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307 战况升级!阿珩会喜欢上别人吗?
    但是要开刀,也不急于这一时。而且他要做的事收拾这个胆敢惹怒他的小女人。他可不相信这个粗鲁野蛮的丫头竟然能做出那么多令人震惊的事情的。

    穆云锦城府极深,脸上的表情甚至没有多余的变化,只是眨眼间,他便微微笑道:“但你的姐姐不也是我的姐姐吗?好了,不说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这次我回来时父王让我回来的,父王知道了南朝发生的事情,让我立刻回来护送你回国去。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穆云锦心理面其实还是觉得不舒服的,他的父王什么时候对穆云诃这么看重过了?虽然在家里的时候也是多有关爱,但这样不惜暂放战争步伐,也要让他回来亲自护送穆云诃,这份看重,显而易见。

    可是穆云诃除了是嫡子之外,还有什么好值得看重的呢?他的身体真的已经好了吗?病了这么多年,真的能说好就好?穆云锦虽然不相信,但不敢问出来,这话问出来他的毛病可就大了。那可象征着不甘和恶毒。

    毕竟穆云诃是他的亲弟弟,而且身份尊贵,但他从来不觉得自己比穆云诃差点什么,除了不是王妃所生,不是世子之外,他几乎要是没有什么。他并不在乎穆王世子的这个称呼和位置,但所有人都将他们兄弟俩放在一起做比较,时间长了,似乎这场争斗就是理所当然的了,对此穆云锦是很无奈的。

    他是个男人,他更希望自己能够建功立业,更希望自己未来拥有的一切是自己马背上打下来的,而不是靠着父王的荫庇,那对于他这个好手好脚的军人来说是一种羞愧。可是如果穆云诃不在了,他继承父王称号也是理所当然的。

    但现在看来,似乎这个家族不用他来抗了。

    穆云锦心里还是有些高兴的,只是碍于自己的身份,还有母亲和王妃之间多年来的勾心斗角,他也不能表达出来。

    穆云诃看了洛芷珩一眼,嘴角微微勾起道:“如此岂不是麻烦大哥了?我和阿珩还要过几天才能返回,大哥如果忙的话,可以先行离开,我们能来自然也就能回去。”

    穆云锦看出来穆云诃面色还有不愉,便知道这还是因为他和洛芷珩之间的事情不愉快呢。心中更加差异,这个弟弟是不是也有点太看重洛芷珩了?冒牌货代替品竟然在穆云诃的心中得到了不可取代的位置了吗?

    “你身子弱,多等几天是应该的。我既然答应了父王要将你安全的护送回家,自然就要做到,这可是立了军令状的,大哥是军人,自然不可更改,必须做到,除非我死。”穆云锦似笑非笑又似认真的说道。

    军令状,他是真的立下了,并且是当着三军的面在父王眼前立得。当初立下军令状,穆云锦是委屈和嘲讽的。因为他不觉得一个穆云诃还用得着他立下军人的最高承诺,这件孩子是将穆云诃放在了一个让军人都要背负成责任的地步。是不是也将穆云诃抬得太高了?

    可是父王逼着自己立下军令状,说如若穆云诃有丝毫损伤或者意外,穆云锦就要一同偿命。就是这份看重和夸张的在乎,让穆云锦心理面难免有所不平衡。所以穆云锦刚刚进来的时候整个人的气息都是不对的。

    但现在眼看着亲弟弟在眼前,自然心态就平和了一些了。他想,也许父王是在乎儿子,想着穆云诃身体不好,所以才会有那样诡异的做法。

    可是穆云锦不会知道,他的父王接到的密报里面,清清楚楚的讲述了穆云诃的另一个身份,一个染不过穆王爷这个做父王都震惊到半夜失眠的身份。

    占卜神官!

    那四个大字,让刚硬尖锐的穆王爷一度脸色惊变,游魂一般的连续好几日,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这个素来嬴弱,大门都不曾出过一步的儿子,怎么摇身一变就成了最炙手可热,最神秘莫测,最让人侧目敬仰的神官了呢?

    这份军令状,不仅仅是穆云锦给穆王爷立下了,穆王爷也给皇帝立下了。因为这份军令状里面,不再是一位父亲对儿子的关爱,而是一个军人,对一个国家的承诺。

    占卜神官四个字,让穆云诃的身份瞬间在人们心中有了天翻地覆的辉煌。

    得穆云诃者得天下!

