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01 蜜爱:醉酒后的风情!虐情:惨烈的新婚夜!

悍妇,本王饿了! 301 蜜爱:醉酒后的风情!虐情:惨烈的新婚夜!

    夜静谧如水,仿若已经恒定一般,一切本应该是安逸的,但穆云诃房间里此刻却传来一阵阵撩人的声音,还有温柔低沉的男音在诱哄的声音。

    穆云诃从来都是披着纯净面孔实则闷骚腹黑的大灰狼,而现在大灰狼饿了,非常的饿,看着眼前的美食,他只想要一口吞下,想尽各种办法也要吃到嘴里。

    一边托着洛芷珩的衣服,一边温柔的哄骗她:“阿珩热不热?我帮你脱掉衣服好不好?”

    洛芷珩哼哼唧唧的倒也配合,穆云诃让她抬胳膊,她立刻就抬起来,顺利的脱掉了外衣,穆云诃满眼狼光,还想脱掉她的里衣,可是洛芷珩却忽然睁开了迷离的眼睛,眼底清澈一片。穆云诃一激灵,以为洛芷珩是装醉。

    “阿珩?”

    “唔,小样,你以为我喝醉了是不是?想要趁火打劫?”洛芷珩笑米米的歪着脑袋,满眼戏虐,脸蛋红云,口齿清晰,看上去,真的没醉。

    穆云诃心头一阵火热,但也很失望,他还想醉呼呼的阿珩软绵绵的很好欺负的,清醒的阿珩,只会欺负他。

    “不是,我怕你睡的不舒服,更何况我对你那不是趁火打劫,是顺理成章。”穆云诃笑得讨好,赶忙往她身边凑乎,嗅着她身上淡淡的香气和酒气,就有点把持不住,手就往她身上招呼。

    洛芷珩也不阻止,似乎很舒服的眯起了眼睛,还很享受的哼哧起来,软绵绵懒洋洋的说道:“我可是千杯不醉,就那么几杯酒就想让我醉倒?异想天开。还有你,你刚才说要收拾我?说啊,你想怎么收拾我呢?”

    她猫一般慵懒的眸子骤然睁大,似笑非笑,眼底迷离的光几乎能堪比日月星华,扑朔迷离的绽放着神秘的深邃,让穆云诃的新和呼吸一起沉沦。

    穆云诃低咒一声,猛地将她扑倒,狠狠的就吻了上去,急切的仿若豺狼虎豹一般,勾着她跟他一起缠绵悱恻,一起沉沦在火热的深情中。

    洛芷珩完全受不住他的热情,舌头都要被吸/允断了的感觉。她是千杯不醉吗?她自己都不知道,但是认为自己是。可是老家伙们不知道在哪里找来的酒,怎么那么烈呢?她勉强了了半坛子,就已经觉得十分迷糊了。此刻她整个人都软绵绵的,瘫软在穆云诃身下,呼吸急促。

    穆云诃将这火辣缠绵的吻结束在两个人都快要窒息之中,这才恋恋不舍的拉开距离。看着她目光更加迷离,还泛起了水光,红唇微肿,他心里忍不住的柔情蜜意起来,摩挲着她的唇瓣,声音都几乎能甜蜜溺人:“就这样收拾你。喜不喜欢,恩?”

    洛芷珩努力想让脑袋清醒起来,但酒精实在厉害,她现在胃里面还有点火辣辣的灼烧感,她呼吸绵软,听着穆云诃的声音,就觉得他微微上扬的尾音里都有种甜蜜的让她快乐的东西,她缠住他的脖子,小嘴胡乱的亲吻他的脸,口水几乎沾满了他的脸。

