的。

    可是他没有死成,却被洛芷珩撞了个正着。他担心在洛芷珩的眼中他的这种行为不男人,怕洛芷珩会唾弃他,所以他很心虚,不敢看洛芷珩的眼睛,就怕看见嘲笑和戏虐的情绪。可是洛芷珩什么也不说不问,穆云诃心里松一口气的同时还有点怪异,总觉得不知道该和裸照说点什么好。

    毕竟在‘临死之前’,他可是对她告白了。那么赤/裸/裸/肉麻兮兮的话,他这辈子可能都不能在那么完整的说出来了。现在想来,他还真是有些别扭和懊恼。说了那么多,不知道阿珩是不是笑话死他的婆婆妈妈了?阿珩也没有说过喜欢他之类的话,他自作多情的话岂不是很悲惨?

    穆云诃胡思乱想写乱七八糟的东西,一项外表纯净内心单纯却性格深沉的他,此刻也不禁一脸的表情变换,洛芷珩看得那叫一个精彩纷呈。

    “你究竟是要怎么样?要让我伺候就赶快点个头。不用我就走了。”洛芷珩故意很高傲的问道,其实心理面有点小紧张,她很清楚穆云诃别扭闷骚的性格,要是这个弯他自己转不过来的话,那她还真要小心谨慎。

    穆云诃还是没吭声,可是听见洛芷珩真的走了的声音,他又有点急切的喊道:“本王眨眼睛了。”

    洛芷珩回头,表情是故作懵懂无知的。果然这男人别扭劲又上来了。明明是同一让她伺候的,让点头不点,偏偏说是眨眼睛了,你眨眼睛了也是对着床里面,她又看不见。

    走回去,将浸湿的柔软帕子拧干,然后小心翼翼的在穆云诃此刻薄如蝉翼的皮肤上轻沾,一下下的都十分轻盈柔软,不敢用过多一点的力气。可就算是这样,还是将穆云诃的皮肤擦红了。洛芷珩不敢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连忙换地方。

    “要疼的话就告诉我。”有点心疼的话她说的自然而然。

    可是听在穆云诃的耳朵里,就很不爽滋味了。他是个大男人啊!!是男人!在她眼中就连这样一点力道都承受不了吗?她这是看不起他还是把他当小屁孩看了?

    穆云诃心里委屈又不服气,很怕洛芷珩将他看扁了,于是硬气的冷哼道:“本王不怕疼!”

    殊不知他的话都显得尤为的孩子气。洛芷珩抿嘴笑,帕子沿着他的脸颊到脖子和耳朵后面,仔细而轻柔的擦拭。其实这样的擦拭很容易让人酥麻的,因为这些地方都是肌肤的敏感脆弱的地方。

    穆云诃的脸色就有点不正常的红晕,眼神乱飘,看看床顶看看被子,就是不敢看洛芷珩。可是洛芷珩就在眼前,香气就在鼻端萦绕,他几乎控制不住眼角余光就能看到她,她浅浅的笑和漂亮的脸蛋,就是好看!

    “好看吗?”洛芷珩轻飘飘的问道,声音里好像带上了一种you惑。

    “好看……”穆云诃下意识的回答,然后立刻就愣住了!俊脸一片通红,他瞪眼怒道:“不好看,难看死了,在没有看见比你还难看的女人!长成这样还敢笑,简直是要吓死人了。”

    洛芷珩喉咙好像被人一下子捏住,她被狠狠的噎了一下,然后她阴森森的笑道:“那你刚才还说好看?”

