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96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封爵闹剧!

悍妇,本王饿了! 296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封爵闹剧!

    一场闹剧,就这样收场,洛凝霜最后灰头土脸的跟着众人进了世王行宫。要不是洛芷珩说担心洛凝霜在弄出什么幺蛾子来,必须要看住的话,世王是绝对不会允许她在跨进世王行宫大门的。

    法老们脸色都很难看,这简直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洛凝霜今日的所作所为,在他们看来应该立刻处死了,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还很BT的人?

    “洛芷珩,我有话要对你说。”已经众叛亲离的洛凝霜竟然还敢理直气壮的对洛芷珩说话,她的脸上已经毫不掩饰她对洛芷珩的厌恶和愤怒了,她看洛芷珩和回头,便怒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洛芷珩冷笑一声道:“我怎么对你了?”

    “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一点脸面不给我留,我毕竟还没有出嫁,你怎么能这样对待我呢?我是你的亲妹妹,不是你的仇人!你这样毁我,你良心能安吗?”洛凝霜开口就是质问,将理直气壮和没理辩三分与反咬一口发挥的淋淋尽致。

    “洛凝霜你别太过分了!究竟是谁不顾念亲情难道你心里没数吗?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来诋毁珩儿的时候,你怎么不说?难道你的名声是名声,我们珩儿的名声就是草芥了吗?你也太不要脸了吧!你为了毁掉珩儿竟然装成是她,你那么做的时候有没有想过,珩儿是你的亲姐姐?你现在又来说什么亲妹妹,妹妹是人,姐姐就该死了吗?”慕容纤雪愤怒的指责道。她今天算是见到极品了,这也太不是个东西了。

    “我在和洛芷珩说话,没有你说话的分!”洛凝霜冷冷的怒道,她不明白为什么洛芷珩那样须为的人能得到这么多人的偏袒和喜欢?她才应该是大家关注和在乎的焦点啊,她是重生的,她有这个资格!

    “你说话注意一点,这里最没有资格说话的那个人就是你!你口口声声说你们是亲姐妹,但是你有尊重过珩儿一点吗?你张口闭口的洛芷珩这样叫她,你自己都做不到尊重别人,凭什么要求别人尊重你呢?你这种人就配白明月那样的人,一个是私生子,一个是下践货,都很不值钱,都很上不得台面,都是畜生人渣!”慕容纤雪骂起人来那是绝对不含糊的,她有一位粗旷的老祖宗。

    洛凝霜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她见那群威严的法老们都用冷酷的目光看自己,她心理面是有点害怕的,但一想到自己是重生的人,她就有了底气。她直接怒问洛芷珩:“你为什么要让我嫁给白明月?你那种打发要饭的的行为你就不怕被人耻笑吗?如果让父亲知道你竟然这样对待亲生妹妹,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像是将一个垃圾扫地出门那般迫不及待,你以为父亲能原谅你吗?”

    “父亲是否原谅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做的是对的。我不能让一个伤风败俗的女人留在家族里面,你也知道你还没有出嫁吗?那你怎么还能做出来那样的事情呢?你对我步步紧逼,往死里逼,我不仅不责怪你,反而还为你的未来发愁和打算,这有什么错呢?”洛芷珩淡定的说道,似乎一点都不为所动。

    “洛芷珩你别太过分了!我是洛家的二小姐,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你现在这样对待我,你的名誉也一定好听不到哪里去!”洛凝霜咆哮道。

    “能怎么不好听呢?只要你这个亲妹妹不再来陷害污蔑诋毁我,那我就谢天谢地了。还有,请你别太自以为是了,是你先不要脸做出那样不可饶恕的事情的,是你先来陷害我的,难道我不能自保?我自保还有错了?这简直没有道理可言!”洛芷珩冷笑一声想要转身离去,她不想在对着这个洛凝霜,简直是浪费生命。

    “你给我站住!”洛凝霜连忙咆哮起来,她大吼道:“我那样做只是也能玩我太害怕了,我完全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被一个陌生男子强占了,你知道我的无助吗?我只是因为你是我亲姐姐,所以才那样说的,我并没有想要害你啊。可是你怎么能将我没有做过的事情诬陷给我呢?”

