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76 女人在看戏中较量!男人在戏中对抗!

悍妇,本王饿了! 276 女人在看戏中较量!男人在戏中对抗!

    两个女人一路快马加鞭狂奔到了芳冠天下的门前,洛芷珩抓进了马缰,看着门口上方匾额上那艳俗的四个招牌大字,她一阵冷笑,猛地抽出了腰间的手杖,拔刀,劈去!

    珠光宝气,刀光剑影中,只见刷刷两道光影闪过,两声犀利的声音响起,洛芷珩已经收回了刀放回手杖,再抬头,她红唇勾起冷锐的笑,阴冷的喝道:“破!”

    砰地一声闷响,那块巨大的匾额便在一阵爆破声和灰尘中四分五裂开来,噼里啪啦的落下。一块挂了几十年的招牌,就则阳无辜而莫名其妙的被人给毁灭了,那支离破碎的匾额摊在地上,不过也是一堆废渣。

    四周的人惊呆了,这是干啥呢啊?又是哪家的夫人太太来找自家的相公吗?但这个的火气也太大了吧?周围驻足的女人们发出一阵叫好声,那声音里畅快的味道,明显这群女人也是被这个芳冠天下里的狐狸精伤害不浅啊。

    世王凉凉的笑道:“火气还挺大。”个鞭了刀拔。

    “您的火气就很小么?眼睛都红了的那个不是您呐?”洛芷珩千娇百媚的嗲声道。

    世王浑身一震发寒,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不能做回正常的洛芷珩吗?”

    “不能哦,我得把那个害的我以为自己还不如个青楼女子招人喜欢的混蛋灭了,才能恢复过来呢。先进去了,真怕在晚一步,我纯洁的小诃诃就被人玷污了呢。”洛芷珩故意用恶心死人的声音刺激世王,她翻身下马,上了台阶的时候直接拔刀,也不叫门,直接上刀劈开了那扇木板门!

    她是一个很矛盾的人,明明脸上可以带着笑容,但是她的动作却充满危险和狠辣,毫不犹豫,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嚣张跋扈的很。砰砰的两声,门被砍开落地,她一脚跨进门槛,回头笑道:“不过毒圣既然能将穆云诃带来这里,我只怕,他在没有您的日子里,不知道偷腥多少次了呢。毒圣大人好是风流快活呢,他这辈子做男人做的真值得啊。”

    洛芷珩绝对是故意的!故意刺激人!而心脏强大的世王,真的被这番话个狠狠的刺激到了!

    楼云竟然在和自己分开的日子里找女人吗?他也曾经如今天一般的逛青楼吗?那些日子里,他都是在其他女子的身边淫/靡度日吗?他的身体已经不忠诚她了吗?!

    一个又一个的疑问都是愤怒和摧毁理智的导火索,将世王本就快要荡然无存的理智轰炸的支离破碎。世王只觉得胸口火辣辣的疼,震怒的感觉让她恨不能立刻整死毒圣那老混蛋!她也下马冲进了芳冠天下!

    找到楼云,绝对不会放过他!!

    两个气势汹汹的女人带着各自分别的怒火和焦急,冲进了这家青楼。当然人家打青楼的保护措施还是很到位的,立刻就有人冲出来了。一看大门被人砍烂了,招牌也被人毁掉了,护院门怒了。

    这不是来砸场子的吗?那还得了?兄弟们抄家伙啊,和他们干!

    洛芷珩一路讥笑前行,对四周冲上来的人嗤之以鼻。

    当洛芷珩站住脚要和迎面扑来的护院打架的时候,从她后面忽然伸出一只手,一张白花花的银票几乎要顶在了那个护院的额头上,只听身后的世王阴冷的说道:“赔你们砸坏的东西的钱,现在都让开,我们只是要找人。如果你们不合作,看见这银票上的字样了吗?他们可以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银票上的字样,不就是银月国通兑吗?这又是一个有权利花银月国通兑银票的牛人啊,大人物,惹不起。那就快闪吧。护院拿过银票,立刻变换嘴脸,点头哈腰的让路。心里泪牛满面,这一大早上的是要干啥啊?一群拿着银月通兑银票的牛人牛/逼哄哄的来砸场子,用银子砸人,都没睡醒吧!