    这一句话,千真万确!所以他们父子二人要在立下军令状的那一刻,要保护的局部是一个穆云诃,而是一个锦绣山河!是极有可能再度被统一的天下!

    当然,穆云锦不知道,因为穆王爷不能将这件事情传出去,这是最高机密。在穆云诃的身份还没有被大部分人知道的时候,最好是保密。

    穆云诃目光里闪过一丝讥讽,难怪那位父王愿意让穆云锦亲自回来,原来竟不是为了他,只是因为他神官的身份呢。

    “那就有劳大哥了,大哥请便,阿珩扶我回房休息。”穆云诃并没有什么话好和穆云锦说,他很小心眼,穆云锦说洛芷珩的话,他不爱听。穆云锦看洛芷珩的眼神,他不爱看。

    洛芷珩连忙扶起他,冲着穆云锦做了个鬼脸,一脸趾高气扬的道:“你最好哪来的滚哪去,别让我在看见你,不然看一次打一次,打一次骂一次!”

    穆云锦生来尊贵,哪里被人这样对待过?他也是个血气方刚的男子,闻言便冷笑道:“你这样的泼妇,也就只会打骂而已,也就云诃耐心好能忍受你,若换作是我,早就将你休掉了。”

    “可惜不是你!”洛芷珩和穆云诃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只不过一个是讽刺,一个是冰冷。

    洛芷珩笑米米的看着穆云诃,倔脾气又上来了,你穆云锦不是看不惯我吗?那我就要气死你的状态全开。她娇娇软软的粘着穆云诃,手上嘴巴上的油渍全都往沐浴呢身上招呼,娇声娇气的道:“你嫌弃我吗?你会休掉我吗?”

    穆云诃冷峻的容颜瞬间犹如乌云密布的苍穹,被细碎的光芒击碎,眨眼间光芒万丈,晴空万里:“不嫌弃,我休掉自己也不会不要你。别听别人胡言乱语。”

    洛芷珩眉飞色舞,翘鼻冷哼一声,轻蔑的扫了眼穆云锦,见他脸色难看,她笑得更欢:“那我是泼妇吗?”

    “你是富婆。”穆云诃想到洛芷珩贪财敛财守财的小模样,轻笑道。

    洛芷珩脸蛋一僵,而后笑得自豪又骄傲,语不惊人死不休:“那你还是休掉我吧,然后我迎娶你,这样你就是我的了,你放心,我家没那么多乱七八糟不相干又爱多管闲事、嘴巴犯践人格犯贱无耻龌龊的卑鄙小人的亲戚,不会有人动不动就对我说什么休掉你屁话。我是富婆,我养你。保证把你养的白白胖胖水灵可爱。气死那些黑乎乎的烂泥巴。”

    穆云锦瞬间感觉已经不是气死了,而是风中凌乱。

    这什么破女人啊?嘴巴怎么会那么贱那么恶毒?骂人还不带脏字的,一套一套真的能气死人!

    穆云诃嘴角含笑,毫无抵抗力的道:“好。”

    “云诃,你疯了啊!这女人发疯你也跟着发疯?她给你吃了什么迷/魂/药啊?我们才离开几个月,你竟然就跟着这个女人学坏了?”穆云锦受不了的怒骂。1adfZ。

    “喂!你给我说话客气一点,不然小心我一刀劈了你!”洛芷珩用力一拍桌子,凶神恶煞的怒道:“什么叫学坏?我的小诃诃现在不知道有多好。你算个什么东西啊?竟然敢来教训我们?太可笑了吧。”

    “你给我说话客气一点,不要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不敢收拾你。”穆云锦声色俱厉的道。他已经受够了这个看上去那么白痴,实际上也那么白痴的疯女人了。将她放在穆云诃的身边真的错了,这就是个扫把星啊,将好好的穆云诃都给带坏了。

    洛芷珩一如既往的表现出很不讲理的样子,恶狠狠的怒道:“你要打我吗?啊哈哈哈,太好笑了啊,你竟然要打我?你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

    她的声音太尖锐了,类似于尖叫,不断的重复一句话,完全就是蛮不讲理的疯子形象。

    她这般自毁形象,目的就一个,气死狗屎穆云锦!

