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90 恶意中伤!无耻之徒!(包含留言17500加更)

悍妇,本王饿了! 290 恶意中伤!无耻之徒!(包含留言17500加更)

    酒楼房间里一片狼藉,还有浓郁的欢/爱过后的味道,而两个人也刚刚经历了一场并不愉快的情/事,此刻都很疲惫,白明月虽然穿好了衣服,但也只是穿好了里衣而已。洛凝霜就更惨了,就那样赤/裸/裸/的躺在地上。

    房间里发生了什么,简直是一目了然!

    房门忽然被撞开,洛凝霜几乎是吓得魂飞魄散,她一点力气都没有,更何况是穿上衣服?她就连拿起衣服给自己遮羞都不能。

    而一旁的白明月因为认为她已经是自己的女人了,那么自然不能让其他人看见她的身体,于是立刻拿起自己的衣服遮盖住了洛凝霜。但还是晚了一步,已经有人冲进来看见了这一幕。

    那为首的人立刻尖叫起来:“天啊!这是怎么回事?你们好不要脸!”

    “哎哟!是偷情吗?还是有什么不能见人的事情啊?这不是沙漠女神吗?”

    “沙漠女神是谁啊?”

    “就是之前在天下第一才人大赛中赢得的胜利的总冠军洛芷珩啊!你没看啊,这个就是洛芷珩啊,那个高贵矜持的洛芷珩!她可是穆王朝小王爷穆云诃的妻子呢,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如此的衣衫不整?”

    “这明显是和其他男人苟合啊!你看看这满屋子的凌乱就知道了啊。这样的女人简直是不知廉耻,下贱不堪又肮脏啊,根本不配获得什么沙漠女神的称呼!她现在一定是来这里和相好的做不要脸的事情啊,那个小王爷看着好看但不中用啊,病秧子一个,怎么可能给女人想要的幸福呢?”

    “哦!原来是耐不住寂寞出来找野汉子了啊,嘿嘿嘿,还沙漠女神呢?我看着是沙漠荡/妇吧!哈哈哈。”

    各种各样的声音随之而起,冲进来的人们有男友女,情绪各异,有鄙夷的,有嘲讽,有轻蔑的,有落井下石的,更有惟恐天下不乱的。但是他们有一个特性,那就是开口就直截了当,似乎只是看了一眼,他们就能完全的确定眼前这一幕是怎么样的一般。

    各种各样的打击和陷害立刻就展开,并且口口声声的说着洛芷珩,将洛芷珩瞬间就拉近了陷阱里面。这种有组织有预谋的情况一看就是实现被人安排好的。也就是说,这群人其实就是洛凝霜找来的拖,专门在时间差不多的时候冲进来,看见这一幕,然后各种诋毁陷害中伤洛芷珩也就来了。

    这样的行为其实在洛凝霜看来是早就谋算好的,她本来算好了自己可以在外面事不关己的看热闹,在这一刻,她可以看着洛芷珩百口莫辩,看着这群人对洛芷珩各种诋毁和打压,然后她看着洛芷珩毁灭,自己可以坐享渔翁之利。

    但现在所有的事情完全的大逆转了。原本应该落在洛芷珩身上的一切竟然完全的落在了她的身上,她竟然要承受这群人鄙夷厌恶和轻薄的目光。洛凝霜恨死了洛芷珩,但这一刻她没有反驳他们的话语。

    因为她想要让洛芷珩身败名裂,只有通过这群人才能将更多人引来看热闹,只有这样才能让越来越多的人知道,洛芷珩今天在这里失身了,或者说是和别的男人偷/情,这都没什么,她只要让洛芷珩身败名裂!

    如今只要她不否认自己是洛芷珩,那么洛芷珩的名字就会瞬间更加响亮,而且名声也会一落千丈,她就不信这样不堪肮脏的都被人捉/歼在床的洛芷珩,穆云诃还会想要!

    但现在唯一让洛凝霜不甘的就是,她要暂时忍受委屈,可是为了彻底毁掉洛芷珩,她必须忍耐!

