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83 甜蜜蜜!跨过去!(字数7300+)
    漆黑的房间里,穆云诃的眼睛却那么明亮,泛着贼光,他还是决定先按兵不动,因为阿珩警惕性太高了,如果没有睡熟就动手的话,只怕阿珩会发现,到时候他不仅会丢人还不能得逞悍妇,本王饿了!。但是等阿珩睡熟了,一切就都好说了。睡熟的阿珩那就是个小懒猪,各种睡相不佳,但也各种好欺负。因为她睡觉很沉。

    幻想着洛芷珩等会会被自己‘欺负’的很舒服,穆云诃就有点忍不住的发笑,嘿嘿嘿的怪笑一连串的溢出唇瓣,他被自己的情不自禁吓了一大跳,连忙用被子捂住嘴巴,可是嘴角还是快要扯到了耳朵后面。

    夜很深,穆云诃却一点睡意都没有,他越来越精神,越来越热,等了好久,当洛芷珩终于传出来均匀的呼吸声的时候,穆云诃舔舔唇瓣,终于再也忍不住的向她伸出了邪恶之手。

    手一点一点的伸出自己的被子,在钻进洛芷珩的被子,小心翼翼的胡乱摸索着,终于摸到了她的后背,纤细的身体就连脊背的线条都是流畅而优美的。他摸了半天着实是很小心,但是这样的动作不能让他解渴和舒缓,反而更加的渴望洛芷珩。

    穆云诃有点纠结的蹙眉,为什么要两个人盖两张被子呢?多麻烦。他掀开自己的被子,小心的挪进了洛芷珩的被窝,觉得一下子萦绕在鼻端的就都是洛芷珩的香气,他觉得心满意足,将洛芷珩小心的收进怀里,一手在她的脖子下面窜过,让她在他怀里仿若是枕着他的手臂的姿态,一手流连在她的腰侧,明亮的目光越来越暗。

    两个人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毫无缝隙,洛芷珩被穆云诃抱在怀里,两个人依靠着,幸福就在无声的传递着,那么甜蜜和温暖,敲击着穆云诃薄弱的胸膛,他觉得幸福的几乎要晕过去了。

    活着,曾经是他的奢望和从不敢想的事情,因为活着就代表痛苦和屈辱,绝望的过每一天,每一天都在黑暗中煎熬,这对于才堪堪踩到二十岁的穆云诃来说,是一种巨大的煎熬和磨练悍妇,本王饿了!。

    神说义人苦难多,义人自然是指身担重任的人,天降大任于私人,必定要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磨难也多,绝望也多,这样的人一般能坚持下来的少只有少,但只要是坚持下来走到最后的,那必定都是一方诸侯四方称霸的杰出人物!

    曾经的穆云诃饱读诗书,却从不觉得自己是个义人,而是觉得自己是个罪人,他得不到丝毫救赎,因为他有病,他病入/膏肓,他注定死亡,死了,还怎么担当重任?没有一个人是可以一直顺风顺水的,苍天给了他高贵的身份,俊美的相貌,博学的才华,却也剥夺了他的健康。

    他从不怨恨苍天,因为这是命。他认命。因为认命所以坦然无惧,所以随遇而安。

    可是洛芷珩出现了,一切都被不断的颠覆。仿若压在穆云诃命运之中的崇山峻岭,一次又一次的被洛芷珩用她的坚持不懈给挪动,甚至是连根拔起的移开。于是命运的束缚不在了,穆云诃那种时常窒息的感觉也消失不见。

    一切都截然不同了,不会再有绝望,不会再有生离死别的断肠愁苦,不会再有来不及得到和付出的遗憾。他可以自由自在的呼吸空气,可以为所欲为的拥抱洛芷珩,可以牵着她的手,和她一同度过他们的未来,一年,五年,十年,一辈子。

    原来这就是活着的美妙!可以去完成心理面所有的抱负和愿望。可以有机会给自己心爱的姑娘一个未来,可以和心爱的人完成一个又一个义人无法跨越的高峰,他们会有孩子,也许是一个,也许是一堆,有的像她,有的像他,都会是他们的宝贝。

    原来这样活着是这么的安逸和美好。曾经不敢想自己活着能做什么,现在可以活着了,穆云诃才骤然发现,他的未来里,满满的都是洛芷珩的存在,洛芷珩会参与他的人生,他会将自己的未来每一天里都安排上洛芷珩的位置,每一天,每一年,在他的生命中,她都缺一不可。

