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05 兵不血刃玩死人!夫妻合作气跑人!

悍妇,本王饿了! 305 兵不血刃玩死人!夫妻合作气跑人!

    一群仆人一脸茫然诧异的走出来,手里的水盆依然是装着满满的水,都愣愣的看着那拥抱在一起的脸个人,然后集体沉默的低下头,只觉得眼前这一幕实在是太火辣了。

    “大小姐,南朝皇帝来了。要见小王爷。”奶娘笑米米的说道。

    洛芷珩和穆云诃不得不分开,她的神色也从茫然一下子就变得清亮起来,下意识的蹙眉道:“他来干什么?还没完没了啊!我去见他!”

    穆云诃猛地拉住她的胳膊,声音清冷的道:“我去。”

    “不行!那群人都不是善茬,而且很诡诈的,你去我不放心。”洛芷珩凝重的说道。

    “我不能总是隐藏在暗处,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我也不能总是站在你背后,看着你为我各种拼搏。那不是一个男人该做的事情。既然你将我从死亡线上拉回来,那我就要活出个人样来,你不是说黑暗不好吗?那我走向光明的第一步就从现在开始吧。”摸摸她的脸但,他说的云淡风轻,但却极其郑重。

    洛芷珩心中温暖如春,看着他自信的容颜,便笑着点头。她没理由拒绝穆云诃的成长不是吗?

    这一次的谈话并没有什么遮掩,就在前厅接待南朝皇帝。

    穆云诃坐在主位上,很有当仁不让的架势,从进屋就没有正眼看皇帝一眼,他不是狂傲,只是他有那个资格和资本。

    皇帝脸色阴郁,但却没有发作,而他身后的长老目光如电般的锁在穆云诃身上,心里啧啧称奇,这天下间竟还有如此俊美的男子,那一身的贵气几乎冲天而起,势不可挡。果然是不同凡响。

    穆云诃落座后,优雅的端起茶杯,漫不经心的道:“有事。”

    “阁下应该很清楚朕来的目的。”皇帝强人下心中的不满,脸上却还是一派风清云淡,仿若那个断子绝孙的不是他的儿子,而是一只阿猫阿狗。

    穆云诃嘴角轻蔑的勾起讥讽笑意,不疾不徐的喝了口茶,这才慢悠悠的道:“知道又怎么样?你是来找本官算账的?”

    他自称本官,淡然的语气里却又一种雷霆般震慑人心的威力,令人不禁精神紧绷,丝毫不敢大意。

    皇帝也坐直了身子,声音越发谨慎:“朕怎么会找阁下算账,是白明月不自量力,想了不该想的事情,朕自知理亏,生了他却没有教养好,如今却让这畜生得罪了阁下,朕甚感心中不安,这才来找神官,希望神官能网开一面,这逆子既然已经残废了,神官可否饶他一命?”

    皇帝这完全是在试探了,如果穆云诃愿意饶白明月一命,那么就证明这件事情是可以就此完结的,如若不然,只怕要想尽办法来熄灭穆云诃心中的怒火了。1aa2w。

    穆云诃似乎陷入了思考,好半晌他才慢悠悠的道:“不是本官不饶了他,你也应该知道,白明月招惹了他招惹不起的人,竟然还敢说出来,本官的夫人,是别人可以亵渎的吗?不给他一点教训,本官如何心中舒坦?颜面何存?占卜天宫的面子又要放在哪里?”

    他的茶杯砰地一声落在桌上,清脆的声音仿若敲打在人的神经上,令人精神一震。

    猛然听到穆云诃提及那神秘而强大的占卜天宫,不仅是皇帝就连那长老都吓得有点魂不附体!

    这怎么还牵扯上占卜天宫了呢?但不管怎么样人家是那的人,人家怎么说怎么有理的,他们也无可奈何,只能更加的伏地做小。

    “那阁下的意思是?不论是什么,阁下尽管说,朕会尽力满足阁下的。只要能补偿阁下和夫人。”皇帝的声音越发虔诚了。让一国之君这样小心翼翼,吃亏了还要当然荣幸,并且不敢有丝毫不满,普天之下恐怕也只有一个穆云诃能做到了。

    穆云诃玩味一笑,笑容俊美至极,他说的漫不经心却暗含深意:“白明月现在这样可是很需要人照顾的,他刚刚新婚的妻子不是正好可以照顾?只是这也太巧了吧,才刚刚新婚一天,白明月就从一个健康男人变成了一个废人,以后还不会再有孩子了,真的是好惨啊。可是是什么让他变得这么凄惨呢?婚礼,可自古以来都是喜庆的呢,现在怎么就变成了如此悲惨之事呢?”

