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00 醉酒露原型!(留言18000加更)
    穆云诃的气场太强,简直是锋芒毕露。

    饶是久居高位的皇帝,看见这样的穆云诃,也不禁倒抽冷气,她目光阴沉的落在洛芷珩的身上,又回到穆云诃身上,不甘在眼底浓浓的闪过,最后只剩下一丝笑意,他仿若一直是高兴的一般,一挥手道:“都干什么呢?退下!朕只是想要认亲而已,从未想过要强迫洛芷珩,这里是她的家,她喜欢留下就留下,不喜欢,朕自然也不会强迫。但请洛芷珩记住,你是属于南朝的,这一点,不可更改。”

    穆云诃眼底闪过一丝晦暗,掷地有声的道:“你错了,洛芷珩不属于任何国家,她只能是我穆云诃的!”

    皇帝眼皮子一阵狂抽,下意识的想要张口,但他的手已经被皇后抓住了。

    皇后沉默到现在,却终于被穆云诃对洛芷珩的百般维护和在意所打动。这样的爱情,她曾经渴望至极,她期待在皇帝的身上得到,但是很可惜,她没有得到。也许皇上是爱她的,但是她想要的爱情,已经随着这么多年来的疲惫和斗争而消耗殆尽了。

    所以当她看见穆云诃对洛芷珩这般好,为了洛芷珩甚至不惜用毁灭一个王国而作代价的时候,她是那么渴望保护着一个纯粹的感情。

    “让她走吧。你应该清楚,你留不住她的,就算没有穆云诃,你今天的主意也注定是不会成功的。如果洛芷珩是一个可以任人摆布的人,那么她就不是洛芷珩了。你想要的,可以通过友好的途径来获得,既然已经知道她的身份了,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皇后低声在皇帝耳边说道。有的时候女人比男人冷静和聪明,她的话能让急功近利的皇帝冷静下来。

    皇帝不禁心神一荡,他的皇后已经好久没有对他这样软语低喃了,听的他不禁就心软下来。忍不住反握住皇后的手,不顾她轻微的挣扎,皇帝眼底有着急切和缠绵,到底还是退后一步:“朕不为难你们,但朕需要和洛芷珩谈一谈,她可以不留在南朝,但必须要对天下宣布她的身份。”

    皇帝要保住南朝,现在列国对南朝已经是虎视眈眈了,在不有所行动,南朝势必要迎来一场浩劫。这种时刻洛芷珩的出现就是能够镇/压四方的有力武器,再加上穆云诃那强大的背景身份,南朝简直如虎添翼。只要公开了洛芷珩的身份,就等于是将这两个人拉到了他南朝的大船上,任何人想动南朝都要先思量一下,他是能撼动战神血脉,还是能打败占卜神官!

    穆云诃并没有替洛芷珩回答,他尊重她的决定。

    洛芷珩软软一笑,亲昵的和他手牵着手,对皇帝道:“如果事实证明我真的是战神后裔,那么昭告天下我并不反对,但是如果因为这血脉而给我招来什么麻烦,那对不起,我会将怒火发泄到南朝头上,我这个人没心没肺惯了,谁也别想拘束我,更别想限制我。惹恼了我,南朝皇族就是最先受难的,所以你们可考虑清楚了,认我,宣布我的身份,福祸可不一定的。”

    皇帝神秘一笑:“既然敢任你,就有保护你的自信和责任。南朝的力量并不是人们想象的那么薄弱的,你只管放心,朕会给你安排好的。”

    洛芷珩无所谓的一耸肩:“那就随便你们吧,只要别打扰到我的正常生活。”

    既然注定无法阻止了,那么就顺其自然吧。战神后裔?反正又不是她一个人,还有洛凝霜,还有大哥呢。父亲不也是吗?

    “我可将洛凝霜交给你了,我想我们可能再也不会见面了,洛凝霜你们就多照顾吧。”洛芷珩真希望永远也见不到洛凝霜,这一别,只怕也是永别了,洛芷珩将烂好人发挥到极致,笑米米的说道。

    看着洛凝霜气白了脸,一脸的不甘心,洛芷珩简直开心死了。

    洛芷珩故意刺激洛凝霜,缠着穆云诃的手臂,满脸幸福的在众人不甘和着急的目光中离去。

    他们刚走,众大臣就炸开锅了,刚刚还一个个不愿意承认洛芷珩身份的人,现在却急得如同火烧房。

    “皇上啊不能让她走啊,她是咱们南朝的人啊,她走了,那南朝怎么办啊?”

    “是啊皇上,现在穆王朝的法老们已经知道洛芷珩的身份了,这可不太好吧?这不是等于咱们送了个大礼物给他们?”

    “皇上,臣去将她抢回来,说什么也不能让战神后裔流落在外。她在咱们南朝,就是咱们南朝的人,不再南朝,那岂不是让别人有机可乘吗?”