    “本王是说好看……好看个屁!”穆云诃急中生智,就是不想让洛芷珩得意,也许耳濡目染近朱者赤了,堂堂小王爷也会说出粗俗的字眼了。他自己说完都觉得颓废,果然是跟什么人学什么人的。

    “屁好看也行啊,总好过全身上下连一点也不好看的人强啊,你说对吧,小王爷。”洛芷珩冷冷的笑道,手指稍微用力按在穆云诃的脖子上,按的穆云诃闷哼起来,红了一片皮肤。洛芷珩故作惊讶的惊呼道:“哎呀!好脆弱的皮肤啊,小王爷这身皮简直比女人的还要柔嫩精致呢,稍微一碰就红呢,小女子好羡慕啊。”

    将穆云诃和女人相提并论做比较,这话完全戳中了穆云诃的软穴痛点。穆云诃涨红了脸,咬牙切齿的怒道:“爷是男人!别将本王和女人做比较。”

    “哼,大爷赶快配合我脱衣吧,伺候了你我还要伺候自己呢。”洛芷珩好像一点没有将穆云诃的话听进去似的,伸手拉开穆云诃脖子下面的第一道系带。

    穆云诃手脚有点僵硬,缓慢的按着自己的胸口,有些口冒寒气的紧张道:“你要干什么?”

    洛芷珩被穆云诃那副好像要被人强/暴的惊恐表情逗笑,她一副女恶霸的模样,歪着头咧着嘴瞪着眼的道:“干嘛?看不到吗?脱衣服啊!”

    穆云诃一阵头皮发麻,死死护住自己的衣服:“脱你自己的,别拖本王的!”

    “我在给你擦拭身子,脱我的你的身体能干净吗?赶紧脱,别废话。”洛芷珩大咧咧的说完,伸手就去拽穆云诃的衣服,看穆云诃死死护着,那一脸誓死捍卫自己清白桢洁的样子,洛芷珩真是恨不得给他几口,小模样白嫩无辜的太可口了,让她看见就像狠狠的欺负这块嫩豆腐。

    “你赶紧放手啊,惹急了我,我可就不客气了啊。”洛芷珩威胁的说道。

    “不放!你出去,让小喜子来,本王不用你伺候了。”穆云诃漂亮的唇瓣微微嘟着,声音颤抖,真是可怜无辜的小白兔,狭长的眸子漂亮的泛着光芒,一脸倔强别扭的红着脸。

    “别害羞嘛,咱俩还有什么秘密啊?乖乖的啊小诃诃,擦干净了姐姐给你糖吃啊。”洛芷珩什么坏心情在这一刻都不翼而飞了,她满心愉悦的逗弄穆云诃,尽情的调戏和欺负他,看着他不乖的小白兔模样,她就好开心。

    她像个色迷迷的大灰狼,伸手抚摸着小白兔的脑袋,一下一下的诱哄小白兔上当,好言说尽其实只不过是为了将小白兔拆了入腹,是个彻头彻尾的大灰狼小姐!

    白兔君穆云诃死不上当,身体不能给阿珩看,看了就丢死人了。他咬牙切齿的直哆嗦:“你比本王小!赶紧滚出去,本王不用你伺候了。小喜子,你死哪去了?赶紧滚过来!”

    洛芷珩撕裂了狼外婆的面具,露出大灰狼的本质,恶狠狠的说道:“既然你这么不配合,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来吧你!”

    她一个猛狼扑兔,将穆云诃半压在身下,却没有碰到穆云诃,双手麻利的解开穆云诃的衣带,穆云诃手忙脚乱怒吼咆哮,却护的住上面护不住下面。洛芷珩上下其手,穆云诃心里泪流满面,这哪里是妻子爱人?简直就是土匪强盗嘛!!

    “你就叫吧,叫破喉咙也没有人会来救你的,嘿嘿嘿嘿!”洛芷珩学着二当家对那群青楼女子说的话,觉得挺好玩的,她又风流倜傥的凑近穆云诃的脸蛋,在他吹弹可破的脸上摸了一把,感叹道:“美人如玉,我心向往。”

    穆云诃简直如遭雷击,脆弱的小心脏几乎瞬间停跳,好半晌他才咬牙切齿的咆哮道:“你给本王滚下去!看看你像什么样子?好好一个女孩子竟然弄成了土匪样。”

    洛芷珩大笑,自恋的挑眉说道:“小美人你说对了,姐姐就是女土匪啊。还是有底线拼搏上进足智多谋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掳获美男心的绝世女土匪。怎么样?是不是被姐姐我的英明神武能言善辩能抢能打能吓人的真本领所折服了呢?爱我吧,你不会后悔的。这是你的荣耀哦。”