    穆云诃忽然激动感动的想要落泪,可他不敢,男子汉大丈夫,哭出来多丢人!但滚烫的泪还是会忍不住的在眼眶里翻腾。这一刻从后面抱着洛芷珩的男人,感性而情绪化的如同孩子。

    他不在是那个杀人可以不眨眼的穆王世子,他不在是那个横扫全场言断风云的占卜神官,他也不再是那个为爱深沉冷傲的洛芷珩的丈夫。他只是一个千帆过境褪去铅华的男人。身上的尘埃和厚重的黑暗中与一寸一寸的褪去,没有了黑暗的压抑和吞噬,他只会更加的纯净和光明。

    “阿珩,我们能永远在一起了,真好!”穆云诃紧紧的抱着她,脸都埋进了她的后颈,有湿润的液体从眼眶落下,瞬间就消失在了洛芷珩的里衣上,单薄的衣料并没有承受太多的滚烫液体,而是贴在洛芷珩敏感的肌肤上,让她在睡梦里,一样感到了穆云诃那滚烫和激情的男儿泪。

    没经历过死亡的人是永远不会知道死亡的可怕,还有那种劫后余生的庆幸与感激。穆云诃经历过了,所以才会喜极而泣。他感情迟缓,压抑了这么多天才终于将他所有的情绪展露出来。

    他的吻一点一点的落在洛芷珩的肩膀上,隔着衣服的亲吻如隔靴搔痒,但对于完全不知道其中美妙的穆云诃来说,这已经是恩赐。他带着虔诚的亲吻,每一个都珍重无比,每一下都饱含深情。

    洛芷珩是他的女神,是他的转折,是他的救赎,是他生命的新起点和最终点!

    在纯洁的男人,也不会在心爱的合法妻子面前做柳下惠,那是不道德的。穆云诃就算是心有想法,但这一刻他都显得很急切和渴望。手有点颤颤巍巍的摸上她胸口,软软的却包含弹性的小家伙在他手里,是沉甸甸的。也许是男人的天性,他一下子就爱上了这个小东西。

    当然,说是小东西小家伙,这是爱称,洛芷珩的这对绵软可不小。穆云诃幻想了一下,觉得一定比那个袒/胸露背的女人的大。可是那个女人的一定不会有阿珩的好看。那个女人也不能和阿珩比。

    缓缓的揉捏了几下,穆云诃小心翼翼的像个贼,大气不敢喘,偏偏这种事情这么刺激,他又呼吸沉重,简直是水深/火热。

    渐渐的不再满足这样的动作,他很想知道他的手掌毫无顾忌和阻碍的贴到她那儿的感觉是什么样的,穆云诃的手就在黑暗中也敏锐的解开了她的衣带,然后伸了进去,可是还有一层,穆云诃急得满头大汗,郁闷到快哭了。

    摸摸抹去也不知道里面这层是什么东西,不过他发现洛芷珩的脖子上是有一条带子的,用牙齿直接咬开,意外的是他的大手竟然将她胸前的布料给拽下来了。

    哈哈哈哈……

    穆云诃笑得无声,但是眼睛却都开心的眯了起来。手都有点发抖的向上摸,终于,终于摸到了。

    那么软嫩滑腻的感觉,那么惊心动魄的感觉,好像在他手中的是一个香香甜甜的水蜜桃,可以让他肆意的捏揉,但是只怕他一用力就会有香甜的桃汁流出,他不敢用力,怕她疼又怕她醒来。只能小心翼翼的把玩。

    多美妙的感觉,他一瞬间就理解了爱不释手的含义!

    身体那么火热,呼吸那么沉重,身体都快要僵硬了,穆云诃觉得自己快要爆炸了。脑子里不受控制的就想到了那个男人对那个女人做的一切,还有曾经他见过的那个医书上面所画的那两个男女所作的一切……

    现在他才知道,原来之前的那两本他所谓的医书,根本就不是医书!

    他也想那样对待洛芷珩,在她的身体/里肆无忌惮的……

    撞击!

    穆云诃要疯了,完全不受控制的开始动他的下面,虽然隔着衣料,但摩擦带来的感觉太强烈了,他要疯了。快乐的疯掉了。

    她的小屁/股很软很有弹性,和他的坚硬刚好成反比,简直是让人发狂的甜蜜折磨。

    他手上的力道已经控制不住,凌乱的揉捏着她的,喉咙里发出小兽般压抑而无辜却很快乐的低吼,一下一下毫无节奏可言。

    这样强大的骚/扰下,洛芷珩要是再没感觉,那她就不是睡觉沉了,而是个死人了。

    胸口的压迫感和疼痛让她蹙眉,她却不愿意从睡梦里面醒过来,迷迷糊糊的胡乱的划拉着,企图将胸口作乱的东西推开,但是偏偏事与愿违,不但没有成效,她整个人好像还被钳制住了,完全的动弹不得。

    洛芷珩不情愿的睁开眼睛,就感觉自己的身体竟然在小幅度的动弹,身后好像有人在撞她,将她撞的动来动去。

    洛芷珩瞬间回魂!她猛地用力挣扎起来,一把抓住胸前的手,狠狠的向后一甩,整个人抓着被子裹在胸前腾地起来,怒喝道:“什么人!”