    啪地一声巨响,穆云锦怒极怕了桌子,猛地站起来,指着洛芷珩怒道:“就没见过你这样的疯女人!你就不能有点教养吗?你在穆云诃面前也是这个样子,你找休吗?不要以为云诃惯着你,所有人就都要惯着你忍耐你,你也不看看你是个什么东西!果然是有娘生没娘教,下九流的东西。”

    “闭上你的狗嘴!你高贵?你高贵就去侮辱别人的种族和身份地位吗?你有教养?你的教养就是让你去攻击弱小,藐视小贵族吗?你是军人?我看你是军人中的败类!军人的铁血你也许有,但军人的宅心仁厚你没有!你身上那身皮,你不配穿!”洛芷珩也怒了,她猛地站到凳子上去,居高临下的瞪着穆云锦怒吼。

    穆云诃就站在两个人中间,他也并不阻止,只是眉头紧蹙。

    而穆云锦见洛芷珩竟然还敢和他叫板,瞬间气炸了肺,眼角眉梢充满戾气,仰头却也丝毫不输他的气势,声如雷霆:“你没有资格来议论我是不是有资格穿这身军装!我攻击你了吗?是你一开始就对我抱有强烈的敌意,是你先藐视我的。我藐视小贵族了吗?还是你自己也做贼心虚的觉得你们小贵族是缺乏教养的?我说错了吗?你明明就没有娘教养,生出来却不教养,你自然也是没教养的!”

    啪地一声!

    几乎是诡异的响起的声音,在穆云诃头顶掠过一阵香风,在穆云锦脸上划过一片滑腻,但留下的,是火辣辣的痛!

    他,竟然被打了?!还是被一个他厌恶至极的小丫头扇了一巴掌?!

    “你好大的胆子!”穆云锦瞬间暴怒,雷霆之怒滔天而起,一双虎摸携带怒火席卷而至,他青筋暴跳的大手也伸向了洛芷珩,意欲要掐住洛芷珩纤细的脖子。

    洛芷珩却丝毫不惧,还一把抽出了腰间的手杖,狠狠的打向穆云锦的手,穆云锦警惕躲过,却还是被那手杖打到了小手指,一瞬间疼痛变成麻痹,整个小手指都失去了知觉。

    洛芷珩理直气壮眉目生冷的斥责道:“你凭什么来说我娘?都说人死为大,我娘或者的时候并不曾加害于你,就算我有错,就算我没教养,可你也都没有资格来议论她老人家!我娘是不在了,但是那还是我娘,我不准你羞辱我娘!”

    “你有教养?有教养就是让你用撕开别人伤疤的威力去伤害别人?有教养就是去诋毁和羞辱别人已死的先辈?有教养就是仗势欺人以大欺小持枪凌弱?我去你娘的!你是个什么狗屁人啊?不懂得谦让,不知道谦卑,不愿意退步,和一个你口中的疯丫头斤斤计较,你还是个男人吗?你简直是有辱穆王府门风。”

    “就连街边的乞丐都知道要孝敬父母,要爱护幼小,可是你做到了吗?你倒是有娘生有娘养啊,可是你娘怎么养出来个你这样的东西?对了,你娘也不是个好东西!一样没教养!混帐东西!今天我就代替你那个一样可悲恶心没教养的母亲,来教训一下你这个同样没教养的儿子!”

    洛芷珩噼里啪啦气势汹汹的怒吼完,抽出战刀对着已经惊呆了的穆云锦砍了过去。

    这一刀她砍得毫不犹豫,带着气急败坏,只要穆云锦不躲,那就必死无疑。

    可穆云锦又不傻,虽然惊呆于洛芷珩这张厉害的嘴巴,还有那些听上去似是而非的话,他有点迟缓是因为这些话听上去好像是有点意思,但最后都被她带出来了他母亲而击垮。

    穆云锦利落的躲开,并且扬起刀来抵抗,很可悲,他的刀虽然是好铁锻造,却不及洛芷珩那把百年战神战刀的威力,洛芷珩几乎是毫不费力的一刀就将穆云锦的刀劈成两半。

    穆云锦蹬蹬后退,满脸骇然之色:“你这是什么刀?!”竟然可以削铁如泥?