    她就痴痴地坏笑,是不同寻常的孩子气和单纯快乐。这是清醒时候的洛芷珩绝不会有的一面,一脸小坏,但却纯真快乐。

    穆云诃心里瞬间就柔软的一塌糊涂,也不嫌弃她弄了自己满脸口水,按着她又是一阵深情热吻,几乎要将她给吞进肚子里似的用力。

    “阿珩,我想要你,给我好不好?”深情迷乱中,穆云诃憋得实在难受,小心翼翼的问道。

    洛芷珩挂在他脖子上的手臂几乎挂不住,一路下滑,她哼哧哼哧的道:“不要,你身体还没好呢呀。”

    她娇娇软软的声音,孩子气的动作,明显是醉了的。这么可爱,这么软糯。就算是醉酒的情况下,她还是记挂着他的身体,她爱他,一定不必他爱她少!穆云诃激动的想哭,紧紧的抱着她急切的说:“不要紧,我能行的。真的难受,阿珩阿珩,我好想那样对你,真的很疼。”

    他想说,憋着真的很肉疼,想着真的很心疼,他中毒的时候都没这么煎熬这么痛苦过,太纠结的感觉让穆云诃觉得自己会短命几年,太不值得了。

    洛芷珩坚定的摇头,嘴巴很坏的说道:“疼也憋着。”

    穆云诃瞬间垮了脸,眉宇间一片阴暗不明。她要不同意,他真不敢动她。

    洛芷珩忽然痴痴地笑了起来,搂着他脖子胡乱的在他脸上颈窝里蹭,软乎乎的说:“可是你憋着我也好心疼呀,小诃诃你怎么就学坏了呢?你以前禁欲的样子多可爱呀,我可以随便调戏,现在又不能随便调戏你,你会反抗,还会把我扑到,真的好讨厌。你是给我当压寨夫人,应该被我压的呀,为什么每一次都是你压倒我,欺负我呢?在下面着呢很不舒服。”

    穆云诃纠结的眸色瞬间狂风过境般一扫而空,他眼睛贼亮的抓着她问:“那要是让你在上面,我在下面行不行?你压着我,我让你压,你欺负我好不好?”

    洛芷珩脑袋不清楚,什么英明神武聪明狡黠都遗忘在清醒里了。她歪着脑袋,迷惑的目光渐渐清亮,大眼睛亮晶晶的笑道:“好啊,我压着你,欺负你。”

    她点头的那一瞬间,穆云诃的眼圈真的红了。他的心里也豪爽的大骂一句:他大爷的!原来这小妞好这口!原来喝醉了的阿珩这么好欺负好糊弄。以前他是浪费多少时间机会了啊?下次再想欺负她,直接灌醉好了。

    洛芷珩被穆云诃扶着一个翻身,就骑到了穆云诃身上,她一点都坐不住,一下子就趴到他身上,胡乱的蹭着他,醉醺醺的说道:“好凉快呀,小诃诃你是冰块!嘿嘿嘿。”

    穆云诃一脸好笑,看着她自娱自乐嘿嘿傻笑,他大手捏着她肉乎乎的小屁/股往下按,气息不稳的糊弄人:“阿珩,你往下点,这样就能狠狠的欺负我了。”

    洛芷珩可精明了,一下子就叫道:“不行,往下去就不凉快了。”

    穆云诃急得快要吐血,继续骗人诱哄:“阿珩想不想欺负我了?想就快点啊,你往下点坐着我会很难受的,阿珩把握欺负哭了好不好?”

    毒圣那老王八蛋说了,那块泻出来了就叫流出眼泪,他现在就恨不得洛芷珩快点让他流出眼泪来,那就舒服死了。

    “不行,阿珩会很心疼的哦。小诃诃这么娇弱,是阿珩最喜欢的莲花,阿珩要保护好小诃诃的,阿珩不舍的欺负小诃诃的。乖乖哦,阿珩亲亲。”洛芷珩有点撒酒疯的前兆,漂亮的爪子摸摸他的胸口,就捧着他的脸胡乱亲了起来,一边亲一边傻笑着问:“舒服吗?阿珩亲的好不好?”

    穆云诃欲哭无泪,本来就欲/火/焚/身了,她还这么折磨他撩拨他,这不是让他似的更快吗?