    “啊!”穆云诃正快乐着呢,忽然被推开,手腕生疼让他闷哼出来。

    “穆云诃?!”洛芷珩一惊,这才回神,她这是和穆云诃同床共怎呢!担心自己伤到他,洛芷珩想都不想的就扑了上去,紧张的问道:“怎么样?伤到哪了?”

    穆云诃也忘记疼了,什么都忘记了,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愣愣的看着悬在自己上方的那白嫩嫩漂亮又毫无遮掩的胸口,口干舌燥,血液沸腾。

    第一次这么完整个直观的看见洛芷珩的那,给穆云诃的刺激绝对是巨大的,穆云诃觉得自己的呼吸更加的沉重了,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去,在洛芷珩惊悚的目光中一把狠狠的握住那对活泼乱动的小家伙。

    “你你你……”洛芷珩口齿伶俐,但此刻也被穆云诃大胆放肆又邪恶的动作吓得没边了,磕磕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觉得有一股酥麻的感觉从尾椎一路骤然窜上来,她整个人都没有了力气,一下子就瘫软了下来。

    很不巧,洛芷珩今晚注定是个悲剧!她一下就落在了穆云诃身上,那软绵绵的小家伙也在穆云诃的脸上来了个亲密接触。

    那一刹那,洛芷珩想死的心都有了!

    穆云诃却毫不客气的大吃起来,像个婴儿一般自然而然的就知道要吃哪里才不会被饿死。吃的用力,吃的痴情,也吃的津津有味。

    洛芷珩如遭雷劈,全身都酥麻的几乎失去行动能力,她欲哭无泪,一张俏脸红透了,夜色太深,很难分辨。她想抗拒,可是这一刻的穆云诃是强势的,是不容许她在退开的。双手用力的抱住她,不让她那里开自己的嘴巴分毫,也不怕被憋死……

    “你、够、了!!放开我啊!”洛芷珩咬牙切齿的低吼大,在强势的女人这一刻也是束手无策,因为她无法对穆云诃狠心,因为穆云诃是她的心头肉!

    穆云诃无师自通了,尝到了甜头,简直心花怒放,他狭长的眸子看着洛芷珩,简直邪气横生,妖娆妩媚的很。邪恶又顽劣的样子好像哪家俊美的浪荡公子哥那样,对洛芷珩飞眼又挑眉的,还将嘴里的动作弄出声音,啧啧的声音暧昧又可爱。

    洛芷珩彻底软了下来,咬牙切齿的看着他,可是全身都在发抖,感觉到他抓住她的手,安抚又好像是挑/逗的抚摸,洛芷珩欲哭无泪。谁能将她单纯可爱的小诃诃还给她啊?她不要这样邪恶又霸道的家伙啊!

    “阿珩、阿珩,疼,那好疼,帮帮我……”穆云诃放开她的甜软,粗喘着道。

    洛芷珩想说活该你疼,可又怕是他哪里又伤到了,没好气的问道:“哪疼啊?”

    穆云诃就抓着她的手一路向下,去到那个一直不曾被人开发过的领地,穆云诃像个将军一般,自豪又快乐的宣布道:“阿珩,这是你的,以后它只是阿珩的,只疼爱阿珩一个女人悍妇,本王饿了!!”

    洛芷珩真的想找块豆腐一头撞死了!!

    明明是那么邪恶的事情,他却说的好像是多么光荣一般,而且让她帮,她怎么帮?她连摸都是不敢的,只是靠近那里,就觉得火热又吓人,她可不敢碰。

    拒绝!洛芷珩无情的拒绝了穆云诃的渴望和要求,翻身睡觉,将被子裹的紧紧的,让穆云诃没有下手之地。

    穆云诃傻眼了,他就这样被他心爱的宝贝凉在这里了吗?他抬脚踹了踹洛芷珩的小屁股:“阿珩,你不管我了啊?”

    洛芷珩在被子里闷闷地怒吼道:“滚!自己解决去!”

    穆云诃满眼委屈,哽咽的说道:“我手疼,今天解决不了,你帮帮我好不好?”

    洛芷珩简直觉得是晴天霹雳电闪雷鸣,一排乌鸦横空飞过,留下一根根乌黑的羽毛……

    原来单纯的男人,也可以很无耻的啊!

