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91 真假洛芷珩!
    对于穆云诃的话,洛芷珩从来不会当成是一个笑话来听的,穆云诃一言九鼎,说了的话自然是算话。所以他说灭九族,那就一定会将企图将他们分开的人灭九族的。

    洛芷珩笑米米的问道;“如果有人想要将我们分开,理由是一个让你不能接受的呢?你也还会维护我吗?”

    穆云诃一挑眉,好看的眸子先是睁大了一下,而后便云淡风轻的眯起来,状似无意的说道:“阿珩,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难不成你还不相信我对你的感情?”

    “我自然是相信的,但有些事情一人说是谎言,二人说是谣言,三人可就能成虎了,说出来的话自然就会让人怀疑甚至是深信不疑的。还有些事情,被人说了一次可以无所谓,但如果在被人说一次呢?你会继续接受吗?会不会觉得难受?比如,洛芷珩和人私会偷/情?”洛芷珩问的仿若多么的不经意,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此刻的她是多么的紧张的。

    对于穆云诃她是非常有信心的,但是这种信心在见到洛凝霜那种疯狂之后就变得有点动摇。毕竟他们的身边太多的危机和磨难了,如果总是这样麻烦不断的话,穆云诃会不会有朝一日就厌倦了呢?

    穆云诃却将她抱进了怀里,摩挲着她的脸颊温柔的问:“你觉得我会怎么做呢?又或者你想我是怎么样呢?听信他人谗言,还是气愤的一怒之下休了你?又或者你以为你在我的心里就是这么点地位吗?”

    他将她的脸扶正,郑重却又带着一丝邪气的说:“你以为洛芷珩对于穆云诃而言是什么呢?只是一个妻子或者一个女人那么简单?洛芷珩会是穆云诃未来孩子的母亲,雷打不动,风雨不变。所以你该相信你孩子的父亲对你的在乎。”

    洛芷珩觉得这一刻的穆云诃是他,却又有点不像他。邪气中带着一份正义的,可是看着她的目光却那么的温柔呵护。她知道自己是小心眼了。因为洛凝霜竟然这么惦记着穆云诃!她心理面第一次有了想要将洛凝霜彻底的解决掉的愿望。她不想让洛凝霜再有任何机会来靠近和肖想穆云诃。哪怕是一点,都会让洛芷珩觉得穆云诃被玷污了。

    “穆云诃,我忽然好想和你天长地久呢。我想我是可以为了你放弃自由,因为你为了我而愿意暴/露身份,让你自己陷入危险当中。也因为你让我感动和心动。我想,如果谁真的敢来和我争夺你,我不会介意让自己的双手染上鲜血的。那时候,你会不会觉得我太恶毒了?会不会厌恶和排斥我?”洛芷珩问的不确定。

    她不想让自己变成一个靠争宠过日子的女人,那太累了,可是她又不能放弃穆云诃,但穆云诃身份注定今后他的后院不会平静,而王妃等人难道就不会给他赛女人吗?她以后也会变得如同争宠的王妃一般,为了丈夫的疼爱和地位而杀人吗?洛芷珩觉得那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但她现在正在排除异己,而被排除的人还是她的亲妹妹!她正在做一件让她挺有心理负担的事情。表面上她可以做出一副不死不许,但,骨子里的善良和品质还是让她觉得迟疑。

    “我会很开心你为了我而争宠,但你不用担心你会沾染鲜血,因为我会亲手解决一切让你心烦的障碍。你更不用担心你的地位,因为你只会是独一无二的。没有人能取代你,更没有人能超越你。阿珩要对我有信心。”穆云诃抚摸着她的脸颊,温柔的声音里竟然是满满的冰冷。

    她一定是有了不开心的事情,并且会让她非常困扰。穆云诃心思机敏,却也猜测不出来究竟是怎么了。可她明显不愿意说,他自然也不会多问。

    洛芷珩主动搂住他的脖子亲吻他的唇瓣,心理面如同喝了蜜汁一般的甘甜。有穆云诃的这番态度,就够了。至于对待洛凝霜,她也只能人家不仁她就不义了。

    两个人缠绵悱恻了好一会,奶娘的声音就在门外响起了:“大小姐,门口聚集了许多人,宣称要见法老们和小王爷,口口声声说要讨伐您。他们说您放/荡不堪,要求法老们和小王爷立刻下令处死您。”

    “什么?!”穆云诃眸色幽冷,显然是大吃一惊的,他看向洛芷珩,见她竟然丝毫没有震惊的神色,便知道,洛芷珩不开心一定是和这件事情有关系的。他阴冷的道:“本王的女人什么样,何时轮到这群人来评论和定论了?一群乌合之众,竟然敢如此闹事,真是活腻歪了!”