    穆云诃发狠了,用力一按,在向上狠狠一抬腰,瞬间闷哼出来,那一刹那碰到的柔软,几乎要了他半条命!

    他浑身酥麻,目光凶狠。

    洛芷珩也好像傻眼了,就悬在他面前的那张小脸,一下子就错愕了,闷哼的娇吟脱口而出,大大的眼睛里都是迷茫,单纯茫然的模样更加诱人。

    穆云诃被她的表情和声音you惑,再也顾不得其他了,抓着她的腰,不管不顾的动了起来。

    他们都是衣衫凌乱,但却没有尽褪,他只是隔着衣服撞她最柔软的地方,却是那么的销/魂快乐。

    “阿珩,我的阿珩……”穆云诃的声音似乎是快乐,但又好像很痛苦,断断续续的,却让洛芷珩听的迷惑了眸子。

    “小……啊!”她忽然尖叫一声,整个身体猛地软了下来,重重地趴在穆云诃身上,伸腿上上下下的被撞的闷哼起来。可他的表情一直是错愕不解的看着穆云诃。

    这一刻,穆云诃化身为狼,洛芷珩反而成了一朵纯白的小花。

    洛芷珩被反反复复的撞击,脑袋都晕晕沉沉的了,也动情了,软软的抓着穆云诃,好像要哭了,一点也不顾及的或者尖叫,或者苦恼,或者娇吟,媚态横生。

    穆云诃被她迷的几乎发狂,用上了他这辈子都没有用过的力道和热情,全都给予她。

    那是他知道有情/爱以来,最快乐的一次释放,和他最爱的小娇妻一起,步入天堂。

    穆云诃酣畅淋漓,虽然并没有如那两个人一般真的和洛芷珩结/合,但这已经是飞一般的进步了,怀里的小人儿已经酣睡,脸蛋红润,小嘴微张,单纯美好。脸上额头还有一层细碎的汗水,在烛火的照耀下微微晶亮发光。

    穆云诃爱恋哦亲吻着她,紧紧抱着她,心满意足。

    过了一会,奶娘敲门道:“小王爷?要不要热水擦身?”

    奶娘本来不是今天守夜的,可是小喜子和七碗却脸红着跑去找她,还磕磕巴巴的让她来救命,奶娘吓了一跳,连忙飞来,可是房间里哦事情让奶娘都有点惊呆,她武功高超,自然能听的清清楚楚,不过这都不用武功了,她的小主人,叫的也太大声太热情了吧……

    这得是有多激烈啊?改天得好好说说小主人了,这种事情还是要低调点。

    穆云诃目光冷淡下来,他很不想让任何人看见洛芷珩这迷人的样子,就算是她的奶娘也不行。

    可是两个人身上都黏糊糊的,他担心阿珩会不舒服,低沉性感的声音便在夜色下响起:“送进来吧。”

    奶娘提着热水走进来,拧干了热帕子,就听穆云诃冷漠的道:“给本王吧,你退下。”

    奶娘嘴角一僵,感觉得到穆云诃的不高兴,这占有欲也太强了吧?但奶娘心里开心极了,穆云诃越在乎洛芷珩,就证明洛芷珩会越幸福。低眉顺眼的将帕子送过去,奶娘转身离去。

    静如定般则。穆云诃却又忽然道:“你去闲王府上瞧瞧,那两个人新婚之夜怎么样。”

    奶娘差异,但还是恭敬的称是离开。

    穆云诃并不想真的洛凝霜和白明月的婚后生活是怎么样的,但洛凝霜今天仅有不甘,他就怕那两个践人碰到一块,会再出什么幺蛾子,防患于未然,穆云诃觉得很有必要。早知道早解决,如果那两个人敢再有什么歪主意,他不介意立刻击杀他们。13acV。

    温柔又体贴的给洛芷珩擦拭身体,难免要脱掉剩下的衣服,她肌肤似雪,白希光滑。穆云诃血气方刚,自然不免再次情动,可到底是舍不得在闹醒她,便强忍着欲/望轻柔的给她擦拭,当擦拭到那刚才让他销/魂快乐的地方的时候,穆云诃的眼睛就有点发直。