    “你说什么?”洛芷珩猛然转身,漂亮的眸子眯了起来,她冷笑着问:“你是因为害怕所以才来陷害我的?那么你有没有想过我也会因为这些事情而还怕和苦恼呢?”19W9I。

    “可是你已经成亲了啊,你不是有爱你的丈夫吗?他不是会保护你吗?”洛凝霜有些不甘看洛芷珩的眼睛,但她一如既往的说的那么理直气壮,她知道事情全都搞砸了,她再说什么都已经是枉然了,但她就是不想让洛芷珩好过,她也因为即将嫁给未来的皇太子而有底气,觉得这群人不敢将自己怎么样,所以才敢如此猖狂的。

    “那你有没有想过你的这些话也会给我的婚姻带来巨大的打击和创伤?你的一厢情愿会让我的婚姻遭受最严重的伤害,我很有可能会因为你的这个荒谬的理由而被穆家扫地出门!你的名声是名声,生命是珍贵的,那我洛芷珩的就活该被你践踏吗?你也太自私了吧!洛凝霜你的脑子是怎么长得呢?简直是可笑的逻辑!”洛芷珩怒喝道。

    “可是你现在不是安然无恙吗?但是你却将我推给了一个强/歼犯!你让我以后可怎么活下去?整天对着一个强/暴了我的人,洛芷珩你居心不良!”洛凝霜带着哭腔的喊道。

    慕容纤雪耻笑一声道:“真够恶心的了!竟然口口声声的将那样恶心的话挂在嘴边,我看你其实也没有怎么样嘛,不然经历了那样的事情不是应该很害怕的吗?你还有勇气站在这里无理取闹,还能和帮助你的亲姐姐大呼小叫,我觉得你现在应该还有能力降伏一头老虎吗?”

    “洛凝霜随便你怎么想,但我只想告诉你,你现在只能嫁给白明月,如果你不想嫁给她,刚才在南朝皇帝面前你为什么不反驳呢?你和我这大呼小叫是没有用的,因为真正能决定你命运的人,是你自己而不是我!”洛芷珩讥讽的道。

    “那还不是因为我害怕吗?反正这一切都是你的错,是你洛芷珩欠我的,你给记住了!”洛凝霜蛮不讲理的怒吼道。反正她就是赖上洛芷珩了,这个婚姻是她不喜欢的,更不是她想要的,她不痛快,自然也不能让洛芷珩痛快了。

    还有就是,反正她要嫁给白明月了,那么就破罐子破摔好了,她要让在场的这些人都记住了,他们欠她洛凝霜一个情,因为是他们亲手将她推进了火坑里面。

    明明就是她自己做了不要脸的事情,让这么多人跟着丢脸,她反而还敢在这理直气壮的指责别人,别说慕容纤雪看不下去了,就连佟老等人也怒了。

    “将她关起来,老夫彻底不想看见一条疯狗在这里咆哮了!”佟老阴沉着脸怒道。

    明明是同父同母的亲生姐妹,还是孪生的,但为什么一个那么优秀,一个却这么不堪呢?最可悲的是不堪的这个竟然还这么坏和狠毒,最主要的是没有脑子,简直是可笑之极。

    “你们理亏了是不是?你们知道亏欠我的了是不是?你们将一个受害的女孩推出去不管不顾,还让我跳进火坑里面,你们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罪人!你们今天伤害我得罪我,我会记住的!”洛凝霜咆哮道,她好像已经疯了,被刺激的太严重了,以至于神智不清了。

    “洛芷珩我知道你为什么要将我推给白明月!因为白明月喜欢你,他爱慕你!而你一定知道他对你的感情是不是?你不想要白明月的感情,你觉得白明月碍事,所以你将计就计的将我推给白明月!你这个婊/子,你明明就是个不要脸四处留情的婊/子,竟然还敢装纯情,你陷害自己的亲妹妹,你让我生不如死,你简直不配做人!”洛凝霜的咆哮彻底的触犯众怒了。

    “你胡言乱语!当心本王割掉你的舌头!”穆云诃怒了,脸色铁青的咆哮道。

    洛凝霜神色闪过一丝委屈,她软软的对穆云诃哭道:“我没有胡言乱语啊,你一定还不知道是不是?当白明月在占有我看着我的时候,他最里面喊得念的都是洛芷珩!是洛芷珩啊!他们两个没有歼情怎么可能?”

    这句话彻底将现场的气氛掀到了一个令人压抑的风口浪尖之上!