    穆云诃面色几乎苍白,他强忍着巨大的嘲笑,喘息着说道:“其实你还可以更不要脸一点的,没人能超越你的厚脸皮和自恋。”

    “承蒙夸奖,受之无愧。”洛芷珩给了八字箴言,差点没把穆云诃气断气。

    洛芷珩连忙将他的衣服都打开,惊艳的看着他一身莹润宝玉般的皮肤,是真羡慕啊。瞥了眼僵硬的穆云诃,洛芷珩心情大好,拿着帕子轻轻的给他擦拭胸膛,她动作缓慢又轻盈,反而给人一种轻佻的感觉,丝绸的湿润帕子带来阵阵清凉,还有断断心撩人心扉的酥痒难耐,最是让人魂不守舍的迷人。

    穆云诃有点控制不住的看着她,目光不由自主的跟随和痴迷,身体一点点的火热起来,他有些难受,好像被挑/逗一般,洛芷珩的动作很轻,但就因为这样,他就觉得快要喘不过气来了。她的手在他敏感的皮肤上油走,在他从未被人碰过的茱萸上扫过,不仅仅是绸缎的摩擦,还有她温热的小指带来的刺激感,都让穆云诃浑身战栗。

    解毒之后的身体是重生的,没有了那么多的限制和压抑,什么都是轻松和快乐的。那种触电般的感觉来的猛烈而汹涌,他受不了的尾椎发麻,呼吸渐渐沉重起来。某种已经沉寂了太久的感觉就那样骤然的冲了上来,滚烫和沸腾的感觉袭遍全身,那个位置,又疼了起来!

    穆云诃面色骤变!

    不是说已经解毒成功了吗?为什么那里还会硬?!他以前可就算用这个地方解毒的,毒素都没有了,为什么这里还那么痛苦难受?难道是毒素还没有完全解开?

    尽终间轰多。穆云诃被吓傻了,什么火热沸腾的感觉都没有了,他全身冰冷,脸色苍白。刚准备接受新生的自己的他,瞬间又好像坠落深渊。

    洛芷珩发现了穆云诃的身体在颤抖,紧张的问道:“怎么了?又不舒服了吗?我去找毒圣来。”

    洛芷珩跑出去,穆云诃就僵硬的掀开了被子,看着他那个位置顶起来的高高的一块,吓得脸都青了。嘴里震惊而悲凉的呢喃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毒圣和火云夫人被洛芷珩快速拽过来,二人围着穆云诃仔细的检查一番,火云夫人一头雾水,毒圣一脸阴霾。

    “怎么样?难道是后遗症发作了吗?”洛芷珩紧张死了,后遗症这么快就来了?

    “不是啊,阁下的身体很好啊,正在逐步的恢复着,并没有多余的毒素和败坏啊。”火云夫人奇怪的说道。

    “怎么可能?他刚刚身体在发抖,浑身冰冷,脸色苍白。再仔细检查一下,会不会是漏掉了哪里?”洛芷珩不放心的说道。

    “你够了吧!谎报军情有意思吗?他是脆弱,但也没有脆弱到稍有风吹草动就是要死了吧?你的穆云诃是人,老子就不是人了啊?让你像拖狗一样的拖来,你知道老子刚才干啥呢吗?女人果然是麻烦的东西。”毒圣老大不爽的怒吼道。

    洛芷珩也不生气,蹙眉道:“真没事的话为什么他会突然那样?穆云诃你刚刚是不是很难受?”

    穆云诃点头道:“很难受,全身都很热,好像有生命东西要发泄出来,但却不知道怎么出来,这种感觉以前就有,本王以为解毒之后就不会出现了,可是刚刚竟然又出现了。很难过,很暴躁的感觉。”

    “咦?这是什么感觉?难道真的有什么我们没有检查出来?”火云夫人惊奇的道,伸手就要在帮他仔细检查一下。195x3。

    毒圣却抢先一步拦住她,问穆云诃道:“除了这些感觉之外,你还有什么别的感觉吗?”

