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79 世王问情!特殊惩罚!有目的的负荆请罪!

悍妇,本王饿了! 279 世王问情!特殊惩罚!有目的的负荆请罪!

    毒圣绝对没有想错,他完蛋了,彻彻底底的完蛋了!他惹怒了世王,将世王这几十年压抑的思念和怒火,等待和痛苦彻底掀出来,世王一怒,非同小可。

    所以当毒圣想逃跑,却被世王一把抓住了耳朵和头发的时候,洛芷珩在毒圣的脸上看见了绝望。

    “没有人有资格打你吗?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你以为人人都如本王一般,将你当掌中宝心头肉吗?楼云,你也太自以为是了吧,还是你一直就这么不长脑子?就和从前一样,白痴一个?”世王拎着毒圣的耳朵,笑容冰冷至极。

    毒圣看着世王这个样子,真的被吓坏了。就算是几十年前世王发怒那次,也没有这一次可怕。他们两个经历了很多事情,毒圣最不喜欢世王的就是她总是自以为是高高在上的样子。世王从来不讲他当个男人看待,而是仿若对待自己喜欢的宠物一般,招之即来挥之即去,让他没有一丁点的男人尊严和颜面在活下去。

    可是世王确实对他好,但那种好也同样让人窒息。他是世王养在金丝笼中的鸟,住在华丽高贵的房屋中,享受着最最尊贵的待遇,被人羡慕,但是笼中鸟不是从小饲养长大的,他见过外面的天空,不喜欢笼子里的安逸和狭窄,他说正常人类,男人三妻四妾,却忽然被一个女人看上了,然后就抢回来,骤然之间就颠覆了所有的认知!

    银月国里,女人的天下,那里的女人除了皇族的皇女之外,其他女子都或多或少的长得粗旷一点。那里是和男权世界完全相反的一个神秘国度,那里的男人地位低下,自称是妻和妾,那里的青楼有着令人眼花缭乱的男人做小官。青楼里没有女子而是男子卖身,这怎么想怎么怪异吧?

    还有银月国的女子个定个的都能上马打仗,骑射摔跤都不在话下。那里的良家男子上街的时候都要带上面纱的,未婚的还要带着纱帽。那里迎娶的是男人,那里女人是天,男人要给女人暖床。那里的女人都是暴君,不要脸的调戏男人,当然在那里,这是正常的。

    而他还曾一度害怕过,那个地方什么都是女人说了算,男人当女人用,那该不会生孩子啥的也是男人生吧?不过后来他知道,还好那里还没有邪门到这一步,孩子还是女人来生,不过,女人只和自己的正夫生孩子,只有高官贵族的贵妾才有资格和妻主生孩子。所以银月国的男子相当少。

    这样一个世界,对于土生土长在男权社会的毒圣来说,是一个彻底的颠覆和刺瞎眼睛的毁灭。

    他有男人的尊严和骨气,他可是想着娶妻生子的,可是有一天,他竟然被个女人看上了,然后不问青红皂白,也不问问他的意思的就将他抢回去,押着就拜堂成亲了。还当天夜里就强迫着他和她圆方了。这让大男人的毒圣情何以堪啊?

    他心里一直有一道坎,他一个堂堂七尺男儿,竟然被一个女人强/暴了,这是他一辈子的伤痛。

    毒圣只要一想到过去的事情就委屈,虽然他秀色可餐,但也不能强迫他吧?他可是正人君子啊,强迫他不成就给他下药,后来毒圣怒了就开始给世王下毒。你给他下春/药,他就给你下毒药,毒死你个王八蛋!

    仇恨就是这么结下的,世王因为自己的霸道蛮横和冷酷风流,毁掉了一个正人君子,刺激的毒圣这么多年来心灵脆弱极了。不过迫于世王带给他曾经太大的压抑和恐惧,他是不敢和别的女人胡扯的。

    因为在银月国里面,男子如果敢和其他女子有染,那就惨了。就等着被浸猪笼吧。而他只会更惨,因为世王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可是怎么就那么倒霉呢?好几十年第一次这么胆肥的上个青楼,第一次抱着这么多女人,第一次试图反抗一下世王的权威,就被抓了个正着。

    “我我我……”平日里在世王面前很嚣张的毒圣,此刻吓得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了。其实他也知道,他平日里敢和世王嚣张,只不过是仗着她宠爱他罢了。一旦失去了世王的爱,那他在世王的面前,只怕同样一文不值。可是这样不是他所希望的吗?他期待着摆脱世王,只是为什么到了这一步,他反而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呢?

