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298 古老画卷!战刀秘密!战神是女人!

悍妇,本王饿了! 298 古老画卷!战刀秘密!战神是女人!

    在这种狂热的情绪调动下,每一个人都瞬间处于亢奋状态。

    一个国家不得不说的就是财富和安全,南朝有富饶的产业,却没有坚固强悍的人来保守。这个国家一只特立独行,耶律苍生留下来的余威影响百年,已经很不容易了。南朝表面看上去风光无限,但这东西也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大臣们已经渐渐感觉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和迫切,那种长期被虎视眈眈的感觉并不好,谁也不愿意让自己一直活在别人的觊觎之中。这种时候战神血脉出现,那绝对是令人振奋的事情。

    穆云诃目光暗沉下来,他眼角余光瞥见洛芷珩难看的脸色,桌子下面的手抓紧她的手,暗中给她支持和鼓励。但是他的心却没底了。南朝皇帝忽然弄这么一出,显然是有备而来别有目的的。他们不知道能否应付过去。

    耶律苍生这个名字再度被提及,自然是令人振奋,不论是南朝还是其他朝代的人,都会很想要得到这战神血脉。因为无法被超越,因为已经成为人们心中那一道再也不能被跨越过去的砍,所以战神已经不是战神,而是一个象征永远辉煌的传奇。谁都想得到。

    南朝皇帝今天的话,似乎在暗指什么,穆云诃不傻,想得到。

    洛芷珩蹙眉看向那尊金像,只觉得越看越是眼熟了,在通过皇帝的煽动和指引,她深深的觉得这尊金像和自己有关系。但,这怎么可能呢?她是穆王朝的让你,父亲虽然未曾见过面,却也是根深蒂固的穆王朝人啊,她怎么可能和南朝的战神有关联?

    “皇上?你究竟是什么意思?”皇后低声问道,总觉得皇上看洛芷珩的目光很不一般,她并不希望皇上为难洛芷珩。

    “老臣也不明白,皇上难道是……找到了战神后裔了吗?!“宰相大人激动不已的询问道。

    群臣们瞬间被这句话点燃了无限激情和希望。

    皇帝高深莫测的看着洛芷珩,一抬手,平复了下方群臣们热烈的情绪,没有回答他们,反而是高声问洛芷珩:“洛芷珩,现在,你还不来参拜一下这座金像吗?”

    所有的问答,所有的狂热,在这一刻在皇帝的问话中,化为一道道抽气声,人们也许还不能反应过来,但皇帝的话却不会是玩笑。为什么非要让洛芷珩拜见他们的战神金像?为什么要说战神血脉?难道洛芷珩和战神有关系?

    “战神确实很了不起,但我还是那句话,他说你们的战神,为什么要让我跪参拜?”洛芷珩强压住心里的烦躁和若有所思,淡然的道。

    皇帝勾唇一笑,脸上是压制不住喜悦的笑痕,他声音响亮而威严,带着他皇帝特有的肆无忌惮,一句话颠覆朝野,震惊四座!

    “因为你洛芷珩,就是战神耶律苍生的后裔血脉!!!”

    轰轰轰——

    四座震惊,惊呼声乍然而起。1a3Hb。

    文武百官们震惊的不能自已,一个个脸色惨白而又迫切的看着洛芷珩,只见那女子依然淡定自若的坐在那里,似乎一点不为所动。而怎么看,这女子也不像是战神后裔吧?一个娇娇弱弱的女子?

    人们不可置信,也完全不能接受,找到战神后裔固然高兴,但谁也不想随便找来一个人就说这是他们的开国始祖的后裔。

    法老们也震惊不可思议的看向洛芷珩,眼底带着探究,有着浓郁的震撼和怀疑。

    怎么突然之间,一个小贵族的女儿,就变成高贵不可侵犯的战神后裔了呢?这个女孩确实一直都很优秀,她能文能武,文能安邦武能定国,这话说洛芷珩虽然有点夸张,但却是最好的诠释。

    她琴棋书画虽然不是俱通,但洛芷珩展现在人们眼前,不论是弄虚作假还是真才实学,都无疑是令人惊艳和震撼的。而她一场对决战,机智过人,骁勇无比,也足以令人看见她血液里流淌的那种战斗的激情和狂野。

    一瞬间,洛芷珩在天下第一才人总决赛的最后比赛,进入了法老们的脑海里。那一天,一身黑色战袍,身骑神骏战马的洛芷珩,英姿飒爽挥刀奋战的画面,就那么清晰的浮现。

    她是有惊人能战斗力的女子,她是与众不同的,她一直都是让人震惊的存在!!