    “你们不要胡说八道!我和洛芷珩是真心相爱的,她也已经答应要嫁给我了,你们都给我滚出去!”白明月护着洛凝霜,对那群人怒喝道。

    他并不是傻子,他不能让自己担上一个强/歼犯的罪名,那会成为他人生当中的一个巨大的污点,会让他在继承皇位上有更大的阻碍。世王已经发话不准他继位了,但他相信父皇一定不会那么甘心听世王的话的。可是他还是要小心。

    而且他喜欢洛芷珩,他也怕洛芷珩会不甘心就这样跟了他,所以他必须要在人面前确立他们的关系,虽然他怎么现在这样做确实有些不妥,但是真心相爱没有错,而且洛芷珩对穆云诃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众人哗然,有人惊呼:“那不是咱们刚刚得到皇帝陛下认可的皇子吗?竟然是他和洛芷珩厮混在一起?”

    “这两个不知羞耻的人啊,简直是伤风败俗啊。”

    “就是的啊,还相爱?是相互疼爱吧。”

    猥琐的,讽刺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并且这一次有了更严厉的指责和谩骂,洛芷珩一下子就成了荡/妇,因为白明月亲口叫出了洛芷珩的名字。于是整个酒楼瞬间就沸腾了。有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这件事情。

    这不可谓不轰动!

    堂堂穆王朝的小王妃,是正妻名分,并且有能力的大才女,竟然会抛下自己的丈夫出来私会其他男子,并且还在光天化日之下就在酒楼里面,就和其他男子发生了关系。这简直是要立刻处死的不道德行为!

    婚姻之中洛芷珩就犯了大忌,这红杏出墙,出的叫一个惊天动力!19Oka。

    而洛芷珩偷的人竟然还是南朝新鲜出炉的私生皇子!这两个人在一起,怎么样都令人觉得匪夷所思,但更多的却是贻笑大方!这才是真正的丑闻!与贵妃娘娘毒害亲弟弟的那个绯闻比较起来,这个才更让人觉得大惊失色和仇视吧!

    洛芷珩冷冷的收回目光,看不出是什么表情。她将对面房间里的一切声音都听在耳中,只觉得自己恨得仿若一颗心都在被油炸一般的疼痛!

    简直是可耻的没有下限了!这两个人不愧能在一起啊,根本就都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混帐王八蛋!自己想死,竟然还敢拉着她?而让洛芷珩更加心惊的事,洛凝霜竟然计划安排的这么稠密,就连制造绯闻的人都找来了。也对,什么都没有亲眼被看见来的真实可靠不是吗?

    不过这一次她不会让洛凝霜得逞的!想要毁掉她的名声?那咱们就走着瞧吧,先让得意一下,很快就让你知道身败名裂,名誉扫地的滋味!顺便再将你这个大麻烦送出去,让你知道什么叫偷鸡不成蚀把米!

    奶娘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洛芷珩房间里,满身都是遮掩不住的杀气:“小主人,奴婢去将这个践人杀了!”

    奶娘是真的快要被气死了!她全程的目睹了洛凝霜的整个计划,简直可以用骇人听闻毛骨悚然来形容了!根本就么有见过这么丧心病狂的女人,竟然连自己的亲姐姐都算计,还算计的这么天衣无缝,这么不留余地!奶娘都后悔自己她听从了小主人的话按兵不动了。洛凝霜这样的祸害,就应该立刻除掉!

    “不用你,洛凝霜我会亲自解决掉的。她现有多猖狂,我就会让她有多么的狼狈!她嫉妒我的好,我就让她更加的嫉妒眼红!敢这样算计陷害我洛芷珩,我反而不会让她轻易的死掉了,我就要活得更好的让她看看,气死她!我会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她想在我身上做的事情,我会一个不落的全部还给她,让她逐一品尝她自己种下的恶果!”洛芷珩咬牙切齿的狞笑道。

    “小姐做的对!就应该这样,这样带动的女人就不能对她手下留情!您留情了,她还以为您怕她,反而变本加厉不知自己的斤两了。”奶娘的脸上露出一丝狠色来,想到洛芷珩今天的手段,不急不慌的就让洛凝霜栽倒吃瘪摔跟头,小主人做的一点都不手软,这样的小主人才是那个种族的继承人样子!

