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04生死与共:阿珩,你认命吧!(为蓝雨耨耨加更)

悍妇,本王饿了! 304生死与共:阿珩,你认命吧!(为蓝雨耨耨加更)

    这句话一出,所有人都觉得脖子后面一阵冷风嗖地吹过,惊得脊背发寒,身体瞬间一层冷汗密布。

    “鬼、真的有鬼啊!”有年轻的小御医吓得屁股尿流的狼狈逃跑。

    法师们一个个也是脸色极其难看,他们做法都镇不住这东西的攻击,可见他们功力道行还太差劲,这种状况之下,只怕他们也好不到哪去。在刚刚对抗之中,他们就觉得有一股强大的其实笼罩着他们,让他们更加胆战心惊的是,这股气势似乎在和他们玩捉迷藏一般,他们看不到却知道有这样一股气势的存在,这样更加让他们不能专心的做法。

    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也让他们更加的惊恐,一个个也顾不得这是皇子殿下了,连忙收拾了家伙事桃之夭夭了。

    笑话,他们可不会认为这是什么妖魔鬼怪,因为他们是法师,经常接触这种事情,这是比妖魔鬼怪厉害不止一百倍的大师才能做到的效果啊。他们要逃命了。

    闲王府的奴/才都是新人,又没有接触过这样的事情,一时间成了无头苍蝇阵脚大乱。

    还是有几个及其负责任的御医不敢离开,壮着胆子给白明月查看伤口,并且吩咐人立刻去禀报皇上。

    这个消息传到皇宫的时候,皇上正在缠着皇后,现在的皇上只要有时间就缠着皇后,利用一切时间来完成那生孩子的事情,皇上迫切的需要一个儿子了,不仅是为了将来有人继承他的大统,更是为了能够拴住皇后的心。

    他觉得自己快要抓不住这个对他一直忠心耿耿心爱他的女人了。这种情况下皇上使出浑身解数来讨好皇后,要好不成就强迫,反正是各种招数全都用上了,总算是得逞了几次。

    皇上正高兴呢,好不容易将不情愿的皇后扑倒了,门外就传来了太监的声音,说有急报,皇上很不爽的怒道:“滚进来!你最好是有什么真正的急事,否则朕砍了你的脑袋。”

    那太监连忙看向一旁的御医。御医满脸惨白,脸上还带着挥之不去的惊恐,战战兢兢的将他所看到的一切都说了出来,最后哆哆嗦嗦的道:“闲王他的子孙跟……碎了!”

    在御医述说这些话的时候,整个大殿中一片鸦雀无声,而隔着一道门的皇后寝宫里面,衣衫不整的皇帝正在欲/望的最高点上,那东西正坚硬如铁呢,听了这话后几乎是刹那间就软了下来。

    皇上也是觉得一阵冷风扫过,他下意识的就双手护住了他的子孙跟,忘记了一国之君的体统淡定和威严,脸色极其难看。

    能够不知不觉间就将一个男人变成废人,这真的是你做的吗?穆云诃,你究竟是有多可怕?!!

    “皇上?”皇后声音沙哑,从床上坐起来,披上衣服,面色凝重的道:“究竟是怎么回事?白明月不是才刚刚大婚吗?怎么就?”

    皇后实在说不出来,对白明月她的心里是有疙瘩的。可是一个人怎么会好端端的就……变成废人了呢?这太诡异和不现实了。

    皇上并没有告诉皇后关于穆云诃所作所为的事情,他并不想让皇后为了这些事情操心。拥着皇后亲吻了一下她的脸颊,低沉道:“没什么,你不用管。朕去处理一下,你好好休息吧。”

    皇上穿上衣服迅速离开,脚步匆匆,一看就是很着急的。皇后哪里还睡的着?爱一个人哪里是那轻易就能说不爱就不爱的呢?她思来想去不放心,也穿好了衣服跟了出去。

    皇上坐在龙撵上,一边吩咐大太监道:“立刻请长老来见朕,朕要连夜出宫去闲王府。”

    皇上必须亲自去看一眼,他怎么也不相信真的有这样邪门的能力,竟然能将人的身体就破坏掉?让一个男人变成了废人?

    白明月就算在可恨,但这样的做法已经让皇帝感到了十足的紧迫感。穆云诃够狠,并且真的太狠了!他不斩草除根,却做了一件让男人最不能接受,比死还难受的事情。

    断子绝孙,还怎么做男人?这一辈子白明月算是完蛋了,别说皇位了,就连闲王这个位置都是他捡到了,如果再晚几天封王的话,白明月这样的身体,皇帝是绝对不会封王的,他怎么能让一个和太监似的人当王?