    他的话意有所指,大家都是明白人,思索一下就明白穆云诃的意思了。

    皇帝和长老对看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震惊和惊骇。

    难不成穆云诃收拾了一个白明月还不够,还要带上洛凝霜?他这是要对洛凝霜下手吗?!

    赶尽杀绝?还是一箭双雕?

    皇上忍下满腹心惊,笑得自然的试探道:“那是自然,既然洛凝霜已经是白明月的妻子了,自然就要好好照顾他了。朕来之前也是这样吩咐的。只是,这个女人实在是不吉利,她刚进门白明月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实在是……”

    “晦气!”穆云诃毫不犹豫的冰冷吐出两个字。

    皇帝心头一震,已然明白,便不再犹豫的道:“确实是够晦气的!朕还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一个女人,刚刚嫁过来竟然就让着那功夫变成废人,而且还声名扫地,确实是这个洛凝霜本身不吉,据说她刚出生还克死了自己的母亲?这样的女人命太硬了,克夫克母。”

    皇帝确定了穆云诃的意思是要整洛凝霜了,他也就好顺杆爬了。只要能让穆云诃消了火气,别将多余的怒火发泄到他和其他人身上就好。至于那个洛凝霜,他会在乎她的死活吗?简直可笑!他也看洛凝霜不顺眼好吗!

    “皇上说的对极了。本官也听说过她一出生就克死了母亲,而且这么多年来她十分不被洛将军喜爱,又一直心术不正,就前几天在这里还发疯过呢。而后又发生了那么多事情,照本官来看,这洛凝霜莫不是厉鬼转世?这辈子缠上了白明月?不然白明月何以一碰见她就这么凄惨呢?如此看来,这个女人哪里有资格能做王妃?贱妾还差不多吧。没有福气的女人,只会祸害了娘家和夫家,如今这克夫晦气的身份要是说出去,还不让人埋汰死?”穆云诃一本正经的说道。

    皇上忽然发现语言真的是一门艺术,洛芷珩那张小嘴,能将活的说成死的,可是穆云诃这张嘴却能将死的说成活的。果然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这夫妻俩都够让人头疼的。话里有话的说的好听,实际上却是在给人出难题。

    穆云诃这是要让他们将洛凝霜不好的名声传出去?克夫晦气的事情昭告天下?还真够狠的。本来洛凝霜就声名扫地了,这番话在传出去,只怕这洛凝霜以后就算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了。

    心惊于穆云诃的手段和杀人不见血,皇帝竟然越发觉得他今天来的不亏,只怕穆云诃早就想到他回来了。

    “朕明白了。朕会给阁下一个交代的,只希望阁下的火气能消消。”皇帝含笑道。

    “那是自然,该得到惩罚的人都已经受到惩罚了,本官自然不会再费力去做什么事情了,有那个时间,本官更喜欢和夫人待一会。”穆云诃语气比刚才客气了一点。

    皇上放心了,立刻带着人离开。

    穆云诃目送他们离去,目光唰地清冷。

    哼,要不是他身体虚弱,施展咒语只能是一次,他也用不着用这么迂回的方法去收拾洛凝霜了,在穆云诃的心理,洛凝霜更该死。但洛凝霜想要玷污的人是他,而白明月想要霸占的人却是阿珩。他的天平一下子就倾倒到这边来,解决白明月,刻不容缓!

    没有了那子孙跟,他倒要看看这白明月以后还怎么去想那男女之事。

    至于洛凝霜,南朝皇帝最好让洛凝霜再也没有抬头做人的机会,不然的话,等他身体恢复了,他除了收拾洛凝霜,还要让南朝皇帝也品尝一下不能做那事情的滋味。

    “小诃诃,你真的变坏了啊。”洛芷珩冷飕飕的声音从屏风后面传来,她背着手走进来,目光清冷,看不出喜怒。

    穆云诃心里一惊,已然慌乱。他可不想让阿珩觉得他变得不好了。

    “你胡说什么呢?我哪里变了?你现在还不是想怎么欺负我就怎么欺负我的?”穆云诃故作委屈的说道,可是那双眼睛却怎么也回不到过去那般清明了,只有深不见底的神秘。

    洛芷珩依偎进他的怀里,摸着他的下巴说道:“你哪来那么多的小心思啊?你到底做了什么?很明显是你要收拾洛凝霜啊,那皇帝不可能听不出来的,可是他为什么没有说你?还好像很听你的似的?究竟怎么回事你给我老实交代。”

    什么也瞒不过她!

