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97 战神像:战神血脉!!(推荐票43000加更)

悍妇,本王饿了! 297 战神像:战神血脉!!(推荐票43000加更)

    “什么人?滚出来!”白明月将满腔怒火发泄到了来人身上,在他看来,他就算是个私生子,那也是皇帝的亲儿子,没有人有权利指责他。

    “敢让本公主滚出来,你好大的胆子!以为你一个闲王很了不起了吗?”娇俏的声音肆无忌惮的响起,玉公主昂首挺胸的从门外走进来,目光轻蔑前行,路过洛凝霜的时候,她说道:“空有其表,简直是给小姐姐丢人!”

    洛凝霜哪里能忍受这个小公主的羞辱,她冷冷的道:“轮不到你来对我品头论足!我再不济现在也是你嫂子,你对我不敬据说对你哥哥不敬!堂堂南朝公主就是这个德行吗?”

    “哈哈!太好笑了,本公主可没有什么哥哥,你说错了吧,更何况这个人我从来就不会承认他是我的兄长,什么玩意?丢人至极!”玉公主冷哼一声,转身就跑到了前面,请安道:“给父皇母后请安,玉儿去找小姐姐啦。”

    皇后慈爱的道:“去吧。”

    “皇上,玉公主如此羞辱我,难道您就不说什么吗?”洛凝霜快要气炸了,她质问皇帝,因为他觉得自己有道理。

    白明月并没有阻止,因为他也看不过去玉公主,以为自己是皇后所出就一直瞧不起他?欠教训!

    “玉儿是本宫的公主,身份尊贵,金枝玉叶,羞辱你又如何?人贵在自重自爱,你做到这两点,再来说羞辱二字吧,不然你这就不是羞辱,而是自取其辱!”皇帝冷冷的道。

    玉儿跑到洛芷珩身边喜滋滋的道:“真好,又看到你们了。小姐姐玉儿做的好不好?”

    洛芷珩笑着伸出手,道:“玉儿最可爱了。”

    玉儿连忙和洛芷珩拉着手,顺势坐在了她身边,还悄悄打量穆云诃一眼,一惊一乍的道:“哇!近看更漂亮啊!”

    洛芷珩低低的笑,穆云诃也难得的没有冷着脸,给了玉儿一个浅笑,把小姑娘迷的眼睛都直了。

    “这件事情已经定下了,如果你们对闲王这个封号有意见,可以不要。退下吧。”皇帝轻描淡写的打发了他们。

    白明月确实不甘心,但他真的不敢和皇帝叫板,心理面更是觉得洛凝霜不详,简直是个扫把星,好好的皇太子的宝座没有了。

    洛凝霜不甘心,心理面委屈死了,她怎么能嫁给一个闲散王爷?洛凝霜心理面开始想办法了,她看了洛芷珩一眼,满眼邪恶的光芒。

    宴会开始,一番歌舞之后,洛芷珩等人觉得没有留下的必要了,将洛凝霜这个大祸害给推出去了,今后洛凝霜如果真的收敛,改变自己,好好和白明月过日子也挺好,但倘若洛凝霜不知道收敛,那么以后就自食苦果吧。毕竟谁也不能对谁的未来永远负责。

    法老们带着他们起身告辞,但皇帝却忽然开口道:“何必着急走呢?朕有两件东西想请洛芷珩看一下,诸位也都留下来观看吧。”

    皇帝开口,这个面子他们还是要给的,不一会就有十几个人搬着一个很庞大的东西走进来,上面盖着黑布,落地的那一刹那沉重的质感发出一阵震动声,让众人的神经都跟着一颤。

    众人都好奇这是什么,皇帝看着洛芷珩的目光又狂热在流淌,他抬手道:“掀开!”么将起闲火。

    有人上前抓住黑布的一角,哗地一声巨大的黑布被打开,里面的光芒骤然间暴/露,满室金光四面八方的散开,令人不敢直视。

    当人们适应了这种光芒之后,在睁开眼睛,南朝的文武百官们眼皮子便是狠狠一跳,因为他们很清楚眼前这时什么东西。

    这是一尊金像!从里到外完全是纯金打造,高三米,是一个伟人的黄金巨像。这个人在南朝百年以来一直屹立不倒,不论是人间还是人们心中,南朝每一代君王登基大典之初最先祭祖敬拜的人不是南朝皇室先祖,而是这个人的排位和金像。

    这座金像本应该是在皇室龙脉之中,镇守整个南朝龙脉,被南朝人誉为守护战神!虽然他没有登基称皇,虽然他没有龙袍加身,虽然他消失百年,但他是南朝百年来所有人心目中的开国皇帝!

    耶律苍生,那个征战列国,大杀四方,几乎一统天下的战神!!19XTd。

    南朝文武百官协同家眷连忙起身,惊疑不定的看着皇帝,不明白这尊应该在龙脉的守护神像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他们,都已经站了出来,每年祭拜过耶律苍生的大臣们,看见这尊金像就有一种极大的压迫感,这个男人就是生来的王者,即便他已经消失百年,即便这只是他的金身雕像,但看着他,就会有一种被俯视的渺小看,令人不由自主的心生膜拜。仿若在他面前,站着,都是他们的罪!