    穆云诃脸色铁青,胸口剧烈起伏,他是相信洛芷珩的,但是他不相信白明月。还记得那次宴会上,白明月看着阿珩的目光可谓是赤/裸/裸/的感兴趣的,充满了占有欲和掠夺性!那样穆云诃记忆犹新。现在洛凝霜又说出了这样的话,那么不论是不是真的,他都一定不能放过白明月了。

    敢肖想他的阿珩,只要一想到白明月抱着其他的女人,却呼唤着阿珩的名字,穆云诃据觉得五脏六腑都要被某种不知名的火焰灼伤了。他恨不能立刻亲手宰了白明月。

    洛凝霜一看穆云诃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的话穆云诃听进去了。她满脸信息的道:“你也知道这件事情是不是?白明月喜欢洛芷珩,洛芷珩现在是在甩掉包袱啊,她将我推给白明月,就是不想让白明月继续纠缠她了啊。而她也害怕我靠近你,她怕我会在你的心里留下位置,穆云诃,我好喜欢你的。明明我们才应该是天生一对的啊。”

    “命运的轮回里面,我们两个的名字应该是刻在一起的,我好喜欢你,好爱你,从我见到你第一面开始,我就知道你是我命中注定的那个人。我是想要嫁给你的,但是洛芷珩却从中作梗,她伤害我,也伤害了你,你不应该爱她的啊,穆云诃!”

    洛凝霜已经快要发疯了,她知道她如果在部队穆云诃表达爱意的话,她这一辈子就都没有机会了。嫁给白明月实在不是她想要的结果,她要为了自己的幸福最后一搏,也许就能在这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打动穆云诃呢?就算不能打动穆云诃,但是可以让洛芷珩在穆云诃的心理不那么完美也好啊。挑拨离间他们的情感,让他们的未来充满了质疑和不信任,她也好开心的!

    “这女人疯了吧?竟然和自己的姐姐抢男人?还敢这么不要脸的表白?”慕容老将军嘴角狂抽,扯着他家气鼓鼓的小孙女嘀咕道。

    慕容纤雪可就彪悍多了,她直言不讳的怒道:“她这不是不要脸,她这是超级不要脸!简直是道德败坏!就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女人!”

    洛凝霜最后疯狂的表表,瞬间触犯众怒!

    “你够了!穆云诃也是你能叫的?你的喜欢和爱本王要不起。本王是你的姐夫,这是不能改变的事实。还有,本王并不希望当你的姐夫,以后你看见本王和阿珩的时候,完全可以当作是陌生人,因为我们并不希望认识你这种人。”穆云诃强忍着暴怒的情绪,冷酷无情的说道。

    穆云诃态度明确,丝毫不为所动,这种表现让脸色难看的众人,终于话和了一下。也让情绪紧绷的洛芷珩松了口气。

    她并不担心穆云诃会真的相信或者怀疑自己,他们的感情她还是很有自信的。她只是担心穆云诃的身体会承受不住,毕竟这样的事情穆云诃一定会生气的,她怕他的情绪控制不住伤害到自己。

    “阿珩,我们走,别理会这个疯子。”穆云诃现在海子乡将洛芷珩拉走,回到房间看他怎么严刑逼供!

    “稍等一下,我今天要是不发泄一下,估计会气死的。”洛芷珩温柔的对穆云诃笑道。然后她缓缓走向洛凝霜,在洛凝霜阴狠得意的目光中抬起手来,重重的一巴掌狠狠的落,打得洛凝霜一下子就跌倒在地。

    “你敢打我!”洛凝霜捂着麻木的脸颊,满口血腥,她惊怒不已的嘶吼道。

    “打得好!”慕容老将军一个没忍住大叫起来。

    “打得就是你!你这个下贱的东西!都到了这一步了竟然还敢来伤害我?你真的以为我洛芷珩就这么好欺负吗?洛凝霜你太高看自己也太小看我了!请你记住,穆云诃是我,你永远也别想了。白明月是你的,你如果再敢说出来之前那样的混帐话,不用别人,我会亲自将你的舌头割下来喂狗!”洛芷珩目光阴狠,身上是一股强横的气场。

    “你凭什么这样对我?我们是亲姐妹,可是凭什么你得到的都是最好的,而我得到的永远都是你不要的?”洛凝霜终于忍不住强大的怒意,两辈子加起来的愤怒在这一刻是那么强大的怨念。

    洛芷珩都被洛凝霜身上那股仿佛沉淀了太久的沧桑和哀怨镇/住了。她微微一愣,而后清冷的问道:“那我也想问你一句,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洛凝霜瞳孔紧缩,口中呢喃着那句话,心口上酸酸涨涨的痛,她真的想要冷笑三声,但是她笑不出来,她心里很清楚,这一切的不公平都不是来源于洛芷珩,而是命运还有她父亲对母亲的爱。她的不幸就在于她的出生造成了母亲的死亡,所以父亲将所有的怨恨都发泄到了她的身上,洛芷珩本身并没有错。

    但这也是洛芷珩最大的错!