    本以为这件事情就这样完了,没想到穆云诃还有后招,而且这招一出,狠辣犀利又恶毒,并且全然不讲一切放在眼中那样目空一切。太坚决和残酷的行为,足以告诉皇帝,穆云诃是一个外表嬴弱内心狠辣的强大存在。

    很快到达了闲王府,皇帝脚步匆匆的走在前方,大步流星的来到了密封的房间里,此刻白明月没有了往日的风采和精神,整个人如同一滩烂泥一般的瘫软在那长椅上,满屋子的恶臭、烧焦、和鲜血的味道。

    皇帝眉头紧蹙,差一点吐出来,就算是自己的儿子,但看见这样的白明月,皇帝有的只是厌恶和恶心,并没有什么同情和怜悯。

    “究竟是怎么回事?打开让朕看看。”皇帝捂着嘴巴,冰冷的说道。

    御医颤抖着手将一块白布打开,什么都来不及清理和收拾,于是他的胯/间还是那么狼藉和血腥,惨不忍睹的是他的器官碎了一片。

    亲眼目睹这一切,比亲耳听到要更加震撼和惊悚!

    皇帝瞳孔紧缩,面色巨变。

    直到这一刻,他才终于在心理面承认了穆云诃的强悍。他才终于低头,他才终于知道,穆云诃真的是他招惹不起的存在!那个人,他不能得罪,不能杀死,不能忽略,只能讨好!

    “父、父皇……救我。”白明月痛苦至极,别人看也许只是看热闹,但他自己有多痛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现在痛苦的只想去死,他还是没都不知道,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变成了太监,最可怕的是他现在就连自杀的力气都没有,这是何等的可悲?

    句得人得也。完全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这么悲剧呢?怎么一夕之间他的世界就这么的天翻地覆呢?好端端的自己,怎么会突然吐血,突然就这么难过呢?

    皇上向后一步,然后毫不犹豫的转身,边往外走边吩咐道:“让人好好照顾他,他不是刚刚娶了一个妻子吗?让他的妻子照顾他,就说是朕说的,必须无微不至!”1a7aV。

    “还有,立刻起驾,去世王行宫!”皇帝必须要亲自去见一下穆云诃了,他必须要充分的展现自己的诚意和善意,他可不想成为穆云诃心中的仇敌,那下一刻断子绝孙的很有可能就是他了。

    “皇上做的对,早该如此。”那长老连连点头,心理面也是震惊不已。不费吹灰之力,杀人于无形,这才是真正的凶残啊!

    世王行宫里,小喜子面色惨白的边跑边叫,声音惊恐:“主子娘娘!您快点、快点来救命啊!着火了,有烧焦的味道啊,奴/才进不去。”

    洛芷珩正在吃果子,闻言猛地站起来,快速的往外跑:“怎么回事?哪里着火了?”

    “主子爷,是主子爷……”小喜子气喘吁吁断断续续。

    “穆云诃怎么了?!”洛芷珩惊吓不浅,抓着小喜子的手就往外跑。

    小喜子踉踉跄跄的跟着,边带着哭腔的解释道:“奴/才闻到了从主子爷房间里传来的烧焦的味道,可是奴/才怎么叫门他都不开啊,奴/才也进不去啊,房门紧闭,奴/才踹不开。”

    洛芷珩一听差点晕过去,腿一软险些摔倒,她放开小喜子狂奔而去。

    洛芷珩到的时候,已经有下人在外面拿着水等着救火了,正有有力气的婆子在用斧子劈门。洛芷珩一靠近就闻到了明显的烧焦的味道,她厉喝道:“都让开!”

    猛地抽出手杖,锋芒一刀将门砍得稀巴烂,巨大的烧焦的味道和厌恶伴随着恶臭扑面而来。洛芷珩差点没吐出来。强忍着恶心感冲进去,就一头撞进了一具单薄却有着淡淡馨香味道的怀里。

    洛芷珩差点落泪,抓着人也不用看就往外跑,她完全看不清房间里究竟是怎么回事。

    到了外面,一群人连忙端着水冲进去准备救火。

    洛芷珩这才看清了穆云诃的脸,竟然是带着淡淡笑意的,美丽到眉目生花!

    她恍惚了一下,紧紧的抱着他咆哮道:“你在干什么啊?你想吓死老娘啊?”

