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06 穆云锦来了!很不客气!(留言18500加更)

悍妇,本王饿了! 306 穆云锦来了!很不客气!(留言18500加更)

    日光下,阔步走来的男子就仿若一座移动的山脉,高达,挺拔,气势雄厚。男子身上的黑色盔甲厚重,走路的时候带起一股小旋风,撞击着盔甲低沉响起。男人一手托着头盔,剑眉在古铜色的脸上几欲飞扬,他眸子鼻梁皆是棱角分明,肤色暗沉潜阿丝毫不能遮掩他俊美的容颜,更因为这一身钢铁颜色而显得硬汉形象十分鲜明。

    听着他走来的声音,仿若地上的青石板都被震动的快碎裂,一股强大的压迫感直面而来。这个男人,绝不简单!

    穆云诃看见他的一瞬间,拿着筷子的手是慕然攥紧的,笑着的容颜也倏地失去了绚烂的光芒,目光变得幽暗起来。

    男子还在迈进,霍霍的脚步声当当作响。

    穆云诃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只觉得脸颊旁一阵旋风卷过美食的味道,紧接着装着美食的盘子就飞了出去,耳畔传来洛芷珩嚣张的怒骂声:“滚你大爷的!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老娘不仅要骂你,还要打你呢!”

    男子豁然顿住脚步,他已经站在了厅堂之外,那盘子骤然飞来,他也是毫不惧怕,握着刀的左手骤然抬起,啪地一声击碎了飞来的盘子。男子抬头,目光冷冽而轻蔑:“嗤!许久不见,你就是这样对待将你接进穆王府的大伯哥的吗?果然还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是狗,改不了吃屎!”

    羞辱!轻蔑!讽刺!排山倒海而来,那么直白,毫不掩饰。

    一句大伯哥,惹怒了洛芷珩!

    穆云锦,你未来老婆的母亲的!咱俩的梁子可是还在呢,你竟然还敢出现在姑奶奶眼前!光就就下甲。

    洛芷珩怒极反笑,手下利落,一个盘子仿若飞碟一般被她甩了出去,只听她冷傲的道:“别乱认亲戚,姑奶奶家里养了太多野猪,自认为美丽的别人不可及,就时常骂人家是猪,岂不知他自己也是个中败类,甚至还是败类中最没有下限的无耻之徒!”

    穆云锦丝毫不惧,再次抬手,他坚硬的盔甲再一次撞碎了那青花瓷盘,哗地一声放下手臂,他眉宇间一侵染戾气,全然的不耐烦:“够了!没想到几个月不见,你更加野蛮了!果然云诃娶了你是个错误。你若再敢如此蛮不讲理,休怪我不客气了!”

    “哈!笑话!你对我客气过吗?”洛芷珩拔地而起怒目相视,一脚霍地踩在一旁的凳子上,趾高气扬的讽刺道:“第一次见面,你就将我的头打破了,害得我头破血流,在轿子里昏迷不醒,你要了我的命知不知道?这叫客气吗?”

    迎亲当天,穆云锦确实对洛芷珩动手了,而且还失手将那个洛芷珩打死了,这才有了她的到来。脑袋那么疼,可不是假的,她对这个男人可是各种讨厌的。

    “你头破血流了?”穆云锦更加讽刺的反问一句,目光清冷嘲弄:“满口胡言,泼妇!”

    泼妇?老娘就泼给你看!

    洛芷珩来劲了,又连着扔了两个盘子,还使诈的赠送一个茶杯,穆云锦挡掉了两个盘子,很不幸,他没想到洛芷珩那么阴险,还有后招,一个小小的茶杯,直直的砸中了穆云锦那帅气的额头上。

    他的头可能没事,但茶杯碎了。噼里啪啦的掉到地上。也看不清穆云锦的额头有没有伤,只不过他的脸色瞬间阴沉。

    “你好大的胆子!”穆云锦咬牙切齿,直接把刀相向。

    洛芷珩猛地一手按住要起来的穆云诃,一手向前一推,扬眉冷笑:“我是胆子很大!要不然也不会活到现在了!你对我把刀相向就叫客气了吗?这就是你做大伯哥该做的事情吗?”

    穆云锦眉头紧蹙,没想到这个野蛮的丫头竟然这么伶牙俐齿的。他冷哼一声,到底是放下了刀。

    洛芷珩立刻又大声道:“我倒穆王府门前的时候,你对我动手动脚,害得我又一头撞到了轿门上,你也没有一点男人的风度,竟然欺负我一个弱女子,你这也叫对我客气?”