    穆云诃心里一叹,抱着她低沉道:“只不过是给白明月一点教训罢了,至于那个洛凝霜,一样是欠收拾。南朝皇帝知道欠我们的,自然不敢反驳了。你等着吧,最多再等三天,我们就能离开南朝了。这三天,你倒是可以好好看看洛凝霜是怎么变成过街老鼠的。”

    洛芷珩目光深深的盯着他看了一会,这才收回来,拉着他的手笑道:“不说这些了,我们去吃饭。”

    两个人吃了饭就甜言蜜语的休息了,第二天早上起来,一切就又是一场翻天覆地!

    大街小巷上都知道了白明月莫名其妙就变太监的消息了,然后随之传出来的就是,洛凝霜此人不详,克夫克母克己!

    刚刚新婚,丈夫就变成废人,这可不就是克夫克己吗?丈夫不行了,是女人的不幸。就证明洛凝霜这辈子就要守活寡了,要和一个太监过一辈子。一个女人最美好的年华,竟然要这样虚度了,并且这还要算在是她自己不详上面,这叫自食其果。

    洛凝霜本来嫁人就嫁的不痛快,这场婚姻本来就是不满意的。更可悲的是她嫁给了强/暴她自己的人,这是有多凄惨,现在又碰上这档子事情。谣言混着猜测似真似假的传遍了整条街,然后又传遍了整个南朝京都,所有人都知道了,南朝竟然有了一个这样不吉利的王妃!

    各种谩骂洛凝霜的话语越演越烈,那些言辞真的太尖锐了,真的能将一个人伤害的体无完肤,能逼死人。

    没有人同情洛凝霜,因为这里是男人们的天下,女人不详被说是正常的,迷信所在之处是非自然就多。

    人们高度关注这件事情,开始感叹白明月也真是够命运多攒的了。本来是个私生子还没有公开,公开了又遇到了洛凝霜,然后一路走低,错过了皇太子的位置变成闲王,现在又变成废人,各种丢人各种悲催,简直让人觉得这也有点太惨不忍睹了吧。

    在人们持续关注下,闲王府里也不平静了。

    现在白明月已经彻底清醒了,只是虚弱的不能动而已。他脸色一直非常难看,完全不能接受自己变成了废人这个事实。好端端的男人,一下子再也不能碰女人了,甚至这辈子都不会有子孙后代了,这对于白明月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

    而变成了一个废人,就更加的注定他和皇位无缘了。皇帝怎么可以是个太监呢?皇帝怎么能够没有后代呢?

    这一切究竟是什么?究竟是怎么造成的啊?!

    在白明月想的几乎头痛欲裂的时候,有人告诉他了,他变成这样都是洛凝霜害得。

    洛凝霜命硬,克的他变成废人了。

    白明月一瞬间似乎找到了仇恨的源头,他一下子就认定了这个说法是正确的,就是这样才对!从他遇到洛凝霜开始,他就倒霉不断,这个女人原来真的是克他的!

    仇恨就好象遇到了火种的干草,瞬间燃烧了田野。白明月声嘶力竭的吼叫道:“把洛凝霜那个践人给我带进来!!”

    洛凝霜刚被带进屋来,就被一个装着滚烫茶水的杯子打了个正着,一杯热茶兜头滚下,烫的她尖叫起来:“白明月你疯了!”

    “对,我是疯了!我被你这个践货逼疯了!你竟然敢克我?要不是因为你我能变成现在这样吗?”白明月嘶哑的声音里充满扭曲。群走走仆集。

    洛凝霜眼底闪过一丝快意,恶狠狠的道:“活该!你自己不争气干什么怪我?谁知道你是得罪了什么人,才会这样?或者你是碰了什么不该碰的女人?所以才会断了?哈哈哈,你这种货色,断子绝孙都是活该的。”

    “来人啊,将这个大胆贱妇给我按住狠狠的打!不打掉她的牙齿都不准助手!”白明月怒吼道。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我是你们王妃!我是战神后裔!你们敢对我大不敬,我要你们命!”洛凝霜尖叫起来,还理直气壮的样子。