    穆云诃气得不轻,胸口剧烈起伏,脸色铁青。

    洛芷珩轻笑着给他顺其道:“生气什么呢?究竟是怎么回事出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我还不知道我洛芷珩有这么大的面子,竟然能让一群人抓着不放,没完没了的纠缠呢。”

    “对,本王去看看,究竟是哪些活够了的混帐,竟然敢上门来闹事!”穆云诃怒不可遏,洛芷珩是他的心头肉,他自己都舍不得碰一下骂一句,其他人竟然敢如此诬陷和诋毁,穆云诃的怒火是可想而知的旺盛!19Rbp。

    此刻,别说是灭九族了,就是挖人祖坟出来挫骨扬灰,只怕穆云诃一旦想到,也是会做的。

    “你别去,他们那么多人七嘴八舌的,说什么的都有。你去听了岂不是更加生气?让法老们去吧,我也去看看,你身体刚好点,还是要好好的休息才行。”洛芷珩阻止了穆云诃的动作说道。

    “哼。放开,本王不出去难道要让人认为本王是真的当了乌龟不敢出头了?”穆云诃态度坚决,强硬又冷冽的目光让人不敢反抗。

    洛芷珩没办法,只能小心的扶着他往门口去。而整个世王行宫里,好想陷入了一级戒备之中一般,所有人都是用小跑的,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种慌张和紧绷的神色。看见洛芷珩的时候他们的表情是难看而其奇怪的。

    行宫总管跑过来,急匆匆的说道:“小王妃您快点回房间去吧,还有小王爷也是,世王殿下说了,这件事情她会处理的,一定会给小王爷争一个清白回来,断不会让人如此污蔑小王妃的。”

    “不用,本王要亲自去。你且让开吧。”穆云诃冷淡的声音里是不容抗拒的威严。自己女人的事情却要让别的人来帮忙处理,这个穆云诃很不能接受。而且他是相信洛芷珩的,明白外面一定是什么别有心计的人来捣乱了,这种时刻他这个做丈夫的不给妻子撑腰震场子,她还有资格做洛芷珩的丈夫了吗?

    洛芷珩觉得穆云诃这样威严的样子很好看,仿若褪去了稚嫩和单纯,一下子就成长成了可以给她正风挡雨的参天大树,强壮而又霸气。她满心欢喜,其实做一个躲在男人身后的小女人也没什么不好嘛。

    法老们已经匆匆忙忙的赶到了行宫大门,正在和门口那些义愤填膺的人谈话,但是效果不大,那群人也不知道是受什么刺激了,竟然反应特别的大,不停的吵闹,将洛凝霜做过的事情度说成了洛芷珩的名字,简直恨不得让洛芷珩臭名远扬。

    酒楼里发生的事情有人清晰的说出来,还很是添油加醋的说洛芷珩怎么这么不要脸,竟然红杏出墙。而在这个时候,洛凝霜竟然开口了,她委屈又无助的给自己辩解,但口中清清楚楚叫的自己的名字却是洛芷珩。

    她气愤的怒道:“我没有和这个男人私通啊。是他一直纠缠着我的,还说要让我做未来的太子妃,甚至是未来的皇后!我怎么可能被判我的丈夫穆云诃呢?我洛芷珩是不会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的,是他对我下药,还强/暴了我,我是受害人!应该死的人是这个白明月!”

    周围的人听了她这番理直气壮的话,真的是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

    这种事情不论是自愿还是强/暴,都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吧?值得拿出来说吗?这个洛芷珩竟然还敢说的这么理直气壮,该不会是脑袋被吓傻了吧?

    白明月气得扭曲了一张脸,她的话几乎是将他送上了一个和皇位无缘的悬崖上!这是要毁掉他啊,万一皇上知道了,那么就会认为他早就觊觎皇位,对他是十分不利的!这一刻的白明月真的是被气得毫无风度可言,他扬起手来,狠狠一巴掌打在了洛凝霜那张委屈愤怒的脸上,将本就被蹂/躏的不堪的洛凝霜打倒在地,遮挡着她身体的衣服也在那一瞬间滑落了下来,香肩酥/胸几乎看到了一半。

    四周迅速响起了一片片的抽气声。有的人有君子羞耻之心是闭上眼睛转开头了,有的人可是瞪大了眼睛不停的看着她的身体。

    洛凝霜这副模样,简直是令人不齿的。

    法老们看见这一幕,都是震惊的脸色都变了!他们并不知道洛芷珩在不在行宫里面,人他们也绝对不会想到有人敢冒名顶替洛芷珩来闹事。他们现在看见这个长得和洛芷珩一模一样的人,而且还开口自称是洛芷珩,他们唯一的想法就是,完蛋了,这下彻底完蛋了!