    “那是你自己找的,谁让你不乖乖的进门?”穆云锦眉头皱的几乎能夹死苍蝇,这女人是要和他算账吗?他来可不是来算账的。

    “哼,你但凡对我客气一点,我也不会对你太无礼。后来我三朝回门,你在我家就给我难堪,那天你也没有对我客气一点啊。穆云锦,你对我一点没客气,我凭什么要对你客气?你算哪根葱?”洛芷珩理直气壮的反问,一脸嘲讽。

    穆云诃眯起眼睛看着那个一脸邋遢的女人,这就是传说中风云不及的沙漠女神?那满脸的油渍饭粒,粗鲁的动作,蛮横的气质,哪一点像女神?简直就是个要饭的!他这一路上风尘仆仆的往回赶,就是为了这样一个女人?简直是可笑之极!

    “我来这不是和你吵架的,你也没有权利和我说话,一个代替品而已,你的存在本身就是个错误,我弟弟娶错了人,虽然现在不能换回来了,但是你,一样名不正言不顺!”穆云锦一手指着她,声音洪亮了的说道。

    一路上他已经知道了洛凝霜的状况,是决口不会再提什么将人换回来的说法了。那个洛凝霜简直比洛芷珩还要不堪一百倍。这姐妹俩果然不愧是亲姐妹,都那么恶心。

    “这番话,你是代表你自己,还是代表父王?”一只沉默的穆云诃忽然开口,清冷的声音听不出来丝毫情绪。

    穆云锦这才将目光看向了穆云诃。不看不知道,一看差点吓死他。

    眼前的男子皮肤虽然略显苍白,但是容颜却足以颠倒众生。气色明显的好了太多,而且脸颊竟然有了肉,不再是那样皮包骨头的样子,最主要的是现在坐在这里的男人,身上自有一股令人不可忽视的气度与尊贵,是他见过的同龄人里面,最最气质天成耀眼夺目的人。

    这是穆云诃吗?!怎么会这样?变化也太大了,说是脱胎换骨也不夸张啊!

    从一个活死人,变成现在有血有肉的人,穆云诃跨越了死亡和生存,现在的他,是重生!

    “你是云诃?”穆云锦还是很震惊,很不确定的问了一遍。1aa2w。

    “怎么?大哥出门打仗几个月,就不认识本王了吗?”穆云诃笑得令人捉摸不透,看似温和,但实则带刺。

    穆云锦觉得这个弟弟变化的不仅仅是身体,还有目光,还有言辞。曾经一眼就能看透的弟弟,现在一眼看不透了,反而还有种会被他看透了的感觉。

    “你真的是云诃?哈哈哈,好,果然是好起来了!大哥这次回来就是来看你的,这里发生的事情已经传到了军营了,父王实在是不放心,就让我回来看看,你真的好了,真可是一件大喜的事情,我要马上将这件事情告诉父王!”穆云锦开怀大笑,一脚跨进来,将那些残片踩成粉末。

    “假惺惺!”洛芷珩冷笑一声。

    她就不信穆云锦会真的高兴穆云诃好起来,穆云诃对于穆云锦来说可是劲敌,是竞争王位的敌人。穆云锦这种人怎么可能那么善良?更何况穆云锦的母亲可是李侧妃!

    “让大哥好好看看,果然是好了吗?怎么好的可要好好给我说一下,你知道,大哥知道的消息并不详细。”穆云锦眉宇间似乎是真的高兴,自来熟的坐在穆云诃身边,一手搭在穆云诃的肩膀上,满眼关切。

    “请将你的手拿开,穆云诃现在还很虚弱,生人勿近,生人勿碰。”洛芷珩一脸嫌弃的说道。

    穆云锦眸色狠戾一闪而逝,抬头戏虐道:“怎么?这么关心我弟弟?难不成你是对我弟弟日久生情了?你竟然还是个见异思迁水性杨花的女人啊?这么快就将你青梅竹马的表格忘记了吗?”

    “穆云锦!还请你慎言!阿珩是我穆云诃的妻子,什么叫见异思迁?什么叫水性杨花?她是我穆云诃明媒正娶的妻子,这其中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不管,但我知道我掀开盖头看见的就是阿珩,她就是我的妻子!请你对我的妻子放尊重一点。否则别怪我也无法尊重你这个庶兄了!”穆云诃容颜紧绷,声色俱厉的道。

    一个庶字,将穆云锦脸上的笑意打破。他眉头紧蹙,不悦的道:“你叫我什么?你竟然直呼我的名字?我是你大哥!”

    “本王叫的有错吗?庶兄,不也是兄长?别忘了,我们不是一母同胞,在我母亲这里,我只有一个亲姐姐。”穆云诃缓和了神色,漫不经心的道。

    穆云锦的脸色骤然间难看。他阴冷的目光扫了一眼洋洋得意的洛芷珩,心中震惊,这穆云诃怎么变得这么强势了?曾经的穆云诃可不敢这样和他说话的。这夫妻两个明显是一国的,看来他要小心应付了。

    柿子要挑软的捏,那就先拿洛芷珩开刀!

    二更到,今天也先更一万字吧,画纱要好好缓口气,宝贝们多多留言,投推荐票哈,画纱会更努力的,求月票,群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