    法老们看着洛芷珩的目光瞬间就变了,变得暗沉,变得炙热,变得捉摸不定。

    洛芷珩承受着四面八方的各种目光,她表面淡定,但心理面却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她不相信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来一次南朝,就转变一种身份?颠覆了洛芷珩本来渺小的存在,一下子就变得高高在上?玩笑不是这么开的。更何况洛芷珩不相信南朝皇帝的话。

    “皇上慎言啊!这个玩笑开不得!”宰相大人第一个出言高呼,他显然是被吓傻了,认为他们的皇帝陛下一定是没有分清。

    “是啊皇上,老臣也认为这件事情可能事有蹊跷,洛芷珩是穆王朝的人,而且她姓洛啊,就算战神血脉和南朝失散多年,但耶律家的人怎么可能改名换姓呢?”

    “就是这样。战神的血脉对南朝来说那是非常重要的存在,我们南朝的人会用膜拜哦态度来敬仰战神后裔,来热爱战神后裔。这就等于是南朝可能会成为战神后裔的一个宝库,可以让这个后裔予取予求!这个亲,不能乱认啊。”众臣纷纷出言,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让有心之人有机可乘了。

    战神后裔在南朝几乎要赶上皇帝的位置了,人品好还行,人品不好为非作歹的话,那岂不是要祸乱苍生了?最主要的是如果是真的,他们也就认了,毕竟战神后裔这个名头就足以震慑四方了,但如果是假的,他们岂不是要赔上许多?这可不值得。

    但他们的话却触怒了洛芷珩。

    洛芷珩眉目清冷的冷笑道:“一个说我是战神后裔,一群说我是居心叵测?你们将我洛芷珩当什么了?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真以为我很稀罕那什么战神后裔的名头吗?拜托你们搞搞清楚,不是我要做什么战神后裔,不是我上赶着你们的,我不稀罕这个名头的,是你们皇帝硬生生给我安排上的。”

    “现在将我当坏人一样来防备?怕我欺骗你们什么东西吗?你们不觉得很可笑吗?南朝有什么东西这么值得我来贪慕啊?我父亲虽然是一个将军,还不是主将,虽然我家是个三等小贵族,但我们行的稳坐的端,从来不贪慕别人的什么东西。财富我们够用就好,名利我们可以自己得来,我洛芷珩还用不着来算计你们这一个死了一百多年的人的名头,来给我自己增光加彩!别狗眼看人低了!”

    她说的那群老臣们一个个脸色难看至极,一大把年纪了却被一个小女孩这么讽刺教训,着实丢脸。而他们因为之前的一些事情,也不怎么喜欢洛芷珩,虽然洛芷珩没有什么错,但他们对于洛芷珩的印象已经不好,潜意识里的就是不希望这个人是战神后裔。

    最可恨的就是洛凝霜的存在!

    如果不是洛凝霜的名声现在已经臭名昭著,如果不是洛芷珩有这样一个亲妹妹,他们还不会这么抗拒洛芷珩是战神后裔。

    但现在洛凝霜的名声已经让人觉得听到都有损耳朵了,亲妹妹那个德行,那么不堪入目,孪生姐姐又能好到哪里去呢?

    这姐妹二人一直是问题的焦点,各种流言蜚语几乎淹没他们,姐妹二人就没有一个让人省心的。洛芷珩如果是战神后裔,那洛凝霜也一定是了,洛芷珩身上只有被陷害的污点,可以抹杀,但洛凝霜身上的污点却是赤/裸/裸/的抹杀不了的存在着的,这样的人怎么可以成为战神后裔?这不是给他们百年来一直干净圣洁的战神脸上抹黑吗?