    她猛地掀开被子转身怒吼:“穆云诃!!你不要惹我生气,不然的话我会让你更凄惨。大半夜的胡乱发/情,还敢拉上我,你混蛋。”

    穆云诃猛地扑过来,在洛芷珩瞳孔紧缩目光呆滞满脸悲伤中,准确的缩进她的怀里,将脸埋进她的胸口,紧紧的抱住她不放,闷闷的声音从她的怀里传来,委屈的指控道:“阿珩,你不爱我,你一点都不爱我!”

    “你怎么知道我不爱你?”洛芷珩咬牙切齿的怒问。

    穆云诃抬头,目光楚楚可怜,语气凄凄凉凉:“死老头说只有相爱的人才会愿意让彼此做这件事情,我爱你,所以我好想和你做这种事,可是你不喜欢这么做,你抗拒我,所以你不爱我。”

    “我很爱你,真的,但是你现在不适合做这个,乖乖睡觉吧。”洛芷珩好像一下子就平静了,她温柔的拍拍穆云诃的脸。

    穆云诃眼底带着狡猾的笑,又一头扎进她怀里,委委屈去的说:“真的吗?知道阿珩也是爱我的,我很高兴。可是今天怎么办?它长那么大,不让它变小我会死的。毒圣说如果不让那东西哭出来,能憋死人的。”

    洛芷珩磨牙霍霍,后牙槽都让自己弄得生疼,她安慰的拍着穆云诃的肩膀说:“放心,不会憋死的,一次两次而已。以后你要是真的在长大了,那我就和你分房睡,保证你长命百岁。”

    穆云诃全身一僵,下意识的将她抱的更紧,越发委屈的说道:“知道了,以后不会让它随便长大了,所以阿珩不要和我分开睡,我不和你分开。”

    洛芷珩额头血管突突直跳,全身都酥酥麻麻的,她冷笑道:“装纯?你觉得很好玩吗?还玩上瘾了?”

    穆云诃趴在她怀里,笑声沉闷而愉悦,他的声音也恢复了他性感的低沉:“唔,如果是和我的阿珩玩清纯,那我心甘情愿的当个白痴。阿珩,我那样,你喜欢吗?”

    洛芷珩低头,看着穆云诃眼底星光一般闪亮的细碎光芒,笑意忍不住爬满眼角:“恩,喜欢。可是我不喜欢你色/迷迷的样子,那一点不可爱。还有,我希望你是完全健康的,不想让你因为这种事情而弄得身体不好。你能体会我的心情吗?我只是想让你更好。”

    穆云诃目光暗沉了一下,修长的手臂伸出压在她的后脖颈上,将她的头按向自己,深深的吻住她花瓣般可爱漂亮的唇瓣,唇齿间他深情的说:“我知道,以后会注意的,不让你担心,恩?”

    “恩。”洛芷珩低音了一声,依偎进了他的怀里,这个胸膛不算强壮,但却让她觉得那么有安全感,这个男人不算强大,但是却可以为了她而完全不顾一切。他们两个是命中注定的,所以她是幸福的女人。因为她找到了能让她有幸福感的另一半。

    “阿珩,别怪我莽撞,你不知道你对我的吸引力,你就在我身边,我又知道了男女之事,那感觉真的如吞禁药一般让人不受控制。”穆云诃拥抱她,平缓着刚刚的刺激,解释道。

    “我知道,这不怪你,让你知道的太早不是你的错,是死老头的错。”洛芷珩平静的说道,轻轻亲吻了一下他的胸膛,算是安抚。

    穆云诃轻笑起来,胸膛轻轻震动,将她的脸颊震得发麻。他愉悦的道:“现在是不是很死毒圣了?想怎么对付他?”

    他们两个才是这世上最了解彼此的人,从对方的只言片语中,就能了解到他们想要做什么。毒圣让他变成这样,只怕阿珩已经恨死了毒圣了,这股怒火,不知道毒圣能不能扛得住啊?

    洛芷珩轻拍一下他,咬牙笑道:“他把你带坏了,让我这么难受和生气,又让你也不舒服,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让我不痛快的人,他也别想痛快了!我最擅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嘛!哼哼!”

