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02 温柔耍赖!神官诅咒!(推荐票45000加更)

悍妇,本王饿了! 302 温柔耍赖!神官诅咒!(推荐票45000加更)

    穆云诃好看的脸上此刻是冷若冰霜,他本来一整夜的好心情,在这一刻土崩瓦解,他想杀人!

    而他也这么做了。

    “给本王白明月的生辰八字,还有这件事情可以不用告诉阿珩。”穆云诃各种冷艳高贵,气质迷人但也很吓人,阴森森的目光里酝酿着别人无法承受的极地寒冷。

    奶娘心底震荡,心想不愧是那个地方宣召的占卜神官,这一身气派就无人能敌。越发的恭敬有加的弯腰道:“奴婢记住了,不会告诉大小姐的,这就去弄来他的生辰八字。”

    直到奶娘离去,穆云诃的脸色这才彻底的阴沉下来,他猛地将茶杯扔到地上,摔得粉身碎骨,只见他唇红齿白的容颜上绽放了一种美丽到妖冶的笑容,语气悠然人运筹帷幄:“敢肖想阿珩?你会付出代价的!”

    穆云诃回到房间的时候,洛芷珩刚刚醒来,正坐在床上看着自己的身体发呆,一见穆云诃进来,她大脑空白三秒钟,然后并没有其他女子那种赤/身/裸/体后含羞带怯或者是惊慌失措,她瞪大了眼睛问他:“我怎么没穿衣服?”

    穆云诃眼底的阴寒刹那间化作一片烟雾,被她一个春风般的目光吹散。他学着洛芷珩的样子瞪大了眼睛,一脸单纯无辜我很乖的模样,深情款款的说:“因为阿珩说热,所以我就将阿珩的衣服脱掉了啊,是阿珩让我脱得。”

    “啥?”洛芷珩的眼睛倏地瞪圆,一脸不可置信的道:“不可能!”姑奶奶怎么可能那么二?1a6Q9。

    穆云诃一脸深情立刻布满乌云,无限委屈的说:“怎么不可能?阿珩不仅要我脱掉你的衣服,还不准我也穿着衣服啊,阿珩说好热,抱着我好凉快,所以我也把衣服脱了啊,你看。”

    穆云诃说着就拉扯了一下他的袍子带子,宽大的袍子瞬间落地,穆云诃一丝/不挂的站在洛芷珩面前,指着自己身上的红点子委屈害羞的说:“这是阿珩昨天晚上咬的,你说我要是不从你,你就将我宰了给你爹当下酒菜。我好害怕,所以只能从了你了啊,昨天,昨天你对我……”

    他竟然还咬着薄唇,一脸含羞带怯,目光含春的看着她,扭捏的很,但他光着身子,怎么就不扭捏呢?

    他这么娇嫩娇气,究竟是怎么练就的啊?洛芷珩很想撞墙,太可怕了,她这个禽兽昨晚究竟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啊?怎么就把一个好好的小青年祸害成这个模样了?

    洛芷珩哆嗦着问:“我究竟把你怎么了?”

    云是脸不刻。穆云诃俊脸发红,甜蜜又深情,目光幽深,语不惊人死不休:“就是把我睡了而已!”

    “咳咳……”洛芷珩被自己的后水狠狠的呛住了。

    她不能想象,当穆云诃这样干净漂亮俊美的站在她面前,说那么赤/裸/裸的话的时候,她怎么能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呢?最可怕的是,穆云诃这样说话,怎么就那么好看呢?不对,她不可能那么禽兽的啊!他的身体怎么能经受得住她凶残的压迫啊……

    “不会的吧……”洛芷珩和很想哭,可穆云诃不会允许除了她意外的人触碰他的身体的,除了小喜子,但穆云诃没那么BT,让小喜子在他身上吸允一个个红印子。那么那些暧昧的痕迹,就一定是她留下的了……

    啊啊啊!洛芷珩脑袋里一道晴天霹雳,她看见穆云诃立刻一脸泫然欲泣,曼联控诉的瞪着她,好像她是个罪大恶极的混蛋,不负责任的负心汉……

    为什么她什么都不记得了啊?要是真的把他给吃掉了,忘记了多可惜?那该有多香艳?

    “你是不想对我负责任吗?”穆云诃渐渐收起了可怜的面孔,他阴森森的质问,目光令令人头皮发麻,最可怕的是他高高抬着下巴,一脸冷静高傲,摊开了他骨子里的别扭。

    “不是啊,我会负责的。”洛芷珩连忙郑重其事的回答。貌似他俩的相处模式有点怪异啊。

    穆云诃这才笑颜如花,果然是天下第一美男,一笑就让人五迷三道了,他急忙几步尚了床,钻进被窝里,长臂一伸就将石化的洛芷珩搂进怀里,声音低沉带笑:“你昨儿没怎么睡好,在睡一会吧,天还早呢。”

    洛芷珩这才发觉,他们两个……坦诚相见了!!她还看见他的那里了……他还很无耻的那里对她直挺挺的立着……那么大……

    洛芷珩的脸刷地一下爆红,滚烫。她僵硬的低下头,默默的叹了口气,心里很悲哀,她怎么好像被穆云诃下套给套住了呢?装纯?穆云诃什么时候还学会这一招了?明明应该是她昨晚被吃掉了吧?这家伙竟然学会反咬一口了,果然是个闷骚腹黑!