    第一次看见女人的这儿,还知道了这里以后可以给他生孩子,穆云诃简直热血翻腾,虽然刚才没有进去,但却被他撞的通红,腿上也有红棱子,穆云诃又开心又心疼,擦拭的更是小心翼翼起来。

    他天生尊贵,又因为身体不好,从来都是别人伺候他,他何时伺候过别人?但让身份高高在上的他这么伺候的女人,此刻却全然不知,她的身子在他的手里将会盛开成何种美丽的妖娆姿态。

    给自己简单的擦拭好,穆云诃就搂着香香软软的洛芷珩渐渐睡去,嘴角却不再是单纯干净的笑意。是深沉是优雅。

    他已经蜕变,在经历过风浪和背叛之后,他迅速成长,现在的穆云诃,可以活下来的穆云诃,将是可以绝对拥有洛芷珩的穆云诃。真正的单纯,注定不再属于他。为了生存,为了她,他也注定要接受和成长。

    奶娘深夜造访新诞生的闲王府,虽然不熟悉地理位置,但对于奶娘来说却如闲庭散步。

    不一会奶娘就找到了那所谓的新房,闲王府张灯结彩,却没有一点喜庆的感觉,新婚院子里传来了激烈的吵架声,院子里站着丫鬟婆子还有太监,而这群人正在暴打一个人,那人在拼命的求救和哭泣,只不过没有人怜悯而已。

    奶娘听出来了,被打的人,是春暖!

    洛凝霜嫁给了白明月,春暖自然要作为陪嫁丫鬟也跟过来,只不过这新娘子的大丫鬟的地位,在这里似乎很底下呢,上来就被打。

    奶娘讥讽一笑,暗骂活该。这春暖也不是个好东西,跟着洛凝霜一直为非作歹,陷害大小姐的事情也不少,打死也不冤枉。

    房间里忽然传来了一声更加激烈的怒骂声:“白明月你这个畜生!”

    是洛凝霜!奶娘一眨眼就出现在了房顶,掀起一块瓦片看进去,只见洛凝霜此刻正瘫软在地上,明显是被白明月打了。

    洛凝霜怒视白明月,扶着被打的发麻的脸颊怒吼道:“你这个畜生!我是战神的血脉,就连你父皇都要敬我三分,你凭什么打我?你信不信我让你父皇灭了你。”

    白明月讥讽的大笑三声:“你这个不要脸的荡/妇!你还战神血脉?说出去只怕要笑掉大牙了。谁会相信你这样的践货是战神血脉?你简直是给战神她老人家脸上抹黑啊。父皇都说了,不准你胡说八道,你如果敢玷污战神,我可以立刻就一刀杀了你!你是要当战神血脉,还是要死啊?”

    洛凝霜心惊胆战,但她是重生的人啊,她是老天爷都厚爱的人,重生这种事情这么诡异都能发生在她身上,就证明她很不一般啊,她这样的人,别人怎么能伤害她呢?洛凝霜仗着自己是重生的人,就目空一切,觉得这人世间的一切都不如她了。她自大狂傲,目中无人,渐渐的将这本来是后恩的事情变成了自己的死路。

    她并看不清这些,她依然认定自己是与众不同的,就该享有与众不同的待遇,她不怕白明月:“你不能伤害我,因为我死了,你就惹怒了天神,你也会不得好死的!”