    跟进来的奶娘那叫一个无语至极。果然不愧是夫妻,就连砸钱的手段态度和语气都一个样。难怪毒圣那么欠扁,原来是来自世王这个自大狂啊。

    “早上进来的那两个人在哪个房间?”洛芷珩收起了刀当手杖拿着,一边问道。

    护院小心翼翼的道:“三楼雅间,花字号天字房,上楼左拐第一间。”

    洛芷珩立刻往上冲,不过走了几步,她就缓下了脚步。砰砰砰的上楼上,在安静诺大的妓院里显得格外清晰,让里面的两个男人听到了警惕可就起不到捉歼的效果了。洛芷珩挑眉冷笑,放缓了步伐,轻盈快速的上楼,直奔三楼第一间。

    当她到达三楼第一间门外的时候,就能听见里面传来了毒圣的大笑声,无比激烈,里面女人们的笑声和恶心的撒娇声交汇成一片,里面乱作一团,淫/靡不堪。

    她的手都已经推向门了,却被世王一把抓住手腕,世王对她摇头,轻声道:“等一等,看看他们究竟想要做到哪一步?这样也好给他们定罪。如果他俩真的胆大包天的敢碰别的女人,哼哼,本王妃要让楼云那王八蛋这辈子做太监!”

    洛芷珩想想也是,男人都有劣根的。穆云诃那么纯净的男人,却还是会忍不住对她亲亲摸摸的,今天这一幕倒是可以让她好好看看穆云诃是不是真的那么干净。

    两个女人心照不宣,忍受着心里巨大的愤怒和煎熬,就好象两尊已经在暴怒边缘的母老虎一般,静静的站在门外,窥探里面那一群无法无天的人。

    可怜的毒圣还不知道他的行为将会被世王完全看见,他坏笑着将女人推向了穆云诃。

    世王一惊,连忙看向洛芷珩,洛芷珩脸色都变了,满眼杀机。两个女人几乎同时在心里大骂毒圣王八蛋!

    看着那个被毒圣推向自己的女人,穆云诃瞳孔紧缩,全身能敌就爆发出一股冷冽的气势,他声音紧绷的厉喝一声:“滚开!!”

    那女人真的被穆云诃冰冷的声音吓到了,但她已经停不下来了,毒圣力道太大了,她啊的一声扑向了穆云诃,眼看着就要撞进穆云诃的怀里,一直没什么力气坐在软兜里的穆云诃,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竟然猛地站了起来,可是站起来就立刻倒向了一旁,整个人都跌倒在地。而那个女人也将穆云诃坐着的软兜撞得翻倒在地。

    虽然躲开了女人,可穆云诃这重重地一跤,让浑身脆弱的穆云诃被撞的身上手臂青紫一片。他头上的兜帽也被撞开了,露出了他艳绝天下的容颜。瞬间四周响起了女人们的惊呼和抽气声,还有此起彼伏的兴奋尖叫。19dTS。

    毒圣震惊了一下,震惊穆云诃竟然这么有定力,这样了竟然还躲开?不是穆云诃太假了就是真的太纯了。毒圣忽然大声的嘲笑起来:“哈哈哈,看你那样,你也不禁事了吧?不就是一个女人吗?女人可是很香很软的哦,不是只有你的阿珩是软绵绵香喷喷的,你要学会享受女人,只有享受了女人,你才知道做男人的权利有多么的可贵和男人的精彩啊。”

    世王的脸色刷地一下阴沉的可怕,大有风雨欲来的事态。可是更可怕的是,世王还在笑,嘴角那一抹诡异的笑容,让洛芷珩都不寒而栗。

    洛芷珩恼怒的很,但同样心里却又好感动。因为她的穆云诃没有让她失望,虽然他来了这里,但他还是洁身自好的。这样一对比,世王还真是太不幸了,竟然有个这样的妻子,简直是家门不幸啊。洛芷珩不得不承认,这一刻她说幸灾乐祸的。因为毒圣越过分,世王就越生气,那毒圣就会越发凄凄惨惨戚戚。

    穆云诃脸色苍白,脸也撞在了地上磕的一片乌青,他缓缓起身,身体晃悠的很,却咬牙切齿不甘示弱的怒道:“这就是你男人的权利和精彩?找一群乱七八糟的女人能让你的心很满足?虚荣!这群女人都能做你孙女了,你还要不要脸?”

    毒圣被穆云诃这君子又指控的话弄得快要风中凌乱了。不止是他,就连那群青楼女子一个个都笑得前仰后合。

    这是要对青楼女子将尊重吗?太搞笑了不是吗?男人要是对青楼女子将尊重了,君子了,那他们还怎么生存?吃西北风去吗?还有他们的立足之地吗?再说了哪里有人会将青楼女子比喻是客人的孙女女儿呢?那不是自己贬低自己吗?