    “拿着本王给你的钱,不当回事的个那群践人,本王的钱是本王上赶着给你的,你不稀罕是吧?”世王继续质问,声音阴冷中还带着一种沉痛。

    毒圣瞳孔紧缩,脸色就有点苍白,目光慌乱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你将本王当什么了啊?本王之前是对不起你,伤害过你,可是本王用三十年来赎罪,还不能让你释怀吗?你一直逃避本王,你恨本王,本王都能理解,可是你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式来刺激本王?你明知道本王心理面有你,爱你,所以你就可以这么残忍无情的报复本王是吗?”

    “你还找女人?他们的滋味怎么样啊?你早就已经品尝过了其他女人的滋味了是吧?完成了你心目中三妻四妾的愿望了不是吗?很开心吗?你终于如愿以偿了。你终于不再是本王一个人的妻子了,不再是一个你口中的禁/脔了。你解脱了,你了不起了!”世王瞪着通红的眼睛,怒气冲天的咆哮,猛地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毒圣的脸上,将毒圣打得踉跄后退,后腰狠狠的撞到了桌脚上,疼得毒圣呲牙裂嘴的抽冷气,可是这一次,再也不能让世王心疼在乎了。

    世王冷着眉目,整个人看上去如同一头暴怒的母狮一般可怕。她是真的被刺激的伤心了,她为了这个男人一直将正妻的位置空着,知道他心有不甘,知道他委屈和受伤,也知道到底是年纪小,可是怎么也想不到他可以伤害她到如此地步。

    “我本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你就是看不见我对你的好和爱是不是?还是说你明明看见了,就是不接受?每一次本王围着你打转的时候,你的心里面是不是在嘲笑本王的愚蠢呢?将本王玩弄于鼓掌之间,楼云啊楼云,你真的成功了。你成功的在本王的心窝子里捅刀子了,一刀又一刀,捅的本王痛彻心扉,你也开心了吧?你终于报复成功了!”世王自嘲的冷笑着,咬牙切齿的阴狠道。

    毒圣冷汗涔涔,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吓得。他看着世王的脸色和气势,很惊恐,有什么话真的就要说出来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开不了口,好像喉咙被卡住了似的。看着世王难受的样子,他好像也被没有想象中报复世王后的快乐啊。

    “三十年!从你十七岁那年遇见你,到我们纠缠的那三年,在到现在整整三十年。本王等了你三十年,从四十而立等到了年过古稀,你以为本王有几个三十年的时间?你又以为本王有几个三十年的耐心?你知道等待的痛苦吗?”

    “本王知道你委屈自己小小年纪就被本王强迫下嫁,你委屈自己被一个老女人欺骗了霸占了,但是本王爱你有错吗?本王可以体谅你,愿意给你时间让你想明白我们之间的关系,所以三十年里本王不曾打扰过你,实在想念了才会一个人躲起来偷偷的看你。可是你究竟把本王的忍耐等待和爱情当作了什么?不值一提的廉价物品吗?还是一个尘埃到让你不曾看见的灰尘?”

    世王的话是那么的心痛和孤独,却又带着一种令人汗毛倒立的狠戾暴虐。都说世王心狠手辣,但是真正的心狠手辣谁又见过呢?可这一刻世王眼底流淌着的火焰就叫做毁灭!足以毁灭一切的怒火!

    毒圣听的红了双眼,但是面对这样的世王,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是难过的,他知道世王苦苦等他多年,可是他不同样也为世王守身如玉三十年吗?虽然很不想承认他这种下贱的不自觉的行为是为了世王,可是他每一次试图抱别的女人的时候,他都会在脑子里不由自主的想起世王,然后就什么兴趣都没有了。

    “楼云,你在本王不知道的时候,也已经品尝过别的女人了吧?味道真的就那么好吗?本王这年老色衰的身体真的不能吸引你是吧?你情愿下贱的和妓/女滚在一起,都不愿意跟本王是吧?”世王阴森森的问道。

    “没有!我没有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过!你别冤枉我。”毒圣连忙澄清,笑话,要是这种事情让她误会了,他不仅会被冤枉死,恐怕还会被世王折磨死。

    世王阴沉沉的怒道:“你以为本王还会相信你的话吗?你可是去过青楼的,曾经!”