    “哈哈哈,这真是我听过的最可笑的事情!你是不是也太将你自己当回事了?就你这个德行,你有什么资格和我叫板?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啊?我是未来的皇帝,就算是现在我只是闲王又能怎么样呢?皇后没有儿子,我是皇上所有儿子里面最年长的一个,而且皇上的其他儿子那么少,还都被穆清雅那个践人弄得身体虚弱,一看就都不是长命的人,这南朝天下,未来的君主舍我其所?”白明月猖狂的大笑起来。

    皇帝今天的做法让他很心寒,但转念一想,皇帝现在除了有他这一个成年的皇子之外,还有谁能帮他守住江山呢?白明月不相信皇上会不知道,所以他很自信,早晚有一天皇位是他的。而他今日的所有不幸运都是因为洛凝霜这个扫把星,所以他将满腔愤怒都发泄到了洛凝霜的身上。

    “你就别做白日梦了!皇上一定不会将皇位传给你的,因为你是个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子!而我是高贵的战神后裔,你根本就不配迎娶我,你现在赶快去小这场婚姻,我不要嫁给你这头猪!”洛凝霜自从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这么尊贵之后,就更加不甘心嫁给白明月这个窝囊废了。更何况这个窝囊废还是强/暴自己的人。

    她心里觉得这么高贵的自己,只有穆云诃那样的人才能配得上。

    今天看见穆云诃那霸气威严的样子,那股气势就连皇帝都被震慑住了,最最让她心跳加速的是,穆云诃那样帅气和迷人,还有那么高贵的身份,就连一国之君也不敢触其锋芒,也要尊称他为阁下。

    这样优秀的男子,才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才是可以配得上她洛凝霜的男子啊。而且这个男人本来就应该是她的啊。她不要嫁给白明月这头猪门她要嫁给穆云诃。

    一直被女人咒骂和羞辱,再加上今天丢了大面子,白明月暴怒不已,手中的鞭子一把抽过去,啪地一声,抽得洛凝霜身上衣服瞬间破裂,身上也抽出来一条口子。

    洛凝霜惨叫起来,白明月却狰狞的怒道:“你不想嫁给我还想嫁给谁?你这个践货!你以为穆云诃喜欢你吗?你高贵个屁!你不过是一个美人要差点被四个男人糟蹋的破鞋而已!我迎娶你都是侮辱了我自己!要不是因为父皇,我死也不会迎娶你的。你还敢和我叫嚣?你这种践货就是欠揍!”

    白明月儒雅的表面下其实是一个凶残暴虐的人,他是白家的人,他在白家长大,他的身体里流淌的都是白家的彪悍和凶残。白家可是比土匪还要凶狠的杀手组织头目,白明月又能善良到哪去?又能虚弱到哪去?

    一鞭子一鞭子毫不留情的落下,眨眼间就将洛凝霜的喜服打的破碎不堪,身上雪白的肌肤也被打的皮开肉绽,惨不忍睹。

    “啊啊,你这个畜生,禽兽!我要杀了你,我一定会杀了你!”洛凝霜被打的满地打滚,想要躲开这如影随形的鞭子,她流着眼泪还在叫骂,一点也不服软。她到底是个女人,一直以来都在装柔弱,时间长了也就真的柔弱了,哪里能躲开白明月的虐打。

    “践人!让你在骂,看我不打死你!”白明月打出了隐,满脸狰狞的怒吼着,更加凶残的开打,一点也不含糊。看着洛凝霜被他打的满地打滚的惨样,他就兴奋不已。

    “救命!春暖快来救我啊!你这个死丫头你死哪里去了啊?救命啊。”洛凝霜声嘶力竭的咆哮着。

    但她的丫鬟现在也已经奄奄一息了,被人打的抽出不已。

    白明月忽然停下鞭子,满脸凶残的光芒,他阴森森的笑道:“这样啊,来人,将那个贱丫头带上来。”

    门被打开,仆人将连路都走不好的春暖带上来,却被白明月一把抓过来:“你们都退下吧。”

    “是。”众人离去,脸色都十分难看。

    这样的新婚之夜,着实是骇人听闻的离谱和恐怖。新郎新娘不是恩恩爱爱,而是在打骂中度过。看洛凝霜那嚣张的样子,都快被打死了竟然还一脸‘我是高贵的人’的模样,众人就不觉得她可怜了,反而觉得活该。