    “大爷啊,您可真是奴家见过的最最俊俏的公子哥了呢,您放心吧,奴家们伺候你们这群大爷,那都是心甘情愿的啊。奴家一看见您就觉得心花怒放,全身发软了呢,你不信来摸摸奴家的身子啊,都已经软的快要站不住了呢。”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立刻朝着穆云诃扑来,双眼冒火的看着穆云诃的容颜。

    穆云诃脸都发青了,脚步踉跄的连连后退,怒喝道:“滚开!别靠近本王!”

    “啊!您还是一位王爷吗?奴家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俊俏的王爷呢。来咱们这的王爷也不少了啊,可是怎么就没有您这样令人一见倾心,再也不愿意放开的男子呢?爷,您想要疼爱奴家吗?奴家可是很乖很听话的哦。”又一个女人也扑了过去。

    穆云诃现在在这群女人眼中就是一块被罂粟浸泡过的,带着巨大的you惑和香气的红烧肉,谁见了都想要咬一口,长得这么英俊迷人,是有点瘦,但身材很好啊,而且身份不低,身边又有一个出手阔绰的老头子,实在是让女人们垂涎的存在。

    这群女人都风/骚入骨,再加上都很漂亮,真以为自己够特别,男人来这了,自然就是来寻欢作乐的,自然也就不用矜持了。

    但穆云诃却吓得脸色变黑,更多的却是愤怒,他满眼都是阴冷和鄙夷,这群女人已经被他用世上最最污秽和不堪的词语解读了,他现在完全不相信这种地方可以解毒,这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妖怪窝!

    “都滚开!谁在敢靠近本王,当心本王灭了你们!”穆云诃满身气场全开,阴冷几乎蔓延全场,他目光尖锐犀利的仿若一把刀子,阴戾的看着面前还在靠近的女人。

    “不靠近就不靠近嘛。”女人们黯然伤神,好可惜这样一个俊美贵气的男子静安不喜欢他们。

    “公子爷,您看看奴家怎么样啊?您喜欢奴家吗?奴家可以不收您的钱的啊,奴家可以给您钱,把奴家全部身价都给您,您愿意垂帘奴家一下吗?”又一个女人实在是不甘心的问道,满眼放光的看着穆云诃,几乎要流口水了。

    其他女人一听这话,不仅没有觉得这女人是疯了,反而还会觉得这女人简直太聪明了。如果搭上全部身家能够换得这位俊美至极的公子爷对他们有一丝锤炼,那也是值得的啊。女人们竟然纷纷尖叫着愿意献身再加上倒贴。

    毒圣看得目瞪口呆,各种羡慕嫉妒恨,眼看着这群女人都要冲向穆云诃了,他冷飕飕的说道:“你们可别忘了是老子给你们付钱,这位你们看着喜欢的公子爷,可是一分钱不会给你们的。上赶着他的话可别期待他会给你们钱。”

    “我们愿意倒贴不要钱!”妓女们狂热的大声道。

    毒圣被一句话干没电,什么话都卡在喉咙里,脸色难看,隐隐的还有点着急。他挠挠头急得气呼呼的想注意。这可咋整啊?是他将穆云诃带来这里长见识的,就是为了要表现他有多么的了解如何做男人,如何生孩子,如何征服女人啊。现在这群女人一下子就全都不要脸的倒戈了,让他在穆云诃面前怎么有面子啊?

    这群女人真他娘的见鬼啊!不是说有钱就当爹吗?为啥他给钱现在反而被这群女人甩了?这妓女的意识什么时候提高到了不认钱只认人的高标准上了?还是说一个人的皮囊真的就那么重要?难道当年琴银世那王八蛋也是看上了他的皮囊?

    毒圣怒了!果然女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他拍案而起,一把扯掉了自己的白胡子,豪气冲天气势不凡的怒道:“奶奶的,一群小皮娘!没有一个好东西,都给老子就过来伺候着,老子花钱你们竟然还敢不搭理老子。给你们钱,把老子伺候舒坦了,老子给你们数不尽的钱!”