    两个人拥抱着,甜甜蜜蜜的度过了这个令人十分煎熬的一夜。穆云诃控制力惊人,虽然那里一直长硬不衰,但是却没有在做什么不规矩的事情,抱着她就是聊天,说了好多的心里话。两个人的感情在这个暧昧又湿热的夜里急剧升温。

    天一亮洛芷珩就爬起来离开了,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去哪里,一夜未眠她也精神百倍。穆云诃就不行了,必须要好好睡一觉。不过睡觉之前他还是自力更生,将他兄弟含辛茹苦憋了一晚上的眼泪给释放出来了。

    南朝皇帝的邀请又来了,这一次依然是白明月来传旨,而洛芷珩不再,是神色阴郁的世王见的白明月。得知了白明月的来意,世王阴冷的笑了起来,竟然是毫不犹豫也不遮掩的就道:“这件事情和洛芷珩无关,以后让你们那皇帝别在找她了。这个理由用多了就让人觉得他的动机不纯了。还有,不过是个妓/院,本王烧了就烧了,你们有意见?本王从来不知道,南朝皇帝这么清闲啊,竟然连妓/院的事情他都要管?难不成那妓/院里有他的老乡好?不会又弄出个什么私生子私生女什么的吧?不然他为什么这么关注此事?”

    世王这嘴巴也够恶毒的了!直接就将白明月形容成了妓/女所生的孩子,将他母亲和那妓/院的女子划分为一起。比明月的身份自然就降低的不止一个档次!

    白明月的脸当场就变了,他想发怒,但就是不敢。南朝皇帝见到世王也要抖三抖的,何况是他?他忍气吞声,但却不愿意就此服软,他冷声道:“这里是南朝,父皇是南朝的君王,南朝的子民都是他的子民,父皇爱民如子,自然不会不管他的子民!”

    “你的意思是妓/院里的那些女人和男人都是皇帝的孩子?一群妓?”世王恶毒的阴森森的笑问道。

    白明月脸色惨白,这话可不好说了,不然得罪人啊。白明月怒吼道:“你不要胡言乱语!诋毁污蔑皇帝,你就算是世王也要掂量一下。南朝不怕你!”

    “怎么着?你这是代表整个南朝来和本王宣战呢?你有那个资格吗?还是你已经是南朝的君主了?”世王今天也是针锋相对,她心情非常不好。楼云那混蛋一点不配合,不道歉还不说软化,就和她硬抗,她已经不爽了两天了,白明月来给她当出气筒,她自然不会拒绝!

    白明月被硬生生的卡住了,这话他怎么敢说?他确实是没有资格说这话的。可是他又不愿意在如此不讲理的世王面前丢人,毕竟要是传到了洛芷珩的耳朵里,他没有面子。

    “你这是承认芳冠天下的那场大火是你让人放的了吗?你竟然敢在南朝随意放火杀人,还是一些无辜的人,你这是大罪!就算银月国国主亲自来说,那也是说不过去的。一百多人啊,你说杀就杀了,你将南朝当什么了?请你立刻跟我进宫,听后皇上发落!”白明月狂傲至极,他以为凭他的身份可以指责世王,他以为他现在是皇帝的儿子了,就了不起了。所以他在对世王说话的时候,是很理直气壮和轻慢的。

    “放肆!”世王震怒,一声怒喝,整个大厅里的茶杯瓷器花瓶瞬间发出清脆的嗡嗡声,然后下一刻刹那间全部爆破!支离破碎的残片带着强大的力量落得哪都是,刺伤了大厅里的一些人,白明月没有幸免的被一个尖锐的瓷器给狠狠的刺中了肩胛和做脸上,脸上划出了一条长长的大口子,鲜血肆意。

    “啊!”白明月惊叫道:“来人,快来人!将这个疯女人抓起来!他要刺杀本皇子!”

    其他人哪里敢上前?世王威慑力太强。

    世王狞笑道:“不自量力!找死!”世王出手,身体就连残影都没有的出现在了白明月面前,一掌就将白明月狠狠的拍飞了。

    白明月的身体高高的飞起,从房间里一直飞出了大厅,重重地落在了外面的地上,口吐鲜血,面如金纸。

    而他刚落下,身后就有人跑了进来,他刚巧就如同丧家之犬一般的滚到了那人脚边,他抬头就瞳孔紧缩,因为进来的人是洛芷珩!他所有的狼狈样子,都被洛芷珩看到了!

    黑眼了有兵。而洛芷珩看见他紧紧蹙眉,连犹豫都没有一下的,径直的抬脚,竟然从白明月的脑袋上面一脚跨了过去,就那样从白明月身上跨过!!

    白明月满眼狂怒和阴霾。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19DHr。

    一更到,这张宝贝们快点看啊,又肉渣子,画纱不知道会不会被屏蔽啊喂,继续努力二更去。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哈,群么么宝贝们这张字数是7300+,如果宝贝们看到的不是这个字数的,那抱歉了,就是被屏了,所以宝们快点看这张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