    穆云诃蹙眉,这些感觉其实是挺私密的,因为都是关于他身体最隐秘的一部分的感觉,所以他并不想说的太过于仔细。可是看洛芷珩紧张的样子,又想到自己死了一次,现在是新生,如果不好好珍惜,也对不起所有忙前忙后的人,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多说了一点。

    “这种感觉,只要阿珩一靠近或者触碰本王,就会更加强烈和快速,有的时候还会让本王有种眩晕和心跳不规律,窒息和紧张的感觉。”

    火云夫人听的一愣一愣的,洛芷珩一脸震惊。怎么靠近她还会加重穆云诃的病情吗?这么邪门?那她以后岂不是不能靠近穆云诃了?

    毒圣面色古怪,要笑不笑的说道:“看来我有必要问一问你一些其他的事情了,你们两个女人赶紧出去吧,接下来是男人之间的谈话,没你俩事了。”

    洛芷珩其实很想鄙夷的大笑一声,再来一句:就你也是男人?世王都比你够男人!

    不过洛芷珩没敢说,怕毒圣死老头怀恨在心报复在穆云诃身上,她还一脸感激的贿赂笑道:“您老人家毒术高明,见底不凡,品位高端,眼光毒辣,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毒圣大人,穆云诃在您手中一定是什么病也没有的对不对?”

    “少给老子戴高帽,老子还不知道你那鬼心眼子?赶紧出去,耽误了时间可别怪老子不管他。”毒圣牛气哄哄的冷笑道。

    你大爷的老混球!洛芷珩笑容满面的在心里骂了一句,她怎么就那么看不爽毒圣这个得瑟劲儿呢?又世王撑腰了不起啊?

    等他俩都走了,毒圣忽然一脸嘲讽的说道:“来来,把被子掀开给老子看看,你那小老弟是不是早就翘的高高的了?”

    穆云诃先是一愣,反应过来毒圣话里的意思之后,他的耳朵尖就有点泛红,难堪又尴尬的冷声道:“你到底能不能看病?不能就滚蛋,别在本王这装世外高人,本王的老子可没你这么丑。”

    “嘿!老子给你治病你还敢和老子唱对台戏啊?拼死拼活的把你救回来,老子是救了个白眼狼是吧?你不想知道你究竟是怎么回事是不是?那你就带着这个毛病一辈子忍受着不能靠近洛芷珩的痛苦吧,靠近了也是痛苦,小心有一天你发泄不出来那股火在毒发身亡憋死你。”毒圣恶毒的说道。

    穆云诃目光阴沉沉的看着毒圣,反唇相讥道:“那也是本王的事,你爱说就说,不说滚蛋。本王不稀罕。”

    穆云诃的丝毫不惧怕不领情不妥协,让毒圣一时之间有点下不来台,但他就是犯贱的性格,人家越是不给他面子,他就越是愿意往人家身边凑乎。

    笑米米的坐在穆云诃对面,毒圣优哉游哉的说道:“其实我知道你说的那种感觉,也知道你究竟是怎么了。你是不是只要一看见或者碰到洛芷珩,你的脑子里就会忍不住的想她?想她的音容笑貌,想她的婀娜身段,还想她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光?”

    穆云诃表面上看上去是不在意的,可是耳朵却支棱起来,听的可入神了。一边听还一边在心理面做对比,惊奇的发现毒圣说的竟然和他的感觉丝毫不差!

    毒圣目光一闪,继续说道:“洛芷珩只要一碰你,你就会非常敏感,全身发麻身体酥麻,有的时候还会觉得很难过和窒息,但多数时候只会觉得身体燥热,身体里面有一股火不知道该怎么发泄出来,会想象着要是洛芷珩能亲亲你就好了。你会很渴望洛芷珩来抚摸你的身体,是不是这样啊?”

    全都对!!