    洛芷珩目光一闪,冷笑一声,狠狠的刺激道:“哟,不知道了吧,看来你在穆王爷的心理也不过如此嘛。这把刀可是穆王爷交给我的呢,是你们穆王府出来的宝物哦。啧啧,多可悲啊,有这么好的刀穆王爷都不给你,反而是给了我,可见在穆王爷心中,我们小诃诃还是比你这个样样出色优秀的儿子来的重要呢。”

    穆云锦瞳孔紧缩,俊美刚硬的脸庞隐隐可见的抽搐,虽然想要自己创下一片辉煌和基业,但是在父王心里的位置,穆云锦也很看重。不可否认的,洛芷珩的话确实刺激到了穆云锦。

    “哼!那又怎么样,只要我想要,父王自然会给我的!你在这噼里啪啦的教育我,但你自己又如何呢?你还不是张开就羞辱我母亲?”穆云锦阴冷的道。他看了眼穆云诃,穆云诃就那样站着,神色看不出丝毫的紧张在乎,好像完全没发现他们两个已经剑拔弩张了。

    他很奇怪穆云诃的态度,但他也不想让自己失去风度,他告诉自己不要理会这个疯女人,不要动手,不然真的伤到了洛芷珩也不好说。可是洛芷珩就是有那种本事,能将人的火气给调到最高点。

    “对于不值得尊敬的践人,我的原则,骂她没商量!”洛芷珩对李侧妃可谓是好感全无,甚至因为李侧妃一次次的行为而痛恨她。假神医,各种诬陷冤枉可都不是假的!穆云诃差一点丧生在李侧妃的手里,也是千真万确的!如果李侧妃那样的刽子手,恶毒贱妇也能算是有教养的话,那杀人犯都是道德高尚的典范了。

    “洛芷珩!你怎么能这样说你的长辈?我母亲对穆云诃也是关爱有加的,视如己出,你这般说话难道就不怕遭天谴吗?”穆云锦怒不可遏,强忍的火气腾地一下展开。

    “哼,视如己出?穆云诃的母亲还活着呢,用得着她一个侧室来对正经主子视如己出?你不觉得你用词不当吗?还是你已经将你母亲当王妃了,而你是世子,我们穆云诃是庶子了?只有这样,你的那个视如己出才能恰到好处,否则,你的话就是有图谋不轨之嫌!穆云锦,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和你那个母亲一样,想要加害穆云诃吗?”洛芷珩不客气的质问道。

    穆云锦的脸色变了又变,最终只剩下难看的漆黑:“洛芷珩,这是你找死!”

    “找死?你说这话也要小心,还有,遭天谴的不会是我,告诉你母亲小心一点,打雷别出门,坏事做多了,当心真的遭天谴啊。”洛芷珩小脸一抬,各种鄙夷的目光就能灭了穆云锦。

    “好!你有种!我是不打女人的,但是你既然如此给脸不要,那我也就不客气了。云诃,你可别怪我欺负她,她的所作所为你也看见了,你身体不好,大哥就帮你教训一下这个混帐丫头!”穆云锦真的怒不可遏,怒发冲冠,虎扑过来。

    洛芷珩也早有防备,这一架,他们早晚是要打的。早在几个月前就结下的梁子,洛芷珩记仇,但也大度,一切仇恨只要不是不共戴天,只要对方态度良好,她都可以一笑而过。

    但穆云锦这件事情却不可以!因为穆云锦是直接导致古代洛芷珩死亡的凶手,是杀害洛芷珩的人。也是导致了她这个洛芷珩来到这里的原因。可是穆云锦运气太好了,杀了人了还不会有人知道。她这种身份,鬼附身啊,也不能对别人说。洛芷珩对穆云锦只有厌恶。

    对于穆云锦,洛芷珩的态度只有一个,眼不见心不烦,看见了就绝对不会和/平相处。

    两个人你来我往,穆云锦毕竟是个男人,又常年征战沙场,自然力量和武艺都很好,而洛芷珩虽然也会写拳脚功夫,但和古代这夸张的武功相比,她就捉襟见肘了,但他胜在手中有武器。

    所以两个人一番激烈的打斗中,桌椅板凳瓷器碎裂无数,而两个人倒也持平,僵持不下。

    穆云诃就站在一旁看着,目光里有种诡异的火焰在燃烧。

    这样的洛芷珩是他从未见过的,这么有生气,这么有激情。

    曾经的洛芷珩也有生气和激情,但从来不会展现的这么淋漓尽致和完全放肆。也就是说他的阿珩在他面前是有所收敛的。但在穆云锦面前,却没有。

    两个人虽然是敌对的,但穆云诃还是非常不喜欢这种感觉。他的阿珩,就应该不管是什么样的,都只是属于他一个人。

    他眸色深沉,看不出来在想什么,但是从他不耐烦的眉宇间可以看出,他很不喜欢有其他男人接触洛芷珩。

    砰地一声,洛芷珩一刀砍在了穆云锦的手臂上,那坚硬的盔甲被她的战刀看出了一条裂缝,而穆云锦也没有幸免的被那锋芒毕露的战刀给砍伤。是一且做有。

    一脚踹中了洛芷珩来不及收回去的手腕,洛芷珩抱着手腕后退几步,疼的脸都惨白一片。

    穆云锦的靴子,可是战靴!前面是有暗器钢板的。

    “阿珩!”穆云诃脸色剧变,冲过去抱住洛芷珩,看着她疼到颤抖的手臂,穆云诃怒火中烧:“穆云锦你要杀了她吗!你皮糙肉厚的竟然真的伤她!”