    如果没有洛芷珩,那么她会是洛格唯一的女儿,就算在不喜欢她,也不会放纵她到这种地步,无视的那么彻底,忽略的那么迫切。她在洛格的眼中真的如同洪水猛兽一般的可怕和厌恶。就因为有了洛芷珩的好,有了这个无时无刻的对照,所以她才那么痛恨洛芷珩。

    洛芷珩是她痛苦的根源,所以洛芷珩是有罪的。他们是同根生的姐妹,但是就因为同根生,所以她才该死!

    洛凝霜还是不认为自己有错,反而觉得洛芷珩实在是太可恨和卑鄙了,伤害了她,竟然还敢站在一个受害人的高度来和她说话?

    “看好她,后天她就要成为南朝的人,我希望到时候这个新娘会是完好的。”洛芷珩声音艰涩,说完就扶着穆云诃离开了。她一路低着头,所以并没有看见穆云诃对小喜子使了个眼色。

    洛凝霜被关起来了,行宫里面却没有太多的欢声笑语,他们都被洛芷珩那最后的一句问话给问住了。多么可悲,明明是亲姐妹,却斗的这么不死不休,他们两个之间有看不见的头破血流,同根生,也不见得就能同心同德。

    小喜子消失了好一会才回来,对穆云诃点点头,穆云诃这才又功夫和心情来收拾洛芷珩。

    而另一边,洛凝霜几乎是刚刚被关进了一个密封的房间里,就有人潜入,将洛凝霜一顿毒打,而且打得让她疼痛无比却又不会留下丝毫伤痕,最狠辣的是竟然点住穴道痛打,让她又疼又叫不出来。

    足足有半个时辰的毒打结束,那人悄无声息的离去,洛凝霜就那么瘫软在地上,已经一身冷汗,奄奄一息了。

    时间一晃而过,眨眼间就来了婚礼这天,这可能是所有皇子婚礼最最快速和简陋的一次了。过礼都过得那么快速,而南朝所有的过礼,都被洛芷珩当作嫁妆在出嫁这天给洛凝霜带走了。

    没有吹拉弹唱,街道上也没有张灯结彩的普天同庆,反而是百姓们都在道路两旁观看,指指点点的竟然没有一个人说好话,几天时间,洛凝霜的壮举已经传遍了南朝,而洛凝霜的名字前面也加上了许多类似于不贞、狠辣、恶毒、荡/妇这样的名词。

    一时之间,洛凝霜声名狼藉,只怕再难正名了。

    花轿都很简单,白明月不情愿的将洛凝霜抱上了花轿,就骑上大马一路前行。虽然这场婚姻不是他想要的,但是一想到皇上即将宣布的那个位置身份,白明月就忍不住的开心,倒也有几分意气风发。

    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洛芷珩,只觉得心神荡漾,只要他当上皇太子,手里有了权力了,他就有办法接近洛芷珩,等到他登上皇位那一天,他就一定能将洛芷珩抢到手。到时候轿子里这个践人,他就卖到青楼去,让她自生自灭。

    一行人跟着来到皇宫里面,这座宫殿给了他们太多不美好的回忆了,虽然不愿意来,但是不得不来。

    毕竟是皇子的婚礼,就算时间仓促,但该来的人还是要来的,更何况今天还是皇上要宣布给白明月封爵位的日子,文武百官,内眷命妇,有影响力的人物一个不少,倒是让这个婚礼看上去气派热闹了许多。

    皇帝和皇后高高的坐在大殿最上方,喜庆的大殿里面安安静静的,所有人都看着那个要被白明月搀扶着前行的新娘子,眼中除了鄙夷和轻视,就是看热闹。

    私生子迎娶了荡/妇,这可是能称之为‘一段佳话’了。

    随着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的礼节结束后,众人开始了虚伪的恭贺声。白明月笑意盎然的抱拳回礼。他和洛凝霜都知道,接下来就是要宣布白明月身份的时刻了,这才是最自己动人心的。

