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85 吃醋!变身!
    子都曾曰过:为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洛芷珩是个女子,还是个很有强悍精神气息的女土匪,招惹她的下场只有两个,一个是死,一个是活受罪。

    毒圣很惨,因为他招惹了洛芷珩,所以他会知道什么叫做心痛和嫉妒。这场大戏是洛芷珩自编自导自演的,专门为了气死毒圣而准备的,从打酱油的演员到主演,她都精心安排,力求让毒圣看到第一眼就气得七窍生烟。

    所以当毒圣腿脚虚浮的缓慢来到前厅,看到世王笑颜如花眉飞色舞,抱着两个年轻俊美的小倌坐在厅里吃饭的时候,毒圣愣住了,然后整张皱皱巴巴的老脸扭曲的厉害!

    世王仿若没有看见毒圣的到来一般,将左边的小倌搂过来狠狠的亲了一口,笑米米的道:“小东西可真香,可比某个皮糙肉厚的老东西好太多了。本王抱着心里也舒坦啊。”

    “是大人过奖了,人家能得到您这样的大人物的锤炼,真的是人家三生有幸呢。”那小倌也是太配合了,一个劲的往世王怀里钻,表情甜蜜,声音娇嗲,简直比女人还女人。这配上世王那比男人还男人的性格,简直是绝配。

    两个人拥抱在一起,反而不会给人一种突兀感。是那么的亮眼和……刺激人。

    毒圣眼珠子几乎要掉出来了,他恶狠狠的看着里面的几个人,不明白怎么昨天还在他身下恨不得榨干他的女人,下了床立刻就翻脸了呢?一大早上这是从哪找来这么几个狐狸精的?以前的狐狸精呢?这么快就另结新欢了?她也太喜新厌旧了吧?就这样左拥右抱的还敢说爱他?骗鬼呢吧!

    “大人怎么只亲他一个人啊?人家也要啦。”另一个男孩佯装不满,实则撒娇,将自己的脸凑上去让世王亲,世王也来者不拒,响亮的亲了一下后,那男孩娇笑道:“大人可真温柔,人家真相一辈子跟着您呢。”

    毒圣眼皮子狠狠一跳,目露凶光的瞪着那俩人,还有他们在世王身上没完没了抚摸的咸猪手,恨不得剁掉。

    世王目光一闪,不置可否的笑道:“既然你们愿意留在本王身边,那就都留下吧,反正行宫里面也要增添新人了,不然没什么意思。”

    她竟然就这么轻易的将人留下了?!毒圣大怒,胸口剧烈起伏,那张本就苍白的脸隐隐发青。

    “真的吗?小人们会尽心尽力的伺候好大人的。”那二人都万分高兴,更是卖力的取悦世王,又是喂饭,又是喂汤,就差嚼碎了亲口喂给世王了。

    毒圣看着那三个亲亲我我的人,气得真快七窍生烟了。他的身体都在哆嗦,脚步沉重的走进去坐在世王对面,冷冰冰的讥讽道:“你还真是艳福不浅,身体也真够饥渴的了,是不是多少男人也不能满足你的欲/望?”

    毒圣开口就好像吞了火药一般的冲,冷言冷语的还很酸。不过世王天生的高高在上,只觉得这话十分刺耳,却并不觉得其中有酸味,听了只让她很生气。

    世王下意识的就想给毒圣一巴掌,她的火气本来就还没有消,就算再爱毒圣,可还是会有被背叛的痛苦感,毒圣的冷言冷语只会将她的爱意给掩埋,剩下的都只是怒火和凶狠。

    “别打扰本王宠幸本王的爱妾,还是你也想要加入进来?不过你这做兄长的是要谦让的,这两个小的以后会和你一起服侍本王,你也别想着抢他们风头,本王以后会很公平,不会在专宠谁,你们兄弟之间都轮流来,每人一天伺候本王,轮不到的就下一个月继续轮,昨天已经是你侍寝了,接下来的时间里就没有你的事了。”世王冷冰冰的说道。

    毒圣瞳孔紧缩,忍不住的心口一圈圈的开始犯疼发麻,有种快要窒息了的绝望感铺天盖地的瞬间淹没他的理智。他猛地站了起来,将面前的碗筷全都砸烂,怒吼道:“滚你娘的琴银世!老子是男人,老子不侍寝!老子也不稀罕你,谁他妈的喜欢伺候你谁去伺候!老子这辈子是我家的独苗,才没有这些下贱肮脏的狗屁兄弟,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老子不吃这一套!”

