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81 装疯卖傻的目的!疯狂的想法!
    听到外面传来的叫声,洛芷珩猛地站了起来,目光冷锐的呵斥道:“怎么回事?”

    只见寒光一闪,门外飞进来一把菜刀,狠狠的朝着洛芷珩劈来悍妇,本王饿了!。

    “阿珩小心!”穆云诃吓得目眦欲裂,猛地站起来冲向洛芷珩,却因为身体太弱而差点摔倒。

    而洛芷珩反应极快,在菜刀飞过来的时候,她手中手杖已经出手,霍地一声便将那把菜刀打落到一旁。她转身看了眼穆云诃,见穆云诃表示没事,她才立刻走向了倒在地上的七碗。

    “七碗你怎么样了?怎么会这样?”洛芷珩心疼又愤怒的问道。她说派七碗去监视洛凝霜的,那是因为七碗虽然单纯,但对于不喜欢的人也是执拗的厌恶到底的,而且七碗力气大的惊人,一般人是不能伤害到她的,所以她才敢让七碗去看着洛凝霜。但现在她的七碗却头破血流的逃回来了,这让洛芷珩怎么能不内疚和愤怒?

    “小姐悍妇,本王饿了!!小心她啊……”七碗嘶哑的叫了一句,但是整个人看上去都毫无力量的样子,软软的像是没有骨头。

    “杀了你!狐狸精,看本大仙将你伏法捉拿,让你再也不能祸害人间。”疯疯癫癫的声音再次响起。

    洛芷珩抬头看出去,只见洛凝霜头发凌乱的张牙舞爪着跑来,脸上还带着一种狰狞的诡异笑容。走起路来歪歪扭扭的很不正常的样子,看上去好像一个疯子。

    “你干什么!”洛芷珩站起来怒喝道。

    洛凝霜来这里干什么?还敢这样装疯卖傻的。洛芷珩对洛凝霜可是很反感和抵触的,并且非常强烈的怀着一种敌意和警惕,她不希望洛凝霜出现在她和穆云诃院子里,更不希望这个会用一种痴迷目光看着穆云诃的女人靠近穆云诃。

    “你?你是琵琶精?看本大仙将你也收了!拿命来!”洛凝霜疯疯癫癫的指着洛芷珩,就好象不认识她了一样,口中咿咿呀呀的念叨着乱七八糟的东西,在地上转圈圈。

    “她怎么回事?”洛芷珩蹙眉问七碗,可是七碗却满脸苍白满头鲜血,整个人瘫软在地上身体竟然开始频频抽筋的样子,洛芷珩惊怒道:“奶娘呢?快来人!”

    “大小姐!”奶娘的声音几乎是跟随着她的人从外面飘进来的,眨眼间就出现在了洛芷珩面前。

    “快点带七碗去找火云夫人,七碗好像伤的很严重。”洛芷珩着急的说道。

    奶娘连忙扶起七碗,脸色难看的看着洛凝霜,道:“奴婢走了,万一她伤害到您怎么办?”

    “放心去吧,一个洛凝霜我还还放在眼中。”洛芷珩催促道。

    洛凝霜似乎也只是一个人在那发疯,最里面念念叨叨着,但就是没有其他举动,而当奶娘抱着七碗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她好像通灵了一般,指着七碗大喝道:“妖孽!你往哪里跑?看我收了你!”

    奶娘冷哼一声带着七碗快速离去。洛凝霜跟不上,只能回头抓洛芷珩这个妖孽。她口中还是念念有词,念叨了几句之后,忽然走向洛芷珩,目光阴森,脸色苍白,头发凌乱好像厉鬼。

    小喜子已经跑回来了,此刻护在洛芷珩前面,吓得脸都苍白起来:“主子娘娘,这这这人不会是鬼附身了吧?”

    “哼,她就是阎王附身了,在我面前也翻腾不起大浪花来!我到想看看,这个大仙究竟是怎么收了我这个妖怪的!”洛芷珩冷笑道。她知道自己是一个鬼魂,但是她不相信洛凝霜能看出来,洛凝霜在这装神弄鬼的,只怕是有别的目的吧?只是她很好奇,洛凝霜是怎么讲七碗订购弄得毫无还手之力的呢?