    洛芷珩并不知道这群大臣们心中的忧虑,这忧虑是很有必要的,所谓一条臭鱼搅的一锅腥,就是指洛凝霜这样上不了台面只能当绊脚石的家伙。如果因为洛凝霜是战神后裔,而让战神百年来形成的余威也荡然无存,让战神成为天下大笑话的话,那么南朝死的更快。

    洛芷珩猛地站起来,冷着脸道:“今天这顿饭除了是嫁妹妹,也当是彼此告别前的最后一顿饭吧。今日我们就和皇帝陛下辞行了,我们会尽快离开南朝的。”

    洛芷珩的一言堂并没有和任何人商量过,但这一刻法老们沉默了,穆云诃也沉默着,他们都巴不得快点离开南朝回国了。法老们是因为穆云诃强大的身份要立刻离开,而现在洛芷珩的身份也出现了裂痕,背后隐隐泛着的光芒也强大到让人不敢小觑和必须保护住,这两个人一下子就成了重点,他们要赶快离开,以免别人来抢人。

    众人都站起来,簇拥着他们二人往外走。

    皇帝上前几步,大声道:“洛芷珩,你真的要离开你真正的祖国吗?这里,才是流淌着你祖先最热血血脉的地方,这里是你的家乡!你的先祖曾在这里留下鲜血和汗水,这整个南朝都可以说是你先祖打下来的,这座江山,难道你不应该留下来继续守护吗?成为你先祖咱神耶律苍生之后的第二位守护者!”

    众人都被皇帝的话震惊的风中凌乱了,皇上这是……说真的呢?!

    难道这个洛芷珩真的是战神血脉?

    洛芷珩顿住脚,转身说道:“这个玩笑真的一点都不好笑,我怎么样也不觉得自己是什么战神后裔。就如同你们那位大人说的,我姓洛,不姓耶律。我是土生土长的穆王朝人,不是南朝人。”

    “你不要听别人胡说。朕今天赶在众人面前说出你的真实身份,就是有十足的把握了,洛芷珩,你知不知道朕是怎么认出来你的?难道你看见这座金像还一点反应都没有吗?朕不相信,凭你的聪明智慧,你到现在还没有看出来任何端倪!”

    洛芷珩心中一惊,表情终于有了一丝变化,她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那金像,目光里哟茫然和惊疑不定。

    “朕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就觉得你有些熟悉,可是朕实在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你了,也就不了了之了,可是后来在天下决赛上朕又看见你,那一次朕也同样的看见了你的妹妹洛凝霜,她坐在角落里的时候,朕也有些恍惚,因为她也让朕感觉熟悉,但是却没有你给朕的感觉强烈。”

    “那一天,你的比赛都是那么的精彩绝伦,朕看见的不是一个凡人,而是一个有血有肉有仙骨的绝色佳人,朕以为这就是终点,朕以为朕不会想起来你,可是你给朕的熟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直到第三场比赛,直到你穿着一身黑色战袍骑马出战的那一刻,朕才在心理面有了一丝影子。朕觉得那一幕实在是似曾相识,朕一定是在哪里见过你穿着战袍骑着战马的那一幕的。”

    “可是你不觉得怪异吗?你只有十八岁,朕虽然早年游离各国,但却从不曾上过战场,而按照你的年龄,朕也不可能见过你那个样子。朕心中有越来越多的疑惑,解不开,朕实在是难过的很,但是当你莫名拿出来那把手杖,当刀一般抽出来的时候,朕才豁然开朗,朕终于知道为什么会对你似曾相识,为什么会觉得见过你穿着战袍骑马上阵了!”

    皇上每一句话都显得十分激动,他的官员们也都安静了下来,听着他们的皇上诉说着一个让他们也同样震惊奇怪的故事。

    洛芷珩不知不觉的也被皇帝的话带进了一种莫名的情绪之中,她看着皇帝,淡淡的问:“那么,你想到了什么?”

    “朕小的时候去过龙脉祭祖,是和朕的父皇一起去的,在那里供奉着南朝百年来的祖宗牌位,还有画像,其中,就有我们南朝战神耶律苍生的画像!那是战神唯一的一幅画,战神的身边,就有一把和你那天手中所拿的手杖一模一样的战刀!就是这把战刀,让朕终于想起来,原来,朕在小时候就见过你,也可以说是比你成熟年长的战神的模样。”皇帝声音激动,文武百官也同样的激动了。

    似乎生怕洛芷珩不信,皇帝一招手,立刻有宫人恭恭敬敬的捧着一个长盒子上前,拿出一卷画交到皇帝手中。

    皇帝扬扬手,声音紧绷艰涩:“这就是那幅画!画像是战神在河边擦拭伤口的简易画作,是一个擅长作画的小兵偷偷画下来的,也是那幅画,成了南朝百年以来最大的秘密!可是今天,朕要让你相信,你是战神血脉,就一定要将那幅画拿出来让你亲眼看看了,也让你们所有人都亲眼见证,朕终于找到了战神后裔!”