    他明明快要被世王的话给气死了,明明害怕又忐忑,可是有些话和感觉就是说不出口来,他像是和世王杠上了,就是死咬着那些能让人舒坦的话不说。

    啪地一声清脆的响声,整个厅堂瞬间陷入一片死寂中。

    毒圣不可置信的看着世王,手捂着脸,脸上传来巨大的痛,他脑袋里嗡嗡作响,一片空白。好半晌,他才猛地回神,然后就是巨大的风暴一般的惊怒和委屈席卷而来。

    琴银世,竟然打了他!!

    曾经琴银世也打过他,可是绝对不会因为他说话或者反驳她而打他,一个大男人被一个女人打其实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但是在世王这,女人是王权,男人是附属品,女人打了男人是看心情,男人喜不喜欢都要挺着。可是世王疼爱他,就舍不得打他。但这两天,琴银世打他的次数明显比这三十多年还要多!

    “注意你的言行!你现在还是本王的妻子,你还要遵守本王的规矩。伺候本王是你的责任,不然本王要你当妻子做什么?你就算不喜欢现在这样的生活,但你也掩饰不了这些人是本王妾室的真/相,记住,你只要还是本王的妻子一天,那就不准你在说反抗本王的话。你专宠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是你亲手,一刀一刀砍碎了本王地你所有的宠爱和耐心!楼云,从今天开始,你只不过是本王的一个暖床/奴!”世王绝情的话说的毫不犹豫,眉宇间真的不再带着一点对毒圣的怜惜和喜爱。

    爱情是最不切实际的风云,看不到抓不住,真的降临的时候你若不牢牢的抓住,他很有可能会轻易的飞走,等你再想抓,真的就有可能是过往云烟,剩下的就只有云淡风轻和没有一丝痕迹。

    那时候,便叫追悔莫及!

    而毒圣现在,真的就深切的感受到了追悔莫及的含义!那样的沉痛,那样的恐惧,那样的绝望和崩溃!

    所有的疼爱和纵容不在了,温柔的目光变成了冰冷的厌恶,多情的情话变成了尖锐的刀子,浓厚的爱和无怨无悔的等待变成了他的罪过。

    世王从来都是心狠手辣的女人,当她爱你的时候,她可以毫不吝啬的付出和给予,但当她不爱的时候,她一样可以毫不犹豫的收回她所有的情感!她让人一下天堂一下地狱,也不过是她的一念之间而已。

    都人毒招圣。毒圣没有开口说什么,他放下手,忽然觉得眼眶有些发酸,他的嘴角忍不住的向下,可是他告诉自己要笑的。看,这就是他想要的,他不就是一只在逃避这个女人炙热的眼神吗?他不就是一直想甩掉这个女人的死缠烂打吗?他不就是一直想要斩断这段不正常的恋情婚姻吗?

    如今世王主动提出来了,世王不爱了,不再一味的忍耐包容了,他应该开心大笑的!多好的事情啊,毒圣笑得诡异而决绝:“那我不当你的妻子了,是不是就可以不用遵守你那些所谓的规矩了?”

    世王冰冷的脸瞬间阴沉!她咬牙切齿的狞笑道:“你什么意思?”

    “既然从今天开始我在你心里不再特别了,那就证明你不在爱我了是吧?也对,我从来也不相信你是爱我的,怎么可能有人在深爱着一个人的时候,却还可以左拥右抱呢?你的爱也她廉价了。既然你不爱我了,那就请你放了我,我不求还能有什么爱情降临,只求能自由就行。”毒圣冷冷的道。

    世王猛地掐住他的脖子,那样阴狠的模样,那样凶残的表情,似乎都恨不得将毒圣给活生生的撕碎了!她阴狠的问:“你要离开本王?”

    “是,离开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你一直知道的。”毒圣也不反抗,虽然快要窒息有些难过,但他还是在笑,琴银世果然是够狠的,他在她的眼睛里竟然真的看见了杀机。得不到就要毁掉吗?呵!是琴银世的作风!

