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03 神官你惹不起!不卖奶娘!断子绝孙咒!

悍妇,本王饿了! 303 神官你惹不起!不卖奶娘!断子绝孙咒!

    白明月的突然无辜吐血昏迷,在南朝朝野上掀起了一番恐惧的浪潮。

    御医说,找不到病因,不知道为什么会吐血昏迷,白明月身体很好,但就是昏迷不醒。

    钦天监,预测天象,说白明月是南朝皇族血脉,不知道是冲突了什么,竟然命犯天煞,唯恐有疯癫之像。

    可是两种说话都只会令人揣揣不安,却一点实质性的紧张都没有,弄得朝野上下人心惶惶。毕竟这根中邪了没区别,冷不丁的就这样了,在这个鬼怪言论还很长生的年代里,是绝对令人不能不乱想的。

    最后,法师说,白明月是被诅咒了!

    一言激起千层浪!

    诅咒,一个艰涩而神秘的词汇,充满了可怕的力量,不信的人会淡然一笑,信的人只怕会避而远之,就连说一下这两个字都会觉得很恐怖。自古以来所有和诅咒牵连在一起的东西,都会被妖魔化,各种可怕,各种极端。1a7aV。

    于是朝廷内外更加的人心不安,他们几乎是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一个人,一件事。

    这件事是白明月误将洛凝霜当作洛芷珩来欺辱,明显的是触犯了洛芷珩的名誉。而洛芷珩对一个人来说是很重要的。那就是穆云诃!

    而穆云诃,是占卜神官!

    那个强大而神秘的存在,他们预知未来,不论是人还是一个个王国,只要他们想,他们就能知道这个王国究竟能存在多久。他们拥有一种神秘的力量,他们一直是圣洁和强大的存在,但没有能否认,他们若是想要杀人,只怕一样会轻而易举。

    而穆云诃就有这样的能力,并且之前穆云诃也说过类似这样的话。

    白明月莫名其妙的突然吐血,昏迷不醒,没有病因,明显是中邪了。而又这样能力让人这么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倒下的,普天之下,只怕只有一个穆云诃了。

    于是大臣们惊恐了,就连南朝皇帝也惊悚了。

    “真的会有这样强大的力量吗?完全不用出面,就可以杀人于无形?那岂不是说只要穆云诃想,任何人都可以成为他的手下亡魂?”皇帝面色凝重,他的面前坐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与他一样的面色凝重。

    “根据老夫的观测,白明月这个样子似乎真的是种了诅咒,但是能用这样方法伤害人的,真的没有几个人能做到。你们还是别太早下言论吧,毕竟占卜天宫的人不是我们能够随便猜测议论的,稍有不慎将他得罪了,只怕整个南朝都要跟着受连累。”那老者阴沉的说道。

    “可是朕还是不能相信,怎么会有人真的有这样通天的能力?就这么就能将一个人弄成这样不生不死呢?”皇帝惊疑不定的道。

    “你不知道的还多着呢,占卜神官们的能力都不一样,他们不仅能成为一个国家的保护神,同样他们也是能毁灭一个国家的死神。他们杀人的功夫绝对不是你能想象的。都说百无一用是书生,但是占卜神官们的身体一个比一个书生,嬴弱是他们的特点,他们没有丝毫的战斗力,但他们却能弹指之间就让人飞灰湮灭。”

    “我们南朝曾经有幸得到过占卜天宫中人的帮助,我们的战神耶律苍生便是占卜天宫的宠儿。可是你要知道,这中幸运和恩宠不会长时间的伴随着我们的。现在白明月这种状况,明显是已经触怒了占卜神官,如果陛下不想让一个白明月连累整个南朝,那就不要在触怒占卜神官了,老夫只怕,这位占卜神官他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那老者忧心忡忡的说道,一脸讳莫如深。

    皇帝身心大震,脸色有些惨白的道:“长老的是意思是,他这是在敲打朕?”

    长老点头道:“恩,皇上昨日的所作所为已经触怒了他,他心里布满,却没有对您下手,而是动了白明月,并且一动就是这样的雷霆手段,看似毫无波澜的水面下,实则已经被他搅起了一潭深不见底的旋风,他也许是在警告我们,别再惹怒他了,不然下一次出现这种状况,或者是更可怕状况的,就有可能是别人了!”

    “老夫绝对不是在危言耸听,还请陛下三思而后行,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不要继续招惹他,既然他们要离开,那就放行。现在我们痛痛快快的放人,说不定还能在占卜神官心中得到一个好印象。陛下可别忘了,就算是战神后裔留下来,但占卜神官离开,你以为在那么真的能和留下战神后裔吗?咱们的战神,是占卜神官一手打造出来的,耶律苍生离开的时候占卜神官也消失不见,这两个身份在百年前是共同出现消失,百年后也是共同出现,您不觉得这其中有某种我们不可抗衡的规律吗?”