    “洛芷珩,你可看好了!”皇帝咬着牙不让自己的声音因为兴奋而颤抖,他小心翼翼的将画卷展开,那幅画便如同瀑布一般倾泄流下而开,在众人紧张兴奋迫切的目光中,全然展开。

    画作破旧老化,但保存完整,可见是用心保存了。上面是一个身穿战袍的人,半褪战袍,在河边清洗伤口,那人头发凌乱的捆绑在脑后,神色冷漠坚毅,坐在草地上懒散随性,但眉宇间却又有种霸气敏锐的感觉。那人身边放着一把刀,赫然与洛芷珩手中的手杖一模一样,只不过这把刀没有外面的那层珠光宝气遮掩,而洛芷珩的手杖去掉了刀鞘才是那人身边的战刀。

    那时候没有颜色可以给这幅画上色,但是那人身上却有殷红的颜色,呈暗红色,一看就是鲜血常年沉淀下来的颜色。战刀上却很干净,锋芒毕露的在主人身边,一人一刀,简陋的画作,给人的感觉却是强横无比,霸气十足的。

    洛芷珩瞳孔紧缩,下意识的按紧了腰侧,手杖就在这里,她也认出了那把刀和自己的手杖是一样的。而画中这个人……让洛芷珩瞪圆了眼睛!

    “这个人……是和我有点相似?”洛芷珩问穆云诃,声音都是不可置信和压抑的。

    如果说手杖不是她的,她还能用这个理由来反抗皇帝,那么她和画中人如此相似又怎么解释呢?南朝皇帝没有理由弄出来这么多事就为了留下她吧?

    穆云诃眸色深沉,嘴角的混迹不知道是讥讽还是薄冷:“何止是有点相似?”他侧头看着她的侧脸,目光终于彻底掀起腥风血雨:“你和她,简直一模一样!”

    答案从她最爱最信赖的男人嘴里说出,洛芷珩忽然有种想撞墙的冲动。

    一模一样,又是一模一样!!!

    但她知道这幅画里面的人不是洛凝霜,认识一个穿越百年的大英雄,而她,竟然和百年前的战神,撞脸了!

    法老们看见这幅画,已经震惊到无言了,但画中那把刀却让他们一个个头皮发麻,他们口口声声说这手杖是他们穆王朝的镇国之宝,是有关于龙脉兴盛的关键,就是因为他们知道,这把刀的主人是战神耶律苍生。

    他们的祖先在百年之前无意中得到这把战刀,那是在耶律苍生消失后不久,后来穆王朝的军事力量就壮大了起来,他们将这一切都归功于这把有着战神力量的战刀,他们将这把刀隐藏起来,当作是穆王朝最高机密。

    为了更好的保存这把刀,他们请来了无数能人巧匠,为这把屠杀了无数生命的战刀,量身打造了一个最最华丽精致的刀鞘,将这把永远无法掩藏锋芒的宝刀,彻底雪藏!!

    但百年之后,这把带着无数亡魂的战刀再次出鞘,是在一个他们认为最没资格的女孩的手中。那个时候的洛芷珩不配拥有战刀,更不配去触碰,但是就是这么阴差阳错的,战刀到了洛芷珩的手中,就一直没有在离开过她的身边。

    她让这把战刀在百年之后重见天日,用这把战刀杀出了一片天地。

    那个时候看来最最没资格的人,却竟然是天底下最最有资格拥有这把战刀的人!兜兜转转一大圈,到头来,这结果,赫然是物归原主吗?!

    难道这就是天命?还是巧合?

    这下狂没每。一幅古老的画,一把再也无法掩藏的刀,让法老们彻底的震撼了,也深深的被这种神奇的命运给惊呆了。这一刻,他们率先相信了洛芷珩的血统,他们真的相信了洛芷珩是耶律苍生的后裔。

    因为在不会有人能比洛芷珩更能将这把刀的锋芒发挥到极致!