    “吓到了?抱歉,我只是在处理一点麻烦而已。”穆云诃的声音有了一种质的飞跃,不再是青春干净的带着一些稚嫩的声音,而是低沉的却富有弹性的男低音,有淡淡的邪魅与说不清的感觉,再加上他浅笑的样子,简直能迷死个人。

    如果以前的穆云诃还只能算是少年的话,那么现在的穆云诃就是一个有魅力的男人!

    洛芷珩被这样的穆云诃惊住了,来不及惊讶他的变化,就被他苍白的脸色和明显脱水的唇瓣吓到了:“你到底在干什么?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这么长时间,你是要玩火自焚吗?要是有一天你真的把我吓死了,看你还上哪去找我这么好的媳妇。”

    低沉悦耳的笑声矜持而优雅的从他喉咙里传出,他深邃的仿若星辰的眸子里有洛芷珩看不懂的光芒,他单手环住她的腰肢,一手抚摸她滑顺的长发,似笑非笑的道:“这么担心我出事吗?”

    洛芷珩被他这样大男人的对待,真的好受不了,有点害羞又有点无所适从,他忽然之间变得这么有男人味,洛芷珩别扭的扭头道:“才不是!我是怕你死了,我丧偶,守寡多难听?耽误我以后行情。”

    穆云诃眉头不动声色的一挑,垂落到她脖子后的手猛地顺着她优美的脖颈曲线来到她的下颚,半强迫很强势的抬起她的脸蛋,细长的眸子眯着一刀几乎要飞的弧线,声音清冷仿若有了刀片的锋芒:“行情?若本王死了,你还要改嫁?”

    洛芷珩要抓狂了,这男人也太好看了,太有气势了!她觉得自己都快要臣服在他这股不同以往的魅力之下了。心脏第一次出现了不规则跳动的感觉,怦怦怦跳得飞快。她有点不敢和穆云诃犀利的目光对视,可是又觉得自己有点怂,于是硬着头皮嬉笑道:“那是当然,我这么年轻貌美气质天成人见人爱,哪能年纪轻轻就守寡……唔!”

    她话还没说完,嘴巴就被穆云诃干裂的嘴唇强势的堵着。

    那一刻,这个地方似乎不是古代了,古代男人哪能这么为所欲为的旁若无人的就强吻别人?

    他唇瓣干裂,坚硬的皮刺痛她柔嫩的唇瓣,他又好像野兽一般毫无怜惜的啃咬她的唇瓣,可是她在疼的时候,他又会用柔软的舌来安慰她的痛。让她又痛又舒服,洛芷珩瞪圆了眼睛,小诃诃什么时候成了接吻高手了?!

    穆云诃饥/渴的好像干旱的沙漠,他缺水太多,长时间的施展咒语,已经耗尽他身体里的所有水分了,此刻亲吻她,汲取她口中的蜜汁,真的甘甜到让他迷恋心醉。

    可是这张小嘴真的欠揍,竟然敢说出那样让他心跳骤停,浑身发寒的混帐话!用力的虐她柔软的唇,牙齿细细的啃/咬,穆云诃眼底有光脚邪魅和强势,箍紧她柔软的腰肢,他笑的英气又霸道:“改嫁?你没那个机会了。给了我二次生命,你就该知道,这辈子你不会再有丧偶。生死与共,阿珩,这就是我们的未来!你认命吧!”

    洛芷珩脸颊通红,瞪圆的眼睛渐渐迷离在他强势的温柔中,嘤咛一声,终于软倒在他越发有力的怀抱中,任由他在她唇瓣上肆意妄为。

    洛芷珩心里迷迷糊糊的想,怎么会突然之间就好象变了一个人呢?究竟是哪里不对劲了啊?难道穆云诃一直就是个大腹黑?没发现啊,闷骚就有,腹黑可是最近才出现的一个品质。可是这样的穆云诃,真的好迷人,还喜欢哦!

    洛芷珩脸上露出小狐狸得意的笑容,如果有尾巴估计就要翘到天上去了。

    闷骚又腹黑,别扭又可爱,现在还变得这么有情趣,最主要的是这个男人是我的!

    嘿嘿嘿嘿……

    二更到,吼吼,画纱好像在和时间作战似的,今天各种抓狂啊时间好紧张。这一章是为咱们第二位宗师蓝雨加更哈,感谢宝贝们的大力支持,画纱会更加努力的,爱你们,群么么。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