    “战神后裔?就你?快别给战神她老人家丢脸了。王妃?凭你也配做王妃?打,给我狠狠的打!”白明月讥讽的怒道。

    噼里啪啦的巴掌声果然是毫不迟疑的响起,洛凝霜被两个人换着班的轮流打,很快就打得说不出来话了,脸蛋红肿不堪,嘴里有大量的鲜血流出来,可能有一百多巴掌的时候,真的将她的牙齿给打掉了。

    洛凝霜再也不能叫嚣了,因为她现在很疼很痛苦。整个人都瘫软在了地上,动都不能动一下。但是灾难还没有结束,就在这一刻竟然来了圣旨。

    她眼睛一亮,以为是皇上来救她了。可是哪知道圣旨一颁布,她就彻底惊骇欲绝了。

    圣旨的大致意思就是,洛凝霜作为女子不守妇道,淫/乱恶毒,还命犯天煞孤星,是个极其不祥之人,根本不配当王妃,所以皇帝下旨将洛凝霜削去王妃头衔,再也不是白明月的正妻,贬为贱妾,给白明月当奴隶来使唤。

    听到这个圣旨,洛凝霜傻眼了,眼泪就流淌了出来。她忽然好想看见了前世。她的前世好像也是这么凄惨的。

    被人说是不祥之人,是克夫克母的,是早就该死的。她被人谩骂和欺辱,甚至还会有人对她拳打脚踢。那是她过得最最黑暗恐怖的日子,她想要彻底的摆脱,在也不要那样的生活了,她这辈子努力的活着,好不容易得来的重生的机会,她一定要改变命运的。

    可是她之前不是一直都改变命运了吗?究竟是哪里发生了错误?为什么这些她极力想要摆脱和忘记的过去,又出现了呢?甚至比前世更加凄惨?而这些她都是要在这辈子加给洛芷珩的,她想要让洛芷珩也尝试一下这种暗无/天日的可怕生活的,为什么又都回到她身上来了呢?

    而且这一次更惨的是,她被迫嫁给了一个厌恶至极的男人,这个男人还是个废人了。

    究竟怎么会变成这样啊?

    洛凝霜还不知道,她凄惨的生活才刚刚开始,白明月因为失去了子孙跟,觉得是失去了男人的尊严,所以非常的痛苦,也更加的BT了,各种各样的折磨着洛凝霜。

    洛凝霜害人终害己,将自己的幸福搭进去了,也将自己的一声搭进去了。

    面对洛凝霜这件事情的发生,穆云诃只是淡定的一挑眉,眼中闪过一丝满意,皇帝办事效力还是很快的。他这几天还可以好好休息了,然后在离开之前,再将白家平了。

    世王笑米米的看着穆云诃:“很厉害嘛,兵不血刃的这么彻底,为了你的女人你够狠,还真是个好男人啊。”

    穆云诃对世王完全没有好感,可能人的第一印象真的太重要了,世王出场就是用一种伤害了洛芷珩的形象出场,所以就算知道那是个误会,世王是女人,穆云诃还是会别扭。并且只要看到洛芷珩和世王在一起,他就会不自觉的有种他的阿珩要被抢走的危机感。

    “本王自然是疼爱阿珩,总好过那些七老八十还一脸春色的女人强,再漂亮也只能是老妖怪,在多情,还不是被人厌恶?”穆云诃嘴巴也够恶毒,专门往世王伤口上踩,还一踩一个准,保证让世王疼得叫不出来。

    随着穆云诃一眼看向一旁低头沉默扒饭的毒圣,世王也看了过去,眉头立刻就皱了起来。

    毒圣距离她十万八千里远,虽然有点夸张,但毒圣做的位置离世王是有点远的,世王很不满意,而且这家伙自从恢复容貌之后,说话就很少,也不怎么搭理自己,就算晚上有的时候会做亲密的事情,可是做完之后他立刻翻脸不认人。

    全都是惯的!惯出来的毛病!

    世王心里明白,但没办法,不惯着还能怎么样?难道还要再打他一顿吗?再打只怕会让他的心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吃点菜。鸡腿你最爱吃的……”世王一筷子伸向颜色漂亮味道鲜美的鸡腿,可惜,有人比她更快一步捷足先登了。世王瞪着眼看着穆云诃将鸡腿夹走,怒道:“你干什么抢我鸡腿?”