    洛凝霜一直看着洛芷珩,眼睛渐渐都快要红了。因为之前身体受伤了,所以现在她走起路来很费力,走的非常缓慢。她念念叨叨的走到台阶下,一直也没见有什么其他动作,可就在下一刻,洛凝霜竟然忽然向洛芷珩伸出手,手中扔出来一大把白色的粉末。

    “妖孽,看你还不死!”洛凝霜狞笑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洛芷珩瞳孔紧缩,下意识的就像一旁快速闪去,她速度太快了,以至于那些粉末全都落在地上,还有一多半落在了小喜子脸上,小喜子立刻就大叫起来,捂着眼睛痛苦的躲闪这个疯女人。

    洛芷珩重重地撞在了一旁的门框上,身体失去平衡,又那么痛,让她一时之间没有站起来。而小喜子被粉末迷了眼睛,也没有任何反抗能力。

    洛凝霜竟然看准时机,挪着费劲的身体快速的跑上了台阶,跑进屋去了。

    “该死的!”洛芷珩回头就看见这一幕,她下意识的想到洛凝霜是冲着穆云诃来的,那会不会伤害穆云诃?她咬牙站起来,顾不上撞痛的胳膊就追了进去,进去就看见洛凝霜正紧紧的抓着穆云诃的手,硬生生的要将穆云诃拽起来,穆云诃在抗拒,两个人撕扯着。

    “快跟我走吧,我是来救你的,本大仙能将你从地狱救出来,快点起来啊,快啊。”洛凝霜疯狂的大喊着,此刻的穆云诃哪里能抵抗过洛凝霜,被她用力拉扯的整个人里倒歪斜的。

    到洛事着冷。“放开本王!你这个疯子!”穆云诃声色俱厉的怒喝道。被人这样拽着,穆云诃相当的火大,并且十分暴怒。他厌恶洛凝霜,这一点毋庸置疑,人洛凝霜今天的举动虽然反常,但却让人不能容忍和非常厌恶。

    洛凝霜似乎愣了一下,然后更加疯狂的用力拉扯起穆云诃来,还在不停的叫嚷道:“我不是疯子,我是大仙,你快点起来,快点和我走。这里有妖怪会吃掉你的,快啊,快和我走。我是普渡众生的大仙,是神仙,你跟着我,我能保护你,没有人能伤害你的,快啊,走啊。”

    “你够了!放手!”洛芷珩目眦欲裂,看着穆云诃被拉扯的那么难受,还有洛凝霜的不要脸行为,洛芷珩恨不得抽死这个疯女人。而她也确实这样做了。

    几步冲上去,一把抓过洛凝霜的手臂,重重地一巴掌将洛凝霜打得身子狠狠的偏离中心,撞到了一旁的桌子上,摔倒在地。似乎还撞到了腰上的伤,一时间洛凝霜爬都爬不起来。

    洛芷珩连忙将穆云诃拉起来护在身后,横眉冷对的怒道:“你疯了是不是?你还要不要脸了?竟然连自己的亲姐夫还敢这样的拉扯?你还知不知道礼仪廉耻了?你要发疯滚去别的地方发疯,别让我看见你这个死德性!在我面前装神弄鬼的,你以为我会相信吗?看看你现在的样子,简直比乞丐还不如!”

    洛凝霜半趴在地上,凌乱的头发遮挡住她的脸,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是怎么样的。但是她的身体在颤抖,不知道是疼得,还是在哭。

    她表情阴暗狰狞,目光也是扭曲的,手上还有穆云诃肌肤的温润感,可是却渐渐冰冷。这都是因为洛芷珩半路插一脚,将穆云诃从她身边抢走了!洛芷珩这个践人,现在竟然还敢在她面前大呼小叫的。这个不要脸的第三者,下贱的连妓/女都不如的货色!

    “你没事吧?”洛芷珩懒的理惠洛凝霜,转身问穆云诃。

    穆云诃摇摇头,脸色还很阴霾,但面对洛芷珩,他的声音是轻柔和宠爱的:“没事,别担心。我们走吧,不要理会这个疯子。”

    疯子!他竟然说她是疯子!!