    他们都很明白洛芷珩对于穆云诃的意义是什么,那就是命啊!没有了洛芷珩,穆云诃还会有活下去的希望和勇气吗?一定是没有!

    可是洛芷珩一向自爱,绝对不会做出这样伤风败俗的事情!洛芷珩和穆云诃之间多少风雨巨浪都走过来了,两个人在那么艰难的环境中,都能彼此不放开对方的手一路坚定不移的前行,终于有了今天。他们几乎是苦尽甘来,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穆云诃半死不活,甚至被宣判活不过二十岁的时候,洛芷珩都能对他不离不弃。那么没有道理穆云诃好了,可以好好活着了,还有了那么尊贵的身份之后,洛芷珩反而放弃穆云诃。这简直不合逻辑!

    可是眼前的人却自称是洛芷珩!这让法老们都惊悚了。

    “你真的是小王妃?!”慕容老将军强忍着心底的惊涛骇浪,颤抖的问了一句。

    洛凝霜目光一闪,她已经豁出去了,这一次一定要将洛芷珩打败,让洛芷珩彻底的爬不起来。而她只要以后摇身一变,在变回清纯温柔的洛凝霜就好了。她心中一狠,扬起脖子,骄傲的道:“当然!难道你已经老花眼到了认不出来我样子的地步了吗?”

    虽然很不像模仿她心目中的践人,但是这一刻洛凝霜还是模仿了洛芷珩的语气和神态,在加上她和洛芷珩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她坚信,除非洛芷珩亲自出来,否则没有人能够分辨真假的!

    而她也在赌,就赌洛芷珩不敢出来见人!因为这可是轰动性的丑闻啊,洛芷珩有几张脸几个脑袋敢出来澄清呢?她几乎是解释不清的,那么她洛凝霜就有了可乘之机了。

    然而洛凝霜永远都不会猜到洛芷珩的心中想的是什么,也不会知道洛芷珩永远都是令人捉摸不透的!

    “你如果是洛芷珩,那么我又是谁呢?真是太好笑了,怎么才一夜之间,这个世上就多出来另一个洛芷珩了吗?”清冷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嘲讽,出现在吵杂的门前,所有的声音迅速的安静了下来,只有那把声音还在轻笑,笑声轻蔑!

    洛凝霜瞳孔紧缩,心里咯噔一下!这个该死的女人难道真的敢站出来?她不是疯了吗?

    法老们身后的奴仆们迅速的让开,世王与法老们也连忙回头看去,赫然就看见穆云诃一脸阴沉的在洛芷珩的搀扶下走来,而洛芷珩一身火红的长裙,尽显妖娆与张扬,一贯的嚣张跋扈的狂野样子,眉宇间带着淡淡的杀气与轻蔑,款款走来,竟然是脊背挺直,英姿飒爽。

    “珩儿?”一直处于目瞪口呆状态的慕容纤雪看见门里走来的洛芷珩,眼睛猛地一亮,这才好像从巨大的打击中回过神来,她僵硬的看向那个倒在地上衣衫不整的‘洛芷珩’,在看看正在走来的洛芷珩,眉宇间的凶色终于被心有余悸取代,她对洛芷珩不满的嗔怒道:“你个死孩子!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真的自甘堕落到这种地步了呢。还好不是你!”

    洛芷珩挑眉笑道:“在你心里我洛芷珩就是这么不值钱吗?如同一个泼妇一般的和别人叫阵?还这般的衣衫不整?”洛芷珩斜睨着洛凝霜,目光凛冽。

    法老们看着洛芷珩,听她说话和看着她的表情,一瞬间就确认了这个才是真正的洛芷珩!刚才那个虽然语气和神态像,但至少像而已,却并不是。洛芷珩的身上有一种很特别的神韵,那是一种发自骨子里的张扬与放肆,那种狂也和热情,是谁也模仿不来的!

    她就是她,独一无二!