    皇帝渐渐陷入沉思,长老所言不假,但让他放弃洛芷珩他真的心有不甘,洛凝霜是个声名狼藉的女人,他是绝对不会让洛凝霜来承担战神后裔的名声的,洛凝霜注定要被他雪藏。洛芷珩的哥哥是个男人,虽然可以继承战神血脉,但洛芷珩却在他心里有着不可超越的感觉。

    可是他不能不考虑穆云诃这个强大到令人恐惧的存在。

    天意弄人啊。明明是一个那么嬴弱的人,却偏偏又那么强大。强大到让他这一国之君也不得不退避三舍,为其让路。

    “皇上!”长老有些着急的喊了一声。

    皇上疲惫的摆摆手道:“知道了,朕不会在勉强他们,真没想到这个穆云诃振膜厚的爆/发竟然有这么强大的力量。但是洛芷珩依然是我们战神的后裔,这件事情,必须让天下间人尽皆知!”

    穆云诃好像陷入了闭关之中,任何人不得打扰,他已经在房间里呆了一夜一天了,没有人知道他在做什么,就连洛芷珩也不被允许靠近这里。

    世王笑米米的看着脸色难看的洛芷珩:“很担心他?”

    洛芷珩斜睨了世王一眼,对这个风/骚女人的男子扮相投以极其鄙视的目光:“要是毒圣这种状况,只怕你已经踹开了门冲进去了。”

    世王妩媚一笑道:“他现在很老实,乖得很,看得本王都恨不得时时刻刻的守在他身边,宠爱他照顾他。”

    “你不觉得这样很恶心吗?你已经是个老太婆了啊。”洛芷珩一想到一个已经七八十岁的老太婆,宠爱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大叔,洛芷珩就一阵鸡皮疙瘩和恶寒,最可恶的是这俩人还一脸一身细皮嫩肉的,两个妖怪!

    “本王老吗?本王多美啊,就算本王一百岁了,也会一直是这样的绝代风华的。云儿也一样哦,因为本王也让他喝下了长生水。你想不想要啊?”世王you惑着说道。

    “长生水?那能让生命延长?”洛芷珩眼睛一亮.

    “不是,只是能让人……青春永驻,而已!”世王风/骚的竖起一根手指,左摇右晃的,声音里有着欠扁的狂傲和骄傲。

    洛芷珩的下巴那一瞬间差点掉地!

    青春永驻?!!还而已?这女人还能不能更可恨一点了啊?可是真的有能让人青春永驻的东西吗?不见得吧?但世王真的很年轻漂亮啊?洛芷珩心动了,哪个女人不爱美?哪个女人不想让自己青春永驻?如果她和穆云诃也能一直那么漂亮的话,那多养眼啊。俩人以后老了互相看着也不会觉得彼此皱皱巴巴的恶心了。

    明昏辜昏冲。“你会那么好心的将这么好的东西给我?”洛芷珩满眼怀疑的道。

    “当然会啊,本王这么善良,不过给你长生水是有条件的,你答应本王,本王立刻就给你长生水。你和本王共处过事情,应该知道本王是个言而有信的人。”世王笑米米的继续you惑,她就不信洛芷珩这小妮子不上钩。

    “什么条件?”洛芷珩警惕的问,她就知道这女人是不会做亏本的买卖的。

    “你把你的奶娘给本王。”世王微微坐直了身子,向前一倾,眼中净光乍现。

    “什么?”洛芷珩也猛地坐直了身子,见世王面色严肃不像开玩笑,她冷下了脸道:“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本王用这等天才地宝来和你交换,只不过是一个人而已,你不吃亏。多少人想要得到本王的长生水都是不能的,你竟然敢拒绝?”世王脸色微冷的道。

    她不会轻易将自己的好东西给别的女人,但洛芷珩例外。因为她欣赏这小丫头,更因为穆云诃那神秘的身份而高看洛芷珩一眼,现在她愿意用宝贝来和洛芷珩交换,除了洛芷珩本身的身份实力之外,还是因为她看中她的妹妹。

    银月国的皇女,怎么可能总是做一个下人奴婢?她不允许她的亲妹妹继续这样寄人篱下和低人一等。她要带着琴银衡回到银月国去。必须要让琴银衡和洛芷珩脱离关系。不然琴银衡回到银月国的时候,是会被那里的人笑话的。

    可惜琴银衡这死丫头太倔强,竟然说什么也不肯离开洛芷珩,这丫头的母亲就算对她有大恩大德,但这么多年的保护守护也已经够了吧,现在她还愿意用宝贝来交换,可惜琴银衡还是不愿意离开洛芷珩,并且态度十分坚决。

    世王有的时候都觉得这个小妹妹是不是对洛芷珩太好了点?简直当亲生女儿了,但又有一种天生的奴性一般,不过这都不能改变她要带着妹妹回国的意念。琴银衡那说不通,她可以来和洛芷珩说。只是没想到,洛芷珩一样是这么坚决的态度,拒绝!