    众大臣一个比一个激动,彻底的忽略了洛凝霜,没有人在乎洛凝霜,他们更不愿意承认洛凝霜也是有战神血脉的,那太丢人了。1a4GJ。

    白明月也看出来众人对洛凝霜的排斥了,一下子心就跌入谷底了,这回惨了,还以为捡到宝了,结果还是一个垃圾!为什么同样是亲姐妹,洛芷珩就那么好那么优秀,人洛凝霜就这么招人恨,让人不待见呢?

    白明月咬牙切齿的拉着洛凝霜,不准她在继续说话和找茬,只怕因为洛凝霜,父皇会连他的这个闲王的位置都收回去了。

    今晚的世王行宫里,一改连日来的阴霾和压抑,到处都是欢声笑语。最近好事连连,洛芷珩人逢喜事精神爽,笑米米的坐在穆云诃身边,对一杯杯敬酒来者不拒。她素来能喝酒,对于酒有种天生的喜爱,虽然不是千杯不醉,但也能喝上两坛子不倒。

    慕容老将军啧啧称奇:“好厉害的丫头!这酒量惊人啊,怪不得性格火辣,原来是能喝酒啊。哈哈哈,好,老夫喜欢,来在干一杯。”

    洛芷珩举起杯子和慕容老将军豪爽捧杯,一仰而尽,笑道:“咱们这算是庆功酒吗?”

    “这算什么庆功酒?等咱们回去了老夫给你们好好摆一桌庆功酒,拿出来老夫珍藏了七十年的女儿红……”佟老喜气洋洋的话被慕容老将军的爆喝打断。

    “老书呆子!你竟然还有私藏?你不是说已经没了吗?你骗老子!”慕容老将军怒了,拍桌子叫骂起来。

    佟老冷笑一声:“你还有脸说?你将老夫家当什么了?你将你自己当什么了?老夫家是酒馆吗?你是江洋大盗吗?一次又一次的偷酒喝,老夫要不是提前藏起来几坛子,还不全都被你偷喝光了?你和老夫瞪什么眼?老夫也不欠你的,要喝酒不会自己买去啊。”

    慕容老将军嘿嘿一笑,腆着脸道:“那还不是你老家伙的酒好喝吗?你放心你回去摆庆功宴,我一定到场给你捧场。”

    “你是去讨酒喝的吧。”棋圣毫不留情的揭露道。

    “你最好别来,来了那些好酒都不够你一个人喝得。”佟老嗤之以鼻。

    洛芷珩好笑的看着老人们老顽童一般的笑闹,感觉手被攥紧,转过头来看穆云诃,只见他月色下的容颜更显神秘深邃,目光仿若缠绕着数不清的情绪,浓稠而甜蜜的看着自己,清澈的泛着星光,浅淡的唇色让洛芷珩有种喉咙干涩滚烫的感觉。

    “干什么呀?”她的声音较软甜糯,也许是酒精的作用,目光迷离脸蛋红润,看上去软绵绵的一团非常可口。

    穆云诃就觉得下腹一热,那种迫切的渴望又来了,他好像做贼心虚一般的连忙移开目光,眼神闪烁的道:“这么开心?”

    洛芷珩无耻的笑道:“当然开心,你不知道我甩掉了一个大麻烦,那就是个包藏祸心的祸害啊,我没有除掉她真的是顾念这点血缘关系。好在这次将她嫁掉了,如果她以后好好过日子,不再想写遥不可及的来伤害我,我就当没有她这个人,如果她以后还不知收敛,那我真的就不会在客气了。”

    穆云诃微微歪头,唇红齿白的样子配上单纯宠溺的目光,看得洛芷珩抓心脑肺的,那爪子就有点不老实的在下面勾/搭起穆云诃来,又摸又抓的在人腿上晃悠,磨得穆云诃呼吸渐渐沉重。

    她还笑得极其无耻,凑近他的肩膀娇嗲的哼唧道:“大爷,人家咋就那么喜欢你呢?”

    穆云诃的耳朵一下子滚烫发热,嘴角有矜持的笑纹,他听见别人偷笑,就装作不满的怒道:“你好好说话。”

    洛芷珩哼了一声,一把将他的脸捧过来,酒精终于奏效,她原形毕露,呲牙裂嘴的痞里痞气的道:“小美人,老娘咋就那么稀罕你呢?给老娘当压寨夫人吧,咱俩拜堂成亲生娃娃。老娘天天给你吃鸡肉喝好酒。你要敢不从老娘,那就宰了你当给我爹当下酒菜!”

    云是气身回。她这话太豪气冲天匪气十足了,慕容老将军心脏强大,却也没忍住,被吓得一口好酒全喷出来。

    穆云诃嘴角狂抽,让奶娘扛着洛芷珩连忙回房,看着倒在床上的女人,穆云诃咬牙切齿:“脸都让你丢尽了,欠收拾的小东西!看我怎么收拾你!”

    三更到,哎呀玛麻亚,这么晚了啊,抱歉啊宝贝们,群么么,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