    皇帝在面对这尊金像的时候,也是面色凝重,带着虔诚和近乎疯狂的崇拜,他站起来,一手抬起,声音里有了一种不同以往的狂热和虔诚:“众臣参拜。”

    得到命令,众人连忙恭恭敬敬的跪拜下去,口中是一致的称呼:“臣民拜见战神先祖!”

    洛芷珩看着那尊金像,只觉得刺眼的很,她看着金像觉得有些眼熟,可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只是在见到这尊金像的一刹那,她觉得她的血脉有种沸腾的感觉。

    慕容老将军也情不自禁的惊呼出来:“战神雕像!”他站起来,目光是癫狂的狂热,半晌竟然是心悦诚服的行了一个军人最最隆重的礼仪。足以看得出慕容老将军对这位百年前的战神的敬仰和崇拜。

    “这就是南朝战神啊。”洛芷珩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叹。

    皇帝举目望来,笑得高深莫测:“洛芷珩,你不拜见一下战神吗?”

    几乎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就投来,带着探究和惊讶。南朝的战神,是不准其他国家的子民敬拜的。皇帝为什么要让洛芷珩参拜?

    洛芷珩一愣,笑道:“我为什么要参拜一个陌生人?虽然他是个大英雄,但他是你们南朝的英雄,而非我的。”

    “那可未必!”皇帝诡秘一笑,忽然对南朝文武官员问答:“朕问你们,耶律苍生是南朝的什么?”

    “守护神!开国之君!”众臣想也不想便整齐一致的回答。

    皇帝脸上笑意加深,又问:“那耶律苍生的后人,是南朝的什么人?”

    众人一惊,神色里隐隐带着一种狂热:“当属本朝最尊贵之人,位列公主皇子之尊!应该继承战神府邸,延续战神香火,尊臣子敬拜!”

    “那么如果找到了战神血脉的后裔,我们该当如何?”皇帝又问,只是这一问,却激起千层浪,瞬间就在众大臣没的心中炸开了锅。

    这一次,人们没有立刻回答,而是震惊的不能回神,他们找了百年,一代又一代的传承下来,甚至南朝有一个神秘家族的存在,这个家族的人就是为了寻找战神血脉而存在。他们从来没有放弃过战神后裔,他们知道耶律苍生有妻子,那就一定会有血脉留下来。不论这个血脉是男是女,都会因为有耶律苍生那强悍的血液的传承而闻名于天下!

    那将是对天下,对列国,对苍生的震慑!绝对的至高无上!

    只可惜,他们一直没有找到,百年来,他们因为没有战神的守护而越发的战战兢兢,活在战神余威皮护下的他们知道,南朝渐渐成为一块大肥肉,若是没有新战神的诞生,没有流传着耶律苍生血脉的人出现,早晚有一天,最安逸祥和的南朝,将会成为被最无情分割的亡/国!

    而他们,就是亡/国奴!

    所以耶律苍生的后裔对他们来说,象征的不仅仅是一个荣耀和传承,更是长久安定的定心丸!是南朝的荣辱兴衰!

    所以,如果找到了耶律苍生的后裔,那么这个人,必须成为南朝新战神!不论他是男是女,哪怕他是一介书生,都必须要扛起耶律苍生遗留下来的那一面,燃面鲜血仿若燃烧的军魂战旗!!

    皇帝又是一声呼喝:“朕问你们,若是找到战神血脉,我们该当如何!”

    这一问响彻朝野,在人们心中同样变成最紧迫和振奋的一根弦,众人的声音汇聚成一条滔滔奔腾的河流,带着千军万马也势不可挡的气势与坚决:“誓死留下!拼死保护!”

    浩浩荡荡的声音里有太多复杂的情感,是震惊,是振奋,是激动,是期待,汇聚成一条大河,在河水里奔腾的巨浪拍打着人们的神经,响彻金殿!

    皇帝笑容里带上了一份神圣与狂热,他充满野性与兴奋的目光,居高临下的在众目睽睽之下,看向洛芷珩!

    那一刻,所有的目光仿若四面八方而来的杀伤力极强的箭矢,各种光芒迸现,齐齐随着皇帝的目光胶着在了洛芷珩身上。

    洛芷珩的脸色,从震撼到惊骇,寸寸雪白!

    皇帝就那么看着洛芷珩的眸子,大声喝问:“我们是不是要坚决留下她,我们战神的嫡亲血脉!”

    回答皇帝的是一声高过一声的坚决狂热的浪潮:“是!是!是!!”

    二更到,丫丫的,家里来客人,各种无语,呜呜呜,画纱要招待客人去哈,今天先这么多,我爱你们,群么么。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