    “我们先离开这里,我现在穿着那个践人的衣服都觉得恶心!她现在这样陷害我,你看着吧,这件事情没完!”洛芷珩咬牙怒道。

    “可是如果这件事情传出去的话,那小主人的名声就完了啊。要不奴婢将那群人都给杀了吧。”奶娘担忧的说道。

    洛芷珩冷冷的道:“不!让他们说,他们现在这样说我,以后就会用笔这更加激烈的言辞来说洛凝霜!我会让洛凝霜的名声比现在她将我践踏的名声还要惨!我们先回行宫,洛凝霜一定不甘心就这个样子,她一定会带着人去行宫闹事的。到时候我会让她知道,什么叫绝望!”

    奶娘也不迟疑,立刻带着洛芷珩消失在了房间里。而他们刚刚离开,对方面房间却发出了一阵阵的惊呼声。

    洛凝霜竟然装作愤怒的指着白明月怒吼哭泣道:“你这个畜生!你竟然强/暴了我!我不会让你好过的!我会让穆云诃杀了你的!”

    洛凝霜没有否认自己是洛芷珩,她用洛芷珩的口吻怒吼着,并且要报复白明月,她要让白明月也身败名裂。竟然敢碰她,这个畜生,她不会放过他的!

    看着洛凝霜忽然反口了,并且大胆的说出来这是一场强/暴,众人都震惊了,但震惊过后就是更加激烈的争吵生!虽然被强/暴和主动出墙的性质不一样,但是两者有一个共同点,被强/暴的人虽然是受害人,但因为已经不干净了,一定也会被婆家给休掉的!

    白明月傻眼了,明明刚才洛芷珩还答应了要和自己在一起,接受自己了啊,怎么会眨眼间就翻脸不认人了?他的心里有怒火,他现在的皇子身份还不稳呢,绝对不能背上一个强/歼犯的罪名。

    他强忍怒火低吼道:“你胡说八道什么?明明我们就是两情相悦的!刚才还是你主动勾/引我的,你不会都忘记了吧?而且你不是说要和我在一起吗?你可别忘了,你被婆家休了,只有我能要你了。”

    面对白明月明显威胁的阿,洛凝霜只有仇恨和愤怒,她更加大声的哭道:“你还敢威胁我!你不准我将你的恶性说出来,你说你是皇子,你将来可以继承皇位,你用这个来you惑我,你许诺我可以当皇后,可是我洛芷珩不稀罕这些!你竟然敢如此伤害我,这是羞辱了穆云诃的名声,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你对我下药,你为了得到我竟然骗我。你以为我洛芷珩是好欺负的吗?白明月你一定会不得好死的!”洛凝霜自以为是的认为,她这样做就是将洛芷珩的名声彻底的毁掉了。也能玩得罪了白明月,洛芷珩以后被扫地出门了只会更惨,白明月越生气就越是不会理会洛芷珩,而且他还能让白明月的名声也臭不可闻,这简直是一举两得。

    但她也知道绝对不能提她自己洛凝霜的名字了,她以后是要嫁给穆云诃的,这件事情出了,洛芷珩的名声坏了,是百口莫辩的,那么洛芷珩被休掉就是板上钉钉的了,而她一定可以想办法嫁进穆王府,成为穆云诃的妻子的。那么洛凝霜的名声就要清清白白的,所以将下药的事情陷害给白明月就是最好的选择。

    “你是不是疯了?!”白明月恶狠狠的咆哮道,这女人竟然将他拉下水,还敢这样说,这不是慧他前程呢吗?现在这么多人,这番话一定会传出去的,让他以后怎么见人?让皇上怎么想?白明月忽然觉得洛芷珩怎么这么愚不可及?她不甘以为这样就能毁掉他了吗?