    不要以为她不知道,她怎么可能真的就放心让毒圣一个人逍遥在外?她才不放心他那张脸呢,在外面很危险的。

    “那是因为要给里面的人解毒,我真没碰过别的女人,琴银世你别冤枉我!”毒圣急了,哇哇大叫起来,声音里竟然是有了哭腔?

    洛芷珩热闹看的云里雾里,但还是看的津津有味。这就是传说中的爱恨情仇吗?这么纠结的两个人啊。不过看着毒圣那吃瘪惊恐又有苦说不出的样子,洛芷珩就不厚道的冷笑起来。活该活该真活该,痛快痛快真痛快。你这种人就是欠教训。

    “那么你今天是找女人来了吧?今天可是本王亲眼看见的。你也太不值钱了,凡是个女人就可以吗?只要能让你展现你男人的雄风,你就找不到东南西北了是吧?可以,本王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痛!”世王阴狠的笑了起来。

    毒圣脸色惨白惨白的,捂着后腰惊恐的往后躲避,口中怒吼着:“琴银世你这个王八蛋,当年要不是你的话,我也不会这样。如今的不人不鬼都是你害得,我好好的活着关你什么事?你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我?”

    “放过你?你让本王如何能放过你呢?本王放了你,谁又来放了本王呢?本王在那么痛的时候思念你,而你却在拼命的想方设法的投毒来毒死本王。但是只要是你给的,本王一滴不剩的全部喝掉,哪怕事后疼的死去活来痛不欲生肝肠寸断,可是本王都挺下来了,你以为本王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不是因为太爱你,太害怕失去你的话,你以为本王会明知道是毒药还吞下去吗?只可惜,本王对你一心一意,你却将本王的真心当草芥来践踏,那本王也不用再对你客气了!”世王一步步的走向毒圣,阴森森的说道。

    “你喝下去毒药那完全是因为你心里有愧!一心一意?你别说笑话了吧,你的身边各色男人,我在你身边的时候就有,你左拥右抱就是名正言顺,我左拥右抱就是不知检点?琴银世你太可笑了!身边跟着不少于十个男宠的你,有什么资格来对我说一心一意!”毒圣怒吼道,声音里都是愤愤不平和满腔嫉妒。

    世王是真的听不出来,可是洛芷珩听出来了。所以她惊悚了!

    难道这场复杂混乱的爱恨情仇里面,毒圣也不是一直无动于衷的?毒圣也是在乎世王的?可是为什么精明的世王却好像不知道似的啊?

    “现在,你已经没有任何资格来对本王说这种话了。你今天的行为,已经彻底的将你在本王心中的地位打破,从今天开始,你只不过是本王身边的一个最最卑贱低下的贱妾而已,是奴隶!”世王发狠的道。

    毒圣瞳孔紧缩,面色骤变,一脸屈辱。

    “给本王过来!”世王猛地出现在毒圣面前,一把抓住了毒圣的脖子,狠狠的一下打在了 毒圣的脖子上,将激烈反抗的毒圣打晕,扛起来带走。

    一屋子的人都目瞪口呆,对于他们听见看见的这一切感到太惊世骇俗了。

    洛芷珩似笑非笑的将目光看向穆云诃,只见穆云诃并不慌张,也没有丝毫紧张愧疚和不安的模样,反而是坦坦荡荡的。洛芷珩就笑了:“你没有什么解释吗?”

    “解释什么?是毒圣带我来的,如果我是现知道这是哪里,我是绝对不会来的。”穆云诃就那么冷冷静静的说道,不夸张也不过多的解释。因为他说的就是事实。

    “可是我很生气!看见你在这种肮脏的地方,和那些肮脏的人接触过,我恨不得杀人。”洛芷珩千娇百媚的撩着头发,冷冰冰的道。

    “恩,是很脏。所以赶快带我离开吧,至于这里,你喜欢怎么处理就这么处理吧。”穆云诃现在只想早点回去,这个地方的香味让人窒息。

    “那你稍等。”洛芷珩冷静点头,然后优雅的抽出了刀,在那群女人的尖叫和恐慌中,噼里啪啦的将这间房间砍得乱七八糟。发泄了心中的怒火了,就要回去和穆云诃算账了。19o3p。