    “你要干什么?”洛凝霜看着白明月抓着春暖,以为他要杀了春暖,那毕竟是她的丫鬟,她愤怒的问。

    “干什么?当着你的面干/你的丫鬟啊。她不是你的心腹丫鬟吗?那我让你们做一对姐妹怎么样啊?这样以后她是不是会对你更加的忠心耿耿啊?”白明月丑陋的嘴脸露出了邪恶的笑容,他撕烂了春暖的裙子,毫无预警的冲了进去。

    奄奄一息的春暖惨叫一声,就被白明月压在桌子上狠狠的进犯。

    洛凝霜惊骇的看着这一幕,她却没有阻止,她也阻止不了。春暖在向她求救,可是洛凝霜只是冷冷的看着。那一刻,她甚至希望春暖就这样死去,因为一个下贱的丫头怎么有资格做她的姐妹呢?就算她不想嫁给白明月,但已经被白明月碰过了,她也不会在要春暖当奴婢了,因为太脏了。

    “怎么样?什么感觉啊?”白明月一边凶残的动作,一边恶略的问道。

    “恶心!你果然也只能和一个吓人苟/合才能找到快/感吗?”洛凝霜阴冷的鄙夷道。

    白明月瞬间暴怒,猛地扔掉了春暖,几步走到洛凝霜面前,一巴掌将洛凝霜打倒在地,撕烂了她的衣服,凶狠的冲了进去,咬牙切齿的怒吼道:“下贱吗?难道你就不下贱了吗?你现在还不是和她一样,在我身下惨叫?你和她有什么区别?你比她高贵到哪里去呢?你甚至比她还不如,小姐的身子卑贱的命!”

    “你放开我,畜生,混蛋!”洛凝霜惨叫着,终于哭嚎起来。

    “放开?你就乖乖的当我的奴隶吧,虽然你很贱,但谁让你长了一张洛芷珩的脸呢?我不会毁掉你这张脸的,珩儿,珩儿……”白明月好像精神错乱了一般,一边疯狂的做,一边怒骂,一边又迷恋的看着她的脸,却叫着洛芷珩的名字。

    奇耻大辱!!

    洛凝霜哭到声嘶力竭,只觉得绝望和屈辱至极!竟然又被当成了洛芷珩,像一个性/奴一般的被对待,还是被当成了她最痛恨的人!她的身体在巨大的疼痛中,她的心就像是在油锅里煎熬油炸一般的难过,这一切的屈辱和羞耻,都是洛芷珩给她的!

    不放过,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洛芷珩,我一定会让你不得好死!!”

    “不得好死?我先让你不得好死!践人,践货!干/死你!你怎么不是洛芷珩呢?你怎么能和她相提并论呢?真好,好舒服啊,珩儿,我终于得到你了,你真好,洛凝霜是个践货,她让我失去你,我会弄死她的。珩儿,我爱你!”白明月癫狂迷乱的叫道。

    “啊啊啊!白明月我诅咒你不得好死!洛芷珩,你也一定会下地狱的!”洛凝霜悲痛的惨叫着,满眼怨毒和憎恨。

    这是一场最最惨烈的新婚之夜,可是这里面的三个人却都是活该!是罪有应得!其中洛凝霜最惨,也是最最活该的一个。可是那个白明月竟然敢肖想洛芷珩,这一点让奶娘动了杀机!

    可奶娘没有轻举妄动,她满眼寒光的最后厌恶的看了一眼那两个人,直到洛凝霜昏死过去,白明月仿若丢掉破抹布一般扔掉洛凝霜,奶娘才冷哼一声,悄然离去。

    一更到,不知道会不会被屏蔽啊,好担忧,虽然没什么肉,只是一点肉渣子,希望编大们手下留情,呜呜呜,读者宝宝们实在是饿太久了,画纱给跪了。宝贝们这张赶快看啊啊,如果看到不少七千多字的,那就是被屏了,乃们自求多福吧。画纱悄悄闪人写二更去了。依然是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哈,月票啊,飞一般的涨起来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