    “拒绝有什么敢不敢的?我不会为了自己的美丽而卖了将我视如己出的奶娘。在你眼中奶娘可能是个微不足道的人,你可以用任意价钱买来买去,但是在我眼中奶娘是无价之宝。她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我从小没有母亲,是奶娘将我一点点带大的,对我来说,她更似我的母亲,你见过有哪家的女儿为了自己以后的漂亮,而卖掉了自己的母亲?”洛芷珩小脸绷得紧紧的,是真的不高兴了,声音都充满了敌意。

    世王目光一闪,心里微微叹息一声,果然是这样,这两个人竟然将彼此都当作母女关系了,虽然都没有明说,但他们的感情却那么深厚。这小丫头倒是没有让人失望,挺有良心。

    “你都不问问本王为什么要你奶娘吗?”世王奇怪的问道。

    “不需要问,不论你是想干什么我都不会答应的。如果奶娘自己答应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但如果不是奶娘的意思,你的话我是一概不会接受的。我还没有报答过奶娘,我会为她养老送终,不管你是为什么想要奶娘,我都告诉你,别做梦了!”洛芷珩一摆手,一脸我和你话不投机半句多的嫌弃模样,小脸一扭,在不理会世王。

    世王讨了个大没趣,也不生气,而是笑米米的打量着洛芷珩,战神后裔吗?果然是很有胆量和气魄。据说在朝堂上这小丫头也是很硬气的呢,倒是个好苗子,不过可惜了,不是银月国的人,不然倒是可以继承他的衣钵。

    奶娘在屏风后面,听着大小姐的话语,激动的眼睛都红了。照顾十八年的孩子,怎么可能没有感情,大小姐竟然愿意为了自己而放弃那么好的青春永驻的机会,可见在大小姐心中她是很有地位的。如果这话是世王问洛凝霜的,只怕洛凝霜会毫不犹豫的将她卖掉。这就是人和人的差距。将心比心,她付出了感情,收到了这样的回报,奶娘只觉得为这样的小主人出生入死,值得!

    奶娘悄悄的透过屏风看着那两个坐在一起的人,他们是亲人,骨子里流淌着一样的血脉,世王是大小姐的亲姨母,现在看世王对她的态度,没有仇恨只有找到亲人的欢喜,那是不是就代表世王不是当年追杀主人的人呢?

    如果不是世王,那就一定是献皇了!

    奶娘心中生出一股恨意,想也知道献皇的可能性很大,皇位的竞争是那么的激烈和残酷,亲人之间也在互相残杀,献皇那样冷血的人,能做出那么丧心病狂的事情也就不奇怪了。

    掩藏住身上的戾气,奶娘又看着洛芷珩,这个孩子和世王有那么多相似的地方啊,如果世王知道这个孩子才是她最亲的人,才是她苦苦寻找的妹妹的女儿,世王会不会也很疼爱她呢?

    要不要告诉世王,要不要说出真/相?

    奶娘陷入了很激烈的纠结之中,说出来真/相是十分冒险的事情,洛芷珩的安危是她最在乎的事情。如果一旦告诉了世王,难保别人不会知道,如果让献皇知道了,那么接下来有可能会发生的刺杀,洛芷珩就会变牵连进来。

    不能说!

    奶娘一瞬间决定。最起码暂时还不能说,必须要能确保洛芷珩绝对安全的情况下才能说。

    对不起了小主人,您在等一等,等奴婢将那些潜在的危险都铲平了,就和世王坦白,恢复您皇孙的尊贵身份。

    世王看绝倒屏风后面有一股戾气骤然出现又消失,她知道是奶娘,微微一笑,悄然无息的起身离开。

    “带我来这干什么?”奶娘冷漠的说道。

    “要不是能确认你还是完/璧之身,本王有的时候都觉得你对洛芷珩的忠心耿耿过于超越了,还以为她是你女儿呢。不过你们之间的感情倒是深厚,听见她那番话,你是不是很高兴?”世王淡笑道。对于这个小妹妹对她的莫名抗拒和排斥,世王很无奈。