    “为什么?本王对你不够好吗?”世王的声音里骤然出现了一种残酷的血腥笑意。

    “我离开不是刚好可以给你的新宠让地方?让你和你的新宠们可以不用因为看见我而倒胃口。”毒圣冷笑道。

    “你在闹什么?一大早上起来就闹腾什么呢?云儿,你已经很久没有和本王这么闹腾过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让本王以为你是在生气,你在嫉妒别人,你害怕本王宠爱别的人,告诉本王,是不是这样?”世王忽然柔和了目光,掐着他脖子的手也一点点的松懈下来。

    她得到洛芷珩的指点,自然明白洛芷珩的意思。毒圣越是闹腾,越是愤怒,就代表他越是在乎她的!

    曾经的楼云也这样和她闹过,可是那个时候她只是小心翼翼的不敢靠近他,不敢惊扰他。她以为楼云是恨她,所以看她什么都不顺眼,却竟然从来没有想过楼云有可能也会爱上自己,也会吃错。

    她比他大了太多岁,他的年纪都可以做楼云的母亲了,可是她就是爱他。她知道在他的世界里面这种关系是不正常的,楼云是成长在男权社会的典型男子,娶妻生子养家糊口。可是她将楼云的生活彻底颠覆和毁灭,她把固执的楼云变成了她的禁/脔,他恨她,她能理解。

    但她现在觉得洛芷珩的话太有道理了。一个人如果都不在乎你,那么你做什么有与他何干呢?只有在乎了,才会看到这个人的所作所为,才会有意见,才会有嫉妒。那如果按照洛芷珩的逻辑,楼云应该是在三十年前就爱上她了啊。可会是这样吗?世王第一次那么的不自信和彷徨。

    毒圣瞳孔一圈圈的缩小,几乎要咬掉了自己的舌头,世王的话让他一瞬间的惊恐不安,让他好像瞬间原形毕露一般,他的心情和情感似乎都被她掌握,他却极其不喜欢这种感觉。

    “你别自作多情了,看见你一个女人却抱着不同的男人,我觉得恶心。我爱上你?一个强迫我,掳走我,逼我成亲,杀了我未婚妻一家三十多口人的女魔头,我会喜欢吗?哈、哈哈,这太可笑了!我怎么会喜欢上一个杀人狂魔?”毒圣自欺欺人的大笑道。

    世王柔和的脸色再一次的阴沉下来,她抬手就给了毒圣又一嘴巴,打得又狠又快,几乎将被蹂躏了一晚上付出了一晚上的毒圣打倒在地。她阴狠的道:“你这辈子都是本王的奴!就算本王不爱你了,不再宠你了,可你还是脱离不了本王的手掌心!本王不要的东西也不会让他成为别人的。你想要自由?本王偏偏不给!本王就是要囚/禁你,囚/禁你一辈子!恨本王吧,因为这一切都是你亲手造成的!”

    “我说哥哥啊,您就消停一点吧,去哪里找大人这么好的人啊?您也放心,我们不会和您争宠的,您还是我们的兄长,有您在,我们自然是不敢和您抢大人的。”一个小倌娇羞的缠着世王的胳膊,居高临下的对毒圣笑道。他说的谦虚但行为和表情却是那么赤/裸/裸/的挑衅。

    “是呀,您也别觉得难过,我们都会很尊敬您的,毕竟在我们之前您伺候了大人那么久,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我们是感念您的好的。今后啊,您伺候不动了,我们兄弟会更加尽心的伺候大人的,也将您的那一份给补上啊。”另一个男子也走上来,妖娆体贴的说道。

    两个人看着毒圣那苍老邋遢的样子,真是掩藏不住眼底的厌恶和讥讽,还有震惊。世王这样的绝色大美女让他们一见倾心,而且还这么的富有,他们被找来演戏,但却有假戏真做的想法。他们是想要成为世王男宠的,这样后半生可就衣食无忧了,也不用在被那些BT男人欺压了。19GuH。

    可是世王竟然会对一个老头子有感情,还好像很在乎这老头子呢。这老头子也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啊?难道世王和他做的时候不会觉得恶心吗?他们对世王的喜好有些惊悚。但他们擅长察言观色,一下就能看出来世王喜爱这个老家伙。而他们两个一瞬间就有了危机意识,不约而同的想要除掉这老头子。

    两个貌美年轻的男孩你一言我一语的,不一会就将毒圣说的一文不值了,不过他们说的隐讳,也让人挑不出什么来。

    世王竟然也不阻拦,好像没听见一般的坐在那喝酒,也不看毒圣。

    毒圣面子里子都没有,还弄得一身伤,心和身体上的伤口,都那么难以愈合。他用一种陌生的目光看世王,这还是曾经那个将他当作掌中宝心头肉的女人吗?原来她冷酷起来真的是这么的可怕。

    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吗?报复他吗?他不过是去了一次青楼,她就受不了了?那么她拥有无数个男人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他在角落里看着,心也是会痛的?!