    洛凝霜觉得心好疼,她费尽千辛的来见他,换来的竟然是这样两个字,不过她现在就是在扮演一个疯子不是吗?可是他对洛芷珩那个践人可真是温柔啊,对待她怎么就没有这份温柔呢?他刚才对她说话的样子是那么的厌恶和阴狠。

    “你先回去,我把她的事情处理就回去。小喜子,来送你主子去房间休息。”洛芷珩招呼道。

    小喜子几乎是泪流满面的走进来的,脸上还有白花花的东西,而他的一只眼睛已经通红一片了。

    洛芷珩眼睛就是一暗。她伸手摸了一点那白花花的粉末,嗅了嗅就是眉头紧蹙,因为这东西有点像她那个年代的石灰粉啊,这东西灼烧性很强,而且遇水容易凝固。洛凝霜怎么会有这东西?还能准确的扔到她的方向,这显然是有备而来啊。

    “回去别用水清洗,也不要揉了,让人帮你将里面的东西吹出来,去找火云夫人,她有办法帮你,现在先将你主子送回去。”洛芷珩吩咐道。

    “你小心点。”穆云诃不放心的嘱咐这才离开。他清楚自己在这里帮不到她,还会让她分心。

    洛芷珩冷冷的看着还趴在地上的洛凝霜,阴沉的说道:“疯疯癫癫的,你想干什么?你以为用疯疯癫癫来胡作非为,就能让人原谅你吗?好端端的你怎么就疯了呢?你的疯癫反而会让人更加的厌恶和鄙夷你!”

    洛凝霜不说话,却几乎咬碎了一口牙齿。她现在恨不得将洛芷珩扒皮抽筋剜肉喝血。她和洛芷珩这辈子注定是不死不休了。因为洛芷珩让她从期望变成了绝望,再到疯狂和悔恨!在地狱里来来回回反反复复的挣扎,却没有一丝出路。在她以为自己找到了一条可以继续走下去的道路的时候,在她以为自己是对的时候,洛芷珩却会立刻出现浇灭她所有的希望和堵住她的道路,让她在越来越狭小的几乎无路可走中越来越痛苦。

    “怎么不说话?在我面前你其实可以不用这么辛苦的伪装的。现在穆云诃也走了,你可以好好和我谈谈心了啊。至于那什么大仙,你最好还是不要说了,因为你在那样说,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能忍耐住不去杀了你这个大仙,来验证一下。”洛芷珩优哉游哉的坐在坐姿上,凉飕飕的说道。

    洛凝霜猛地抬起头来,那张阴霾扭曲的脸便出现在洛芷珩的脸上。那张脸上的情绪是那么的深刻和明显,有恨意,有残忍,也有不甘和屈辱!

    “和本大仙作对,你这个小妖孽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洛凝霜阴森森的说道,她在洛芷珩面前表现出了她的真愤怒和真阴狠。但她依然用那个她杜撰出来的虚假身份和洛芷珩虚与委蛇。

    洛芷珩挑眉,似笑非笑的道:“哦?怎么个死无葬身之地呢?”

    “本大仙一定会将你这个该死的妖孽给抓住,然后将你大卸八块,然后一块一块的在将你身上的肉全都撒上盐,放在缸里腌制,然后在拿出来烩着吃,或者煮汤喝。我想那滋味一定很不错!”洛凝霜阴狠很的说道。她一定能做到,因为现在的她就恨洛芷珩恨到恨不能吃了她的肉!

    “啧啧,还真是残忍啊。不过这究竟是你这个大仙的想法,还是你洛凝霜自己的想法呢?将我剁了吃肉,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胆量和能力啊,洛凝霜!”洛芷珩向前俯下/身体,用力的捏住洛凝霜的下巴,近距离的看着这张和她几乎一模一样的脸,洛芷珩眼底是浓浓的嘲弄和厌恶悍妇,本王饿了!。

    洛凝霜阴森森的笑了起来:“本大仙自然有这个能力!一切不属于你的 大仙本大仙都会拿回来的,你应该活在地狱里面,因为你该死!本大仙才是该拥有这一切的人!”

    “呵!拥有?你吗?你够资格吗?当初亲手放掉这一切,并且不愿意要这一切的人可就算你呢!大仙啊,你还没从你的梦里清醒过来吗?你已经和他擦肩而过了,你没机会了。”洛芷珩狞笑一声。

    这个洛凝霜,不是真的疯了就是太痴心妄想了!洛芷珩自然知道洛凝霜的话里的意思是什么。可是穆云诃现在是她的男人,而她也不会放开穆云诃了。是洛凝霜一手促成了这一切,现在又来不甘和委屈,愤怒和憎恨,你洛凝霜又有什么权利呢?

    在穆云诃最最颓废和虚弱的时候,你不愿意嫁给他,不想要以后守活寡,不想要和一个病秧子有牵扯,于是设计自己的亲姐姐。将属于你自己的包袱和重担推给了亲姐姐,这种不负责任和卑鄙无耻的做法是应该得到谴责和惩罚的。

    而现在穆云诃好了,奇迹般的活下来了。又暴露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其妙而尊贵的大身份,你洛凝霜就后悔了,就上赶着想要匠人抢回去了,就想起来这个男人曾经应该是你的了?