    奶娘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她的声音不自觉的柔和:“是大小姐抬爱了,奴婢怎么受得起。”

    世王蹙眉:“你在本王面前不需要这样说话,本王是你亲姐姐,衡儿你应该知道本王必须要将你带回银月国的,你现在这样是不行的,你去和洛芷珩说你要离开她,本王可以给她任何补偿,只要她放你走。”

    奶娘眉宇间闪过一丝慌乱:“不行!我死也不会离开小姐的。你别逼我了,不然早晚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如果洛芷珩出现一丁点问题,将来你一定会追悔莫及。

    “为什么要后悔?你究竟隐瞒着本王什么?”世王敏锐的感觉到了奶娘的支吾。

    “没有!”奶娘低下头:“你别逼我了,我是不会离开小姐的。现在正是多事之秋,我必须要保护小姐的安全。”

    世王也不好强迫这个妹妹,只是她心理面到底是不满了。竟然因为一个洛芷珩而绊住脚,实在是可气。

    穆云诃原本绯红的唇瓣现在一片苍白,他唇齿间不断的呢喃着什么,幽深的瞳仁里似乎有种浅蓝色的光芒,额头上有一层层的密汗出现,脸色苍白。他直直的看着那个盆子里的稻草人。

    “碎!”清冷神秘的声音忽然响起,盆子里的稻草人忽然就着了火!轰地一下燃烧着,臭气渐渐的变成焚烧的味道,只见火光中那稻草人的身上竟然有血液流淌出来,稻草人的双/腿/之间,穆云诃精心捏造出来的男人的东西,瞬间破碎!

    穆云诃干裂的唇瓣勾起一抹诡异的笑意,他冷酷无情的看着那尊稻草人渐渐变成一堆混进,这才长长地吐出口气来,拂去额头上的汗水,轻蔑而孤傲的冷笑一声:“和我斗,不自量力!”

    与此同时,闲王府里,那群做法的法师正在急切的念叨着各种经文,一个个满脸苍白,他们已经这样坐着一整夜一天了,早就精疲力竭,但他们的心理还是非常的不平安,不仅是这样,他们围成一个圈,中间就是白明月。

    白明月躺在那里,一只手昏迷中的,但是苍白的脸色却有了一丝红晕,御医们就在一旁随时待命,这白明月虽然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但毕竟是皇子,而且还得了皇上的命令,想尽一切办法医治好,不能让他死,所以所有人都不敢怠慢。

    皇上的意思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想知道人力究竟能不能对抗这中可怕的诅咒?如果可以,他以后也不用太惧怕穆云诃,如果不可以,那他就只有两条路可选择了。一是杀掉穆云诃,一是彻底远离或讨好穆云诃。

    可是杀掉穆云诃是不现实的,占卜天官的人哪里是那么容易随便杀掉的呢?只怕杀了穆云诃之后,他们的麻烦也就会随之而来了。

    但是天不遂人愿,在这群人以为能够稳定住白明月状况的时候,白明月全身忽然散发出来一股浓烈的恶臭,然后就是一股烤糊了的气味,众人大惊失色,什么念经什么紧张都停止了,一个个满脸惨白的看着白明月。

    白明月就仿若是忽然中邪了一般的忽然睁开了眼睛,满眼红血丝,凄惨之际的尖叫起来:“啊啊!!”

    人们吓得纷纷后退几步,几乎就是这一刹那,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在恶臭和糊味中传来,简直令人作呕。

    人们惊吓不小,有人眼尖的发现了白明月的腿间竟然出现了鲜血,并且越来越多:“怎么会流血?!看那!怎么回事?”

    众人大惊失色,全都呆若木鸡。

    而白明月此刻已经痛苦的满脸狰狞,嚎叫着嘶吼着:“疼啊!疼死我了!啊啊,救救我!”

    有人壮着胆子颤抖的上前,按住他,有人脱掉了白明月的裤子,看着那一摊鲜血中一个东西孤零零的掉在躺椅上,和白明月的身体彻底的分离,众人倒抽一口冷气,一个个都跟见了鬼一般。

    只见白明月那原本应该和身体连接在一起的东西,竟然断了,不仅断了,还碎了!就是想接上都不可能了!

    这也太狠了!!

    而且就这样诡异的骤然发生了,没有任何人靠近,绝对不是人为的,他们这么多人在这里都不能发现什么蛛丝马迹,一切都发生的这么的古怪诡异!

    难道真的有鬼吗?!

    有人惊骇欲绝的尖叫道:“王爷的子孙跟掉了!!!”

    先上一更,真丫丫的郁闷,竟然真的打雷了,神经啊。二更等会在来,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