    “年老色衰就是这点不好,没了这张漂亮的脸蛋年轻的身体,就不值钱了。唉,哥哥我可是要好好保持这张脸的,可不敢让自己变成没人要的老不死哦。”一个小倌越说越大胆,见世王竟然一直笑着,他就更加胆大起来,竟然暗讽毒圣的容貌年龄来。

    毒圣阴冷的看着那小倌,嘴里呢喃着:“年轻?貌美?呵、呵呵,不就是这两样东西害得我一生……”

    世王端着酒盏的手骤然收紧,心口淡淡的疼在纠缠着她,她额头突突直跳,脑子里生疼,因为他的表情,因为他的不甘的呢喃。

    毒圣苍老的手抚摸着自己老树皮一般的脸,他的头发没有在被掩藏起来,那华丽漂亮的栗色长发呈现出来的年轻和朝气,与他这一身的老皮是那么的不符和诡异。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他一直厌恶他的容颜和身体,但是今天,他却无法忍受这两个低贱的小倌的羞辱和讽刺。他想要让他们闭嘴,他想要让他们死心,他想要狠狠的打击他们!让他们在他面前永远抬不起头来!

    毒圣抬头冷冷的看着世王,然后从脖子里拿出来一个红绳拴着的小巧玉葫芦,轻轻的摩挲着,眼底有淡淡的挣扎,却还有想要解开一切的疯狂和肆意。他不愿意在世王的眼中看见厌恶和冷漠,他不想要用这张皮囊去争宠,他不承认自己是爱世王的。

    可是他又为什么想要恢复原来的状态呢?曾经那张脸那副身体能让世王疯狂,为了得到他而不顾一切,如今,这张脸这副身体还有这样的能耐吗?他不自信,因为世王已经不爱了。

    可是他告诉自己,他不是为了世王,而是为了自己。他才不要委屈自己,他才不能让几个下贱的货色也来践踏他的尊严!

    眼底有决绝闪过,毒圣猛地拔掉了盖子,一仰头将玉葫芦里的东西都喝了下去。整个大厅里瞬间被一种奇异的香气萦绕。

    世王吓得脸瞬间惨白惨白的,她不知道毒圣喝得是什么东西,她第一时间以为那是什么毒药,是毒圣为了脱离她而准备好的毒药。她扔了酒盏冲了过来,一把狠狠打掉他手中的玉葫芦,但却为时已晚。

    玉葫芦里面已经空空如也!

    世王吓得魂飞魄散,摇晃着他的身体,手指蛮横的伸进他的嘴巴,目眦欲裂的怒吼道:“你吃了什么?吐出来,快点都吐出来!你听没听见?我让你吐出来!你要是敢离开我,我就杀了楼氏一族所有的人,你的亲族一万三千七百二十人,都在本王的手中,你要是敢死,本王立刻就让他们全部陪葬!”

    世王被吓疯了,她只能口不择言的威胁和强迫。她害怕楼云真的不要她了,真的厌倦了她的纠缠,她怕楼云真的生无可恋的离她而去。

    毒圣恶狠狠的瞪眼睛,嘴巴被扣的生疼,但是他却没有阻拦,一面生气她竟然用他的族人们来要挟他,一面却又因为再次看见她眼中的在乎而开心。他好像生病了,竟然会因为她在乎的样子而心情雀跃。

    看他呆呆的,世王真的要被吓死了,她有那么一瞬间想杀了洛芷珩!都是她的鬼主意才让自己有可能失去楼云。

    “有没有解药?你说话啊,吐出来快点!”世王什么冷静风度霸气都没有了,凌乱的好像一个丧失理智的兽。

    “咳咳……”毒圣激烈的咳嗽起来,他真的差点吐出来,东西只有那一瓶,如果真的吐出来那他这辈子就都别想在恢复了,他也吓得瞪眼睛,开始反抗,用力的打掉她的手,人也摔倒在地,身体开始抽搐,没有一点力气的抽搐着,口中还发出痛苦的呜咽声。

    世王尖叫着扑上去:“云儿!你怎么样了云儿?来人,叫火云来啊,快点叫火云来!”