    滚你未来老婆婆的吧!

    你当她洛芷珩是傻子吗?还是白痴?什么好事都让你占了?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吧?洛芷珩不敢说穆云诃的存货全都是她自己的功劳,但她在其中却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是她一直在坚持,不放弃穆云诃,甚至在穆云诃自己都放弃自己的时候,她还在坚持。

    她苦苦坚持的后果是皇天不负有心人,穆云诃终于奇迹般的存活下来。19rFj。

    这个奇迹是她和穆云诃一切缔造的,是谁也不能打破和抢走的辉煌与幸福!她不会将自己一手一部一心血铸就的情感和奇迹拱手让人。所以洛凝霜你注定是白白肖想。曾经的洛芷珩是没大脑太直率,才会被你牵着鼻子走,而现在的洛芷珩,是可以柔情似水,更可以心狠手辣的女土匪!和她斗,你只会死的很惨!

    当然,这些话洛芷珩不可能现在就和洛凝霜说,因为有些话一旦说白了,摊牌了,反而会有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和问题。洛凝霜现在不是要装疯卖傻的来和她较量吗?那她为什么不用同样的方法来反击洛凝霜呢?

    “哼!这才多长时间?一切可都是未知数呢,本大仙一定可以夺回属于我的一切的。而你,本就不应该存活在这个世上的。你一定会不得好死的。因为你抢走了别人的东西。”洛凝霜恨得几乎呕出一口老血,咬牙切齿的说道。

    她就看不的洛芷珩得意的样子,她恨死了洛芷珩什么都比她好的样子!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不过你真的没有这个机会了。”洛芷珩冷酷的道:“奉劝你以后最好给我安安分分的,否则的话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六亲不认!你别以为和我留着同宗的血脉,我就会一而再的容忍你的无耻和卑鄙!洛凝霜,你做过什么我清清楚楚,你别把我逼的不得不出手对付你!”

    “不过就算我真的将你怎么样了,估计也没什么问题。因为我是穆王府的小王妃,是目前天下唯一一位占卜神官的爱妻,是父亲最最疼爱的女儿,就凭这几个身份随便哪一个,我都可以轻轻松松的捏死你,更可以光明正大的废了你。而我不会因此有任何损失,而你只会死了也是白死!”洛芷珩嚣张跋扈的说道。

    “还有,你敢打伤我的七碗,还敢用石灰粉来扬我,可见你是有备而来。你这场戏是演的不错,但是却漏洞百出!你是在着急什么呢?这样漏洞百出的戏目应该不是你演绎出来的啊?”洛芷珩阴狠的说道。

    “本大仙不知道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洛凝霜大声反驳道。

    “不知道啊?”洛芷珩摸摸下巴,讥讽的道:“我的七碗力大无穷,就你这个东风无力百花残的状态,七碗一根手指头都能碾死你,又怎么可能被你拿着菜刀追着砍?你给她下药了是不是?你最好给她下的药不是什么会伤害她的毒药!不然我会将你给七碗喝下去的药千百倍的让你有喝下去!敢动我的人,你很有胆量。不过这是最后一次。你给我记住,再有任何一次,我会毫不犹豫的废了你!”洛芷珩阴森森的说完,大步离开,将洛凝霜一个人留在了这里。

    她已经没必要再和洛凝霜废话了,该说的和该警告的都做了。以后就看洛凝霜的了。洛凝霜以后如果在不知道收敛,她自然也没必要在心慈手软了。

    洛凝霜眼睛里几乎要滴出血来。

    她强压着的恨意和不可置信,终于在这一刻迸现了。

    今天,是一个很特别的日子,是她上辈子凄惨生活的开始,是她最屈辱和最惊恐的一天。因为今天是上辈子里,穆云诃死亡的那天!

    也就是在前世的今天,穆云诃终于在那个绝对活不过二十岁的神医诊断之言之后,被无法脱身的病痛折磨的活生生的死了。

    而她的噩梦也从那一天开始。她从一个新婚妇短短时间里就变成了小寡妇。然后各种命硬,克服的流言蜚语和中伤也随之而来。她被王府里的所有人欺压和谩骂,她几乎一度活不下去,差一点被那些让她惊恐绝望的言论给逼得自杀。

    而前一段时间,穆云诃毒发了。这个消息洛凝霜是真的的,并且是快乐和欢喜的。因为她觉得她的做法是对的,她今生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看啊,虽然穆云诃今生的经历有些不同,但他还是无法逃脱宿命的轮回啊,他还是按照原来的轨迹毒发了。在经历几天的病痛折磨之后,他就会在今天死去!