    她让人抬着穆云诃离开,只是在他们离开后不到一刻钟,里面的女人们还在惊吓中呢,这间屹立在南朝多少年的第一妓院,莫名起火!火势迅速蔓延,眨眼间就将整个芳冠天下烧得浓烟滚滚。

    就在这大白天里,巨大的火舌吞噬着这间妓院,里面的人竟然没有一个能够逃出来的。百姓们惊慌的躲避,求救。官府都出动人来救火了,但还是为时已晚无力回天。

    这场轰动巨大的火灾,从开始到结束不过一个时辰而已,但是结束后,这里被烧得彻底,只剩下一堆灰。里面的人一个都没有逃离出来。后来统计出来的结果是,整个妓院包括嫖/客和妓/女,护院各种人,加起来竟然有百位之多,就这样泯然在了这场大火之中。

    而大火的原因,扑朔迷离,完全找不到。

    一场大火震惊整个南朝,上到皇室下到百姓,瞬间都陷入了一场莫名的恐慌之中。毕竟不会有无缘无故的火灾,而且大火燃烧的太快,现场发现了残存的烈酒和油类,明显是有人蓄意为之。

    而随后,芳冠天下清晨来了两拨奇怪客人的传闻就出现了,于是世王和洛芷珩的名字再一次响彻整个南朝!

    这两个气势汹汹冲进去的女人嫌疑最大。而之前那两个男人,同样可疑。

    整个世王行宫却显得十分平静。平静的诡异。

    洛芷珩回来之后没有立刻审问穆云诃,因为她很想知道世王会怎么收拾毒圣。于是她躲在世王的门外,偷听。

    房间里,毒圣已经被世王弄醒了,然后就传来了激烈的争吵声,世王很暴躁,毒圣也很暴怒,两个人针尖对麦芒了互不相让,最后的结果就是世王狠狠的扇了毒圣一嘴巴,然后就是噼噼啪啪的耳光声响起,毒圣很有骨气的一声不吭。

    洛芷珩听了都觉得脸颊哆嗦。这个是不是有点太狠了?世王对自己心爱的男人也能这么下毒手,不知道她等一会会这么对待穆云诃呢?

    “说你爱我!说你是我的奴隶!”

    忽然,里面传来了世王暴怒的吼叫声,命令着完全的女王风范。

    洛芷珩实在是太好奇了,就忍不住的爬起来将窗纸捅破了往里面,这一看她真是觉得石破天惊风中凌乱彻底颠覆吓傻了眼!

    只见毒圣就那么柔弱的被世王强势的压在身下,两个人衣衫不整的很,看不清毒圣的脸,但毒圣一头漂亮惊艳的栗色长发如同海藻一般的铺散在光亮的地上,侧脸上隐隐可见红肿的巴掌印。

    毒圣宁死不屈的咆哮道:“你做梦!老子才不是你奴隶!琴银世你这个王八蛋,你这辈子就像让老子给你当奴隶,还是最最低下的性/奴,你以为老子不知道呢?老子偏不服从你!你去死,快点去死!”

    啪地一声!世王又开始狠狠的抽毒圣嘴巴了。洛芷珩瞳孔紧缩,世王打起人来的模样实在是彪悍,那么纤细的身体美丽的脸,此刻却完全扭曲了。洛芷珩惊得不敢再看,连忙蹲下去。

    然后空气里就传来了世王阴柔而令人心惊肉跳的声音:“你嘴硬是不是?本王就看看你在你老朋友的鼓动下,能给本王嘴硬到几时?云儿,你求着本王疼爱你的样子才最可爱不是吗?”

    圣完压对抑。“琴银世你这个王八蛋!放开老子,别再给老子吃那东西了,不准你……唔唔!”毒圣的话被什么东西捂住了一般,然后就是一阵激烈的咳嗽和干呕声,紧接着毒圣竟然歇斯底里的怒吼起来:“你他娘的,你这个践人!你竟然又给老子吃春/药!老子和你拼了!”