    “你刚才去哪里了?”洛芷珩开口有点僵硬,因为穆云诃的大手正在她的身上油走。

    “去方便啊。”穆云诃欢快的开口,一点没有不自然和说谎的样子,手上继续摸,真好摸,又软又嫩又滑溜,果然还是抱着阿珩的心情是最好的。看着阿珩吃瘪的样子,他这么能那么开心呢?可不能让阿珩知道,她会生气的。

    洛芷珩别扭的躲闪了一下,没闪开,他的手一下子罩住了她的柔软,洛芷珩倒抽一口冷气,僵硬的道:“能不能别摸了?”

    “不能!摸摸说不定还能长大一点呢。阿珩,我喜欢你有肉的样子,真软。”穆云诃一本正经的回答,低头看着她,眉眼都是暖暖的柔情蜜意,恨不能将自己化成一张网,完全的包裹住她,那样他俩就能融为一体了。

    洛芷珩脸红的不像话,抿着嘴垂下眼睛,可是心里却不禁是一阵柔软温暖。虽然是被占便宜,但如果是穆云诃,她可以接受。只是他也太直白了,明明是那么暧昧的话,他却说哦的好像什么至理名言,她有点无所适从。

    穆云诃喜欢她这个样子,娇娇气气的,一点也不强势,那么软的身子被他肆意侵占,心里满满的。他也知道自己有点卑鄙了,明明是他欺负了阿珩,还要阿珩负责,可谁让她总是让他看的找吃不到呢?他很担心她会找他算账,所以先发制人。

    可是一想到那个狗屁的白明月,穆云诃就一阵暴躁。恨不得立刻灭了那个人。

    他身上杀气出现的刹那,洛芷珩就感觉到了,她惊讶的抬头,敏感的问道:“怎么了?”

    穆云诃笑道:“没什么,阿珩有没有不舒服?”

    洛芷珩脸色一阵别扭,当然不舒服,老娘下面好疼,之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早上起来就发酸,现在知道是自己将他强了,洛芷珩就不敢吱声了,也不是太疼,就是有点酸疼。她摇摇头。

    穆云诃心疼的亲亲她的额头,温声道:“我们什么时候回家?我不想在留在这里了。”

    “我也希望尽快回去,反正这里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医治好你,现在你好了,我们也没有留下的必要了。我会和世王说,希望最近这几天就离开。”洛芷珩说道。

    “听你的。”穆云诃笑着又亲了亲她,心理面却想,几天时间足够用了,他现在的能力不可能在瞬间诅咒死一个人,但是让一个人身残或者疯癫,倒是能做到的。

    白明月已经触怒他,他当然不会留着白明月。但他已经不想在依靠别人的能力来保护他的女人。妻子是自己的,他想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和能力来保护洛芷珩,他想要拥有洛芷珩,他就会向世人展示他拥有洛芷珩的资格!

    奶娘的速度很快,也许是白明月的生辰八字太好找了,下午的时候奶娘就回来了,带来了白明月最准确的生辰八字!

    然后一个下午,穆云诃杜绝了所有人,一个人关在房间里,手中拿着那张白明月的生辰八字,阴森森的冷笑一声,从一旁拿出来了一把稻草,然后就四平八稳的坐在椅子上,一根一根的拾起稻草编织起来。

    起初完全看不出来他在编制什么,但渐渐的,他修长漂亮的手指下就出现了一个小人的轮廓,那小人越来越完善,他的手指也编织的越来越快,但是他制作的很精心,虽然还不是很精致,但却比马虎编织的强太多了。

    太阳下山之前,他终于编织好,这是一个稻草娃娃,不大,但鼻子眼睛手脚什么都有,他将小人扔进了小喜子找来的马粪马尿里。

    最污秽的浸泡,最完美的诅咒!

    这一刻,没有人能有幸看见,一场神秘而优雅的杀人模式,在夕阳落日下渐渐上演。

    穆云诃长长的墨发仿若三千弱水倾泻而下,侧落肩旁,他眉目如画,白袍加身,禁欲而圣洁的气息,周身都是扑朔迷离的神秘,穿透窗纸的残阳余辉落在他的身上,洋洋洒洒的都变成幽冷和诡秘。

    当黑暗慕然生气的那一刹那,他霍地睁开眼,幽冷的眸子里瞳仁深邃,拿起那张生辰八字,他用银针扎破手指,鲜血溢出,在那张纸上优雅的落下,仿若在画着什么图案,眨眼间,他将那张纸扔进了污秽不堪的盆子里,用银针将那张纸狠狠的扎在了小稻草人的额头上。

    他冷冽一笑,世人都道占卜神官可以逆天改命,令人起死回生,却不知道,占卜神官若想杀人毁人,也可以不费吹灰之力!

    闲王府前厅,正在接待狗/腿子大臣的白明月面色骤然一变,毫无预警的一口鲜血狂奔而出,整个人仿若僵尸一般,瞪大了无神的眼睛,直挺挺的摔倒在地。

    闲王府瞬间乱作一团!

    二更到,今天更新完毕,画纱要去更新继母番外了哈,今天继母番外可以看哦。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宝贝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