    洛芷珩冷眼旁观的看着,白明月和洛凝霜这两个大麻烦弄到一起,她只会希望他们越来越不好,不要怪她坏心眼,实在是这两个人让人倒足了胃口。

    “安静!众爱卿也知道白明月是朕的儿子,但是一直没有封他爵位,今日他成亲了,就是大人了,虽然没有什么建树,但毕竟已经成家了,住在宫里已经不合适了,所以朕决定册封他一个爵位。”皇上威严的声音响起。

    众人都安静了,倒要看看会给白明月一个什么爵位。

    白明月下意识的攥紧手掌,他抓着的是洛凝霜的手,两个人都暗暗激动,虽然他们彼此厌恶,但如果能够得到那个位置,倒是可以对彼此好那么一点。两个人都因为激动紧张而手心冒汗。

    “朕决定封白明月为闲王,赐府邸一座,赏黄金万两,就留在京都里让朕时常看到,也省得想念。”皇上威严的声音淡淡的传来,穿透了整个大殿内外。

    穆云诃轻笑一声,那笑容极其漂亮,却也十分轻蔑。

    洛芷珩也是嘴角一抽,将小脸埋进了穆云诃的怀里,闷声笑道:“这一定是玉儿那丫头的主意!简直……太合我胃口了!”

    穆云诃好笑的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目光宠爱,恨不能亲吻一下她的额头。

    “这皇帝还没有太老糊涂嘛,挺好,挺好啊,哈哈哈。”慕容老将军一愣之后便大笑起来。

    “闲王,闲散王爷,不错,确实不错,对于这两个人来说,很般配啊。”佟老捻着胡须笑米米的道。

    闲王,自古以来都是没有实权,一无是处,不受宠,不被重视,注定与皇位无缘的存在。皇帝给了白明月这样一个封号,还没有封地,只有一座府邸,还摆在京城,说什么不想他离开是因为怕想念他,这分明就是不放心这个儿子,给了最不好的封号之后,还要放在身边监视着。

    这可是赤/裸/裸/的打白明月洛凝霜的脸了。

    白明月一听就傻眼了,脸上的笑容隐没,表情惊愕,眼底有愤怒的火焰在蔓延,他更加用力的捏紧洛凝霜的手,捏的洛凝霜忍不住疼的叫了出来。

    “放开我!”洛凝霜也是满腔怒火的,为什么不是皇太子而是闲王?!一个闲散王爷怎么可能配得上她高贵的身份?洛凝霜不满了,立刻甩掉了红盖头,一把推开白明月:“滚开!”

    哗地一声,因为洛凝霜的举动和行为,全场哗然。

    “洛凝霜你干什么?”皇帝威严冷喝。

    洛凝霜一激灵,但却抬起头来质问道:“为什么是闲王?皇上不是说要给白明月一个高贵的身份来配的上我吗?这就是高贵的身份吗?”

    她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大笑起来,各种讥讽嘲笑不断。

    洛芷珩捂住脸,咬牙切齿的说:“真他大爷的丢人!”

    白明月不仅不认为洛凝霜的话有问题,反而还对皇帝发问道:“父皇,您明明说会给儿子一个高贵的身份啊,为什么会是这样?儿子如何能当闲王啊?”

    皇帝眯起眼睛,那居高临下的目光极具威严:“你们觉得这个身份不高贵吗?觉得这个身份配不上你们?”

    话是这样说,他们也是这样想,但是肯定的回答他们却不敢说出来。

    “你白明月只是见不得光的一个私生子,让你人祖归宗已经是天大的恩待,给你一个闲王,已经是你最高的位子了,怎么?难道你还有什么不满?还是你觉得你能做更高的位置?至于你洛凝霜,你觉得凭你的身份,你自己都没有高贵到哪去呢,又如何能配得上更高贵的身份?你以为你是洛芷珩那种神仙似的女子吗?还是白明月以为你是穆云诃般嫡仙似的男子?”一把清脆悦耳的声音,在大殿之外骤然响起,毫不留情的直戳二人痛处!场凝门凝来。

    一更到,今天还有,吼吼,键盘被画纱敲出个窟窿来,各种好笑。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我的520回来了,我好开心,于是各种动力无穷,画纱火力全开,各种加更,强势回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