    穆云诃瞳孔紧缩!老家伙竟然全都说对了,难道他真的是中毒了?中了另一种不知名的毒药?毒圣看出来了。

    “你不开口是因为我都说对了是不是?你刚刚是不是就是因为洛芷珩给你擦身体,所以你才会又有那种强烈的感觉?每当这种时刻,你身体里面的火焰会变成一条奔流不息甚至逐渐扩大的暖流,全都奔向你的那个位置。然后,沉睡的地方苏醒,变得又热又疼?”毒圣的恶趣味乍现,修安死者中掌控别人思想的感觉了。

    又说对了!穆云诃终于不能继续淡定下来了,他缓缓看向毒圣,目光冷冽。

    “别用这种目光看我啊,我说的只不过是事实。你现在很难受吧?嘿嘿嘿。”毒圣怪笑起来。

    “这是一种毒?能解吗?”穆云诃问。

    毒圣一愣,道:“这么说的话也算是一种毒,一种叫洛芷珩的毒。当然能解,你把那种火焰发泄在洛芷珩的身上就好了。”

    毒圣心理面超级邪恶!他已经受够了被洛芷珩呼来喝去的日子了,他觉得自己被洛芷珩无情的压榨着,风流倜傥自由逍遥的他,现在被世王那个王八蛋拉上了洛芷珩这艘贼船,可恨的是洛芷珩更可怕,他觉得自己快要逃不出去了,早晚要被这一大一小两个女魔头折腾死。他心理面是极度怨念的。如今能通过这件事来折腾洛芷珩,毒圣好开心。

    穆云诃眉头皱的死死的,阴冷的问:“怎么发泄在阿珩身上?如果是中毒的话,发泄在阿珩身上,阿珩不是也要中毒了?你想害本王的妻子!”

    毒圣脸色一僵,觉得简直是在对牛弹琴!这穆云诃的脑子究竟是什么结构?这点事情都不明白吗?他已经说的很直白了吧?

    “你现在已经解毒了,虽然不可以做太多激烈的事情,但是休养一段时间,像那种恩恩爱爱的事情还是可以做的,只要你想,洛芷珩是不会拒绝的。她那么在乎你,你一句话她就会主动让你舒服的。”毒圣邪恶的挤眉弄眼道。

    穆云诃一头雾水的问:“你到底再说什么?本王一句也没听明白!”

    毒圣大惊,连忙冲到他面前惊奇的问道:“你真不懂还是装的啊?这么纯情?你不知道男人女人可以做很快乐的事情?”毒圣被穆云诃依然单纯茫然的表情打败,他几乎是哀嚎道:“那传宗接代你总知道是什么意思吧?”

    穆云诃一愣,点头道:“知道,男人和女人是可以生孩子的。”

    “就是这样!你和洛芷珩生孩子,生孩子之前你俩就可以做恩爱的事情,就能让你很舒服,到时候你就可以尽情的折腾洛芷珩了,也不用再担心毒发身亡了,这种毒啊,只要又洛芷珩在你身边,你就绝对不会死,当然洛芷珩也不会中毒,最多就是下不了床,或者生几个小娃娃罢了。”毒圣兴奋地说道。

    想到洛芷珩要被穆云诃欺负,嘿嘿嘿,他就在心里爽的大叫。最好让洛芷珩几天下不来床,这样就不会有人突然冒出来打扰他和琴银世那个王八蛋打架了。

    问题来了,这个问题穆云诃曾经也困惑过,还和洛芷珩争吵过。现在终于碰到了一个明白人,穆云诃不耻下问:“孩子怎么生?”

    毒圣脚一软,一头撞到了床柱上,他爬起来揉着脑袋气呼呼的怒吼道:“你耍白痴玩呢?你堂堂穆王朝小王爷,竟然不知道怎么生孩子?你不会还是个处/男吧?!”

    穆云诃一阵尴尬,面色阴沉的反击道:“看你说的头头是道,只怕你已经被世王很很疼爱的不知道几天下不来床了吧?你知道怎么生孩子?只怕也是你自己胡思乱想的吧,那么明白,怎么也没见你和世王生个孩子出来?”

    毒圣被狠狠的噎住,他一怒狂拍桌子,发狠的道:“老子就让你看看老子究竟知不知道怎么生孩子!走,老子带你去见识一下什么是男/欢女爱!”

    “去哪见识?”穆云诃眼睛一亮。

    毒圣豪爽摆臂:“去青楼!”

    一更到,画纱努力二更去,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宝贝们,给画纱动力和支持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