    毒圣喊完了就立刻从怀里面往外掏钱,那银票真的是白花花不当钱似的往外掏啊,一把又一把,毒圣还愤恨的一边掏钱,一边阴冷的怒道:“或害死你个王八蛋,反正不是我的钱。”

    世王在捅开的窟窿往里面看,耳朵里听的清清楚楚的,眼睛里看得真真切切的。她嘴角狠狠的下沉,眼角也仿若带着犀利的刀锋。她看着毒圣一把把的掏钱给别的女人,世王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她真他娘的犯贱!

    干什么要给这死男人那么多钱?这一把把的,原来他从来都没有当回事过,竟然拿着她的钱去养这群小践人?那么他们分开的这么多年里,是不是他也一直拿着她的钱来养活别的女人了?!世王双手攥拳,骨节都嘎嘣嘎嘣的响,显然是被气得不轻。

    洛芷珩也不好受。毒圣那老不死的!竟然敢给穆云诃送女人,这还不算,竟然这群践人还都想要倒贴给穆云诃,让穆云诃垂帘。这男人魅力不浅啊,竟然能勾/引的这么多女子竟折腰!她磨牙霍霍,继续看,不着急,她就要看看毒圣到底要干什么,穆云诃究竟能坚持到哪种地步?

    “王八蛋!”世王竟然快要忍不住了,她咬牙切齿的声音里都在冒火,抬脚就要冲进去的样子,被洛芷珩一把拦住了。

    “再看看啊,你就这样进去了,也看不清毒圣的本质是什么样的啊。你应该知道啊,这老家伙现在都能做出这么荒唐的事情,说不定他还有什么劣迹是你不知道的呢,你一味的对他好,宠爱他,可是他很不在乎呢,把你的情谊当作是不值钱的烂白菜,扔在地上上脚踹,你不觉得寒心吗?这要是我那嫩,我一定一刀剁了他!”洛芷珩阴森森的火上浇油。

    毒圣你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了!咱们礼尚往来,让我不痛快,我就要让你也品尝一下不顺当!

    世王满腔火气几乎要爆/发出来了,不过她真的就忍住了。她也想知道,这个让她耗尽一生心血和所有情爱的男人,究竟还能坏到哪里去?

    毒圣发钱的举动引起了轰动,让女人们再一次的发出了兴奋的尖叫,一个个扑向毒圣,几乎要将毒圣用他们那些团肥肉给淹没了。也算是无意间个穆云诃解了燃眉之急。

    穆云诃发现自己竟然已经一身冷汗了,他僵硬的站在角落里,身体那么虚弱的他根本站不住多长时间,他知道自己想要回去不太可能,除非毒圣带他走,所以他很理智的选择了先休息一下保存体力,随时警惕和戒备,保证那群女人忽然扑上来的时候,他能及时躲开。

    “哈哈哈哈,就是这样,好舒服哦。”毒圣嚣张的大笑着,很享受这群女人用肉拥挤他的感觉,他大手张开左拥右抱,将自己淹没在女人堆里,红光满面的道:“这才是人生啊,来来来,咱们喝酒。”

    “大爷,奴家喂您。”一个女人身上那少数的单薄的衣服已经摊开了,端着酒杯举向毒圣,亲自喂他,还坐在他的腿上,可是那妩媚的眼神却看向角落里的穆云诃,眼神挑/逗而暧昧。

    穆云诃目光冷锐,虽然是看着前方,但这群女人却一个都不能进入他的眼睛,他阴冷的说道:“你闹够了没有?立刻送我回去!”他真是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待着了,简直要恶心死了!这里的男人和女人都那么恶心,太堕落了!女子怎么能肮脏成这样?

    还是阿珩好,果然谁也不能比的过阿珩!就算是淘气和不正经的时候,他的阿珩都那么与众不同和让他喜欢。有了比较,穆云诃忽然发现一个问题,他好像非洛芷珩不可了,只有洛芷珩能撩动他的心弦,只有洛芷珩能够让他魂不守舍,只有洛芷珩能够让他浑身燥热和莫名烦躁。而其他女人在他面前,就算脱光了,他也没什么反应。甚至还会觉得太恶心了!

    他这样是正常的吗?穆云诃又有了一个新的困惑,但是他不敢在求助于毒圣了。因为他知道他求助一次就上当了,再也不能相信毒圣这老堕落的王八蛋!