    穆云锦踹中了洛芷珩也是很诧异的,可是穆云诃的质问让他非常不满,他都被砍伤了,鲜血肆意穆云诃看不见,他只不过是踹了洛芷珩一脚,这就要和他算账了吗?

    “你是狐狸精吗?竟然能将对什么都看得平淡如水的穆云诃迷惑至此?妖女果然有妖女的本事!既然如此,我就应该杀了你,也省得你将穆云诃迷惑的什么都分不清了。”穆云锦阴狠的说道。

    洛芷珩惨白的小脸上闪过一丝嘲讽,却竟然没有倔强强硬的反驳,而是一下子就软倒在了穆云诃怀里,气喘吁吁的哽咽道:“小诃诃我好疼,那个坏男人还骂我是狐狸精,我要杀了他!”

    她声音虚弱娇软,目光却有些心虚和惧怕,一副娇弱不堪,被吓坏了的模样。看的人心疼不已。任谁都只会感觉这小丫头只是在虚张声势罢了。

    “哼!杀了我,只怕你没那个本事。”穆云锦冷嘲道。

    穆云诃犀利的目光猛地设想穆云锦,一股强大的气势阴冷而压抑的从穆云诃的身上出现,瞬间将穆云锦包裹。

    穆云锦脸色一变,那一瞬间,他觉得站在他面前的不再是那个连走路都摇摇晃晃的穆云诃了,而是一座山,一座承载着最古老气息的圣山!他甚至不能与之抗衡。

    “若阿珩没事也就罢了,若阿珩有事,就算你是父王的长子,本王也不会饶恕你!”冷冽无情的话从薄唇溢出,每一个字都仿若印刻着最最烫人心扉的狠辣坚决,令人倍感忐忑和煎熬。

    穆云诃扶着洛芷珩离开,洛芷珩在他怀里一贯的娇软,她漂亮的小脸在穆云诃脖子上,眼睛透过肩膀看向身后气得脸都青了的穆云锦,俏皮得意的一眨眼,小鼻子一皱,用口型说道:傻了吧唧的笨蛋!

    “你娘……他娘的!竟然上了这死丫头的当!”沉浮极深的穆云锦此刻也不禁气急败坏了,踹翻了一旁摇摇欲坠的桌子怒吼起来。

    这一天明显是在挑拨他们兄弟之间的关系啊。穆云锦瞬间就觉得洛芷珩很危险,很有心计,并且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不然为什么要挑拨他和穆云诃的关系?

    眯起眼睛,穆云锦暗道:必须要尽快解决掉洛芷珩了,本来还想等打了胜仗回来在处理这个冒牌货,现在看来势必要提前了。

    洛芷珩一路哼哼唧唧的回到了房间,立刻就生龙活虎起来,缠着他的脖子笑米米的道:“小诃诃,我刚刚厉不厉害?”

    穆云诃却阴沉着脸,抓过她的手就要看,洛芷珩却连忙躲开,笑嘻嘻的道:“没事的,不用看,一点都不疼。”

    “拿过来。”穆云诃态度强硬,声音冷冽。洛芷珩吓了一跳,这才确定他生气了,于是将手递过去。

    掀开衣袖一看,整个纤细的手腕竟然瘀青了一大片,还肿了起来。穆云诃觉得眼眶子突突直跳,又涨又疼,语气冒火又冲的吼道:“都这样了还敢说不疼?怎么没疼死你?”

    洛芷珩脸一僵,心浮气躁的情绪也终于沉淀下来:“你在生气?为什么?”她做错什么了吗?

    穆云诃的烦躁很明显,眉宇间已经有了戾气,他找来了药膏,一言不发的给她上药,虽然带着怒火,可到底是心疼她,手上的动作要多温柔就有多温柔。洛芷珩摸摸他的脸,又问了一遍,穆云诃沉默好久,才低着头声音沉沉的流出,听上去那么彷徨:“阿珩会喜欢上别人吗?”

    一更到,今天还有更新哈,画纱继续努力去,群么么,求推荐票,求留言,求月票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