    这也太劲爆了!世王怎么这样?竟然是这么强迫毒圣和她发生/关系的?难怪毒圣那么抗拒她了。

    “你永远学不乖,给你脸你既然不要,那以后就不给你脸了。乖一点,等着药性发作的时候本王会好好疼爱你的,但是如果你现在不乖,本王会让你一会痛苦死!”世王此刻完全变了一个人一般,邪恶,神秘,阴柔,疯狂。

    然后不一会,毒圣就断断续续不受控制的呻/吟起来,世王逼着毒圣求他,让毒圣说他自己是性/奴,是琴银世的性/奴。他不说的话世王就远远地看着他,毫无怜悯的冰冷的看着毒圣在地上软弱无助,想要却得不到的样子。

    “求不求本王?”

    “不……求……”

    世王狞笑:“那你就难过死吧,这一次是药量最大的时候,你挺不过去的,除了本王,没有人能救你。”世王边说还边脱衣服。

    她身材性感完美,光洁如玉,简直能让所有男人发狂发疯。更何况是心里有她,又神仙春/药发作中的毒圣呢?

    毒圣朝着世王扑过来,真的很男人,可是世王却闪开了,毒圣气得声音一下子就变了,不再是七老八十的老头子那么粗旷和苍老,而是充满着少年稚嫩气息的感觉,低沉沙哑又带着一点点甜软的撒娇,哼哼着带着哭腔,所在地上一动不动,也不再看世王,也不求她了。

    世王真的快被气死了,他的不求饶,不看她,不反抗,让世王全身发抖,看着他难受的样子,真的快难受死了,可就是不求她,她怎么能舍得?

    世王气急败坏的冲过去狠狠大了他一巴掌,一把撕烂了他的衣服,露出了白希莹润的胸膛,整个人女野兽一般的扑了上去,两个人很快的就纠缠在了一起,两个人野兽一般的互相撕咬,用力的钳制对方,谁也不想放过谁的抵死缠绵。而隐约中,竟然是毒圣占据上风。

    因为毒圣翻身将世王压在下面。

    这个太限制级了!!

    洛芷珩连忙捂住眼睛,一头冷汗,可偏偏脸蛋是火辣辣的发烫的,她脚步发软的冲出了世王的院子。

    活了两辈子,第一次偷看别人,竟然就看见这么邪恶的画面。可是世王该死该死!她不是应该狠狠的揍毒圣一顿的吗?为什么到最后竟然变成滚床单了?这不是很诡异吗?明明两个人那么生气啊,为什么不是互相毒打一顿,活着是世王废了毒圣?反而是狠狠亲热啊?

    洛芷珩满心费解,忧虑重重的回到了她和穆云诃的院子。却发现奶娘和小喜子正站在门口偷偷往里面看,神色慌张的模样。

    “你们在干什么?”洛芷珩问道。七碗最近不在,因为被她派去‘照顾’洛凝霜了。她担心洛凝霜会有什么浑水摸鱼的举动,为了从根本上解决这个不确定因素带来的麻烦,洛芷珩直接让七碗去监视洛凝霜,顺便软禁她。

    “主子娘娘,您快来看看吧,小王爷他这是怎么了啊?”小喜子见到救星了一般,满脸哭丧的说道。

    洛芷珩吓了一大跳,该不会是他之前摔倒受伤太严重了吧?洛芷珩吓得连忙往里冲,可是一进门,她就立刻后退了一步,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坐在椅子上的男人,好半晌才惊呼道:“你这是干什么啊?快点放下那些东西!”

    穆云诃的后背上背着一捆干柴,别看就一捆干柴,可是对于此刻的穆云诃来说,足以压死他!穆云诃现在就满脸大汗,脸色苍白了。

    穆云诃却很坚决,目光深邃中带着一种让洛芷珩有点害怕的光芒,诚恳而又虚弱的说道:“阿珩,我在和你负荆请罪。”

    “啊?”洛芷珩傻眼。

    “虽然我背着的不是荆条,但是我是真心的,小喜子找不到荆条,只能找一捆干柴来代替了。虽然我没有跪下给你请罪,但是我是真心的。阿珩,今天的事情你说让你很生气,可我真的不知道那个地方是什么地方,我不想你生气的,你信我吗?”穆云诃无清澈无邪看着她,有点撒娇的问。

    洛芷珩的心就立刻酥酥麻麻的软了一截:“信!”可下一刻她就看见穆云诃笑得歼诈,洛芷珩立刻警惕起来。

    一更到,画纱努力写二更去哈,宝贝们猜猜小诃诃到底要和阿珩说什么?嘿嘿,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