    “把我毁了对你是没有任何好处的!洛芷珩你最好给我想清楚了,你再敢给我唧唧歪歪的,小心我到时候也不要你!”白明月低下身,捏着她的下巴咬牙切齿的低声威胁道。

    “你别来威胁我!明明就是你强/暴了我,我不怕和你对峙,就算离开穆云诃,我也不能让自己承担一个红杏出墙的名声。”洛凝霜义正言辞大义凛然的说道。她第一次庆幸自己长了一张和洛芷珩一模一样的脸,没想到还可以用来迷惑别人!

    “天啊,这两个人怎么这样啊?简直是太不要脸了。不管是红杏出墙还是被人强/暴,总归不是好事情吧,洛芷珩还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的,简直是太不要脸了!这样的女人不除掉简直不足以平民愤啊。”楼还服而有。

    “说的对!将这两个人见败类押去世王行宫吧。听说穆王朝的小王爷现在就住在那里,而且穆王朝的法老们也都在,将这个恬不知耻的贱/货交给他们处置,我们就在一旁看着吧,如果处置的不妥当的话,我们也是不同意的!”人们开始义愤填膺了,亲眼目睹这样的场面,这两个人还都是响当当的人物,想不让人留意都不行了。

    洛凝霜眼中闪过一丝迟疑,但旋即就被阴狠取代了。已经到了这一步了,就没有什么可犹豫了,她已经和洛芷珩彻底的撕破脸了,那么她就无赖到底了,并且要和洛芷珩不死不休!她要用这张脸彻底的将洛芷珩搞垮。竟然敢这样陷害她,让她失身又痛苦,洛芷珩你等着吧,马上你就会被休掉了。

    虽然不知道现在洛芷珩跑哪里去了,但已经被仇恨和痛苦逼得快疯了的洛凝霜顾不上那么多了,就这么痴心妄想的以为可以让洛芷珩在这一次彻底的毁灭。

    “带我回行宫去,我要见穆云诃!”洛凝霜哀求的看着围观的人,好像她真的就是一个收到伤害的小白花一般。

    白明月气得恨不得灭了眼前的女人。这就是他喜欢的女人?洛芷珩怎么会变成这样?他怎么忽然间觉得眼前这个白痴不是洛芷珩了呢?他忽然开始讨厌这个女人!

    洛凝霜和白明月一起被众人押着离开酒楼去行宫,这一路上可谓是招摇过市,一群人一点不忌讳的将看见的事情说出来,并且添油加醋,吵吵闹闹的这个队伍竟然越来越壮观和壮大,身后跟着的人越来越多,每一个人都很气愤。

    而洛凝霜和白明月两个人就好像是被捉/歼在床,然后押着这两个破鞋淫/夫游街示众一般,两个人的面子荡然无存。就算洛凝霜是想要陷害洛芷珩的,但是现在他也觉得浑身僵硬,低着头,生怕别人看她。

    最近非常不平静的南朝,可谓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一次更加轰动,并且主角依然是洛芷珩这个名字!于是不一会,街头巷尾立刻就流传开来这条不雅事件,几乎轰动了整个南朝上京!

    而此刻,已经回到了行宫的洛芷珩用最快的速度洗澡又换衣服,然后卸掉了一身杀气,回到了穆云诃身边,笑容里带着一片血雨腥风的亲吻穆云诃的唇瓣。引得穆云诃毫无定力的按住她的后脑加深了这个吻,好半天才意犹未尽的放开她。

    看着她明丽的容颜里淡淡的狠色,穆云诃黝黑的眸子也带起点点寒气,冰冷的指尖摩挲着她微微红肿的唇瓣柔声道:“谁惹你不开心了?”

    洛芷珩笑着道:“没谁。就是想你了。确定一下我们是不是不会分开。”

    穆云诃捏着她柔嫩的脸蛋,笑得理所当然:“自然不会分开。谁敢让你离开本王,本王灭他九族!”

    二更到,其中有留言的加更三千字哈,今天更新晚了,抱歉啊宝贝们,月票翻倍的日子到了,一变二,二变四,宝们用力砸啊,月票七百加更,一千一加更,一千五加更,画纱拼了哈,嘻嘻,今天感觉好很多了身体。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