    “先到先得啊。更何况,本王的阿珩也喜欢这个。”穆云诃面无表情的道,轻车熟路的将鸡腿放进洛芷珩碗里,温柔的拂去她嘴角的饭粒,宠爱的道:“多大了,吃饭还像个孩子。”

    洛芷珩甜甜一笑,嗲嗲的道:“小诃诃你真好,我好爱你这样哦。我会觉得我整个人都被爱情包裹着,有你在我好幸福。我们一定不要吵架,吵架太伤感情了,我也不会那么凶残的打你的,哪怕看见你眉头皱一下,我都会觉得好心疼,你是这么美,就应该被我当心头肉的宠爱在手心啊。”

    穆云诃嘴角勾起一抹令人眩晕的漂亮笑容,温柔浅笑道:“是,我不会和阿珩吵架的,阿珩不打我,我觉得很幸福。天下间的女人只有我的阿珩才是最温柔的,要是给我多生几个小小诃诃就更好了。”

    洛芷珩嘴角一抽,暗瞪穆云诃:不是说好了是刺激那两个老妖怪的吗?干嘛提升小孩?

    穆云诃笑得温柔,但很欠扁:生孩子已经迫在眉睫了,阿珩,两个孩子打架没人帮忙啊,我们生一群吧。以后一个孩子被欺负了,我们一群孩子集体帮忙打架。

    洛芷珩小嘴一撇,哼了一声低头吃肉。

    对面世王已经被这俩小混蛋气白了脸。她怎么听不出来,这俩混帐玩意是在这讽刺她不温柔,讽刺她打人呢。这话是真的,但不能当着楼云的面说啊,这不揭伤疤呢吗?楼云还不得更恨她?

    世王气得卡住喉咙,连忙看向楼云,果然楼云俊美的侧脸绷得紧紧的,抓着筷子的手也是紧紧的,眼看着就要爆/发的样子。

    世王吓得眼皮子一跳,连忙说道:“你们两个懂什么?打是亲骂是爱,只有感情到达我们这样深厚火候的时候,才会互相打骂的。”

    洛芷珩端着饭碗嘴歪眼斜的道:“不见得吧?我怎么只看到你一个人行凶呢?还是说你已经爱他爱到骨子里,打他也就恨不能将他打成猪头?”

    “淘气!不要乱说实话,会让人吐血的。”穆云诃补漏一般的开口,捏捏她的翘鼻,语气却全是宠溺。

    会被你们两个小王八蛋气吐血吧!!

    世王额头青筋暴跳,这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明显是在挑拨离间揭伤口啊,眼看着楼云一张脸惨白惨白的,世王双手猛地抓住了桌子,显然是想要掀桌了。

    啪地一声,楼云将饭碗放在桌子上,晃晃悠悠的站起来,满身寒气的往外走。

    “云儿你上哪啊?你还没吃什么呢,今天我让人做了你最爱吃的龙虾,就着一只,是极/品……”世王连忙去追楼云,不过没追回来,反而俩人都走了。

    洛芷珩含着筷子的小嘴一撅,含糊的道:“不能回来了吧?”

    穆云诃好笑的摇头:“看样子是不能了,你成功了。”

    “好耶!”洛芷珩欢呼一声,扔了筷子伸手就去抓那只极/品大龙虾,笑得合不拢嘴:“俩二货,真容易上当啊,浪费我的足智多谋,早知道这么轻易就能独吞龙虾,我至于那么紧张吗?”

    穆云诃笑米米的看着她吃得欢快,对于洛芷珩为了一只龙虾而坏人的做法丝毫责怪不起来。那俩老妖怪,本来就讨厌。

    这可是洛芷珩眼馋太久的食物了,可惜世王之前明确的说了,就一只,是楼云最爱的,他们谁也不能吃一口。洛芷珩就不干了,凭啥只能楼云吃着她看着?楼云爱吃她也爱吃啊,世王是坏人!洛芷珩更坏,为了吃上龙虾,各种揭伤疤,终于得偿所愿。

    俩人吃得正欢,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的,好一个情深深甜蜜蜜。外面却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小丫鬟气喘吁吁中略带害羞的声音:“小王爷小王妃,有客人要见你们。”

    洛芷珩不满了,怎么天天乱七八糟的人那么多?她一挥手怒道:“不见!不管是谁,让他滚!”

    “呵!几个月不见,你更了不得了。让我滚,你有这个资格吗!”冰冷的声音带着一股子杀伐血气,在沉重的步伐中骤然响起!

    一更到,今天还有更新哈,画纱继续努力去,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