    她就可以看见洛芷珩从一个新婚妇变成一个小寡妇。然后看着洛芷珩小小年纪就独守空房,接受所欲人的谴责和谩骂,还有流言蜚语的攻击和无情的伤害,最后等着看洛芷珩被穆王府扫地出门,成为名动京都的豪门弃妇!

    这一切都是她上辈子经历过的可怕的事情,但现在这一切都要发生在洛芷珩的身上了,她好开心的等着看热闹,等着看洛芷珩的下场。可是事情又有所不同了,而且还是截然不同。一切都发生了改变,颠覆了过去和命运。

    穆云诃活了过来。

    这个是她今天才知道的消息!因为暮云不合去了青楼,消息在行宫里流传开来,她才知道,原来她一直苦苦等待着给穆云诃哭丧的丧礼没有到来,迎来的是穆云诃颠覆了命运活了下来的消息。这对于洛凝霜来说绝对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怎么就活了呢?不可能的啊!穆云诃应该在今天午后死去啊,天空还会下着瓢泼大雨,穆云诃的身体会很僵硬和惨白才对啊。而洛芷珩应该会像她上辈子那样,在灵堂里就被王妃用力的掌嘴,打得脸蛋红肿不堪,满嘴鲜血才对啊。

    可是一切都不一样了。穆云诃不仅活了,还能去嫖/女昌了。这和曾经的轨迹是不相符的。究竟是哪里不一样了呢?洛凝霜真的不愿意相信,她要亲眼看见这一切!

    可是洛芷珩在她身边安排了一个歼细。七碗的力气很大,她和春暖完全不是七碗的对手。想要离开那个院子,她就要先躲开七碗。所以她给七碗下了让人身体用不上力气的药,然后将七碗打了,也是为了出气。她是想把七碗杀了的,可是七碗竟然还有力气来逃跑。洛凝霜就一路追杀过来。

    她为了亲眼看见穆云诃还是活着的,就只能装疯卖傻的靠近他们。她身上带着许多东西,都是为了对付洛芷珩用的,她知道她一定会成功。只是当她真的看见穆云诃完好无损的坐在那里的时候,她还是被狠狠的震惊到了的!

    真的没有死啊?!怎么会这样呢?

    可是看着穆云诃那俊美的样子,想着穆云诃真的活了下来,而且还解毒成功了,以后都能够好好的活着了,洛凝霜的心理就开始不舒服了,还很痛苦和嫉妒!

    为什么这个男人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就死了,和洛芷珩在一起的时候却活了呢?

    她当然不会相信真的是她克夫和命硬了,要是她的命不好的话,她怎么可能会有重生的机会呢?她可是上天的宠儿啊。

    是了。穆云诃能奇迹般的活下来,一定是因为她!她的命运被改变了,所以穆云诃的命运也被改变了!那么说是她救了穆云诃?

    洛凝霜为这个想法而开心和振奋,只要他将这件事情告诉穆云诃,那穆云诃就一定会喜欢她的。可是她不能说她是重生的人,这只能是她一个人的秘密。

    但是穆云诃好了,今后就会继承王位,是王爷,他的身份又那么尊贵,那小子的穆云诃和上辈子的穆云诃的价值就完全不同了!而她又是对穆云诃动心的,所以她怎么可能放过穆云诃呢?她和穆云诃本就应该是天生一对的,上辈子的他们就是夫妻,这辈子也应该是!

    所以她疯了似的抓着穆云诃让他和自己走,但她在穆云诃的眼睛里只看到了厌恶和浓浓的鄙夷。穆云诃甚至不看她的脸,就好象她的脸是顶着腐烂和败坏的丑陋一般。她是愤怒的,因为穆云诃随后对洛芷珩就是和颜悦色和那么的温柔!

    又是因为洛芷珩这个大践货!

    为什么她人生的每一次劫难和痛苦都来源于洛芷珩啊?洛芷珩这个践人为什么总是和她作对?抢走属于她的东西呢?穆云诃应该是她的,这一次穆云诃能活下来也是因为她重生的原因,那他们就应该是在一起的。

    她一定会想尽办法将穆云诃抢回来!然后在狠狠的弄死洛芷珩!!!

    一更到,画纱努力写二更去,群么么宝贝们。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