    皇帝威严而郑重的说道:“洛芷珩,你还有什么话好说?你要知道,你的血脉里流淌着的是南朝先祖战神的血液,你是属于南朝的,你因为有着战神血脉而不可能与一般人一样自由生活。你有你的使命和责任,你手里拿着那属于你先祖的战刀,你的身体里流淌着你先祖的血液,你就应该回到南朝来,守护你的子民!”

    “不能就凭一张画一把刀就来定夺我的身份吧?这把刀也不是我的啊。再说我是个女人,怎么来守护你的子民?”洛芷珩生硬的说道。对于南朝皇帝的这个论点,她实在是厌恶至极。限制她自由,管你是什么东西,都去他大爷的!

    “战刀不论你是怎么得来的,那都属于你。因为这个天下再也没有人比你更有资格拥有它!百年之后的你和这幅画里的人一模一样,你敢说你看见她就没有什么想法吗?还有,谁和你说女人就不能成为强者?不能来守护子民了?咱们的战神那是不想,如果想,她将是除银月国那个世外王国,这个天下动荡之后亲手抚平列国最史无前例的第一位女皇陛下!!”皇帝的话铿锵有力,一句话,再次掀翻了所有人的感官。

    一瞬间惊呼四起,一个个都被这个消息惊吓住了。

    “你什么意思?!”洛芷珩的声音终于不再淡定,她以为最有力的借口,似乎瞬间成为她最薄弱的攻击点了。

    皇帝知道这样做很危险,揭露一段辛秘,还是这般惊世骇俗的秘密,是有风险的,但今天他不得不这样做,因为他要保全南朝,他要让南朝在诸国之上高高屹立不倒,而战神后裔是唯一可以将南朝推向那个高度的人!他怎么能放过洛芷珩呢?

    皇帝诡秘一笑,郑重无比的道:“咱们南朝的战神耶律苍生,本身就是一个女人!!”

    轰轰轰——

    简直是一语激起千层浪!无论是南朝的人还是穆王朝的人,都在这一刻被震惊傻眼了!

    他们一直以来敬拜膜拜的大英雄,谁也无法超越的神秘强横存在,竟然是个女人?!男儿心中的榜样和目标,女子心目中一直想要嫁人的对象,竟然会是个女人?!

    颠覆,人们的心在一次被颠覆!没有人敢轻易相信,只觉得可笑之极。但,这番话是九五至尊一言九鼎的皇帝所说,真假,竟然让他们无力辩驳!

    “你们仔细看看这幅画,咱们的战神一直就是女扮男装而已,她的身边一直跟着一个人,都说那个人是她的妻子,是女扮男装,可是你们一直不知道,那个人才是真正的男子,而战神只不过是伪装而已。虽然这很震惊也很不可思议,但是这是事实,耶律苍生是女人,皇家密奏里是有记载的。”

    “可是我们不会因为战神是女人而轻蔑和不尊重她。相反,就因为她以一个女子柔弱的身躯为我们打下了一片江山,让我们在这百年里面有别人没有的安定富饶,我们就应该更加尊重她!没有她,就没有南朝的今天!”皇帝是一个很好的政客,他必须保证战神在人们心中的崇高地位,这样洛芷珩才会在人们心中更有地位,也才能有力量去震慑其他国家。

    “皇上圣明!战神威武!”文武百官在震惊过后,只剩热血沸腾。如果当年的战神是女子,那么这个女子一定不是凡人,她的后裔,必定也有不同凡响之处。而洛芷珩一路以来各种彪悍,倒是符合了战神的风格,如此看来,他们要接受洛芷珩是战神后裔,倒是不难。

    一时之间,众人看向洛芷珩的目光带着各种狂喜和兴奋。就好象和母亲失散多年,终于找到了,终于有依靠了一般,狂热而尊敬。

    洛芷珩嘴角一抽,下意识的张口想抗拒,但一把急促而冷艳的声音抢在她之前,高高在上的响起:“原来我的先祖竟然是南朝的战神?那这么说,我也是南朝的皇族了?那我和白明月岂不是就是兄妹了?这样还这么能成婚呢?依我看,趁着没有铸成大错,这场婚事就此作罢吧。”

    听到这把声音,洛芷珩心里冷笑三声,刚发愁摆脱不掉南朝狗皇帝,垫背的就迫不及待的自己送上门,那就别怪姐姐不客气了!

    一更到,今天还有加更哈,画纱继续努力去,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宝贝们给画纱动力啊,画纱就能激情热血了啊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