    “大人您别着急,他是自己想不开……”一个小倌想要伺机表露自己,可他刚开口就被世王怒斥回去。

    “滚!你们有什么资格和他相提并论?一群下贱的杂/种!都给本王滚!”世王双眼通红的咆哮。

    那两个小倌被吓得僵硬在原地一动不敢动。

    而毒圣在抽搐了一会之后,他的身体发出了一种噼噼啪啪的声音,好像是骨骼伸展的声音,他的肌肉开始有明显的膨胀的现象,他枯萎的脸好像在快速的滋长着肌肉,褶皱的皮肤也缓慢的被撑起来,粗糙的皮肤开始有了光泽……

    世王愣住了,一屋子的人都傻眼了,见鬼了似的看着这诡异而可怕的一幕。

    毒圣痛苦的好像都哭了,可是他的身体还在滋长着,全身的骨骼都好像疯狂伸展一般,他缩成小老头的身子正在长大,他的肌肉在繁衍,他的皮肤在恢复弹性……

    他从一个迟暮老人渐渐变成了一个强壮的中年人,在变成嬴弱的少年人的身体状态。

    不一会功夫,他的身体将那身白衫撑破,他整个人都好像虚脱了一般的趴伏在地上,衣服都被打湿了,他一定是满身大汗了。他嬴弱的身体颀长,修长的双腿在破烂的袍子下面微微抽搐,他肩膀微露,又小又破的袍子掩藏不住他肩头锁骨上的惷光,他的长发淌着水滴,湿淋淋的遮挡住他的容颜。

    世王的眼底从绝望到震惊再到狂喜,几乎是一瞬间的天上地下走一遭,她满心狂喜,因为她知道,她的云儿又回来了!终于回来了!!

    “云儿,楼云?”世王的声音在颤抖着,因为激动和难过而颤抖。她一直期待着楼云能变回从前的样子,可是她不敢说,她怕楼云会以为她只爱他俊美的容颜,她用行动证明不论楼云是什么样的,只要他还是楼云,她就会继续爱下去。

    毒圣粗喘着,好像跑了一个两万五千里一般的疲惫窒息痛苦,他就连抬头的力气都显得那么的薄弱,缓慢的转过头,一半长发一半脸,却足以让整个厅堂里的人惊骇窒息了。

    该怎么形容那张脸呢?略微有些长,但却是很漂亮的鹅蛋脸,柔和的眉宇带着淡淡的哀怨和惆怅的气息,疲惫所以微敛的眸子细长几乎飞起,凤凰羽毛一般轻盈颤动的睫毛将他眼中的光芒割碎,一寸寸的流露出来,有种绝望和不甘的倔强,还有男孩子心比天高的硬气。

    他的鼻梁太过于完美,以至于显得他的嘴唇都有些过于含蓄和矜持,微微嘟着,孩子气的任性和固执。

    那张脸混合着他不同于常人的白希皮肤与深邃眸色,活脱脱的就是一位俊美绝色的蓝颜祸水。也许他一个目光,就能让一位君王弃城三千座,只博卿一笑。

    他的目光只在世王脸上淡漠划过,却已经看清了世王脸上眼中的狂喜和痴迷。心便隐隐作痛。他这算是以色事人吗?果然是可悲的人生,到头来也逃不出这个女人的手掌。

    他用轻蔑的目光看那两个在刚刚极尽嘲笑他苍老的男孩,肆无忌惮的用目光刺杀对方,他孩子气的举动让世王不禁心花怒放。

    这一刻,世王是感激洛芷珩的,感激到恨不得立刻宣布她要让洛芷珩继承她的王位!因为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困扰的问题,在洛芷珩的出谋划从下得到答案。她终于确定,楼云是爱她的!

    楼云是阁楼中的云朵,不染尘埃,是她用尽一生来珍藏的云,她怕这朵云化了消散了飞走了,所以隐藏着这朵云的阁楼里没有窗子,封闭着门,只有她一个人能进去,肆意窥探抚摸占有这朵被她束之高阁的云。她让他高高在上,愿意臣服在他的面前,亲吻他的脚趾,只因为他是楼云,是她深爱半生的男人。

    一更到,抱歉啊今天晚啦,二更画纱努力争取快点哈,爱你们,群么么。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宝贝们给画纱动力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