    慕容纤雪讪笑一下,忽然惊奇的指着门外的人道:“可是外面那个人真的和你长得一模一样。天下间怎么会有这么相似的人啊?不知道的看见你们两个在一起,还以为你们是双胞胎呢。”

    她是说者无心,但是听者却有意。而且听众了是不少的,当洛芷珩和穆云诃站到台阶上,清清楚楚的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时候,一群不明就里的人立刻就瞪圆了眼睛,震惊都不能来形容他们的心情了。

    天下间怎么会有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的?有,也只能是双胞胎了!那么眼前这两个人究竟哪一个是洛芷珩呢?这一瞬间,在两个一模一样的女人都自称自己是洛芷珩的情况下,所有外人都分不清这两个洛芷珩中,究竟谁是真,谁是假了。

    法老们却知道,穆云诃身边的这个才是真的,他们震惊被吓的砰砰乱跳的心,这才安稳的回到了身体里。一个个却更加的面色凝重了,竟然有人敢来冒充洛芷珩,这个胆子也太大了吧?而和洛芷珩中那个的一模一样的人,别人不知道,他们可是知道的。

    洛芷珩的双胞胎妹妹,洛凝霜!

    但洛凝霜这是干什么?衣衫不整的出现,还在一个巨大的丑闻之中,不仅不为自己辩解,还说自己是洛芷珩,她是疯了吗?!

    白明月看着那站在穆云诃身边的女子,一下子就傻眼了,他像是看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他一眼就看出这个才是真的洛芷珩!因为洛芷珩看他的目光一如既往的厌恶和冰冷。那他霸占的这个女人又是谁?

    他想起来刚才这个女人一直说自己不是洛芷珩的,而且她的胸口……

    白明月忽然像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一般,猛地大叫了一声,指着洛凝霜怒吼道:“你是妖怪?你是什么人?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欺骗我?你害得我声名狼藉的目的是什么?”

    洛凝霜咬牙切齿,这种时候她当然不能承认你自己不是洛芷珩,不然可就前功尽弃了,她现在是丢了面子和身子,那么就不能连最后的机会都丢掉。

    她骄傲的扬起脖子,竟然还理直气壮的说道:“我就是洛芷珩,如假包换!她,才是冒牌货!她企图抢走我的一切,穆云诃,你好好看看啊,我才是洛芷珩啊,你怎么可以和其他女人在一起?还是一个冒充我的女子?你快点杀了她!”

    她这话一出口,所有人都愣住了。因为这话实在是说的太理直气壮了,让人不禁又感到疑惑,如果她不是洛芷珩,又怎么可能这么有自信呢?

    洛芷珩刚要开口,穆云诃却按住她的手,冷锐的眸子仿若刀锋一般的射向洛凝霜,但却不落在她裸露的肌肤上,只看着她那张情/欲过度的脸,声音冷的几乎能将人冻死:“穆云诃,也是你能叫的?下贱东西!”

    穆云诃第一次开口这样骂人,毫不嘴软!

    洛芷珩诧异极了,但心理面却又甜蜜蜜的。她嘴角泛着动人的笑意,决定暂时不出头,先让她的男人来解决一下看看,她就站在穆云诃身边后面一步,是依赖和信任的姿态。两个人不经意间都是金童玉女的组合,看得法老们颇为骄傲,这才是不给穆王朝丢脸的人。

    洛凝霜没想到穆云诃竟然会开口骂人,她眼眶一红,语气就有点想软下来,但一想到如果她不装的像一点的话,那很有可能会让穆云诃识破的,现在要迷惑穆云诃的眼睛,只有这样她才有可能将洛芷珩给拉下来。

    于是她学着洛芷珩理直气壮的样子怒道:“穆云诃你竟然敢骂我!你到底能不能看见啊?我是洛芷珩啊,你身边站着的那个人不是我!你怎么能连我都认不出来呢?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我会有多伤心啊?”

    洛芷珩眸色骤然暗沉,因为她发现这洛凝霜模仿她的样子倒是真像啊!如果不是她刚才和穆云诃在一起的话,不知道穆云诃在能不能分辨出来呢?难怪洛凝霜敢冒险做出这样疯狂的事情,原来她竟然私底下模仿自己!