    “哎呀,你着什么急啊?你忘记这次带你出来是来干什么的吗?你还硬着呢吗?硬的发疼是不是?看见这群女人是不是更硬了?很痛苦吧你?嘿嘿嘿,你不用黑着脸,我知道你的感受。你放心啊,我这次带你出来就是解毒的,不把你身上火热的情毒解了,我不就食言了吗。”毒圣猥琐的笑道。

    “你不要在欺骗我了!你带我出来根本就不是来解毒的!你骗我,这个地方能解毒吗?这是什么鬼地方?你来到这就那么快乐吗?本王却觉得这里很肮脏和下贱!果然很适合你那恶心的品味!本王也不用你解毒,现在立刻送本王离开,至于你,喜欢在这里就留在这里吧,死活与我无关。”穆云诃冷酷的说道。他也不敢再说本王,怕那群女人在扑上来。

    可是他是美男子,绝世大美男啊,他不用什么身份强调,他只要一开口都是焦点。女人们再一次尖叫,觉得这男人就连说话的声音都是这么的好听有磁性,简直受不了。

    “啊!天啊,听到他的声音,我都觉得是他的双手在抚摸我的面颊,好舒服哦……”一个女人大胆而热情的勾/引道。

    穆云诃面色更加阴沉,冷冷的目光扫了那个女人一眼,忽然笑了一下,这一笑简直如同昙花一现般的美丽至极。女人们的尖叫声几乎要将房盖掀开了,也让洛芷珩的心骤然下沉。

    “哼,还以为你的穆云诃能有多忙的特别呢,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嘛。这就把持不住了?”世王冒火的声音里并诶有幸灾乐祸,只有浓浓的悲凉和怒气。

    洛芷珩攥紧拳头。她恨不得在将穆云诃脸上的皮给捏掉,他竟然敢对其他女人笑!他真的是太可恶了!洛芷珩已经受不了了,她要冲进去,但世王却轻而易举的抓住她,报复道:“看看啊,本王很期待穆云诃是怎么和其他女人调情的呢。”

    穆云诃对那个女人伸出手指头,轻轻勾了勾手。那群女人一个比一个花痴和羡慕嫉妒恨的尖叫着,那个被穆云诃选中的女人简直受宠若惊,小心翼翼又难掩狂喜的扭向穆云诃。那丰腴婀娜的身体仿若水蛇一般极尽绽放着女人的魅力和致命you惑。

    当女人走到穆云诃面前的时候,穆云诃的眉头不着痕迹的皱了一下,面无表情的道:“伸出手来。”

    女子便听话的伸出手来,她和其他女子都以为他是要送东西给她呢,女子脸上带着痴迷的笑容,其他人也都期待和嫉妒的看着。毒圣和世王的想法是一样的,果然还是个男人,禁不住you惑。刚才还装的好像抵死不从的绝世好男人呢,这就绷不住要投降在女人的丰/胸肥/臀下了吧?

    洛芷珩瞪大了眼睛,眼睛里也爬上了红血丝。

    可是下一刻,所有的情绪和猜测愤怒,都在女人惊天动地的惨叫声中被打破!

    只见红光一闪,女子已经倒在了地上,一手捂着自己的另一首涕泪横流的哭叫着,痛苦的脸都扭曲了。

    而穆云诃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攥着一把锋利的刀,洛芷珩认出那是穆云诃想用来自杀的刀,之后他要回去了,一直带着。洛芷珩交给他,是因为他亲口承诺过不会在自杀,会为了她而好好活着,要用这把刀来保护他自己。

    没想到,他真的这么快就用到了这把刀!

    穆云诃眉宇间没有任何血腥,他平静的用一旁的窗帘擦干净刀上的血液,冷漠的说道:“在敢靠近我的,看着我的人,这就是下场。”

    所有人几乎一瞬间汗毛倒立,毛骨悚然!因为靠近他和看着他的人的下场,是被剁掉一根手指!

    穆云诃已经赶到了巨大的威胁和紧迫感,他非常不喜欢这里,他也非常惊慌,这个地方的女人如豺狼虎豹,看着他的目光是那种恨不得将他吞到肚子里的光芒。这种情况已经让他紧张到需要自卫了。毒圣靠不住,他就只能靠自己。

    不坐以待毙,不能等着那群女人在扑上来的时候在反击,他要让这群女人主动的不敢靠近他。

    可是阿珩,你怎么还不来?他都不知道他的身体还能坚持多久了。

    一群女人再一次的尖叫,不过这一次的尖叫是恐惧和惊慌的。穆云诃冷冷的抬眸扫过去,一个目光就让那群目光苍蝇一般的女人连忙躲避开,不敢再看他。只听穆云诃冷冷的道:“本王十分不喜欢吵闹!”

    一更到,画纱继续努力二更去哈,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