    穆云诃也确实是眉头一跳,他转/头看了洛芷珩一眼,清冷的目光直直的看紧了洛芷珩的眼底,那眸子里就有了一丝笑意,仿若有点看好戏的样子。

    知道他是想看自己来处理这件事情,明显有看热闹的嫌疑啊,洛芷珩不满瞪了他一眼,却被他抓紧了手。

    “你说你是洛芷珩,你有什么证据吗?”洛芷珩还没开口,慕容纤雪就忍不住的大声质问出来。她已经想到了这个冒充珩儿的人是谁了,可是今天这一幕还是让她太震惊了,震惊过后就是巨大的可笑讽刺。怎么会有人疯狂到用这种方法来陷害别人啊?这难道就是想要伤敌一千,必要损己八百吗?也太二了吧。

    洛凝霜竟然丝毫不怕的道:“证据?那你怎么不问问那个站在穆云诃身边的女人你有什么证据,证明她就是真的洛芷珩呢?”

    洛凝霜反将一军,显得有些洋洋得意,但是她的身体实在是被白明月蹂/躏的太惨了,下面流出来的东西让她觉得羞愤和难堪又厌恶,身上的衣服还是白明月的袍子,她想要扔掉,却又不能撇开这唯一的遮羞布。她恨死了洛芷珩和白明月,要不是他们,她怎么会这么惨?所以她今天就更要胜利了!

    “那你能说出我有什么不是洛芷珩的证据吗?”相较洛凝霜的急切愤恨,洛芷珩可就显得极其的优雅淡定了,她就那么居高临下的看着洛凝霜,眼睛里的讥讽轻蔑毫不掩饰。

    洛凝霜看见洛芷珩的眼光,有那么一瞬间的惊惧和退缩。但她也知道洛芷珩这是在和她挑衅,她不能退缩!走到今天这一步,她已经没有退路了。

    “你自然不算洛芷珩!行宫守门的人都知道我今天出了行宫,我穿着粉色的裙子,带着面纱,我根本就不在行宫里面,而我的衣服就是这件,你却在行宫里面出来,明显你就是假的!”洛凝霜高傲的说道,但目光里却又淡淡的得意。现在真是庆幸洛芷珩离开之前和她换了衣服。只要抓住这衣服不放,那她就有胜算。

    人群中立刻有人起哄,让将今天守门的人都找出来对证一下,看洛凝霜说的话是不是真的。这起哄的人里就有洛凝霜事先找来的托。

    世王冷眼看着,但还是命守门的人立刻出来,然而事实证明,洛凝霜的话是真的!

    一瞬间,所有人的表情都变得极其怪异了!就连佟老等人都不禁迷惑起来。她说的是真的,衣服和守门人是证物证人,那这个洛芷珩又是怎么回事?

    “怎么样?没话说了吧?你还不乖乖滚下来,竟然还敢靠近我的丈夫!”洛凝霜越发的理直气壮的怒喝道。好想她已经胜利了洛芷珩一般。

    “原来是这样啊!那难道是小王爷身边的女子想要害小王妃,所以才会设计小王妃的?现在竟然还敢来冒充小王妃,简直是可恶至极!”于珩理来了。

    “就是啊,这样的女人才最可怕呢。难怪洛芷珩一直说自己是被人强/暴的,原来就是小王爷身边的女人害得啊。那么说,这个受害的人才是真正的小王妃啦?”

    在人们匪夷所思和震惊不已的议论纷纷中,洛芷珩和洛凝霜对视,两个人的眼中都擦出了惊人的仇恨的火花!在洛芷珩的眼中,洛凝霜现在的行为简直是……犯贱!犯二!愚不可及!

    既然洛凝霜要玩,还玩的这么有新意,那我自然要奉陪到底了!只是洛凝霜,我的反击,你可要扛住啊!因为你轻易的死了,那多没意思呢!

    “就一件衣服不能证明什么的,我是穆云诃的王妃,他自然知道我是不是真的,不过至于其他人当然是不知道的。我有奶娘证明,我是真的洛芷珩!”洛芷珩不紧不慢的说道。要对付洛凝霜,她有很多办法,但要一点一点的来,她要在今天,让洛凝霜品尝一下最彻底的身败名裂!

    “那不能算!”洛凝霜心中一惊,脱口而出。

    洛芷珩步步紧逼:“为何不能算呢?奶娘是跟随者洛芷珩一路成长的,最了解洛芷珩的人就是奶娘了。如果你是真的洛芷珩,你又怕什么呢?”

    众人看向洛凝霜,目光带着询问。洛凝霜一时词穷,面色凝重。

    一更到,画纱继续努力二更去哈,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月票700加更一会就来,月票一千一加更,一千五加更,以此类推哈,求推荐票,求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